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天盟广邀七十二魔域大势力参与宴席一事,很快就传递四面八方。 不过接下来的事情发展,超乎所有人的意料。

    先是北部连年大战的太白宗和乱战门突然联手,随后是派遣了一支队伍奔赴向战天盟。据传里面有乱战门的一位副门主,战燕。

    战燕多年前就晋升为真尊巅峰的强者,在一整个七十二魔域都是屈指可数的高手,贸然降临战天盟,其背后的意义不言而喻。

    “怎么这场宴席越看越像一场大战爆发的前奏曲?”

    “搞不好这次战天盟要摊上大事啊。”

    七十二魔域向来不缺眼光锐利,高瞻远瞩之辈,在太白宗和乱战门联手的那一刻起,他们就猜到这件事情不寻常。

    再结合前段时间北山狂战死,这背后只怕还有一场更大的阴谋。

    不过相对于外界甚嚣尘上的议论,战天盟显得极为镇定,甚至是热闹非凡。

    王峰力排众议,直接否决了摩原,青峰等高层的建议,坐等太白宗和乱战门的挺入。既然王峰同意放人进场,这场波及七十二魔域各路势力的盛大宴席自然要如约开启。

    自第二日前,战天盟张灯结彩,进入紧张有序的筹备当中。

    大红灯笼高高挂,陈酿美酒香气四溢,甚至连战天盟来的演武场都开辟成酒宴中心。如此大动周章,战天盟也不知投入了多少资金和财力。

    光是美酒的储存就达到了可怖的数万坛,至于野味,菜肴更是不计其数。

    “战天盟真的就不知道乱战门那一伙人的阴谋?别到时竹篮打水一场空啊。”

    外界各路无关局面走向的势力心有戚戚,越看战天盟耗费如此巨资财力大费周章,就越觉得这事情有点难办

    七日后,第一支队伍进入战天盟。

    这是来自西北部的大门派,在那一代势力雄厚,掌控西北部绝大部分人马。他们的领军人物直接动用了门主,很了不起。

    随后陆陆续续有门派进入战天盟。

    按照既定的章程,随后三日是等待的最后期限,第四日清晨开始摆席。可是直到第三天晚间十分,汇入战天盟的门派仅有十五支。

    “看来沿途又有五支门派撤回了所属腹地,不掺和这趟浑水了。”摩原看着安排进战天盟的十五支队伍,心情很不好。

    王峰此刻就站在他身边,沉默不语。

    “这次宴席本来就是观望他们对我战天盟成立后的态度,原本按照我的估计能达到二十五支,并且都是经由我精挑细选后的门派,都是有合作意向的。不想这下子直接去掉了三分之一还多。”

    王峰摆下这场宴席,本来就是扬威,也好为自己日后在七十二魔域发展奠定基础和划出地盘,本来就不存在其他的念想。

    可原本该热热闹闹的事情,似乎有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趋势。

    “没事,太白宗和乱战门的人能给我起到很好的示威作用。”王峰微笑,其神态很是淡然,并不将此事放在心上。

    摩原眉头挑动,不无担忧道,“盟主,你真的准备在场间动手?斩他们以祭我战天盟的大旗?”

    “看他们的表现。”王峰道。

    “只怕到时候波及太广,直接引发大战。”摩原紧张道。

    “打起来才好。”王峰道。

    摩原神色僵硬,随即慢慢舒展,这才想起王峰早期跟自己的谈何,因为战天盟整合的人马太多,急需一场外部大战血洗内部的残枝败柳,将无用之辈全部葬送掉。

    现在看来,事情的走向似乎和王峰的初始目的不谋而合。

    甚至有一石二鸟的惊人效果。

    届时一手宰杀太白宗和乱战门的队伍,必然会让战天盟的威名水涨船高,借此进入顶级派系的行列。而其后太白宗和乱战门必然会开战,一开战,又能血洗一遍战天盟,让后者的整体战斗力提升数倍。

    并且只要保证基本盘不崩,始终由王峰坐镇,战天盟就不会解散。

    如此一来,战天盟虽然损失了部分人马,但整体战斗力和威名都得到极大的好处。

    “果然是妙计。”摩原展颜一笑,不得不佩服王峰的魄力,这等行事风格无异于刀锋上行走,也唯有真圣级别的强者能控制的住局势。

    而王峰正好位居真圣。

    “去忙你的事情吧。”王峰食指点动,“明天如期开席。”

    “不等太白宗和乱战门了?”摩原问。

    “开了他们自然就会来。”王峰笑,“毕竟他们是来砸场子的,宴席过半砸起来才有成就感。前期他们是不会出现的。”

    “如果我猜的不错,明日午时,他们必然会进场。”

