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场宴请,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战天盟毕竟今时不同往日,其前身魔王会当初仅仅为小门小派,如今迅速成长为一方豪主。地盘更是在一日之间扩充无数倍。在人数激增,地盘扩大的同时,所面对的压力和各方忌惮会更加显著。

    王峰深知这个道理。

    索性他先行一手,宴请七十二魔域真正的顶峰门派,然后借此看看他们对战天盟迅速崛起后所展现的态度。到时候再一番分析,是敌是友自然一目了然。

    常英四人新晋成为掌权人物,本就有一颗急于表现能力的野心,在王峰下达命令后,四人分工合作,从头到尾仔仔细细的将七十二魔域的所有派系梳理一遍。不但在这其中衡量这些门派的实力,更是将他们暗中错综复杂的联系挖掘的一干二净。

    无论是表面的实力还是暗中的合作联盟,皆被上报并摊开在议事厅的桌面上。

    “盟主这一次看样子是要来一场大的啊,这是要跟七十二魔域所有的大势力扬威?到时候我王旗所到之处,谁敢不服?哈哈。”沈默云性格粗犷,说话也大大咧咧,等仔细分清局势后,如此说道。

    首任前锋堂堂主微微蹙眉,他毕竟是当过门主,数十年身居高位,他早就练就老道独辣的洞察力。听得沈默云的声音,他低声道,“怕就怕到时候有大派系牵头,联合所有门派抵制。别到时候一个门派都请不到,那我战天盟丢脸就丢大了。”

    常英细长的眉毛高高挑立,“也不尽然,七十二魔域门派诸多,各自不服各自。也就我们这一代相对平稳,换做其他地区,哪天不是滔天大战?为争夺一块地盘大打出手,染血魔域。”

    “那些地区的大门派或多或少都有一些仇家,这样的条件下,谁有能力将这些矛盾重重的派系整合到一起。从而联合抵制我战天盟的崛起?”

    常英说完深深看了摩原一眼,四人中仅剩这位副盟主尚未发话。

    摩原回视常英一眼,微微点头,“确实如此,七十二魔域向来是魔道盛行的地方,根本就没有规矩。若真要计较,规矩只有一条,那就是谁的拳头大谁说话算数。”

    “我看还是按照盟主的命令行事,先发出消息,随后再看各方的态度。等彻底了解各方大势力的态度后,我们再从中布局,以免发生不可控制意外。”

    摩原一锤定音道,“这段时间,我们进入最高级的防备状态,不能因为是宴席就松懈下来。怕就怕到时候有人在宴会上闹事。”

    “青峰,你带领自己的部下以大本营为中心点,方圆十里全部安插自己的人手,全天无休的盯梢。”

    青峰点头,表示了解。

    “沈默云,你的战备堂也全员出动,这段时间不需要操练,大本营的内部安全由你一手把关。”摩原继续道。

    “明白。”沈默云点头,嘴唇殷虹。

    余下的常英也得到自己的指令,“执法堂的人暂时变更为前锋堂的第二梯队,轮番接管盯梢人物。你和青峰联手放缓,以免有人暗中偷袭。”

    常英带来的人虽然全员调动到执法堂,但他前身乃兄弟盟的堂主,所属部下都是杀伐果断的恶主。现在负责部分盯梢任务,自然手到擒来。

    言道此处,摩原沉吟半晌,继续道,“然后你们三个堂口给我总共抽三十位脑子灵活的下属,分派请帖的事情我来负责。”

    四人虽然是第一次相聚在一起布局,但并没有出现争锋相对,暗中夺权的状况,都表现的很平和。这一点让摩原很欣慰。但凡一个大势力的崛起,内部的团结一心才是重中之重。从目前来看,战天盟还未出现各堂口互相看不顺眼的地步。

    不过也许是因为彼此不熟悉,还没涉及到利益,所以才相安无事。但总体而言,局势还算稳定。能做到这一段,完全是盟主的气势,无形中镇住场面。这一点摩原比任何人都清楚。

    “话说,我们是不是漏掉了一个宗门?”沈默云这个时候突然插话道。

    青峰眉头一跳,“谁?”

    “无极魔门。”

    此话一出,四人都愣在原地。他们先前都在针对七十二魔域的派系进行分析,却忘掉了这一宗堪称巨无霸的大宗门。

    “无极魔门名义上可是我们七十二魔域的总舵主,但凡在这里发展的大势力都要听从无极魔门的指令。虽说天高皇帝远,可无极魔门毕竟存在。”

    “这一次盟主杀了北山狂,组建自己的战天盟,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跟无极魔门叫板。如果无极魔门一怒之下做出动态,我们如何抵抗?”

