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是这个世界永恒不变的法则。

    乱战门已经被王峰的滔天威势以及旗下的战天盟逼迫的不得不反。面对一个真圣强者,谁也不敢动。如此一来,乱战门若想不覆灭,只能投诚,向王峰示好。

    可这等投诚,历来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最终,沈浪这位在乱战门稳扎稳打,苦心经营数十年的门主,成为可悲的牺牲品。数大长老铁了心要反,纵使沈浪使出浑身解数,也无济于事。

    “轰。”

    一只土黄色的大掌横空落下,硬生生的盖在沈浪的胸腔,狂暴的冲击力瞬间将沈浪击的倒退数十丈。他踉踉跄跄的身体还没稳定下来,接二连三的宝术闪烁着森冷的杀光,再度将他覆盖。

    “赵谦,你。”沈浪仰天怒吼,浑身染血。

    赵谦便是先前第一个向沈浪出手的长老,而且也是第一个让后者负伤的人。

    沈浪布满血色的瞳孔盯着赵谦,恨不得将他抽筋拔骨。昔年赵谦在外面犯下滔天大罪,被十大仙道圣门之一的剑门追杀的上天无路下地无门,最后貌似挺入七十二魔域,这才避过一劫。

    如果不是沈浪收留,昔年的赵谦早就死了。从某种方面来说,沈浪对赵谦有救命之恩。对方不但不报恩,还要以仇报恩,成为第一个反他的人。

    沈浪真的很心痛。

    可惜,这一切都是徒劳。

    七十二魔域向来推崇胜者为王,且不说王峰就站在乱战门外,便是他成功的突围出去,也是一败涂地了。因为无极魔门已经无情的放弃了他,乱战门又掀起内乱,天下之大,已无他藏身之地。

    “哧。”

    一束血光自沈浪的胸骨爆射出去,犹如一柄殷虹血剑,喷入虚空后急速涣散,形成一朵花纹形状。

    “噗。”沈浪气息越来越弱,直至双膝跪地,再无战斗力。

    “咳咳。”沈浪咳血,很是不甘心,他抬头看向赵谦,“你真的要杀我?别忘记当年我救过你,是你的救命恩人。”

    “大势所趋,你不适合生存在这个世界。”赵谦冷漠的摇头,“精明老道之人,最擅长的是变通。而我在最精准的时机抓到了生存下去的契机,而你只能成为可悲的牺牲品。”

    而赵谦身后的近十位长老高层,全部神色漠然,毫无怜惜之情。

    “沈浪,黄泉路上好走。”

    赵谦大掌一挥,盖入沈浪的天灵盖,一阵刺耳的炸裂声,一代枭雄战死。

    “继续清缴,凡是沈浪嫡系的人马,杀无赦。”赵谦冷声一句,眼光深邃的逼向一座屋舍,那里是战燕养伤的地方。

    战燕是乱战门的副门主,单打独斗之下与赵谦不分伯仲。

    可现在战燕身负重伤,赵谦完全可以独自解决。

    其实,乱战门内部的动乱,战燕尽收耳底,可惜他什么都做不了。直至那扇门缓缓而来,战燕居然长出了一口气,如释负重。

    “你来杀我了?”战燕淡淡道。

    赵谦面无表情,“乱战门如果想继续在七十二魔域发展,就必须要有靠山。我这么做,只是对不起你们,却并无对不起乱战门。至少我能让乱战门活下去。”

    “所有你选择了王魔?”战燕微微嘲讽道。

    赵谦摇摇头,给出自己认为很合理的解释,“是无极魔门逼我等选择了王魔以及战天盟。”

    “无极魔门。”战燕听得这个词,眸光黯淡,很是心痛。

    若不是听信无极魔门的花言巧语,也不至于惹祸上身。而无极魔门近乎残忍的决策,让他和沈浪更是毫无反击之力。

    “送我上路吧。”

    战燕知道自己没有生路,毕竟连沈浪这位门主都战死了,更遑论身负重伤的自己。他故作镇定的请赵谦动手,想有尊严的死去。

    赵谦默然,抬手一掌,神光大作。

    ……

    许久,乱战门甚嚣尘上的声音越来越弱,直至消失全无。

    门外,王峰双手附后,神色始终不变。

    “咔哧。”

    再等数息,赵谦收敛先前冷漠神色,一脸郑重的走向王峰,“属下赵谦,拜见盟主。”

    一句话,八个字,足以表明他的态度。

    自今日前,乱战门成为战天盟的附庸。

    “你处理的不错。”王峰露出一嘴灿烂的白牙,“往后这七十二魔域谁敢动你,直接报上我战天盟的名字。”

    赵谦一喜,随后试探性的问道,“如果是无极魔门?”

