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眼望不到边际的荒草,足足有半人高。 这是剑茅,是一种生长能力极为强盛的草本植物,其因为形体似剑,又称之为剑茅。

    剑茅占地太辽阔了,没有边际。

    时不时的大风过境,发出剑器争鸣的啸音。

    “这是什么鬼地方?”王峰咂舌,感觉自己来到了蛮荒之地。他四下张望,光芒大作,空间愈合,根本就没有撕裂的创口。

    他可以肯定自己被递送进了三千界,因为这里的地貌虽然荒凉,但天地气息充盈,让他全身舒泰。这种感觉比凡界还要令人舒心百倍。

    曾经有人言,三千界的天地环境是凡界的数百倍,现在看来果然不假,光是这股天地精华气息就令人动容。

    “我热衷的战土,我王峰终于来了。”王峰大笑,欣喜之时忍不住就要仰天长啸,以抒发他此刻的心情。

    “滚开。”

    “哪里来的愣头青挡道,快滚。”

    突然一声轻蔑中极为桀骜的呵斥自身后传来,随即嗡鸣大作,一道剑光递送过来,速度非常快,杀气盈野。

    “师弟,不可乱杀人。”有人在争执,似乎在呵斥。

    “蛮荒之地出现的哪有几个好人,我这一剑说不定还能替天行道,顺道砥砺一下自己的剑术。”一道高傲中带着蛮狠的声音回复,很随意很洒脱,“再者,一介无名小辈,死就死了,无需拦。”

    “轰。”

    王峰面色一变,这一剑速度太快,他转身刹那,一拳直接对上,爆出阵阵光芒,非常刺耳。这是一柄银剑,造价不菲,应该是稀有材料锻炼而成。王峰一拳仅仅是震开了它的行进轨迹。

    “哼。”王峰冷哼,又补上一拳。

    他拳泛金光,炙热如火球,一拳抡动下恍若攻城锤,带出大片的金色光峦。随即咔哧一声,整柄银剑化成铁屑。

    “我的天,一拳碾碎了银剑。”

    “这肉身之力,太强大了吧。”

    “哪里来的怪胎?”

    十丈外,虚空极速飞行的四人突然怔住,有点不可思议的看向拳泛金光的王峰,嘴巴张大,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四人分别为一女三男,男的面相如玉,不过眉宇戾气太重。余下的唯一一位女子,长相倒是不算惊艳,但胜在清丽,静美。

    “你碾碎了我的剑?”其中一位男子爆呵,神色大怒。余下的三人则是神情一震,自失神中醒悟过来,皆眸色奇异的盯着王峰。

    王峰扫视了爆呵男子一眼,知道此人便是王阳,银剑的主人。

    “我跟你有仇?莫名飞剑杀我,你觉得我会给你好脸色?”王峰面色阴沉,淡淡回复。

    “你敢用这样的态度与我说话,你可知我是谁?”王阳大怒,他在蛮荒之地历练数年,早就闯下无上威名,谁个敢这样对待自己?就是那些杂居蛮荒为非作歹的恶人,遇到自己也会退避三舍,不敢正面交锋。

    谁曾想自己一剑没有取到想象中的效果,反倒损失银剑,那可是宗门赐予自己的佩剑,这损失无法承担。

    王峰冷笑,“你是谁跟我有关系?”

    “你找死。”王阳大怒,五指并拢如刀,斩杀向王峰。

    王峰面色一沉,“我看是你找死。”

    轰。

    两掌合击一处,贯穿云霄,令虚空都震动数下。

    “嘶嘶。”王阳神色刹变,突然倒飞数十丈,一头载落进剑茅中,沿途还有数抹血迹在半空绽放。这一掌直接撕裂王阳的掌心,令其负伤不轻。

    “这……”

    “好强。”

    余下的三人大为变色。

    “王阳。”其中一位男子急忙转身飞向王阳,将其扶起,而后全身杀气绽放,冷冷的盯视王峰,“你竟然敢无故伤人?”

    “无故伤人?”王峰嗤笑,“你是瞎子?谁先动手看不明白?”

    “你。”男子欲言又止,脸色铁青。

    “师兄,给我杀了他,他竟然轻视我们铁剑宗。”王阳起身快速修复掌心的伤,并神色冷漠的沉声道。

    这一番遭遇大出他们意外,原本以为是籍籍无名之辈,不想如此之强,超出想象。

    “怎么?要杀人灭口?”王峰四顾荒凉的场地,淡笑道,“一个打四个,我经常干的事情。”

    此话一出立即引起他们的强烈反弹,兵器出鞘后的寒光,映射向王峰。

    便在这时,一直不曾出声,面色相对镇定的清丽女子开头道,“此事确实我等唐突了,还请见谅。”

    “师姐。”王阳大吼,“你跟这种人道歉?是他先打伤我的。”

    “闭嘴。”清丽女子冷呵一声,再看向王峰,沉声道,“我叫苏素,不知阁下高姓大名?”