    无极魔门是最早扎根七十二魔域的魔门,而且也是唯一一支常年跟十大仙道圣门叫板的门派,曾经更是魔道魁首。虽说无极魔门的核心高层看不上七十二魔域的地盘,可这里名义上还是受无极魔门管制。北山狂便是无极魔门放在七十二魔域的代言人。

    这一次王峰直接屠掉了北山狂,影响太大。

    摩原语调颤抖,显然也是这个时候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他嘀嘀咕咕道,“无极魔门距离七十二魔域那么远,他们就算要兴师问罪,触手也很难抵达这边。”

    “毕竟天高皇帝远,他想管也要考虑一些自己的势力分布。”

    常英也低声道,“盟主现在的实力可不是一般人就能解决掉的,无极魔门就算要跟我们硬拼,也必须付出一定代价。可他们一旦将重心放到七十二魔域,那些仙道圣门会坐得住?只怕会倾巢而动,攻打无极魔门的总部。”

    “所以说嘛,无极魔门自己也是捉襟见肘,还是我们想的太严重了。”

    这话说的确实在理,现在不管是魔门还是正门,都属于僵持状态,达到一定程度上的平衡。这个时候若是谁先动一步,必然会遭遇危险。

    以无极魔门的高层,不会糊涂到连这点问题都看不出来。

    谈到此处,四人相继长出一口气,神态相对放松。

    “无极魔门我们暂时不考虑,先盯着七十二魔域的动态在说。”

    这段时间七十二魔域大动荡,而他们又是这场动荡的直接受益者,很难保证局势会按照他们设想的那般逐步稳定下来。所以全员警备状态才是最好的决策。至少能保障在突然受袭的情况下,能迅速做出反应。

    ……

    战天盟的运作已经分发下去,王峰似乎没有什么事情做。

    现在兄弟盟的牌匾已经换上龙精虎猛的战天盟三个大字,淡金色字体苍劲有力,散发一股勃然向上的气息。

    他沉默良久,然后叫来摩原。

    摩原作为副盟主,地位已经达到了人生巅峰,可面对王峰,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恭敬。摩原认真的站在王峰的身后,静等他发话。

    “当日你们发掘出的那块秘境在哪里?”王峰淡淡问道。

    真魔液事关重大,是关乎到树老能否成功塑造出形体的重点卡口,他不准备让自己的部下去取,而是亲自动手。

    “秘境的地址我知道,不过在北山狂接手后,里面到底什么情况一时半会我也不太清楚。”摩原建议道,“我可以抽调一队人马去那边看看。”

    因为北山狂是突然战死,事前并无征兆,被安插在那方秘境的那支小队还属于北山狂的旧部。摩原抽人过去,自然是要全面收缴。若是遭遇抵抗,必然绞杀干净。

    “你去忙自己的事情吧,我自己去。”王峰摇头否决。

    摩原欲言又止,神色郁郁。

    “怎么了?”王峰问道。

    “盟主,属下总是不明白一件事。”摩原深吸一口气,继续道,“战天盟今日才组建,虽然地盘扩大了无数倍,可根基尚未稳定。这个时候我们本应该徐徐图之,慢慢让自己局势稳定下来,为何要反其道而行,要向七十二魔域宣告?”

    “盟主难道不怕再度爆发大战吗?”

    “爆发大战又如何?”王峰微笑道。

    摩原一怔,似乎抓住了王峰的态度,“盟主的意思是?”

    “兄弟盟,青城门,北山狂旧部再加上我魔王会先前的人,这四方势力整合到一起。”王峰看向他,沉声问道,“我问你,战天盟现在外围加上内部总共有多少成员?”

    “大致在两万。”摩原认真回复。

    “两万又有多少滥竽充数之辈?”王峰反问。

    摩原这才反应过来,“盟主的意思,是要借助外部的弹压,血洗一次战天盟,让那些无能之辈自行淘汰。”

    “到时候一旦打起来,最先死的必然是没用的成员啊。”

    “既然明白了我的意思,那你该知道怎么做了。”王峰拍拍他的肩膀,轻笑道。

    摩原恍然大悟,“属下明白了。”

    “还有。”王峰摇摇手,认真道,“这只是我的对策,也许七十二魔域乱不起来,也不一定。不过至少你要准备一下。”

    “好。”摩原点头,“我明白怎么做了。”

    “去吧。”

    王峰微笑,示意摩原离开,而他准备去寻找真魔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