    “你去准备几杆战旗,到时候指不定要拿这些人的血祭旗。”王峰嘴角舔动,无比淡然。可看在摩原眼中就有股毛孔悚然的感觉。

    太白宗,乱战门,你们只怕猜不到我战天盟其实也在等你们上钩。

    摩原如此想到。

    ……

    翌日,战天盟宴席如期举行。

    这一次汇拢数十支大门门的人马,加上战天盟自己的成员,足足有数万之众,人员堪称浩大。

    王峰站在席位正中间,凝视着下方黑压压的人马,心生感慨。

    曾经自己还是单身匹马,如今就发展成了这么大一支队伍,而且这仅仅是初始状态,往后哪怕吞下整个七十二魔域也不是没有可能。

    “今日我王魔开席,宴请各方雄主赴宴,在此多谢各位给王某一个面子,今天喝好吃好,无需客气。”王峰大手一挥,喝下一坛美酒。

    坐下各方雄主笑意连连,只是看似淡然的神色中,有着一抹不耐烦的焦躁。

    “呵呵,都在等着看好戏啊。”王峰心里冷笑,知道这些人在打着什么算盘。

    “盟主,暂时没发现太白宗和乱战门的迹象。”青峰负责外围盯梢,自清晨就将盟中成员对外扩充了数百丈的搜寻范围,可是还没发现他们的踪迹。

    可按照线报,太白宗以及乱战门早在三日前就进入了这一代,比很多门派来的都走。

    “该来的时候总会来。”王峰拿起一坛酒,递给沈默云,“喝酒。”

    “多谢盟主。”沈默云也不推脱,大口喝下,刚准备讨要第二杯的时候,门外狂风大作,飞沙走石。

    若隐若现的飞沙中,有数道身影飘摇不定,缓缓接近。

    “来了。”沈默云瞳孔收敛,气息猛然暴涨,“我去叫人封住他们的退路。”

    “没必要。”王峰摇头,示意沈默云不要轻举妄动,“放他们进。”

    “听闻战天盟广招七十二魔域各路雄主参加宴席,有幸于我乱战门也能参加如此盛宴。可惜路途遥远耽搁了不少时间,今日午时才慌忙进场,希望王盟主不要怪罪。”

    这一队人马中,一位中年男子身穿文士服,颚下黑须飘舞,嘴角挂着一抹自傲的笑意。

    “他是乱战门的副门主,战燕。”沈默云低声道。

    王峰默默点头,不为所动。

    “门主,人家都开席过半,摆明不将我们乱战门放在眼里嘛。”战燕身后一位精瘦男子龇牙道,此人眼珠子乱转,很是妖邪。

    战燕微微摇头,与此人一唱一和道,“白狼,不许胡说。人家王盟主耗费财力人力,毫不容易才请来了十五支门派的人进场,哪里顾及得了我们。你误解人家的意思了。”

    “呵。”名为白狼的精瘦男子抬头看天,不阴不阳道,“我听说战天盟邀请了三十支队伍啊,怎么才来了一半?战天盟的影响力也不怎么样吗?”

    “你说什么?”沈默云怒吼道,他性子最急,最讨厌这种拐着弯骂人的小人。

    “哎呦喂,说你两句就生气了,果然是暴发户突然做大,由不得人家议论,还战天盟。”白狼咂咂嘴摇头,不无感叹道,“名字倒是起的霸气,不想里面都是一些土包子嘛。”

    “呵呵。”这个时候战燕故作尴尬的向王峰解释,“都怪我管教不严,底下的人乱说话,若是得罪了王盟主,还望见谅。”

    王峰笑,现在还没到撕破脸的局面,他摆摆手,“无妨。”

    “能入座了?”战燕询问。

    “摩原,请战门主入座。开美酒上好菜。”王峰指令道。

    摩原知道正主来临,接下来的发展才是步步危机,他不敢懈怠,立马示意盟主的兄弟处理。

    “战门主向来事情繁忙,居然也来到了战天盟,果真是给面子啊。”

    “老夫一时间都感觉战天盟蓬荜生辉了,看来是占了战燕门主的光啊,哈哈。”

    列座入席,分属不同区域的门派也开始孰料起来,而且意外之中的乱战门和太白宗那一座最热闹。尤其是对战燕的赞美,直接碾压了王峰的光彩。

    似乎这一场宴席,战燕才是主角。

    “听闻王盟主年少有为,实力雄厚,不知道这次组建战天盟后,准备如何发展地盘?”战燕敬王峰一杯酒,不咸不淡道。

    “我可是听说你吞并了北山狂的全部地盘,王盟主果真好胃口。”战燕陡然话锋一转,“也不怕胃口太大,撑死自己吗?”

    仅仅一句,杀机毕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