王姓战旗迎风飘卷,殷虹如血的旗面横贯天地,有一股无上气势,让现场的所有人都沉默下来。

    这股心理冲击力实在是太大了,仅仅一日之间杨明远,邱冰,北山狂相继战死,而且是死在同一人的手中。作为七十二魔域顶峰高手之一的北山狂,掌控魔域大部分地盘近二十年,旗下成员无论是战斗力还是默契度,都不是一般门派可挑衅的。

    现在北山狂战死,王峰全权接管前者的地盘和大部人马,并在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的情况下,以至北山狂麾下高层投靠向王峰。

    这简直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七十二魔域虽然是魔道纵横之地,蜗居在这里的高手也都是目无法纪,动辄就杀人的货色。可稍稍有眼力劲的人也有最起码的底线和原则。

    沈默云等高层在北山狂旗下效命数十年,在一日之间就倒戈向王峰,能让他们动心的缘由只有一条,那就是王峰的战斗力已经超乎想象。让他们看到了新的希望,新的高度。

    追随王峰能成为七十二魔域最大的势力,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绝顶人物,唯有面对如此巨大的诱惑,他们才可能迅速改投新主,放弃北山狂。

    “看来我们还是低估了王峰的境界修为,敢独自一人登门叫板杨明远,就足以说明一些问题。”青峰心中震撼,尤其是看向那硕大的王姓战旗,情绪中更多了复杂的因素。

    他今日带来了成百上千的成员,面对一般的势力,譬如兄弟盟。若是对阵北山狂曾经的嫡系人马,再借给他十二个胆子,青峰也要掂量掂量后才敢考虑要不要动手。

    “青峰,你青城门跟其他门派过不去,老子没意见,但要是敢在今天再杀一人,老子立马灭了你的青城门。”沈默云呵斥道。

    此人身形魁梧,面相更是阴煞,再配上说话的语气和强调,十足的一个恶人。

    青峰沉默,在心中考虑接下去的对策。

    不过他身后的一位中年男子却忍不住怒声反驳道,“你当我青城门好欺负?不服就打,哪来的那么多废话?”

    此人是青城门的副门主,名为张开山,当年也是在外面杀人太多,待不下去,这才进入七十二魔域,成为青峰的左膀右臂。

    张开山的一句话立即让现场的气氛紧张下来。尤其是沈默云,原本就阴鸷的眸子微微收敛,直到近乎成一条线,他才呵呵讥笑道,“看来青城门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太平日子,都不知道七十二魔域的规矩了。”

    “我知道云来宗,飞白宗是你们飞附庸宗门,那两位废物宗主也向来很听你青城门的话,但如果你觉得这样就能跟我等抗衡,那你就是找死。”

    纵横七十二魔域多年,沈默云早就对这里的派系,局势了如指掌。而且他是北山狂门下的一员虎将,常年对外杀伐,葬送在他手中的小门小派也不知道有多少。

    这样的先天优势下,那些门派有真正的高手,他自然了解。而张开山虽然是青城门的副门主,沈默云却懒得搭理,甚至都没准备正眼瞧人家。

    “门主,你还犹豫什么?现在王魔掌控这两大势力才一日半会,根本没能力将他们完全凝聚成一股战斗力。既然如此,我们出手直接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张开山也懒得继续理睬沈默云,他深深看了一眼不远处眼观鼻鼻观口,仿佛永远一副置身事外的王峰,斗胆向青峰献计。

    毕竟现在是七十二魔域保存数十年平衡局面后,最动乱的一天,这个时候谁杀伐果断谁就能抢占先机。若是下手再狠一点,吞下一大块地盘也不是没有可能。

    说实话,青峰也在权衡开战后的利弊,至于他身后的大部人马则保持不动,静等他的下一步命令。只是再看一眼云淡风轻的王峰,居然让他多了一股心悸感。

    这个年轻人,算是第一次见面,第一直观感触并未过人之处,可他的态度太冷静了,冷静的让青峰心里没底。仿佛自己看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汪深不见底的深潭。

    这股感觉跟怪,也一度让他心绪不安。

    默契的是,在张开山这条建议发出后,沈默云,摩原,常英等众也投射来锋锐的目光。似乎这一刻的青峰才是真正的主角,一言能定千百人的身死。

    “门主,迟则多变,直接打吧。”张开山虎目怒瞪,声音如铜铃在敲击,令靠的近的人耳膜生痛。而他全身的杀气更是毫不遮掩。

    青峰眼珠子乱转,随即跃过无数人看向王峰,不言也不语。

    王峰则平静与之对视,神色飘渺而淡然,有着一股难以阐述的气质,只是眸子深处偶尔有着淡黄色的萤火在闪烁。

    青峰长吸一口气,忽然回头看向张开山,“多少人主战?”

