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始至终,王峰脸色淡然,言语洒脱。 一度不将乱战门的任何人都放在眼里。

    然而即使如此,乱战门包括沈浪在内的人也不该对他说什么,更别说造成实质性的伤害。毕竟身负重伤的战燕已经告诉他们,王峰位居真圣境界。

    这等修为境界,就是拉出一整个乱战门的高手,也未必是王峰的对手。

    所以沈浪万般怒气只能打碎门牙往肚子里吞,他现在唯一的做法便是拖时间,拖到无极魔门遣人过来支援。

    王峰似乎也预料到乱战门的计划,但他并不忌惮,反而很轻松。

    沈浪瞧见王峰如此作态,更是气不打一出来,“你太嚣张狂妄了,七十二魔域广袤无垠,真当自己无敌了吗?更何况这里是我乱战门的地盘,沈某只要一跺脚,你今天休想走脱。”

    “呵呵。”王峰嘴角挂起一抹不加掩饰的淡淡的嘲讽的笑意,他双手附后,施施然的回复,“好,那我等着。”

    “我倒是要看看你乱战门有多大的自信,能留住我。”

    “这可是你说的。”沈浪眉头皱起,警惕的同时心里又长舒了一口气。现在第一方案是拖延时间,拖到无极魔门的支援。其次的话,可以借助乱战门在这一带的威望,请一些援军过来。

    毕竟正如沈浪先前所说,七十二魔域广袤无垠,他乱战门既然有敌对的势力,自然也有交手的势力。

    届时只要号令一出,援军指日可待。

    所幸的是王峰狂妄自大,并没有封绝乱战门对外讯息传递的打算。既然如此,他为何不去请?

    “传我命令,请人支援。”沈浪大手一挥,遣送数位传令成员离开乱战门。

    王峰回撤步伐,主动让出一条路,让这些人光明正大的离开。

    沈浪沉默不语,现在关乎乱战门生死存亡的重要时刻,他没有那么多的架子,力保乱战门不覆灭才是重中之重。这个时候,动用最大限度的资源支配能用到的所有力量,才是关键之处。

    毕竟王峰是真圣高手,沈浪要多做几手准备。

    然而王峰却也如沈浪般陷入沉思。

    他故意放走这些寻求支援的传令员,并非他托大,而是有着更深远的打算。

    七十二魔域局势太复杂,这段时间或者全员兼并,或者暗中施压,已经将战天盟的势力拉到有史以来的最高峰。然而毕竟发展的太快,不日他又来离开七十二魔域。

    王峰需要在有限的时间,摸清七十二魔域各方势力的态度,无论是台面上还是暗地里他都要过一把手。至少能保证他离开后,战天盟无人敢再打歪心思。

    此下他千里迢迢赶赴乱战门,自然不单单是为了覆灭这一门派。

    王峰需要借乱战门的这条线索,挖出跟乱战门或者无极魔门有关联的门派。现在乱战门请人,自然能就此逼出一些门派。

    等他们来了,王峰再酌情考虑对策。

    若是能顺从,兴许能放他们一条活路。若是随乱战门誓死抵抗,他不介意一锅端咯。

    沈浪站在对面,他当然不明白王峰的计划。

    “呼呼呼。”

    大风过境,吹的漫漫黄沙飞卷,一人一门就这样对立着。

    这其间,没有任何人敢先动,以免让事态失控。

    也不知过去多久,沈浪派出去的第一位传令员带回了消息。不过这人神色惶恐,气势萎靡,让沈浪第一时间就感到一股猛烈的危机感袭遍全身。

    “怎么回事?”沈浪身后的一位长老急忙询问。

    “天狼帮的人,拒绝了。”这位传令员无比惊恐的说道。

    “咔哧。”

    沈浪五指咔吱作响,眉头深深皱起,全身都被寒意袭遍,他知道事情真的超出原先的预估。

    天狼帮可是他的友好联盟,两大门派在北部一直相辅相成,此间合作无数次,几乎成为亲密无间的战友。可今日却在如此重要的节骨眼,拒绝了。

    其实也不怪天狼帮无情无义,实在是战天盟太狠。

    数个时辰前,战天盟在本部召开宴席,这等大事可谓是引起广泛关注。有些门派虽然没有加入进去,可也派了密探过去观察事态。天狼帮便是其一。

    而局势随后的发展,一整个七十二魔域都知道了。

    一缕杀念就崩了白狼,一拳轰杀袁野,这等战斗力和狂猛作风,谁敢得罪。尤其是王峰的一句话,让那些摇摆不定的势力更是忌惮。

    你们得罪无极魔门,一时半会不会遭受牵连,但得罪我战天盟,分分钟教你们做人。毕竟战天盟是七十二魔域本土崛起的势力,而非无极魔门那般天高皇帝远的大势力。

    有这句话透露信号,谁还敢硬着头皮叫板战天盟?

