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知道自己是教主,王峰还敢出言一战,这已经不是嚣张,这是狂妄到不知天高地厚。

    “老夫虽然被天罗大阵震得五脏受创,但老夫毕竟是真神境界,你谈何有胆子跟我叫嚣?我看你还真是不怕死啊。”

    罗天忍不住摇头嗤笑,随即目光一凝,沉声道,“我现在给你一次机会,跪下来谢罪,不然后果自负。”

    “若不是姑息你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神武战体,老夫没必要跟你废话,直接屠掉。”

    王峰的体质特殊,各大仙道圣门的教主都想捕获,然后暗自研究。毕竟神武战体在当年号称举世无双的攻伐战术,神武侯更是凭借这一术横扫天地,成为神武门开山怪之一。

    如今神武战体这一体质再度横空出世,作为罗刹门的教主,自然知道这件事背后的深远影响。他其实从来就没斩杀王峰的决心,自始至终都是将他当做一味大药,一味有很大考研价值的大药。

    “跪下来谢罪?”王峰龇牙,然后淡然的扫视全身上下狼狈不堪的罗天,“你现在就跟一条流浪狗似的,还有什么自信继续颐气指使,指令我向你臣服?”

    “别忘记,我今天是来杀你的。”王峰沉声道。

    罗天眸光收敛,默不作声的扫视王峰。

    不得不说,若不是王峰站在自己的对立面,这样的性格其实很符合他的胃口。至少这股死不服输的决心,非常可贵。

    但天下何其浩大,天纵之姿更是如过江之卿,也正是这样的性格导致很多有巨大潜力的后生,还没成长起来就被扼杀。

    在罗天看来,王峰的性格已经将自身推向死亡的边缘。

    因为罗天怒了,他想杀了这个对自己没有半点恭敬的后生。

    不过,在杀人之前,他有很多事情不明白,姑且让王峰多活一时半刻。

    罗天时下最关心的问题是王峰怎么会无端出现在这里,“这一次截杀属于绝密,根本就没有几人知晓。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王峰耸耸肩,“无意撞见。”

    “无意撞见?”罗天无语,原本以为王峰是在胡言乱语,可看对方的眼神根本就是事实。这让他心里更不好受,他动用无数的真尊高手,拉起一张大网捕杀,不想最后因为对方一个误打误撞。不但让自己的计划付之东流,甚至被反杀了一波。

    损失如此多的真尊强者,至少斩掉了他罗刹门三十年的底蕴。

    三十年底蕴,是非常庞大的一个数字,后期再培养等数量的真尊高手,需要耗费更大的心神。甚至一个不小心,他整个罗刹门都要被其他仙道圣门蚕食。

    越想到此处,罗天越想当场毙掉王峰,实在太可恶了。

    “你不但会破阵还会组阵,甚至能控阵,看来外界对你的了解还是不多啊。”罗天惨笑的看了看渐渐失去光泽的天罗大阵,很落幕。

    天罗大阵原本是他组建的,仅有最后一道防线是吩咐下面的人处理。可谁又会想到,天罗大阵会被更改路线,成为他人的嫁衣。

    王峰更是凭借天罗大阵让自己损失惨重。

    这一手反杀,玩的着实漂亮,连罗天这等位居高位的教主都不得不佩服。

    岂料,王峰摇摇头,否认道,“我还没你想的那么厉害,天罗大阵不是我破除的,更不是我组建和更改覆盖区域。另有人出手。”

    “嗯?”罗天眉头跳了跳,以为这附近还有跟王峰一队的高手待命。可数次感知,也没有捕捉到任何的气息,这一点让他很不解。

    王峰无意解释,只是淡漠的看着他。

    “可惜啊,神武门不珍惜。”罗天岔开话题,突然转移到了神武门上。

    王峰深吸一口气,瞳孔深处有精光一闪而过,不得不说罗天很会琢磨外人的心思,知道什么样的话能提起他的兴趣。

    起初风无痕说唐斩出事后,王峰就隐隐猜测神武门有祸端,严重的话有人反叛了。而且更重要的一点是现场,天罗大阵杀伤力太强,若是对付他一人明显过了。似乎天罗大阵是准备将自己连带其他人一锅端了。

    他能想到的其他人,必然是与自己交好,换言之只能是神武门的人。

    “怎么?开始担忧了?”罗天见王峰恍然失神的样子,忍不住大笑道,“可惜已经晚了。”

    “姑且再告诉你一件事,唐斩虽然突围成功,但他受的伤太重,重到连复原的机会都很渺茫。也许,这个时候他已经死了。”罗天残忍的笑道,“是不是很想知晓,到底是谁出卖了唐斩?”

