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峰现在已经得到真魔液,距离树老塑形的计划又接近了一步。

    不过他现在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况且最后一种素材需要进入南岳皇朝境内,他需要好好筹划一番。何况现在战天盟急需整合,作为核心人物,王峰还要镇场子。

    战天盟自昨日已经派遣出三十人,携带战旗相邀七十二魔域各路雄主。

    这件事很快引起巨大震荡,很多人也在猜测王峰的态度。毕竟战天盟虽然近期才成立,但其前身可是北山狂旧部,兄弟盟旧部,魔王会旧部,以及青城门旧部四大势力整合而成。

    当初,这四大势力中任何一方出动,都能带起一阵风波,现在就更不要说。

    现下王峰要昭告七十二魔域雄主前来赴宴,名义上是邀请,暗地里谁不清楚这是在示威。战天盟盟主要借机宣誓自己的地盘以及发展目的,谁不来就表面要跟战天盟过不起。

    有了这一层意思在里面,很多大势力的雄主可要好生斟酌,究竟是去还是不去。

    “战天盟走的是特殊通道,最迟一天就能带回消息。”摩原站在仿制龙椅边侧,向王峰汇报情况。因为听从王峰的建议,务必迅速解决,所以在成员离开战天盟时,刻意提醒要立即返回。

    “嗯。”王峰点点头,表示知晓。

    ……

    第二日清晨,和光大作,熟软清风遍布天地。

    “报,第一路成员五人已经返回战天盟。”一位传令成员带来消息,让议事厅包括王峰在内的一众高层欣喜。

    “情况如何?”摩原迅速问道。

    传令成员道,“南部五大派系准备择日启程,前来道贺。”

    “好,好,好。”沈默云大笑,抑制不住的欣喜,“这些家伙还是识时务,知道我战天盟相邀怎么也要给面子,不然老子分分钟教他们做人。”

    摩原无奈的笑,“才回来五路人马,还要看其他派系的态度。”

    “三十支队伍已经有六分之一准备前来,余下的在犹豫不定,也该考虑考虑不给我战天盟面子的后果是什么。”青城色厉荏苒道。

    “保,又有十五人返回战天盟。”

    “情况?”摩原懒得废话,直接问结果。

    “最迟明日动身,南部的派系已经决定前来祝贺。”传令成员面带喜色,如此说道。

    “至少有二十个门派选择动身,还剩下十队了。”王峰食指毫无节奏的敲击在龙椅上,面色镇定。按照目前的局势来看,这场相邀至少达到他的预期。

    只是,接下来的等待越来越漫长,已经超出众高层的忍耐极限。

    “怎么还没回来?余下的十队出事了?”沈默云大大咧咧,最讨厌饶弯,直接看向王峰,一脸不解道。

    摩原眉头微微蹙起,按照目前的状况来看出事的可能性非常大。

    “报,有三队成员回来了。”

    “将人带上来,我要问问到底为何拖延到现在。”摩原沉声道。

    传令成员神色一愣,战战兢兢道,“副盟主,只怕……”

    “只怕什么?”摩原不耐烦道。

    “这三队成员被斩断了王姓战旗,以及双臂双腿,而且舌头,双目都被挑断,刺瞎了。”传令成员哆哆嗦嗦,终于将自己表述的意思说完。

    “轰。”

    王峰一巴掌重重的拍在龙椅上,神色大怒。

    斩战旗,废盟中成员,这是藐视的意思。

    只是不等他迅速发问,坏消息接二连三的传递进战天盟,“禀告盟主,副盟主,第九路,第十路兄弟被杀了。”

    “保,特殊通道传递回两具尸体,确认为昨日出发的兄弟。”

    “……”

    余下十队,已经确认八支受损,最好的情况都是被废,余者全部被杀。

    “看来还是有几个硬骨头不将我战天盟放在眼里啊,不来就算来了,居然连我王魔的人也敢杀。”王峰蹭的站起,浑身气息爆涨,恍若魔神。

    沈默云,青峰等人神色一呆,“盟主,您。”

    “呵呵,好歹也是盟主,不入真圣,何以统领战天盟?”王峰背负着双手冷笑道。

    “盟主居然进真圣境界了,前几日不是才真尊圆满吗?”