    何况,战天盟盟主坐下的三大堂主,已经杀上了飞白宗……

    “这帮墙头草,真是令人憎恶。”沈浪脸色阵青阵白,很不好看。但这个时候他还在硬撑着,骐骥这期间有门派能过来支援,合力围杀掉王峰。

    “啸月宗带来口谕,言道宗中事务繁忙,无力抽身,让门主您自己解决。”

    “天鹰盟拒绝出兵。”

    “驮牧部落选择作壁上观,也不出兵了。”

    “刀宗的人说,说,门主你自己找死不要拉着他们……”

    一条条消息经由差乱战门传令员送进门中,沈浪的神色越来越复杂,越来越凝重,最后更是煞白,一点血气都没有。

    他实在没有想到,昔年交往数年甚至几十年的朋友,说不帮忙就不帮忙,拒绝的如此干净利落。这是要眼睁睁的看着乱战门覆灭吗?

    “沈门主的影响力不行啊。”王峰基本摸清了北部一带余下势力的态度,他摸摸下巴,轻笑道。

    沈浪无言以对。

    局势的转变和复杂,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

    “王魔,你真的要跟我乱战门不死不休?”沈浪被逼的走投无路,准备血拼了。为此才能争取最后一线生机。何况无极魔门的消息已经发出去,他还有希望。

    毕竟这些拒绝的门派加起来也没无极魔门一个长老的影响力强。

    说到底,无极魔门才是他最大的依仗。

    “七十二魔域北部的态度我已经很清楚了,他们表现的还不错。”王峰高兴的一笑,随后故作惊讶道,“差点忘记沈门主还有无极魔门这座靠山,不知道那边会不会出手援助。”

    “哼。”沈浪冷哼一声,心里终于有了一点底气,“你还知道无极魔门,他们可是敢跟仙道圣门血拼的大教派,跟无极魔门作对,你死定了。”

    王峰嗤笑,“既然如此,为何还不见人来?”

    “嗯?”沈浪神色一愣,这句话算是彻底提醒了他,无极魔门虽然天高皇帝远,不宜大范围动兵,可遣送一两个高境界的长老过来,应该不是难事?毕竟那么大的教门,肯定有传送阵,能瞬间抵达现场。

    可自他发出求救信号到王峰这句话的提醒,已经过去三个时辰,貌似不对劲。

    沈浪越想越震惊,一脸的寒霜,因为他有了不好的预感。

    “可悲的棋子。”王峰无奈浅笑,似有不忍。

    沈浪的心咯噔一声,如同坠入冰窖,这才明白王峰的意思,“难道无极魔门放弃了我们?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呵呵。”王峰冷笑,“你们不过是乱战门用来试探我的棋子,现在他们试探出了我的态度,难道会立即对付我?怎么也要好好谋划一番,毕竟我身后还有战天盟。”

    “你们被卖了。”

    “不,不可能。”沈浪不敢相信,他承认自己是棋子,是用来试探战天盟对无极魔门态度的棋子。可不相信无极魔门会如此干净利落的卖了自己。

    这未必太无情了吧。

    须知,他可是忠心耿耿,一心一意为无极魔门做事的。

    “如果不可能,为何迟迟不见有人支援?”王峰微笑,然后眸光跃过沈浪,扫视他身后的一众长老。

    这些长老在失去无极魔门这棵最后的希望稻草后,神色变得极为惶恐,情绪也无比复杂。似乎内心有东西在躁动。

    王峰摸摸鼻子,他精于此道,知道这些长老在想什么。

    所以他微微抬头,放出了一句话,“最迟一个时辰,让你们乱战门自己清洗。若是一个时辰还没得到我想要的结果,我亲自动手。”

    这句话态度非常明显,这是在唆使部分长老窝里反。

    然而,他们又不得不做。

    沈浪眸色大变,猛然撤出数丈距离,因为他感受到一股背后隐现骇人杀气,“你们做什么?造反?”

    “门主,此乃大势所趋,乱战门已经由不得你做主了。我等送你上路,好走。”一位面容干瘪的老者淡淡一语,横推一掌,轰杀向沈浪。

    沈浪大怒,他极为悲愤道,“你们是我乱战门的人,岂能听人三言两语就要反我?”

    可惜一切无用,滔天杀意呼啸而来,将他要说的话尽数逼回。

    “一个时辰,速战速决。”王峰留下一句话,飘然转身,随着他步伐移动,乱战门的大门缓缓开启,再关上。将内部一番滔天大战尽数遮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