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峰站在虚空中,身后的虚甲光辉闪耀,一会虚幻如无物,一会又如真正的战甲,虚实相间更不就分不清。

    如今他撑开第五境界,战斗力飙升数倍,杀伐力度举世罕见。

    一拳就打碎罗笑的七煞拳,毫不费力。

    须知,七煞拳算是一种杀伐大术,能七路攻击,是群战的最强招数。只要被其中的某一路击中,能够麻痹敌手,从而达到锁定胜局的趋势。

    只是罗笑万万想不到,他引以自傲的杀伐大术会这么快崩溃。

    这让他心里很不好受,心悸的同时又不甘心。

    罗笑刚准备再战,王峰的一句话更是让他自信心崩溃。

    王峰居然要他和周逸联手?

    这是什么意思?一挑二?

    再看王峰自始至终淡定的神色,根本就不是一时心血来潮说出的狂妄之语。罗笑实在无法想象,一个人究竟强到了什么地步,才会轻描淡写的说出这番话?

    “你太狂妄了。”罗笑怒道。

    一侧的周逸也是神色不好看,不过他懂得克制,眉头仅是微微皱了一下。毕竟是剑门最强的圣子,知晓轻重缓急。

    如果他的性格属于那种,别人一句话就能瞬间点燃自己怒火的人,他也不会走到如今的这一步。

    凡成大事者,必性格沉稳,情绪内敛。

    王峰才懒得管那些门门道道,面对罗笑的指责,他很配合的摆动双拳,激出一阵炫目迷离的金光,“不服?上来打。”

    罗笑反常的陷入沉默。

    “一起上,不要耽误时间了。”王峰一步跨出,提前动手。

    “嗖。”

    周逸张嘴一啸,一阵刺耳厚重的轰鸣宛若山石开裂,随即一抹寒光闪耀,他的掌心多了一方赤红色的小鼎。

    这尊鼎三头两耳,唯有掌心大小,全身焕发火艳的光泽。奇异的是,这尊鼎爆发出与自身造型极不寻常的灼热度。

    “居然比天罡神火还强几分。”王峰意外,这尊鼎爆发出的热度太强了,比他当初在铁焰山寻到的天罡神火还要强。

    似乎稍稍一缕火光,就能洞穿天地。

    “剑门赤焰鼎。”

    “嘶嘶,居然带出了赤焰鼎。”

    纵观现场观战的人的仪态以及惊恐的神色,就能知道这尊鼎极为不凡。很快的,现场就有人道出了这尊鼎的来历。

    “据传这尊鼎是三千界带下来的,很多年前剑门有一位天纵人物,以大毅力大修为成为剑门神子,随即进入三千界争锋。可惜这位神子虽然在凡界实力雄厚,可在三千界瞬间黯淡下去,被各大神秘莫测的高手压着打,差点道心崩溃了。”

    “不过这位神子运气不错,在一处墓葬之地挖出了这尊赤焰鼎,拼死送回了凡界,并在往后成为了剑门的镇门宝器。”

    “传说这鼎神秘莫测,剑门的高层研究了差不多近百年,也无法全力逼出赤焰鼎的终极战力,非常可惜啊。”

    “但即使如此,赤焰鼎依旧成为了凡界十大宝器之一。”

    王峰蹙着眉头,听闻这些琐碎的议论,很是意外。他没想到这尊鼎的来历如此奇幻,竟然是出土自三千界。

    不等他出声,内心突然一阵悸动,随即一道苍老的声音在低语。

    这声音似在怀念,有伤感,有回忆,也有数之不尽的沉默。

    那是树老在轻语。

    “竟然是赤焰王的绝世宝鼎。”树老幽幽一叹,语气中带着难以言喻的落寞和苍凉,很是伤感。

    王峰心神一动,颇为意外,“树老,你知道他的来历?”

    “嗯。”树老轻声道,“这是我的一位老友的东西,这尊宝鼎无论是战斗力还是杀伐力都堪称举世无双。更难得可贵的是,它还是炼药的宝器。”

    “赤焰鼎沦落到了凡界,赤焰王只怕也战死了。”树老伤感道。

    王峰好奇,“这位老人家很强?”

    “勉勉强强,长生境十重天。”

    “草。”王峰吓了一条,长生境十重天?这是什么概念?这就是将整个凡界的战斗力堆积在一起,也不一定能拼死一位长生境十重天的巨头。

    随即王峰神色古怪,有点怯怯道,“那您当年的巅峰境界?”

    王峰猜测,以赤焰王长生境十重天的修为,树老能和此人交好,实力自然不会太弱。保守的话也是长生境几冲天,不说多,二三四五六总该有吧?

