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天神色微变,心头浮现一抹乌云。

    这一刀带给他的创伤难以想象,已经伤及根本,不单单是短时间无法自愈,而是彻底斩伤了根本。只怕往后恢复起来也万分艰难。

    这还不是关键,关键的是王峰现在虎视眈眈,随时可能要了他的命。

    罗天不敢托大,无奈之下选择捷径,以血祭的方式强行恢复。正如树老所言,这是险路甚至是邪术。因为一旦控制力度失当,到时候不用王峰动手,他自己都能把自己弄死。

    血祭的另外一层意思,就是自斩。

    自行斩断修为,从高境界斩断修为,以免受到外部压迫的冲击让自己陷入两难之境。虽说付出的代价很大,罗天极有可能从真神跌落到真圣。

    但伴随着风险的同时,机缘也非常大。

    因为只要控制住王峰,什么代价都是值得的。此刻不单单神武战体诱惑着他铤而走险,苍天战刀的出现更让他几乎癫狂。

    这可是长生境界的战刀,杀伤力已经尝试到,能劈死凡界任何的高手。

    若是他能拥有这柄战刀,往后纵横天下,无人可敌。

    “啪、啪、”罗天深吸一口气,强行截断自己数百根筋脉,以防止战刀余威继续重伤他。时下他的境界不稳定,忽高忽低。

    然而危机才刚刚开始,王峰已经发现他的计划,要阻止。

    “嘶……”

    王峰猛然起身,提着苍天战刀前行。

    可走了几步,双腿一软差点跪倒。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力气全都被抽空了,连行走都困难起来。这是苍天战刀动用后的后遗症,后果非常明显。

    当初树老在祭炼苍天战刀的时候,就明确表示过,这是最后的王牌,不到万不得以不可动用。因为他的现有境界只能发出一刀。

    “后遗症又来了。”王峰努力调整气息,神色很焦急。

    此刻罗天和他都在抢占时间,谁最快恢复谁就能赢下这一局。任何时间的荒废,都是对自己生命的极度不负责。

    他不敢懈怠,努力让自己恢复过来。

    “起。”王峰怒喝一声,终于使苍天战刀发出一点光辉,不过很弱,一闪而逝。

    “我就不信。”

    王峰不是在做无用功,而是真的能成事。因为他现在是真圣境界,相比以前境界提升了部分,远超过往。那个时候能动用一刀,他不信自己还停留在以前的水平。

    “铛铛铛。”

    苍天战刀发出脆耳的嗡鸣,随即光辉大作,有一丝杀气在闪耀。

    王峰尝试性的感知,眉色一喜,“半刀,我至少还能再动用半刀。”

    半刀够了。

    “轰。”

    苍天战刀傲然的战意呼啸而上,嗡鸣不绝于耳,越来越炙热,耀眼。

    这一幕看的罗天神色煞变。

    “给我去死吧。”王峰咆哮一声,一刀哐当的砍了下去。

    “呼呼。”罗天呼啸一声,容不得继续自愈,强行动用招式。他抬手一掌就挡了过去,还没触碰到刀锋,掌纹就被劈散。

    他现在很狼狈,也很郁闷。

    若不是天罗大阵让他身负重伤,即使王峰动用长生刀跟自己死战,他也有能力击溃任何危机。可现在显然不行。

    王峰算准了自己境界大跌,状态不稳。

    “噗。”这半刀虽没有先前那般妖冶,可杀伤力依旧斩开了罗天的掌纹以及半边身子,浓浓的血迹喷涌不止。

    罗天全身气力倾泻,软绵绵的载落在地上。

    “你真的要杀我?我可是罗刹门的教主,你杀了我,想过后果吗?”罗天知道大难临头,只能指望王峰能手下留情。

    王峰摇头浅笑,“屠杀真神这么辉煌的战绩,我岂能放过。”

    “上路吧。”

    “你。”罗天瞳孔闪现一抹阴鸷之色,旋即是惶恐,最后是绝望。他作为人间少数的真神,居然被区区真圣步步算计,直至葬命于此,谈何甘心?