    “门主要打,老子第一个上,大不了一个死,草。”张开山第一个附和道,全然没有看出青峰眸子中一闪而过的异色。

    余下的但凡有身份权势的青城门高层,都陷入沉默。

    不过辗转一瞬,再度站出一人,“我也主张开战,望门主下达命令,争取斩杀逆贼王魔,成就不世大业。”

    此人精瘦如猴,鼻翼有密集分布的雀斑,他是青城门一个堂口的堂主,人称王雀。与张开山性格相似,都是残忍霸道的主。

    青峰默默点头,也不给出明确答复,仅是看向自己身后的众高层,“还有谁主战?”

    又一阵带着些微议论的骚动,随后又站出了三人,余下的则静观其变,既不表态也不出声,给出的反应相对保守。

    “呼呼。”青峰长出一口气,嘴角泛起一抹阴冷的笑,莫名其妙的嘀咕一句,“还好这些损失能在我承受范围之内。”

    “门主,你说什么?”张开山不解,诧异问道。

    青峰再笑,不过多了一丝无奈,“开山,对不住了。”

    “你。”

    “轰。”

    不等张开山彻底明白这到底怎么回事,青峰突然出手,一掌如鹰爪扑空,平稳而气息霸道的轰向张开山的胸膛。

    张开山猝不及防,唯有借助肉身硬接,随即张嘴一声闷哼,一口血水顺着嘴角溢出。不过相对于身体上的创伤,心理上的冲击才是最致命的。

    他缓缓擦去嘴角溢出的血迹,眼眶瞪大,愤怒且不解道,“门主,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何要对我出手?”

    青峰沉语,“自今日起,我青城门并入王魔麾下,凡拒不服从者,如此等逆党。”

    随后他一掌再度盖向张开山,嘴角同时喝令,“还等什么,杀了张开山和王雀等人。”

    一瞬间这里大乱,由青峰主动出手对付张开山,而后是王雀被围攻,几个呼吸间,数人已经横冲直撞打下数招,招招毙命,刁钻诡异而已杀气沸腾。这摆明是要下死手的节奏。

    “哈哈,青峰门主果然识时务。”沈默云,钱浪,常英几人对视一眼,哈哈大笑。

    不远处神色默然的王峰,终于有了动作,他的嘴角牵起一抹心满意足的笑。心道这青峰果然不是杨明远,邱冰这等孬种,能放下身段,迅速选择对自己有利的一面。

    青峰主动动手斩杀主战的张开山等人,等若再用鲜血向王峰投诚,以证明自己的决心。

    “青峰,你这个孬种,竟然要杀我。”张开山呼吸急促,围攻的人太多,再加上身上又有伤,很快就力有未逮。更危机的是,沈默云和常英也联手攻了过来,三人形成掎角之势,将他完全困死。

    “咔哧。”

    十招后,沈默云一拳打中张开山的额骨,直接打穿,前后透光,气血刺鼻。

    青城门,兄弟盟等成员惊呼一声,迅速倒退,根本不敢多言。这些高层大人物直接的博弈,不是他们的能够插手的。

    “轰。”

    张开山双腿酥软,跪伏下来,当场战死。随即是王雀在内的五人接连战死,更有其中一人连尸首都被击碎,碎块血迹溅了一地。

    这些人都是先前态度强势,极力主战的高层,被青峰引动出来后,转瞬成为众矢之的,被数大高手围攻。根本就没有活命的机会,战死已是唯一的结局。

    不过这几人多少有点死不瞑目,更不甘心。

    “呼呼。”青峰上前几步,凝视一眼跪在地上,人实际上早就战死的张开山,一脚直接穿踹开。然后跃过尸体,奔跑向王峰。

    他所到之处,人群退散,主动让出一条开阔的道路。

    距离王峰三丈外,青峰迅速单膝跪地,一字一句沉声道,“青城门青峰,愿以王魔大人马首是瞻,衷心效命。”

    遥见门主下跪,但凡青城门麾下的成员,悉数跪下,齐刷刷的一片如黑云。

    “愿以王魔大人马首是瞻,衷心效命!”

    “愿以王魔大人马首是瞻,衷心效命!”

    山呼海啸,齐平一线,整齐而声势浩大。

    王峰点头,大手一挥,“准。”

    王旗摆动,如天龙行空,霸道绝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