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弱了,毫无挑战性。 ”

    这句话一说出口,立即让场面气氛紧张起来。尤其是作为城下驻扎守卫的实权人物,吴云表示不可忍。

    雪老城不是一般的都城,曾一度号称天下第一城。这座都城不受任何皇朝,乃至仙道圣门的控制,是一方独立的王国,采取自制。

    如此声名显赫的大都城,能够成为城下守卫军的首领,足见吴云修为境界。驻扎此地已然有数十年,吴云向来都是高高在上。无论何方门派,遇到自己都会客气一番。什么时候被人指着鼻子呵斥,说战斗力太弱?

    “你这是在羞辱我,更是在羞辱雪老城。”吴云面色一沉,“我有资格驱逐你出境,甚至当场斩杀。”

    王峰神态不变,淡淡道,“我有没有羞辱雪老城,你心知肚明。但你作为城池守卫官,居然私底下收守灵石买路,不然就不准进。请问,你将雪老城的安危至于何地?”

    “姑且再问你一句,若是有魔门高手遁入雪老城,是不是给你数量可观的灵石,你就能放他进去?而完全将雪老城的安危置之于度外?”

    王峰不可谓不聪明,既然对方将矛盾点拉升到雪老城的整体安危上,他自然也能站在大义的局面上质问吴云。尤其是最后一句假设性问题,让吴云瞠目结舌,张嘴欲言又不知如何反驳。

    城下私受灵石,这本来就是半空开的秘密,根本就不是三言两语就能搪塞过去。现在问题点被王峰牵扯出来,顿时成为大麻烦。

    尤其是诸多马队,客商被这条规格弄得极为头疼,时下问题摆上台面,顿时引起如潮水般的嗡鸣。

    “不错,尔等作为雪老城的护卫,负责的是守护城池的安全,不是以权谋私,为己谋利。试问,雪老城有你们这帮兵痞子,还安全吗?”

    “就是,现在无极魔门蠢蠢欲动,尤其是现下圣子联盟即将召开,你这么做,就不怕他们趁虚而入?”

    “……”

    吴云面色阴沉,怒火烧心,这可真是墙倒众人推。他一一扫视发话的人,很是气恼,这帮家伙当初那个不是求着自己放他们进去,现在全部反戈向自己,简直可恶。

    “闭嘴。”吴云咆哮一声,随后目光冷冽的看向王峰,“我看你今天是来闹事的。”

    “我只是在陈述事实,难道吴首领认为我说错了?”王峰反问道。

    吴云咬牙切齿,“老子镇守雪老城数十载,从未出世,一片忠心青天可鉴,岂是你三言两语就能污蔑的?我看你才是无极魔门的贼子,特地来我雪老城闹事。”

    “众守卫抽刀,给我拿下此贼,下放到大牢去。”

    王峰目光一冷,“我先前就提醒过你,你们太弱了,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

    “是吗?”吴云缓缓的抽出腰侧的斩马刀,刀锋冷冽,指向王峰,“阁下可敢一战?”

    王峰摸摸下巴,眸光突然绽放,蒙蒙光辉自他的瞳孔射出,越来越亮,简直就像是黑夜中最耀眼的星辰。随即他眼神一敛,咔哧声接连而至。

    “哧。”

    锋芒显露的战马刀突然全身颤抖,一道肉眼看得见的裂隙自刀身上衍生,自前锋至尾端,最后哐当一声,一分为二。

    “这……”

    无论是沉默观战的外人,还是将王峰围的水泄不通的守卫,甚至持刀的吴云,几乎瞬间陷入窒息,表情同步化的呆滞,惊恐。

    “嘶嘶。”许久,也不知谁倒吸一口凉气,深感不可思议。

    “吴首领可是真尊初期的高手,居然还没出战,刀就被崩断了,这还怎么打?”

    “难怪说吴云太弱,这手段果然出神入化,一个眼神就崩碎吴首领的利器,这家伙到底是谁?”

    片刻的呆滞后,是接连而至的疑问,能够不出手就能逼断吴云的人,绝非凡俗之辈。只是这等境界的高手,理应都是成名之辈,不应该认不出啊。

    另一端的吴云看着脚下碎落的残刀,面色微微发白,他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沉声问道,“你到底是谁?为何要在雪老城闹事?”

    “究竟是我在闹事,还是你玩忽职守?”王峰一步踏出,数以百计的光辉缠绕周身,形成一股秘力冲击向吴云。

    吴云面色大变,迅速提起残刀格挡在胸前,试图抵抗,然而犹如浪潮咆哮的秘力震得他虎口发麻,整个身体倒滑出去至少三丈。

    “这是?”吴云额头渗出冷汗,惊呼出声,“真圣气息。”

    “真圣?”