    王峰现下展现的实力太强劲,而且全靠肉身搏杀,作为最年长的苏素本能的看出反常,害怕自己一时大意,惹到了不该惹的人。

    “大魔神。”王峰沉声回复。

    “大魔神?”

    苏素好看的睫毛颤动,有些意外,这名字也忒霸气了吧?

    “我为先前的事情感到抱歉,希望阁下不要过于在意。”苏素眸光闪动,不顾王阳的怒目相视,向王峰表示自己的善意。

    王峰初来乍到,也不想过于招惹是非,毕竟人生地不熟。

    “苏素师姐,你到底什么意思?”王阳等人靠拢向苏素,以四人可闻的声音交流,“这家伙明显不是善类,我等联手杀了便是。”

    “不可。”苏素眉头微颤,然后道,“这小子肉身很强,有点奇怪,我等先稳住他。等回了铁剑宗再说。”

    王阳面色愤慨,终究没有再反驳,只是心疼自己的银剑无故损失。

    “不知阁下要去哪?”苏素抱拳询问。

    王峰神色一闪,他初来乍到并不熟悉此地,何不利用四人先了解了解。反正以他们实力并不能对自己造成实质伤害。

    “没有目的。”王峰大大咧咧道。

    “那一起走?”

    “好。”

    四人虽说经历一场不愉快,但好歹是成年人,能克制自己的情绪。再者王峰只是临时搭伙前行,保持面和心不和就行。

    沿途,王峰也大致了解了这片区域。

    原来这里位居三千界最东向,号称东都。

    东都是大区域的别称,旗下还有数十个横跨几十万疆域的国度,这其间的宗门,家族更是数不胜数。苏素四人便是来自一个叫做铁剑宗的教派。

    四人是铁剑宗的优秀弟子,此次来这片荒凉之地是历练,据传这片区域有无数大盗,贼寇,于一方为非作歹多年,根除不尽。

    王峰默默听着,对这一代的基本格局有了大致的了解。

    苏素很客气,不断的套问王峰的话,但在得知王峰来自凡界后,四人神色为之一震,然后倍感意外。

    “原来是罪土的人。”王阳嗤笑一声,神色不屑。

    王峰眉头微蹙,罪土应该是对凡界的称呼,不过这四人的神色中带着一抹厌恶,甚至本能的嫌弃起来。

    即使是一直对自己有明显示好意图的苏素,都稍稍移动步伐,与王峰隔开一段距离。动作很细微,可背后的深意,王峰岂会不知?

    然后,四人中一位叫做张目的年轻人诧异道,“罪土来的人应该被严格掌控,以成为我三千界圈养的战奴,你怎么会突然脱单?谁带你过来的?”

    “圈养,战奴。”王峰眉头一竖,这明显带着侮辱性质的称谓让他全身杀气外泄。

    苏素快速递给了对方一个眼神,示意对方不要乱说话,她道,“我师弟不会说话,请见谅。”

    王峰冷哼一声,“给我小心一点。”

    “你什么意思?”王阳大怒,张嘴就是一顿呵斥,“我等带你离开蛮荒之地,你就这样跟我等说话?未免将自己看的太重要了吧?”

    “你再废话一句,我扇烂你的嘴。”王峰神色冷漠的回复,“明明是你们事先邀请我一起上路,我有主动要求过?”

    王阳刚准备反驳,猛然看见王峰眸子深处翻滚的杀意,急忙闭口,这莫名出现的年轻人,气势太狂野,真的如魔如神。

    即使双方年龄相仿,但战斗力根本不在一个档次,若是得罪太深,会给自己带来麻烦。王阳默默克制自己的情绪,不再看王峰,权当对方是空气,直接无视。

    “师姐,会不会是哪个家族逃出来的战奴?”张目逼音成线,与苏素暗中交流,这是一种秘术,外界听不到,只有交流的两人能全凭心声传递彼此要表述的意思。

    苏素快速回音,语气很淡漠,“我想大概是,暂且先将他稳住,等进了铁剑宗,让宗门长老困住,然后查查是谁家圈养的战奴。竟然会这般强。”

    “如果不是怎么办?”张目继续道。

    “笨。”苏素在心里冷笑一声,轻声道,“不是最好,我铁剑宗正缺几位强大的战奴陪练,我看他很合适。”

    “这么强的战奴供由铁剑宗门徒历练,对我剑宗而言是天赐的礼物。”

    说完这句话,苏素心中颇为得意,先由着你王峰闹腾,等进入铁剑宗你就是条龙也给我盘着。

    罪土之人,敢在三千界耀武扬威,当自己一方神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