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无痕并不是雪老城人,是后来定居于此地。 他的府上很大,金碧堂皇,假山流水一应俱全,非常美观。

    不过现在的王峰没有心思欣赏,他的精神力都在另外一件事上。

    唐斩是不是真的消失了?

    王峰和风无痕算是旧识,两人关系不错,有了这等层面的联系,风无痕肯定不会无端的欺骗他。既然不是空穴来风,风无痕这边查到的消息必然有一定的依据。

    两人一前一后,进入一方阁楼。

    风无痕示意王峰落座,这才蹙着眉头道,“不日前,有圣子曾经疑似看到过唐斩,不过那个时候他全身染血,一闪而逝,目测状态非常差,应该是遭到了伏击。”

    “不过因为这位圣子并没有看清全貌,一时间也不敢妄下定论,这件事被我知道后压了下来。目前只有极少部分的人参与了后期的搜索。”

    “搜索?”王峰诧异,按照风无痕的意思,他不单单截获了消息还实地探查过一次,“你们去了?”

    “去过。”风无痕点头,“那里接近正魔战场边缘地带,我发现了部分凝固的血迹以及战斗的痕迹。以我多年的经验,至少出现了三位真神高手,以及若干真圣。”

    “这等阵容若不是伏击绝顶人物,完全没必要动用。”

    “真神?”王峰吓了一跳,真神境界属于高端武力,整个大陆都遍寻不了几位。按照仙道圣门的标准配置,除却教主或者部分副教主达到真神,余者实力普遍在这个层次下面。

    换言之,这此伏击的队伍至少有两个仙道圣门的教主亦或者副教主参与了。

    王峰眉头越蹙越紧,他感觉这事情太不正常了,即使不是伏击唐斩,也是在弄大动作。不过当初和唐斩分别后,两人各选一路,特地错开时间离开神武门。

    而且唐斩行事向来神秘,怎么会行踪败露?

    “已经确定是我唐师兄遭到了伏击?”王峰再度确认道,这件事关系太大,一旦真的发生只怕会引爆十大仙道圣门大战。在事情没有彻底水落石出之际,他不敢相信。

    听得王峰询问,风无痕无奈的摇摇头,“只有六成把握确定。”

    王峰得到风无痕的答复后,非但没有轻松反而心中一紧,以风无痕的经验都给出了六成的把握,已经是非常高的系数。

    他深吸一口气,还是不愿意相信,“不到最后一刻,我不相信唐师兄出事了。”

    唐斩算是年轻一辈出类拔萃的顶尖高手,乃风无痕之下名副其实的第一高手,若不是风无痕这几年太耀眼,若有若无的压制了唐斩的风采,后者将会取代风无痕的位置,成为当之无愧的年轻第一。

    这等高手,境界已经抵达一定水准,寻常之辈根本就招惹不起,除非教主亲自出手。

    可转念一想,风无痕已经表态曾有三位真神领军,隐隐中又似乎在预示着什么。难道唐斩真的出事了?

    “怕就怕这次动作,不单单是针对你,而是你乃至整个神武门。”风无痕担忧道,“最近这段时间我有股不好的预感,感觉大陆有变,不日将会爆发乱世之战。”

    “你这段时间小心一点,目前要针对你的圣门太多,至少占据一半。”

    王峰了然,他是数百年来首位开辟神武虚甲的妖孽,部分仙道圣门早就在打他的主意,要捕获他,以观察自己的构造。若是能借此摸索出神武战体的终极秘密,这对任何仙道圣门都是难以想象的收获。

    换言之,现在的王峰就是一味价值连城的灵丹妙药。

    “真是多事之秋啊。”王峰咂咂嘴,颇为无奈,尤其是现在站的位置越高,受到了压力越大。

    风无痕笑笑,“有压力才有动力,我当初认识你的时候,那么多人追杀你,最后不也没死成吗?你命大的很。”

    “风兄取笑了。”王峰摆摆手,与风无痕喝酒。

    两人许久不见,凑在一起开始交流修炼心得。毕竟风无痕是第一位晋入长生境的年轻高手,有许多修炼方面的问题要询问。

    风无痕一一讲解,将自己的经验传递给王峰,让他自己参悟。

    王峰了然,逐一记下。

    “我想明天去那边看看。”王峰做出这要的请求,希望风无痕给出地址。他说的地方自然是指,发现唐斩显露踪迹的方位。

    “你要去?风险很大啊,需考虑清楚。”风无痕讶异,现在盛宴即将开启,贸然出去非常不合适,加上王峰身份敏感,难免会被针对。

    王峰笑着拒绝了风无痕的好意,“唐斩毕竟是我同门,不论出没出事,我也要去查查。没有坐在这里大鱼大肉的道理。”

    风无痕知道无法劝服王峰,唯有点头,不过还是补充一句道,“无论搜查进度如何,三日后必须返回。”

    “嗯?”王峰原本以为风无痕是提醒他被忘记宴席的事情,不过看他的表情似乎另有其他原因,“有大事?”