    “无极魔门都快自身难保了,他动的了吗?”王峰摇头冷笑,一步跨出,直接离场。

    赵谦愣在原地,片刻才回神。

    王峰离开前的那一句大有寓意,让赵谦疑惑重重。不过这不是他现在关注的问题,时下整合乱战门才是当务之急。

    这一场乱战发生的非常快,消息泄露的也非常快。

    “沈浪居然也战死了,还是被赵谦杀了,又是一场内乱啊。”

    “没办法,王魔气势太盛,逼得这些人不得不反。毕竟反了还能留下一线生机,如果死扛,等战天盟杀至,乱战门将满门皆灭啊。”

    乱战门一役,在北部引起巨大的震荡。

    扎根于北部的部分门派识趣的当起了聋子,权当不知晓这件事。个别聪慧的门派开始传信给战天盟,要投诚,要成为战天盟的一份子。

    无论基于哪种选择,战天盟跻身顶级流派的位置,已经彻底坐稳。

    ……

    相较于七十二魔域北部区域,除却乱战门这方深具影响力的门派,还有一处,飞白宗。

    这次北上,王峰兵分两路,一路由三大堂主领军进攻飞白宗,余下的乱战门则是他亲自处理。现在乱战门局势已定,余下的飞白宗也该清理清理了。

    数百里外,狼烟滚滚,杀意喧嚣。

    一座高高在上城楼更是烟尘四起,无数火焰腾腾燃烧,将大片天地都烧红,烧透。

    “战天盟的兄弟们,杀啊。”

    战天盟大军杀至,开始攻城,数以万计的大军黑压压如铁甲洪流,给飞白宗带来难以想象的压力。

    任谁也想不到,他们飞白宗仅是去试探试探战天盟的态度,就引来了如此大的动荡。数万大军压境,这是要屠灭一整个飞白宗的节奏啊。

    “欺人太甚,当我宗是软柿子吗?都给我杀。”

    “飞白宗各成员受令,给我铲除战天盟,杀退他们。”

    大战滔天,杀意如潮水席卷,这片战场彻底乱了,无数的宝物飞溅,神光更是大作,简直到了日月无光的地步。

    “妈的,老子砍死你。”沈默云性格狂野,举起一柄几百斤重的大刀,对上一位飞白宗的高手。

    这位高手很年轻,面相也很苍白,像是身患大病。可当他出手后,立即飞沙走石,气息如浪潮击打,成千上万的光辉将他掩盖。

    “孙义,吃爷爷一刀。”沈默云大笑,一刀砍了过去。

    毕竟都在七十二魔域混饭吃,但凡这一代有点名气的高手都有所耳闻。沈默云自然知道自己对敌的是何人。

    孙义亦是如此。

    “想你沈包子好歹也是北山狂曾经的一员战将,不想叛了自己的主子,心甘情愿的当了王魔的一条狗。你还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啊。”孙义嗤笑道。

    “妈的,你敢骂老子是土包子。”沈默云大怒。

    “哦?”孙义哦了一声,轻笑道,“你这句话倒是提醒了我,你现在的行径很适合称呼为狗。一条王魔养的疯狗。”

    “良禽择木而栖,大魔神让老子佩服,跟他不亏。”沈默云很是自豪,“倒是你们这些冥顽不灵的家伙,看不清如今七十二魔域的局势。”

    “战吧,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哈哈。”孙义感到好笑,“看来你新认的主子给了你不小的信心啊,这才几天就开始为你主子造势了。我倒是很想知道,那所谓的大魔神到底有何魅力,让你心甘情愿的成为他的一条疯狗。”

    “你真的想知道吗?”

    便在这时,一道淡淡的声音自天幕传来,并射出一道长虹,绽放万丈鸿光。

    孙义原本在笑,可下一刻感觉声音不对劲,这不是沈默云的声音。他神色一震,质问道,“谁?敢不敢出来说话?”

    “想跟我说话?先跪下!”

    来人自是王峰,他食指点动,一股威压如太古神山坠落,直指孙义。

    孙义全身冰寒,面色刹那雪白,他挥手结印,想要硬扛这一击。可惜他低估了这束威压的力道,直接崩溃了自己的防御。

    “嗤嗤。”孙义双腿发软,随即张嘴一口血脉,哐当跪了下来。这太惊骇了,还没见到人,他就被压迫的双膝跪地,根本就没有反击的能力和资格。

    孙义满头冷汗,瞳孔深处涌现浓浓的骇意,“是你,大魔神!”

    “盟主,是盟主来了。”

    “大魔神已到,尔等还不速速投降,难道要我战天盟荡平此地?”

    “不错,奉劝尔等识趣的,速速出城投降,若敢不从,杀无赦。”

    “杀无赦。”

    “杀无赦。”

    滔天怒啸,席卷九天十地,震得伫立百年的城池都在微微颤动,似乎下一刻就要崩溃。

    孙义倒吸凉气,终于明白,大魔神究竟有多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