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草。”

    王峰听从树老的提醒,在收集好部分真魔液后,直接一个猛子就扎进去,没有丝毫的准备。他以为仅仅是常态的打磨筋骨,却完全低估了真魔液的霸烈效果。

    “嘶嘶。”

    冰凉的骇意如同一把把锋利的剔骨刀,直接剔穿王峰的肌肤,硬生生的插进肌肤,无孔不入。

    “好痛。”王峰嗷呜一声,差点跳了出来。他出道这些年,还是第一次遇到这般强烈的刺骨寒意,似乎连他的神魂都要被钉穿。

    “树老,你坑我……”王峰倍感无语道,如果先前有准备,也不至于如此。他实在太痛了,感觉根骨都要断裂了。

    那些犹如剔骨刀森然的寒意直接洞穿骨骼,宛若蚂蚁啃噬,成千上万细微的黑色洞口布满雪白的骨骼,看的他一阵毛孔悚然。

    “嘿嘿,打磨筋骨要的就是不破不立。”树老咯咯笑道,“你这才是初期打磨,后面还早,你慢慢感受吧。”

    “需要多久?”王峰问道。

    “至少将全身三万六千个毛孔全部梳理一遍,然后四肢百骸所有根骨打断重组。”树老继续道,“这个过程有点痛,但是完成后所得到的效果也是惊人的。”

    “再者因为你修炼神魔战体的原因,在原有的效果上有增加了数十倍的威力,等你出来后就知道这一遭对自己多么重要。”树老继续老神在在道。

    王峰龇牙咧嘴,怎么感觉这老梆子是故意的。

    他知道树老不会害自己,可至少在准备前要提醒提醒一番吧,这一股脑的跳下去,无数的森冷寒意直接打了他个措手不及。

    “咔哧。”王峰咬牙,猛然发觉自己的牙齿僵硬如石,似乎被冰封住,上下咬合就发出铿锵声。

    “嗤嗤……”

    再一刻,他的肌肤经受不住外部强烈的挤压以及冰冷寒意的双重镇封,直接自内部崩穿,成千上万缕带着些微淡金色的血液流入池水中。这些血液一接触真魔液,瞬间融合成一条线,并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冰封。

    一瞬间,王峰身体外部丈许距离,全是淡金色的凝固血柱,恍若被万箭穿心,将他扎的跟刺猬似的。

    “这简直是大出血啊。”王峰强行忍住一口气,努力调节身体的协调性,让内部尚未流出的血液沸腾起来,以抵制源源不断袭来的寒意。

    “小子,万万不可动用秘力抵抗。”树老这个时候又出声道,“真魔液要梳理你全身每一道毛孔,这个时候你只能认真接受,如果肆意抵抗会导致梳理不干净。若是这样,你现在的罪就是白受了。”

    “你也知道受罪啊。”王峰龇牙,目色幽怨。不过树老的话必须听,他在下一刻就放弃动用秘力调节身体,让自己万万全全的处于冰封状态。

    “哗哗哗。”

    层层卷动的波光以王峰为中心点,形成一道漩涡,无数翻滚的真魔液循环渐次的进入王峰的,梳理一遍后再自行溢出,如此反复。

    “铛铛铛。”

    也不知过去多久,第一根肋骨终于千疮百孔,遭受不住外部的挤压,轰然断裂。夹杂着冰封血液的根骨一断百断,化成骨屑,飘落在王峰的五脏六腑中。

    随后断裂的根骨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他的身体内部仿佛在下一场雪,晶纯闪烁的骨屑层层累计,覆盖五脏六腑,四肢百骸。

    而从外部观察,王峰的肉躯也在发生变化。

    因为少了内部根骨的支撑,他原本雄健强壮的肉躯以极为快捷的速度干瘪下去,仿佛一层皮囊,自上而下脱落。

    最后王峰成了一张人形皮囊。

    “哗哗哗。”

    池水卷动,并没有因为王峰全身根骨的断裂而减缓对他的筋骨梳理,相反因为缺少阻力,池水的流动越来越快,越来越密集,所有压力都覆盖在人形皮囊上。

    水底越来越清寂,四方无声。

    “啊……”

    也不知道过去多久,一声滔天怒啸自池底发出,瞬间卷起百丈骇浪。

    “哧。”

    一束神光在幽深的池底射出,将漆黑如墨的池底照射的雪亮发白。

    第一根肋骨在断裂后,开始凝聚,一层层如尘埃般的骨屑自行飞起,而后逐层累积,直至凝聚成一根骨头形状才猛然一震。

    一震之下,骨屑上的无数缝隙自动粘合,再度成为一根完好无损雪亮发白的肋骨。

    随后,越来越多的骨头自行组建,粘合,回归起初的状态。

    破后而立,自当如此。

    “轰。”