    “嘶嘶。”王峰一双眸子杀气炙盛,浑身也跟着散发狂野的杀意。

    “唐师兄当天秘密离开,除却我和教主根本就没人知道他走的是哪条路,谁会出卖他?”王峰反驳道。唐斩确实是独自离开,而且秘密行事,说有人出卖他根本就站不住脚。因为归根结底就没有可能。

    罗天摇头,“你太单纯,唐斩也太单纯。”

    “其实十大仙道圣门虽然这些年一直处于对立面,可私底下利益交叉,难免也会选择合作。会在某个时间段放弃某些人或物,以谋取更大的利益。譬如你或者唐斩。”

    王峰冷漠的看着罗天,觉得他这句话意有所指,而且关乎神武门高层之间的交易。这一点让他全身冰寒,很不自在。罗天的话一针见血,触及到他内心最深层次的担忧。

    “呵呵。”罗天嘴角染血,这一笑更显得嗜血,“神武门教主叛了,当然这是就你个人而言。”

    “神武门教主肯定不认为自己是叛徒,他只是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

    “嘶嘶。”王峰倒吸一口凉气,身子明显摇摆,他不相信也不愿意相信,本门教主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他放弃了你和唐斩。”罗天笑,“准确来说,是以唐斩的牺牲来诱捕你。”

    “你的体质对其他的仙道圣门是巨大的诱惑,很多人想抓你回去研究。既然有这想法,当然会做出两手准备。可以采取强硬措施活捉你,也可以私下跟神武门教主交易,看能否让他直接放弃你。”

    这句话说的很无厘头,却又出奇的有站得住脚的理由。唐斩离开时,走的是教主选择的通道,换言之唐斩的行踪自始至终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

    “他没有理由放弃我。”王峰摇头,他很自信以自己的体质未来必然会大放异彩,甚至能带着神武门一飞冲天。毕竟体质特殊,有很大的成长空间。

    王峰不相信以自己现下表现出来的天赋,本门教主会做出这等损人不利己的事情。

    “真的没有理由吗?”罗天下一句话直接打碎他固有的坚持,“别忘记,你的作用仅是带着神武门一飞冲天,而不是你的教主。”

    “你要知道人都是有私心的,如果我们余下的仙道圣门合力许诺的好处能助神武门教主晋入长生境,甚至还不止。”

    “试问,他还会等你遥遥无期的成长下去,而放弃唾手可得的机缘?他为何不自己带着神武门一飞冲天?”

    王峰还是不相信,这句话明显有站不住脚的地方,毕竟长生境的诱惑太大,怎么会有仙道圣门为了抓自己许出这样的承诺给本门教主?

    这根本就是不对等的交易。

    “我说了,是合力许诺的好处。”罗天再一次打碎他的坚持,“这些好处并不是任何一家圣门就能提供的,需要各大仙道圣门同时参与,才能提供。”

    “这……”王峰沉默了,按照罗天的阐述,这件事还真有可行性。可这么做的话,神武门有道理放弃自己。

    可这些仙道圣门合力买断神武门教主,就为了得到自己?就为了研究自己的体质?王峰承认自己确实有过人之处,体质也很非凡,可还没到这个地步?

    除非神武战体背后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妙用。

    “你猜到了?”罗天沉冷的笑,似乎能洞穿王峰内心最深处的疑问。他笑的很邪魅,让王峰一阵恶寒。

    不等王峰否认,他直接就说了出来,“神武战体的价值远超你想象,尤其是在跟某些其他体质融合后,能十倍甚至百倍的提升战斗力。”

    “融合?”王峰灵光一现,这个词他再熟悉不过了,因为树老曾经向自己提过这个设想。只是他没想到,罗刹门等圣门也能操作。

    王峰踉踉跄跄的倒退几步,觉得自己现在还真的像一味大药……

    “可悲的棋子,你注定活不长,投降吧。”罗天轻飘飘的笑道,像看死人般盯向王峰,如此说道。

    王峰蓦然回头,冷漠道,“你就这么自信能活捉我?”

    “你还想反抗?”罗天诧异。

    王峰摇头,“我先前已经说过了,我要来杀你的,自始至终都做好准备杀你。”

    “至于你跟我透露的这些事情,往后我会一一证实,但现在最重要的是送你上路。”

    “罗教主,现在你没有价值了。”

    “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