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神镇场,有如神助。

    孙义等飞白宗一众高层原本就腹背受敌,遭到战天盟数万大军的攻打,境况每况愈下。现在战天盟的盟主又亲赴现场。

    这让飞白宗的局势越加危机。

    尤其是孙义,他现在的感受更为直观,因为数位高层只有他一人直面王峰。

    王峰全身涣散炫目的光辉,就这般静静的站在自己的数丈距离之外。

    “呼呼,这境界这气势。”饶是在七十二魔域纵横数十年的孙义,也是第一次碰到气血如此旺盛的高手。那股引而不发的感觉,像是一条自太古蛰伏下来的巨兽,一旦爆发,必将引起滔天震荡。

    孙义面色发白,身体紧绷,状况非常不好。

    这样的敌手,他拿什么战?又有什么资格战?

    “大,大魔神果然气势迫人,难怪战天盟如此短的发展时间,会扩充这么大的地盘。”孙义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如此说道。

    现在双方交战,战局已经对自己这一方不利。如果让对方不战而屈人之兵,迫使自己胆怯不敢战,后果更加不堪设想。

    所谓输人不输阵,他还在强自支撑。

    “听说你很想见见我?”王峰一眼就看出孙义表情上的变化,他淡定微笑。

    今时不同往日,随着自身进入真圣境界,七十二魔域还真找不着几个能够与自己巅峰一战的高手。孙义当然也不行。

    而下与对方言语,已经算是给他最大的面子。

    孙义被王峰这句话问得进退两难,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能尴尬的伫立在原地,不敢动作。

    王峰无趣的摇摇头,沉声道,“让开。”

    这一声看似寻常,却蕴含妙法,一股磅礴的气力形成浪潮,轰的冲跃向孙义。孙义神色刹变,如临大敌。最后更是撑开护体光罩,骐骥能抵御下王峰这一击。

    “嗤嗤嗤。”

    可惜他还是低估了王峰的战斗力。

    一股咆哮而至的气浪,击溃孙义的防御,并带着他向后滑行。随之一条巨大的地缝在他的脚下延伸,足足裂开数十丈,何其恐怖。

    这一幕看的在场的众人瞠目结舌,一度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景象。

    须知,孙义可是真尊高手,即使跟王峰还差了数个等级,可也不至于如此的弱。哪有呵斥一声,就震退了孙义?

    “这,这也太强了吧。”

    “孙义好歹也是飞白宗的一位高手,居然连反手的资格都没有。”

    其实这一战早已引起轩然大波,方圆数十里有不少的高手在观战。他们都是隶属不同的宗门,暂时跟战天盟没有矛盾。不过因为这一战影响太大,他们忍不住前来观望。

    可是怎么也想不到,战天盟的盟主会如此之强,居然压得孙义喘气都难。

    “噗。”孙义被一阵音浪冲击,努力许久才让自己的身体稳定下来。可紧接而至的一声闷哼,他张嘴咳血。

    王峰这一击,不但击破了自己的防御,更是撞的他五脏错位。

    一股黑色的粘稠的血液喷涌而出,孙义一个踉跄不稳,差点跪倒在地上。至于他的身后,是飞白宗数十年积累下来的成员,个个身经百战,什么样的恶战大战都经历过。

    照理说他们本应该山石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但现今的场景让他们心里一阵发凉。

    “堂主竟然不是对方的一合之将,难道我飞白宗今天真的要亡了吗??”有飞白宗的成员面色发白,神色惶恐的说道。

    另一位成员呵斥,“闭嘴。”

    此话一出,原本微微躁动的场景再度安定下来,可是谁都清楚,这仅是短暂的宁静,更大暴风雨还在酝酿。数息后,必然会席卷整个飞白宗。

    “咳咳。”孙义在咳出数口黑血后,大手抹去嘴角的血迹,正在急速回复气血。

    “你还要拦?”

    王峰跨出一步,周身光辉冲溅,宛若真正的大魔神降临世间,诸天之下无人敢敌。

    “大魔神果然功参造化,实力雄厚,但我飞白宗又岂是好欺负的?”孙义义正言辞的说道,即使他现在的状态非常不好,稍有不慎就会崩溃。

    王峰嘴角挂起一抹冷笑,“找死之徒,不可怜。”

    “嗖。”

    刹那间,王峰大手一挥,一杆王姓战旗鼓动,转瞬落入他的掌心。

    他迅速抬手,大旗发出烈烈杀光,随后如一柄绝世神剑出鞘,锋芒毕露。惊闻嗖的一声,虚空裂开缝隙,这杆战旗携带无上之威,射向孙义。

    “嘶嘶。”孙义瞳孔大变,全身气息暴涨。

    因为他知道王峰已经下了死手,绝对要斩自己的命。这杆大旗看似普通,实际蕴含了真圣人物的无上杀机。

    “吼。”孙义怒吼一声,全身撑开护体气罩,并双手结印,一刹那他的身边光环四溢,绚丽无双。然而这仅仅是瞬息的表象,毫无用处。

    “咔哧。”

