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北山狂好歹也是坐镇一方的雄主,而且背后的靠山是谁,只怕在场的人没有谁不清楚吧?既然如此,王盟主还敢吞了北山狂的所有地盘,这胃口可比一般人大的太多啊。”白狼蹭的站起来,右腿搭在椅子上,瞳孔阴沉的说道。

    战燕则在挑起话题后,笑眯眯的盯着王峰。

    王峰神色淡然,他早就知晓乱战门和太白宗的诡计,哪里会怕?

    “若说这北山狂,他自己找死,敢动我魔王会的人,我杀他天经地义,至于他留下的地盘,我不吞难道要让其他人坐收渔翁之利?”王峰施施然道。

    “我怎么听说你当初的魔王会是北山狂扶植起来的,你最后反杀北山狂不觉得不人道吗?”白狼眼珠子转动,随后沉声道,“怎么说你当初也是北山狂养的一条……”

    兴许是顾忌到后面的话会引起纠纷,白狼也不敢过于放肆,适当的掐断话题,留给其他人猜想。

    沈默云,常英,摩原,青峰四人怒目相视,杀气隐现。

    余下的围观门派,选择静观其变,处于望风状态。

    这个时候让乱战门和战天盟撕就行,没必要搅混水。

    “属下不会说话,见谅见谅。”战燕还是那句话,表面上是向王峰请罪,实际毫无尊重可言,全程不将王峰放在眼里。

    “你继续说。”王峰背负双手,凝视战燕,暂时看不出半点神态变化。

    战燕心中讶异一声,随后继续道,“你跟北山狂同属一营,甚至他一度是你的主子,你反杀自己的主子,过于无人道。如此来说,你全部吞下北山狂的地盘,就显得有点不合适了。”

    “你杀人,不夺地盘,倒是可以说是个人恩怨。可你既杀人又夺地盘,难免会留人口舌。而北山狂的旧部可全部成了你的人,这更加佐证了你们之间有不可告人的阴谋。”战燕说完这句话深深的看了沈默云一眼。

    沈默云曾经隶属北山狂,现在北山狂死了,他不但没收到牵连,然而身居高位,很不寻常。

    “你放屁。”沈默云脸色阴沉,呵斥道,“老子可没害北山狂,是他自己作死。难不成要我跟他一起倒霉?”

    “暂时不讨论这个问题。”战燕摆摆手,打断沈默云的话,“王盟主,我战燕有衷心一语,不知当说不当说。”

    “说。”

    “北山狂的地盘你吞不了,若识趣的话,还是放手吧。”战燕淡淡然道。

    王峰眉头微挑,不动如钟,“然后?”

    “然后自然是合理规划,难不成你要独吞?”白狼忍不住道。

    “怎么个合理法?”王峰冷笑,这帮人想虎口夺食,还摆出如此大义凛然的作风,也真是恶心。

    须知,北山狂的地盘可是自己打下来的,没道理拱手让人。

    “这个就无需王盟主关心了,我自会处理。”战燕道。

    “为何是你处理?”王峰偏过头,似是不解道。

    其实王峰心里比谁都清楚,战燕这是得到了无极魔门的指示,要瓜分他的地盘,并成为无极魔门下一任代言人。届时背靠无极魔门,谁还敢不将乱战门放在眼里?

    面对王峰的质问,战燕还没说话,白狼又忍不住跳出来了。

    他道,“我乱战门门主可是在七十二魔域稳扎稳打数十年,威信和威望都不是一般人可比拟的。再者我门主向来处事公正,自然不会偏心。”

    “难不成还不如你这条北山狂的狗?”

    最后一句话,已经彻底暴露了他的挑衅心态。

    “铿锵。”

    只是白狼原本幸灾乐祸的表情在下一刻,瞬间变得惨白。

    王峰瞳孔伸出闪现骇人的杀意,而后他仅是踏出一步,无数的光辉外射,像是数柄战剑,自行出鞘。一吸之间,滔天杀气恍若巨浪滔天。

    “嗤嗤嗤。”

    杀意惊骇的光辉,直接洞穿了白狼的身躯,瞬间就有几十个细微的洞穿过身躯,前后透光。随即白狼一声惨烈的吼叫,四肢百骸全部崩裂,化成无数的血肉碎块,炸了一地。

    刹那之间,白狼被崩杀成血渣。

    这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快了,连战燕都没反应过来。

    “白,白,白狼人了?”显然还有其他修士没反应过来,瞪大眼睛看着空无一人,却血味扑鼻的位置,怔怔发呆。

    “仅仅是一缕杀念,就崩杀白狼,他可是真尊初期的高手啊。”

    “这,这太霸道了吧。”

    一群门派堂主乃至战燕全部神色剧变,有点骇然。

    “咔哧。”

    至于主动出手的王峰,却在百无聊赖的耸耸肩膀,语气慵懒道,“你的狗太聒噪,一时间没控制住给你杀了,见谅见谅。”

    “我们继续谈。”

    “嘶嘶。”战燕面部抽动,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我他妈辛辛苦苦培养的一位真尊高手,就被你一缕杀念崩的血肉横飞,这杀的也太淡然潇洒了吧?