    许久,王峰右拳摆动,最后一根贯穿右臂的大骨粘合完毕。

    “嘶嘶。”他在池底呼啸一声,尝试性的摩擦着自己的肌肤,发现有一股坚硬的触感,仿佛抚摸在玄铁精钢上。

    “铛铛铛。”

    王峰食指弹动,在肌肤上敲击,顿时发出一声打铁的轰鸣,很清脆。

    “变化果然很明显。”王峰嘀咕一声,准备起身离开。

    “怎么样?老夫没欺骗你吧?”树老这个时候也出声询问道。

    王峰龇龇牙,故意恐吓道,“看在带来显著效果的情分上,我就不怪你刚才坑我的事情了。”

    “呵呵,老人家我什么时候坑你了。”树老厚脸皮,死不承认道,“明明是你自己跳下去的,又不是我逼你下去的。再说自己跳的时候也不问问老夫,需要做什么准备?”

    王峰觉得自己在口舌方面实在不是树老的对手,索性摆摆手,不做纠缠。

    “现在真魔液到手了,还差一种素材,那东西在南岳皇朝境地,要想得到等于是虎口拔牙啊。”王峰抚摸着下巴,暗暗忖思道。

    他毕竟杀了岳不凡,跟这一脉有血仇,若是消息走漏,南岳皇朝说不定要动用几十万的先锋军围剿自己。

    虽说他现在的境界无惧凡人军队,可几十万的人扎堆过来,神仙也打的死。

    有点头疼啊。

    “也许我该突破境界了。”王峰思维跳跃很快,刚刚还愁眉苦脸,现在就严阵以待,准备冲击境界。

    “若是放在眼前,我在进入真尊后,会选择稳扎稳打慢慢突破。可现在被真魔液一番洗礼,身体承受能力越发强盛。也许我……”王峰抬头仰天,突然五指旋转,并张嘴一啸,一股浊气自口腔喷出。

    “轰轰轰。”

    这里暴动,一股勃然气息在王峰的身体中如烟花般绽放,金色浓郁的芒四射八方,将他完全掩盖在里面。

    “吼。”

    王峰身体紧绷,眉头深皱,随即双掌对轰引导体中的浩然气息。

    但凡突破境界,需要自体中引导,将多余的气息排出体外,随即借助天地伟力,重新改造五脏六腑,以为抵达下一个境界撑开通道。

    不过在撑开通道的瞬间,王峰迅速扩大一倍。

    “先进真尊巅峰。”王峰咆哮一声,双脚跺下,地面瞬间以双脚为中心点裂开缝隙,这些缝隙沿着地坑的四壁迅速上延。

    “怎么回事?”地坑上方,负责守护的陆元等人下了一大跳,差点就抽出兵器,不过在感受到者这股气息后他们安定下来。

    “是魔神大人在突破境界。”陆元心惊胆战道。

    他也是真尊境界,可与这股气息相比,差了十万八千里。

    “哧。”一道惊艳神柱自地坑冲射,滂湃气息迅速收敛,冲击进入尾声,消失的非常快。

    陆元等人擦擦额头渗出的冷汗,这些气息太骇人,如果长时间正面接触,会对自己造成难以想象的伤害。

    “轰轰轰。”

    只是不等他们长出一口气,又是一股滔天气息冲卷,比刚才那股要强盛了数倍。

    “再进真圣初期,破!”王峰一声大喝,凌天一拳,打穿虚空。

    陆元等数十位高手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滔天骇意,直接倒撤数十丈,避开这种气息的冲击。等确定安全后,这些人面面相觑,一脸的震惊。

    一瞬间的感受,让他们心神受到极为强烈的震撼,又惊又恐,神色复杂。

    “什么情况?魔神大人他?”一位年轻的高手战战兢兢,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测。

    陆元也是抹了一把汗,心悸道,“他连破了两个境界,进入真圣了。”

    “嘶嘶。”

    全场倒吸凉气,一群人愣在原地,嘴巴撑的老大,许久才明白这句话带来的冲击感。

    “真尊之后对境界的领悟要求越来越严格,一旦根基不牢固强行突破只会带来反作用,所有九成的修士都选择积压到一定程度后再突破,以求水满则溢的局面。可没想到魔神大神居然还敢一破两境,这得有多强的实力和信心才敢这么做啊?”

    “太变态了……”

    许久,王峰全身炙热金光,缓缓的走出地坑。

    他气势如龙似虎,金辉照射万古,仿佛一拳就能轰落万里之外的星辰。

    “拜见大人。”陆元等人收敛心神,非常恭敬。面对这样一位堪称变态级别的盟主,有几个人人敢不服气?

    “回战天盟。”王峰微微点头,然后移动步伐,如一道流失最先消失。

    陆元几人面面相视,紧随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