    一阵刺耳的裂隙声,王姓战旗畅行无阻,直接洞穿孙义的护体气罩,将他周身的光环悉数震碎。随即这柄战旗继续飞奔,以一个刁钻的角度,穿入孙亦的左胸膛,带出大片的血水。

    “啊”一声惨绝人寰的怒吼,听得在场的各路高手耳膜发膜。只不过一个眨眼,战旗铿锵一声扎入广袤而深沉的厚土地,震起无尽尘埃。

    战旗之上,一具尸首被活生生的钉死。

    鲜血滴答滴答的沿着战旗上的旗杆,没入厚土地,将大地染红,染黑。

    一旗穿杀!

    简单粗暴!

    等在场的所有人回神过来,看着堂堂飞白宗的高手被钉死在场地,无不瞠目结舌,惊骇连连。

    “天呐,这么飘渺淡然的一手,就直接钉死了孙义,这……”

    “太狠了,堂堂真尊居然连出手的资格都没有,就这般死了。”

    孙义战死,带来深远的影响。先是各路高手惊骇连连,不敢多言,随即是飞白宗数以千计的成员溃不成军,已经失去战斗的自信心。

    这场面任何人看到了都要胆战心惊。

    大魔神根本就不可敌。

    飞白宗今天真的死到临头了。

    “是还敢拦?”沈默云思维敏捷,他和青峰,常英对视一眼,唰的簇拥到王峰的身后,逼宫飞白宗。

    沈默云在发出第一道喝令后,组织言语,继续怒吼,“今日我战天盟势必拿下飞白宗,若在阻抗,杀无赦。”

    “杀无赦。”

    “杀无赦。”

    “杀无赦。”

    战天盟的数万成员齐声怒吼,森冷的杀气犹如寒冬腊月,震得飞白宗偌大的城池都在颤动。这气势这声威,几乎无敌了。

    “尔等还不速速投降。”

    沈默云怒目一瞪,咆哮一声,让飞白宗无数成员肝胆俱裂,差点吓得丢了兵器就跑。

    “飞白宗军心不稳,算是彻底要载了。”

    “想不到堂堂一个北部大门派,居然沦落到如此境地,也是咎由自取。”

    “飞白宗覆灭之日,便是斩天盟崛起之日。”

    外围一群高手低头感慨,迅速离场。因为这一战已经接近尾声,战天盟已经胜了。

    “咔哧。”

    许久,城门大开,五位胡须发白的老者簇拥着一位中年男子,缓缓站到了王峰的对面。虽然个个表情肃穆,可发青的指节表示他们内心的惶恐和不安。

    “左禅。”常英瞳孔微微收敛,低头向王峰解释,“这是飞白宗的宗主左禅。”

    王峰默不作声,抬头直视左禅。

    左禅与之对视,瞬息后幽幽一叹,看似无奈的说了另外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若是我猜的不错,乱战门也崩盘了。我飞白宗和乱战门争斗几十年,第一次合作就碰上了这么强的对手。”

    “沈浪已经死了。”王峰淡淡出声。

    看似云淡风轻的一句话,让现场再度沉寂下来。谁也没想到,这场波及七十二魔域北部的大战,会是双线作战,飞白宗和乱战门同时遭到攻击。

    而且面对敌人理应最少的乱战门,居然最先覆灭。

    不能怪乱战门太弱,而是来的人太强,大魔神亲自出手,不灭才不正常。

    左禅这句话也算是侧面印证,现在得到答复,他情绪复杂。有不甘有惊恐还有嫉妒,一时间他沉思在原地,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左禅,飞白宗罪无可恕,尔等还不投降?”沈默云才懒得管那么多的条条框框,直接逼宫。

    左禅从失神中醒悟过来,和身后的五位长老对视一眼,随即六人当着数万大军的面单膝跪下,向王峰投诚,“飞白宗自今日前,愿以战天盟马首是瞻,万死不辞。”

    “望大魔神,准许我等投诚。”左禅一字一句道。

    沈默云仰天大笑,青峰嘴角泛起淡意,常英眉头微挑很是开怀。左禅一跪,这一战算是彻底告一段落,北部飞白宗荡然无存,旧部全员划归战天盟名下。

    “很好。”

    王峰也是点头微笑,随即抽出那杆钉穿孙义的染血战旗,递给左禅,“插进你的城墙,今日起飞白宗改名战天盟,组建为北路军,为我战天盟所用。”

    左禅神色恭敬,默默接过王姓大旗,朝着城楼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