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可能?”排风瞳孔猛然撑大,摇头道,“我听闻战天盟盟主境界高深,乃一方雄主,连北山狂都被灭了。 而你气息如此弱,根本就不是王魔。”

    “你在欺骗我等。”

    “呵呵。”王峰呵呵一笑,颇为淡然道,“刚才跟头怪物打了一架,有点累,所以气息显得有点弱。”

    随即王峰耸动肩膀,“不过现在恢复了。”

    “轰。”

    一声剧烈震动,王峰的全身冲溅神光,阵阵滔天气息席卷,无数炙热惊艳的光辉覆盖全身,璀璨如战神临世。

    “嘶嘶。”排风和陆元以及身后一众高手倒吸凉气,都不自觉的后退数步,满面惊恐。

    “真的是你王魔。”

    陆元惊呼一声,差点踉跄的载落在地,他能感觉到自己全身的冷汗都在直泻。尤其是想到刚才自己自恃清高的指令王魔,就一脸的悔意。

    这简直就是在老虎的嘴上拔毛啊。

    可,他妈的谁知道这家伙会是王魔。

    排风的情况比他也好不到哪里去,一双腿跟灌了铅似的,半天不见动作。原来是全身早就僵硬,根本就不敢动。

    “我们居然让大魔神为自己做事,这是在找死吗?”排风嘀咕一句,心神遭到严重的冲击,这太吓人了。

    “大魔神?”王峰微微挑眉,面有不解。

    “现在七十二魔域都在传你战力无双,仅凭一人就能在魔域搅动八方风云。他们都传你是上古大魔神转世,不然何以如此厉害?”陆元强忍着心头的震撼,哆哆嗦嗦道。

    王峰展颜一笑,大魔神这个称号还真形象。

    他兼修太古魔体和神武战体,又用两种身份投身正魔两大门面,倒是真的游走在神魔两道的边缘。

    “大魔神,是我等不敬,请大人饶恕我等。”排风已经彻底没了先前的骄纵桀骜,毕竟对方太强,仅仅是凭借一缕气势就让他心神冲击,若是惹怒了大魔神,只怕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所以现在投诚是最好的选择。

    兴许是王峰的反应速度让他有点意外,排风几乎不假思索的就跪伏在地上,痛哭流涕道,“小的有罪,恳请大魔神饶恕。”

    “额。”王峰无语,眼前的这个家伙好歹也是一位高手,居然这般没有骨气。三言两语就哭得稀里哗啦,太窝囊。

    相对于排风,陆元倒是有点不卑不亢,虽然也很害怕,至少还能保持高人风范。

    余下的高手或多或少的沾染了陆元的气息,都站在原地,不敢妄动,也没有下跪。

    “你既然知道了我是大魔神,应该知道刚才的举动意味着什么?”王峰看向陆元,不咸不淡道。

    陆元身体明显一动,然后深吸一口气,“我陆元自知有眼无珠,得罪了大魔神,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毕竟技不如人,战死活该。”

    “呵呵。”王峰笑,“你这骨气倒是比这排风来的高傲,不错不错。”

    “我战天盟现在处于集结势力状态,想不想加入?”王峰道,“我看你的修为应该在真尊初期?这等修为放在七十二魔域,到哪都吃的开。”

    “加入战天盟?”陆元眉毛抖了抖,万分意外,“大魔神不准备追究我?”

    随即他迅速反应过来,单膝跪地,“属下陆元,往后愿意为大魔神效命。”

    “起身吧。”王峰点头,示意对方起来。

    毕竟战天盟属于初期筹建状态,需要吸附各方高手加入,陆元虽然得罪了自己,可态度和骨气很值得让人态度。

    王峰生出培养之心,愿意将其带入战天盟。

    这也是最近组建了斩天盟,才隐隐约约的改变了自己的性格,如果按照他以前的脾气,哪有那么多时间废话。陆元只怕早就死翘翘了。

    “你们这几人也并入战天盟吧。”王峰指了指陆元身后的几人,看向陆元。

    陆元心思细腻,赶忙脱口道,“他们都是我的故交,愿意加入战天盟。”

    “很好。”王峰点头,眸子深处的一抹杀意稍纵即逝。

    “那我了?”排风跪在地上,一脸求解道。

    王峰三言两语就收编了这些人,却独独遗漏了自己。而且看王峰的动作,不像是无意遗漏,而是刻意的。这让他很是意外,忍不住问道。

    “见人就跪的所谓修士,我不需要。”

    王峰走在前面,然后轻飘飘的传来一句话,“陆元,杀了吧。”