    此话一出,立即引起阵阵惊呼。尤其是先前跟王峰一队的周青等人,他们谁也想不到,自己队伍中的一位年轻人,居然是真圣境界的高手。

    周青摸摸发凉的鼻尖,猛甩头,“我的妈呀,我居然跟真圣称兄道弟……”

    “你堂堂一介真圣高手,为何跟我雪老城过不去?”吴云满脸苦涩,他仅是真尊初期的境界,对方一般人还可以,可真圣谈何去敌?

    这股气力堪称狂霸,撞击的吴云面色发白,气息紊乱,很是不堪。

    “我跟你雪老城并无过节,只是看不惯你的作态罢了。”王峰面无表情道。

    吴云张嘴咳嗽,哑口无言。

    “够了。”便在这时,又一道呵斥声传来,声线很清脆,来人非常年轻。

    “好歹也是高手,欺负一个守城护卫算什么本事?以大欺小很好玩?真当雪老城好欺负?”这位年轻人上来就是劈头盖脸的指责王峰的不是。

    而且神色骄傲,有一股盛气凌人的味道。

    王峰偏头,神色不变,“阁下是城主府的人?”

    雪老城虽然属于独立的都城,不隶属任何皇朝或者圣门管理,但城中还是设立有城主府,负责雪老城的一切大小适宜。而吴云等一众护卫,便是直接归属雪老城统治。

    “还有,你哪只眼看到我以大欺小了?”王峰不等此人发言,继续质问道。

    此刻周围还有数百人观望,事情个中缘由,是是非非,谁都清楚。

    但这位年轻人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是一阵呵斥,摆明想颠倒黑白,要为吴云撑腰。即使王峰不清楚他和吴云到底是什么关系。

    不过看服饰,应该不是城主府的人。

    “我说你以大欺小就是以大欺小,难道本圣子会看错眼?”这位年轻人神色飘渺,倨傲道,“我命令你现在向吴云道歉,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圣子?”王峰挑眉,有点意外。

    随即一想也就释然,距离风无痕举办的盛宴不日就会召开,各大仙道圣门的圣子应该都到齐了。撞见任何一位圣子都不算什么。

    “谢圣子关心。”吴云见到有人替自己出头,神色收敛,乖乖的站在他的身后。

    “嗯。”这位圣子微微点头,轻笑道,“我会给你讨还一个公道。”

    “我认出他来了,这是剑门的圣子陆晓,是一位年轻的真圣高手,实力雄厚,为人霸道,在大陆很有声威的。”

    “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看面相真的是剑门圣子陆晓啊。”

    也不知谁吆喝一声,这位年轻男子的身份随即水落石出。再看他高高在上,一脸桀骜的姿态,显然是默认了诸人的猜测。

    王峰摸摸鼻子,感慨真是意外啊,居然碰到了剑门的圣子。

    神武门和剑门素来不和,双方门下的年轻高手,历来遇上就要大打出手。王峰作为神武门的现任圣子,自然要将这等优良传统延续下去。

    “真想揍你一顿啊。”王峰耸耸肩膀,嬉笑连连,且不说这家伙的剑门身份,光是这态度就让他很不爽。既然是剑门的人,不揍实在是可惜了。

    而且陆晓摆明跟吴云是熟识,不然何以为一个陌生人撑腰?

    “你说什么?”陆晓听得王峰这句话,态度大变,“有种你再说一遍我听听?”

    “我说真想揍你一顿。”王峰龇牙,一字一句加重语气道。

    “放肆。”陆晓袖袍一甩,阴沉沉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知道。”王峰点头,“剑门的圣子嘛。我揍的就是你……”

    此话一出,立马引起喧哗,无数双眸光落向王峰,很是不解。先前教训吴云算是情有可原,现在贸然得罪陆晓就显得有点不理智。毕竟陆晓是剑门圣子,为人更是霸道,不好敌。

    “你还真是找死啊。”陆晓哈哈大笑,态度极为不屑,“就凭你?也配?”

    “不错,就凭我王峰。”王峰一步跨出,直接请战。

    “哈……”陆晓再笑,可惜笑到一半,神色僵硬,整个人都呆了。不仅是他,在场的人都瞠目结舌,无比惊讶。

    “王,王峰?”

    “神武门圣子王峰?”

    “天啊,有史以来最强的神武战体终于来了,他来雪老城了。”

    一时间,这里的气氛像是经历了隆冬酷暑,让人感到寒意连连。尤其是陆晓,神色阴沉,深感棘手。

    作为神武门有史以来最强的一位圣子,谁都不敢擅自出手。陆晓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居然碰到了王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