    “这突破速度,也太变态了吧。”

    摩原和常英对视一眼,心头震撼,按照王峰现在的境界,几近成为七十二魔域封顶人物,再难寻出同等级的对手。

    “盟主,目前有至少十大门派不将我战天盟放在眼里?怎么办?”摩原收敛震惊的神色,认真询问王峰。

    “还能怎么办,请盟主下令,老子现在就带人剿了他们。”沈默云虎目一瞪,气势腾腾道。

    “慢。”常英反对,“现在我战天盟处于整合状态,不宜掀动大规模的战斗,我建议还是静观其变。”

    随即他嘴唇舔血,阴狠狠道,“反正谁不服,我们心里有数,这笔账早晚要让他们付出惨烈的代价。现在就由着他们先蹦跶一段时间。”

    “盟主,属下的话还没说话。”传令成员还没走,此刻胆战心惊的插话道。

    摩原传声,“说。”

    “有四大门派在斩杀我战天盟兄弟后,同时派遣了数十位高手准备参加这次宴席。”

    “什么?”沈默云又怒了,“杀了我的人,又喜滋滋的来赴宴,这到底几个意思?”

    王峰冷笑,“他们是来示威的。”

    “是哪几个门派?”摩原警惕的问道。

    “是太白宗和乱战门牵头,携带剑门,刀宗以及剑庐的各大高手组队,已经完成初步集结,应该是开始动身进入我战天盟了。”

    “按照属下猜测,其余的五个门派在杀我战天盟兄弟的时候,或多或少也得到了他们的支持。只怕他们结盟了。”

    “太白宗和乱战门牵头?”摩原诧异,有点不解,“这两大门派乃宿仇,连连大战,已经争锋相对了几十年。怎么突然转性子,联手对付我战天盟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太白宗,乱战门都是北路最强大的两方势力,乃横霸一方的存在。哪怕这两大门派常年大战,死人,可也伤不了自身筋骨,足见他们底蕴的强大。”

    “按理说这两方生死对立,不存在联盟的可能。”

    王峰微微蹙眉,他淡淡道,“也许是得到了第三方的许诺,迫使这两大势力暂时放下仇怨,准备来我战天盟找场子了。”

    “说白了,他们只是背后势力遣送来的傀儡。”

    此话一出,场下的四位高层倒吸有口气,都想到一种可能性。

    事实上,在摩原初步制定计划的时候,就猜到了这些隐患,只是没想到对方动作这么快。几乎在一日之计,拉动十大门派正面叫板。并且让太白宗和乱战门都走到了一起。

    试问七十二魔域谁能做到?

    “无极魔门的动作还真快啊。”摩原深吸一口气,非常意外。

    常英蹙眉道,“对手这是虎视眈眈而来,这场宴席他们肯定还带着不为人知的秘密。而且有二十支门派已经决定参加我们的宴席,等于说七十二魔域有头有脸的大势力都来了。”

    “如果到时候太白宗做出不利我等的计划,余下的这些本就摇摆不定的宗门,会不会一瞬间就开始反我们?”

    “盟主,我建议立即中止宴席,以免入了无极魔门的圈套。”摩原审时度势,做出判断。

    毕竟现在的局势非常明朗,无极魔门暗中扶植的太白宗和乱战门摆明了要在宴会上闹事,到时候事态一旦失控,这场宴席会演化暴动。甚至会顺水推舟,直接将七十二魔域原本就分散的各路势力整合到起来,一起对抗无极魔门。

    “哼。”沈默云冷哼一声,沉声道,“请帖已经发出,这个时候撤回,我战天盟的脸面何存?属下建议截杀。”

    “我沈默云自动请命,带一支队伍去截杀太白宗和乱战门带来的高手。”

    “沈包子,我跟你一起。”青峰也是主战,一时口急直接喊出了沈默云的外号。

    沈默云瞪了他一眼,不过还是爽朗道,“那好,我们速度动身。”

    摩原还想再劝,不过看王峰在场,他也不好越粗代庖,眼神求助的看向王峰,“盟主,您的意思是?”

    王峰本就锋利的眸子忽然闪现两抹杀光,“放他们来。”

    “什么”四人大惊,不明白王峰的意思。

    “太白宗,乱战门摆明了要来闹事,盟主,不能入了他们的圈套啊。”沈默云沉声道,“望盟主三思。”

    “望盟主三思。”

    “望盟主三思。”

    常英,,摩原,青峰都轻声道。

    王峰嘴角挂起一抹淡淡的笑,“你们别忘记这里是我战天盟的地盘,想闹事,也看我王魔同不同意。”

    “既然他们心甘情愿的做傀儡,那我就杀傀儡祭战旗,我倒是要瞧瞧无极魔门能不能分神来插手七十二魔域的事情。”

    毕竟山高皇帝远,无极魔门在自己的代言人北山狂被杀的境地下,也仅是扶植新的傀儡,而不是全员而动。

    在这一点本就输了王峰一招。

    那王峰他何惧无极魔门?

    捅破了天也就一句话,有种就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