    “铿锵。”陆元毫不犹豫,剑锋出鞘,再归鞘,一开一合间带出凄艳血光,排风气息断绝,尸首分家载落在地上。

    ……

    “你们在外围封锁这片场域,我去看看真魔液。”王峰指令道,“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都不要放进来。”

    “属下明白。”陆元点头,领命而去。

    真魔液虽然算不上极品宝物,但对于王峰和树老而言非常重要,所以王峰不想让任何属下去接管,而是亲力亲为,自己去取。

    “哗哗哗。”

    对角兽虽然已经离去,可巨型身躯扎根后遗留下的地坑还在,这地坑至少有成千上万丈,黑黝黝的洞口散发着森冷的寒气,一眼望不到底。

    “呼呼。”王峰长吸一口气,直接进入地坑。

    地坑幽深,无比巨大,而且里面的能见度非常低,以至于王峰撑开双目也难以看清冰山一角。

    “这地方怎么这么大?”王峰忍不住吐槽,“这对角兽的老窝也太大了吧,那玩意真的在这里呆了上百年了?”

    对角兽号称陆路第一悍兽,寻常凡人一生都难以寻见,更别说类似王峰这样狂霸无双的砍了它一刀。

    “对角兽曾经是无上人物的坐骑,就是在三千大世界也不是寻常高手有资格坐的。只是没想到凡俗之地也能遇到对角兽。”树老似乎很在意这个问题,他始终觉得对角兽的出现很不符合常理。尤其是这一次突然离开,似乎在预示着什么。

    “树老……”王峰感觉到树老陷入沉默,忍不住嘀咕一声。

    树老道,“三千大世界昔年发生过一场大战,惨烈程度一百个正魔战场都比不上。战死的战兽,高手更是不计其数。”

    “我告诉你,昔年的天地其实连为一体,后来巨战发生,无上高人群起而动,直接打崩了天地,随后才慢慢形成一道屏障,切割出了凡间和三千大世界两个独立的空间。”

    “曾经连为一体?”王峰颇为震撼,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片天地还有这样的来历,“那后来了?”

    “那一战打的太严重,整片天地几乎进入半废状态,很多无上高人在此战过后进入修养状态,也就是闭死关。试图等下一个大劫来临,再度出关。”树老道。

    “大劫?”王峰挑眉,这个词很陌生,他第一次听,不免感兴趣。

    “现在告诉你太早,往后再说。”树老又抛出这句话,让王峰断了念想。

    “树老,你不厚道啊。”王峰撅着嘴道,“是你挑起的话题,现在又欲露还羞,哪有你这么做事的。”

    “哈哈。”树老大笑,“算是老夫多嘴了,你就当老夫放了个屁呗。”

    “我说这么多的意思是让你往后多注意注意这头对角兽,这家伙体形浩大,出现在任何一地都能引起轰动。老夫觉得对角兽的存在有问题。”

    “明白。”王峰没有多问,记下树老的提醒。

    两人言语间,王峰也在不断沉坠,许久,一潭幽森清冷的池水,在死寂的空间中撩起微波徐徐。这潭池水通体黑色,如墨汁般,浓郁都要花开。

    而且内部有荧光闪烁,诡异中又带着惊艳的感觉。

    “真魔液?”王峰神色一喜,然后颇为意外道,“居然有这么多,足足一潭,都能在里面洗澡了。”

    真魔液一滴就能有奇效,这一次寻找居然得到这么多,着实让王峰喜出望外。

    “树老,这么多真魔液应该能让你塑形成功了吧?”王峰问道。

    “绰绰有余。”树老也是哈哈一笑,成为灵魂状态这么久,终于有望重新出山,怎能不开心?而且王峰这段时间一直为自己的事情忙前忙后,更让他深感安慰,也不枉费自己苦心调。教这位不是徒弟胜似徒弟的后生。

    “我用空间戒指全部取走?”王峰建议道。

    “不。”树老反对,“这样容易破坏真魔液的纯度,再者老夫需要的真魔液没必要动用这么多。”

    “那?”王峰不知道树老的意思。

    “你这小子真是愣头青。”树老笑眯眯道,“真魔液能塑造根骨,我能用你也能用。借助这潭池水打磨肉身,能起到难以想象的效果。”

    “你让我用真魔液泡澡?”王峰咂舌,舔动嘴唇道,“这是不是太奢侈了?”

    “先取走部分留给我用,余下的你用来打磨肉躯。”树老不可置否道,“这真魔液有别于一般的真魔液,它是对角兽的体液化成,有对角兽的神性精华在里面,对你好处更多。”

    “闲话少说,现在就泡。”树老催促道。

    “好。”王峰也不推卸,顺手拘禁数百滴最精纯的真魔液,而后一个猛子扎落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