    “杀。”王峰收回战刀,一巴掌拍在罗天的天灵盖上,一阵额骨炸裂声。

    自此一代教主,终于除名。

    “呼……”王峰踉踉跄跄的跌坐在地上,面色煞白。他现在的状态也是非常不好,这一战算不上惊心动魄,却极为耗神。

    苍天战刀依旧无法全力动用,这一点让他很失望。

    不过这不是关键,关键的是关于神武门的种种阴谋以及寒心的举动。

    暂且不管这件事到底几分真几分假,可唐斩遭到的莫名伏击,摆明了是有人在暗中配合行事。

    王峰实在想不到,除却神武门教主之外,谁能截获唐斩的行踪路线。

    “如果这件事是真的,那么就别怪我往后无情。”王峰瞳孔渗出闪现阴煞之色。他调整呼吸数刻,这才慢慢起身,随即离开。

    这一战收获到难以想象的战果,对于王峰而言,算是大胜。

    ……

    荒野伏击,有罗刹门的参与,有神武门的影子,自然也少不了剑门的旁中策应。

    而王峰在荒野上的一战,波动太大,不仅惊动了剑门,连远在百里之外的雪老城都感到了一股悸动。

    半日后,各路高手接连而至。

    随即是沉默,死寂。

    遍地尸首,满眼血迹,乃至千疮百孔的战斗痕迹,都在无声的证明这里发生了一场惊天动地的战斗。

    “死了这么多人,都成飞灰了,谁干得?”

    “天啊,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数十里荒野直接被打平了。”

    一群人低声惊呼,深感不可思议。雪老城宴席在即,但凡有实力的都汇拢到了那一边,怎么此地还有巅峰大战?

    “出事了,罗刹门有巨变。”也不知谁低语一声,让全场的目光都聚焦在罗刹门部分弟子身上。沉寂良久,这些人神色越来越黯淡,仿佛死了至亲,很痛苦。

    有其他圣门的弟子不解,“到底怎么回事?”

    “罗刹门教主被杀了。”

    “什么?这怎么可能。”这句话带来巨大冲击,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平静了,一个个嘴巴长得都能塞下鸡蛋。

    “数里外发现了尸体,确定无误。”

    “……”

    这一条消息震得在场的人久久无语,场面像是被凝固了一般。

    “罗刹门的教主可是真神啊,就这么被干掉了,到底是何方高手,连教主级人物都屠了……”

    “屠神大战,居然被我们这么错过了,真想知道到底是谁干得,这也太厉害了吧。”

    诸人惊呼的同时也不敢置信,多少年都没死过真神强者了。即使几十年前有真神死去,可那是寿终正寝,属于正常死亡。哪里听闻过,位列顶峰的真神被灭。

    这一天对于罗刹门而言,犹如陷入了永恒的黑暗。一方圣门的魁首人物被屠,对于他们的打击无异于灭门之灾。

    ……

    至于远在另外一端的王峰,脱离现场。他现在要复原,更需要安静的环境。所幸风无痕与他关系不错,在去荒野平原的时候就备了一间客房。时下,他就静修在此地。

    一日后,王峰眸光大绽,他自入定中苏醒过来。

    风无痕昨夜就在外面等待,现在王峰苏醒,他立刻推门而入。因为荒野平原的事情他也去了现场,并且比一般人知道更多的细节。

    他现在需要的是证实,毕竟这件事影响太大了。

    “五十三位真尊,一位真圣死在了荒域平原。”风无痕根本不啰嗦,直接张嘴询问,“都是你杀的?”

    王峰默不作声。

    “你狠。”风无痕其实心里已经有了八成把握认为是王峰做的,现在真的被证实,他还是被震了一震。这战绩,太辉煌了。

    尤其是真神都被灭了。

    “你居然屠了罗天,太逆天了。”风无痕无奈摇头,“你这也太惊为天人了,我都不知道说你什么好。”

    “即使我全力开杀,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杀掉如此多的强者。这简直是灭世之战。”

    王峰苦涩的摇摇头,“是他们要杀我,无奈下反杀了一波。”

    “他们居然在荒域平原布下了天罗大阵等我,若不是我早到一日,最后死的就是我。”

    风无痕蹙眉,这件事他不知道,“这么说,唐斩真的出事了?”

    王峰点点头,“身负重伤,下落不明。”

    “果然还是出事了。”风无痕和唐斩算是熟识,虽然一直竞争,可这属于良性竞争。现在听闻唐斩出事,他很担忧。

    随即他拍拍王峰的肩膀,“只要没死,就没到最坏的结局。”

    王峰嗯了一声,说了另外一件事,“罗刹门应该知道罗天是被我杀的。”

    “一门教主都阵亡了,余下的散兵游勇不足为据。”风无痕宽慰道。

    王峰摇头,“怕就怕有人要在这方面做文章,泼我一身脏水。”

    他想到神武门的高层策略,以见不得人的利益将自己放弃,后面肯定会动用更多的方式,逼自己陷入绝境。

    可以说,他王峰往后的生活肯定不平静。

    罗刹门,剑门,这两大仙道圣门暗中损失了这么多人,即使明面上不动,暗中也要将自己追杀到底。

    “明天宴席开启?”王峰丢掉这些烦恼,问风无痕。

    风无痕点头,“宴席为期五日,五日后才会出现大动作,这几天应该会风平浪静。”

    “静不了。”王峰笑,“明天我准备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