    这家伙到底抵达了什么境界?按照线报不是说真尊圆满吗?真尊圆满什么时候杀真尊初期这么简单了?

    “呵呵。”乱战门副门主脸皮抽动,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实际上心里涌起滔天骇意以及无数问题。

    “嘿嘿。”沈默云大手一抹,抹去脸色的怒气,也摆出一个笑容,幸灾乐祸的看着战燕。心道叫你装大爷,现在看你是不是还敢死扛?

    “盟主果然行事霸道,这一手杀的真漂亮。”摩原缓慢的擦去掌心的虚汗,心神大定。

    拳头社会,果然还是谁强,谁才有话事权。

    “战门主刚才说到哪了?您继续。”王峰伸出左手,好意的提醒,全然不顾列座各席呆滞的成百上千人。

    “我们说到北山狂地盘的重新规划问题。”战燕迅速让自己镇定下来,毕竟是真尊巅峰高手,不能过于紧张,这样有失高人风范。哪怕他现在真的有心惊胆战……

    “如何规划?”王峰问。

    “北山狂是无极魔门的人,而无极魔门是一整个七十二魔域的总舵主,但凡魔域大事小情都要向无极魔门申报。”战燕站起身,对视王峰,“你杀了北山狂,吞了他的地盘,已经彻底触怒了无极魔门。”

    “王盟主,你若识趣,送出北山狂的地盘,然后自己去无极魔门的谢罪。”战燕道,“希望你好生斟酌,不要自误。至少七十二魔域还没到你横行无阻的地步。”

    “这话是你的意思还是无极魔门的意思?”王峰问。

    “自然是无极魔门的意思。”太白宗的一位枯守老者突然插话道,“无极魔门已经重新选定我太白宗和乱战门为外门势力。”

    “而今日起我等一面接手北山狂的地盘,一面整合七十二魔域,为无极魔门效命。”

    “我想无极魔门许诺给你们的好处,不单单包括北山狂的地盘,还有我战天盟吧?”王峰眸光收敛,直直的凝视这位枯守老者。

    枯守老者神色一愣,随即嘴唇蠕动,直接否认,“无可奉告。”

    “这么多年,无极魔门真当自己在七十二魔域能只手遮天了。”:王峰冷笑,“让我去无极魔门谢罪?真不知道是哪位长老这么自信……”

    “你要违背无极魔门的意思?”

    王峰的态度已经非常明显,战燕绝对撕破脸皮,他直接掏出一道金黄色的玉简,“此乃无极魔门法旨,众在位门主还不速速领命。”

    “随我联手诛杀反贼王魔,还七十二魔域一个安定局面。”

    “无极魔门的法旨?”

    一群人神色大变,这道法旨代表的是无极魔门的意志,一旦违抗后果不堪设想。一时间这里场地大乱,有不少门派的魁首神色慌乱,几经犹豫,准备接旨。

    “法旨很有威慑力吗?”王峰冷笑一声,“我看谁敢接。”

    “无极魔门天高皇帝远,你们这些门主得罪他,无极魔门一时半会无法治罪你们。但我战天盟可是七十二魔域本土崛起的势力,你们得罪我,不怕我分分钟灭了你们门派?”王峰沉声道。

    沈默云心有灵犀,和青峰对视一眼,大喝道,“战备堂抽刀,准备参战。”

    “前锋堂准备。”青峰接着下令。

    “铿锵……”

    刹那间,杀意盈野,刀兵呼啸不绝。

    “你。”战燕实在没想到王峰居然真的敢当着这么多门派的面,公然抗衡无极魔门,这道法旨已然失去它原本该有的意义。

    “摩原,拿我王姓战旗来。”王峰一步下场,道。

    “领命。”

    摩原迅速后撤,拿出一柄旗帜鲜红,内书王字的大旗。

    战燕和枯守老者感觉事情失控,尤其是王峰那双杀意咆哮的眸子,更让他们心里打鼓,这他妈到底是什么情况?

    “王魔,你要作什么?”战燕忍住心道惊骇,故作镇静道。

    “我王姓战旗也许不够鲜艳,以至于有些门派自始至终都看不清它代表的到底是什么意思。”王峰露出一嘴灿烂的白牙,“既然如此,那就拿你们的血洗一遍,看看还够不够鲜艳?”

    “还够不够资格在这七十二魔域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