    “对,非常大的事情。”风无痕点头,然后神思一恍,颇为诧异道,“你不知道?”

    这下子轮到王峰懵了,“什么我不知道?”

    “三天后的宴席开始,我会尝试接引三千界,打破界壁的封锁。到时候需要诸圣子合力,你也算在内。”风无痕眼神抹过一丝疑惑,“怎么你一点都不知情的样子?”

    “三千界?界壁?”王峰心里咯噔一声,三千界这个词很熟悉,难道是树老提到的三千大世界?界壁又是什么东西?

    “看来你是真的不知情。”风无痕摇摇头,独自解释道,“我们所处的这一界换做凡界,而在凡界之上有更高级的位面,统称为三千界。”

    “据传那里三千神国并立,各路高手更是形如凤毛麟角。”说道这里风无痕非常神往道,“那里才是真正的峥嵘世界。”

    “额。”王峰摸摸鼻子,没有打断风无痕的话,事实上他这一次出来的非常匆忙,倒是忘记风无痕招开这次宴席的终极目的。现在经由风无痕一番解释,他才大致了解一些,不过还不明朗。

    “凡界和三千界并不互通,二者交汇点有界壁存在,用以封困凡人。”风无痕道,“这一次我准备合各大圣门圣子之力,尝试打破界壁,形成一条永不闭塞的神道。”

    王峰沉思,基本明白风无痕这是要做什么,不过还是很震撼,这胆子未免太肥了。

    “知道为什么我突破长生境会造成天下震荡吗?”

    “知道各大圣门其实除却圣子还有神子,可纵观大陆从无一位神子外出历练?”

    风无痕一下子提出两个反问,令王峰一头雾水。

    “我先回答你最后一个问题。”风无痕说道这里,抬手指了指天,“因为神子都在上面,他们去了三千界。”

    “三千界?”王峰惊咦,看来已经有人捷足先登提前进入另外一个界面。

    “各大仙道圣门挑出数十位圣子,其实目的就是为了找出最强战斗力的一人,然后合整个仙道圣门的资源和力量,送他们前往三千界历练。所以仙道圣门的神子,无一例外的都在三千界。早就与凡界分割干净。”

    风无痕说到这里,继续道,“至于我冲击成功后,为何能形成飓风般的震动,原因无外乎我是在凡间突破的。”

    “须知,那些神子一旦修为达到临界点,都会进入三千界,因为到了卡口根本无法突破长生境,飞升三千界是唯一的一条道路。数百年,一直如此。”风无痕微笑,“只有我例外。”

    两人交谈到此处,王峰基本理清了前因后果。

    凡界与三千界孤立,并且被莫名法则压制,真神境界已然是封顶实力,再往上就会受到法则的碾压和冲击。这个时候,若想继续突破,唯有进入三千界。

    但三千界又不是那么好进的。

    相传在凡界有三条神秘通道,每三年开启一起,仙道圣门便是选择这些神秘通道递送门下神子离开。不过因为法则压制他厉害,仙道圣门每次都要付出极为惨烈的代价,甚至惨烈到要拿活人血祭。

    如今风无痕的横空出世打破了这条固定的方式,因为他能在凡界冲击长生境,换言之有秘术规避法则的冲击。这等发现直接就轰动了整个大陆。

    所幸风无痕并非气量宵小之辈,他决意以一次宴席的名义抽调各大圣门的圣子,合众圣子之力再冲击一次法则,看是否能打破界壁,开辟出一条新的道路。

    若是这条道路最终开辟成功,对于仙道圣门乃至整个凡界带来的影响足以载入史册。

    “风兄果然艺高人胆大,居然逆天而行。”王峰幽幽一叹,很是震惊,这真的就是在逆天而行,一般人谁有如此胆量?

    “这一次要合众人之力,我一人不行。”风无痕谦逊摆手,然后再度提醒王峰,“三天后一定要回来,切记。”

    “明白。”王峰抱拳送礼,转身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