    不想树老给了一个极为淡然的浅笑,“老夫超脱长生外,位列至尊中。”

    “长生境十重天封顶,再往上便是至尊。”

    王峰愣神,他一时间无法知晓至尊境是什么概念,但大致估摸一下,绝对是无法想象的级别。这也是树老第一次道出自己的往事,也许是赤焰王的赤焰鼎让他忍不住告诉了王峰这些。

    “树老。”王峰低声呼唤。

    “说。”

    “我很好奇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你这个等级的巨头人物都差点陨落了?”王峰呼吸急促,低声道。

    “不久后我会告诉你。”树老随即岔开话题,轻声道,“赤焰鼎是炼药宝器,能助我脱胎换骨,塑造完美肉躯。”

    “因为这尊宝鼎能镇封大药最纯正的精华,而且赤焰鼎多年的炼药,积淀下了不少其他药材精华,对我非常有用。”

    “咱抢?”王峰怪笑道。

    “必须抢,但不是现在。”树老大笑,颇为开怀,兴许是自己再生的距离又缩短了不少吧。有赤焰鼎的加持和辅助,他有八成把握重生。

    王峰点头,知道当下局势复杂,他若是当着所有人的面抢走剑门的镇宗宝器,只怕下一秒就会被全天下人追杀。

    毕竟这鼎来历太不凡了,任何人碰到都会经受不住诱惑,要据为己有。

    “赤焰鼎是老夫挚友的宝器,以剑门那般废物肯定摸索不出赤焰鼎的神秘之处。这么说来,赤焰鼎算是蒙尘了。”树老颇为不屑道。

    王峰心情大好,瞬间改换策略,他突然摆摆手,冲着远处一脸郑重的周逸道,“今天不打了,都散吧。”

    他确实无心再战,毕竟环境复杂,不宜大战。

    何况不日将会召开宴席,王峰要保持战斗力,以让自己的状态始终保持在巅峰水准。

    只是没想到在说出这番话后,下方立即掀起轩然大波,无人认为王峰是真的潇洒率性,都普遍认为他在怯战。

    “哼,摆明是怕了,还装出一副高人的模样,神武门的圣子也不过如此吗?”有人冷哼一声,显得非常不满。

    当然也有人说话很难听,“我看呐,他在见到剑门大圣子那一刻,就吓得腿软咯。什么绝世人物,年轻高手,我看就是一浪得虚名,吃软怕硬的家伙。”

    群起而来的议论铺天盖地,几乎无一例外的指责王峰怯战。

    周逸原本凝重的神色也在此刻稍稍舒展,他看了王峰一眼,神态恢复桀骜本色,“你还算识趣,知道赤焰鼎的厉害,不敢一战。”

    “不过嘛,怕就是怕,何必装高人。”随即他扬手一指,示意王峰看下方议论的各路圣子,“你看这高人没装出来,倒是引来骂声无数。”

    “如果你刚才干净利落的低头服输,兴许诸人还感慨你率性,潇洒,有高手风范咯。”

    “就是。”罗笑也跟着一唱一和,“怕就是怕,不行就不行,有什么好装的。”

    王峰彻底无语了,他只是觉得现在不适合出手抢赤焰鼎,这般放弃是权宜之计,怎么到他们眼里就扯出这么多的门门道道?

    一个个将自己鄙夷的如小丑般。

    王峰脾气再好,这时也坐不住了,“草,既然你找揍,那我就成全你。”

    他双拳震荡,呼啸而起的气势雄浑霸道,炫目迷离的光辉也在层层浮卷。

    周逸嘴角噙满的笑意,在这一刻凝固,他傻眼了,这是什么意思?不是说好不打了吗?罗笑也呆在原地,一头雾水。

    “你要干什么?”罗笑不解道。

    “干什么?”王峰冷笑,腾空一拳就轰了过去,“当然是动手。”

    这一拳速度极快,恍若惊雷一瞬,罗笑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到一股霸道的杀气扑面而来,当下就将他击飞数十丈,在虚空中拉出一道诡异的路线。

    “噗。”倒飞间,罗笑张嘴咳血,一路泼洒。

    “你……”周逸浑身杀气爆射,很是愤怒,竟然当着自己的面动罗笑,这是在打脸,赤果果的打脸。

    王峰冷笑,一改刚才吊儿郎当的姿态,提神备战。

    至于下方围观的各路圣子,全部傻眼。

    “我尼玛,什么状况,怎么又打起来了?”

    “咦?罗笑人了?”

    等这些人看清事态发展,一个个神色僵硬,不知道说什么好。先前他们还嘲讽王峰胆小如鼠,明白怕了还不承认。

    现在一拳轰出绝世神威,各大圣子才顿悟,王峰是真的不想打了。

    他不想打,完全是给对手面子。

    岂料,这群不识好歹的人,直接惹毛了他。

    “这家伙,好难捉摸的作风。”九华门的圣子赵庆很是无语,他纵横天下数年,还是第一次碰到王峰这么号人物。

    “奈何越是不可捉摸的人,越难对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