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气煞我也。 ”罗笑怒啸一声,满头乱发倒飞,他一脸的阴煞之色,整个人愤怒到了极致。

    刚才王峰突然一拳将他扫飞,震得他神魂不稳,五脏差点错位。若不是自身防御力不俗,这一拳直接会要了他的命。

    如此耻辱简直不能忍,他好歹是一门圣子,何时被人如此侮辱过?

    “王峰,我要杀了你。”罗笑全身气势大增,数百上千道光环在他的掌心旋转,如一轮小太阳横亘在掌心。

    周逸则继续保持沉默,他掌心的赤焰鼎妖火滔天,虎视眈眈。

    作为巅峰境界的高手,周逸自然很反感联手制敌。一旦联手等于坐实了他不是王峰的对手,这对他的威名有损。

    须知各大圣门高手,但凡能走到圣子这一步,都有着自身的尊严和骄傲。而这些人向来尊崇单打独斗,联手对他们来说是亵渎。

    所以在稍稍沉思数秒,周逸很识趣的倒退三步,将主战场留给了罗笑。

    “车轮战?”下方圣子眸光一绽,迅速猜出周逸的想法。

    所谓车轮战,顾名思义便是一对一的轮番作战。这个时候将主战场让给罗笑,周逸殿后,等罗笑结束他才会上场。

    当然这里必须保证一个前提,罗笑必须惨败。

    前者一败后者才有机会入场,毕竟他们的一致目标是王峰,如果王峰输了,自然便没有继续战斗下去的必要。

    但仔细评判入阵者王峰和罗笑的双方实力,后者战胜的可能性太小。

    “周逸这么做倒是有点君子风范,他不愿意趁虚而入,放罗笑去咬王峰,自己则选择殿后。按照罗笑的境界修为,绝非王峰的对手。”

    “是啊,就看王峰能多少招之内解决罗笑,对我等而言他和周逸的战斗才是压轴。”

    此刻邀月阁各大圣子开始仔细评估双方的战斗值,几乎一边倒的认为罗笑不敌。这让本就自傲的罗笑越加难堪,今日所遇到的事情对他而言简直是耻辱。

    而这些耻辱全是拜王峰所赐。

    所以此刻他对王峰的恨,简直入骨。

    “杀。”罗笑闷哼一声,七煞拳一轰而落。

    作为昔年罗刹门最强的杀生大术,七煞拳外力至强,可分七路攻击。一拳之下,封锁王峰的各条退路。放眼望去,天空呈现七条黑光灿灿的长虹,宛若七条黑龙。

    每一条都有撕裂天地的杀伐力,要屠灭一切敌人。

    “铛。”

    王峰转动神魔九步,随即抬手就是一道金光灿灿的大拳。他出拳中规中矩,速度非常慢,外人能轻而易举的看出拳路行走的轨迹。

    但下一刻拳光大作,起先很慢,随即很快,最后快若闪电一瞬。在很短的距离内,速度抬升数个档次,最后是狂霸的一声爆击。

    “咔哧。”

    虚空贯穿,白云震裂,万千光芒冲霄汉。

    “噗噗噗。”

    王峰一拳惊天动地,当场覆盖罗笑七路拳头,形成强有力的碾压。不过眨眼间,这些原本黑光灿灿的拳影悉数崩溃。

    下一刻王峰撑开神武战体,一飞而下,如一柄出鞘的绝世大剑,锋芒毕露,无人可争锋。

    “嘶嘶。”罗笑一拳打出后迅速收回,可他没想到王峰的速度会这么快。惊闻一股扑面而来的杀气,他的瞳孔所见之处,遍布金光。

    罗笑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下意识的想要逃避。

    “哧……”一抹神光裂开虚空,神圣金光照耀四面八方,金光中一颗狂霸无双的拳头,直扫罗笑的面门。这一拳若是被击中,当场要神魂崩灭。

    “逆天了,这一拳太霸道了。”

    “方圆十丈之内的虚空都被撕裂,何其恐怖。”

    邀月阁方圆十丈,全部涣散金光,唯美惊艳之极的光似乎要撤换天地。很多人面色都不平静了,被这一拳惊到。

    “噗。”罗笑闷哼一声,神色大变。当这一拳直面而来,他心底深处终于闪现一抹心悸,这股心悸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化为恐惧。

    “小心。”

    下一刻,默不作声的采取观战姿态的周逸,再也坐不住。他一手掀动,打出赤焰鼎,阻截在罗笑和王峰的中间。

    罗刹门和剑门已经形成名义上的战略联盟,二者之间的关系非常好。周逸不能看着罗笑送死,他想截住这一拳。

    “哐当。”

    一声剧烈的震动,哐当作响,宛若空谷中的钟鸣,非常脆耳。随即是成千上万道碎裂的光环以双方交击的地方为中心点,自外散射。

    “嗤嗤嗤。”

    赤火滔滔,金光灿灿。

    这一刻两种色泽不断碎裂,不断湮灭,形成无尽的光飞溅向四面八方。这一幕就像是暗夜中的星辰大作,唯美中带着凄艳的韵味。

    “哧。”周逸一手护住罗笑,一手隔空操控赤焰鼎,双线作战本就吃力,何况对阵之人是王峰这位不俗自己的年轻高手。

    刹那,光环散尽之际,他凌空倒滑数步,张嘴一声轻哼,神色随之微变。

    “负伤了。”

    下方的圣子都是何等高手,一眼便能透过表象看穿本质。周逸虽然极力克制自己的神色,可这一幕还是被各大圣子捕捉到。

    一时间引起惊天喧哗,所有人都在下一刻愣住了。

    “周逸可是剑门最强的圣子,竟然不是王峰的一合之将。这才一交手就要吐血了。”有人怯怯私语,神色很是惶恐。

    须知周逸算是十大仙道圣门中圣子一列的最强者,实力不说第一,最少能进前三。便是这样的战斗力,竟然被王峰一拳打的负伤。换言之,王峰到底有多强?

    再一细想,很多人不平静了。

    “这家伙太变态了,周逸真圣巅峰啊,竟然还打不动他。”

    “更恐怖的是,这一拳是隔着赤焰鼎直接反震过去。如果没有赤焰鼎拦截下部分的威力,周逸是不是负伤还要重?”

    一群人猜测,神色一变再变,那惊讶的表情就像是吃下了一个死孩子。

    不过也有人看出了不对劲,立马反驳道,“周逸一边要护住罗笑,一边要拦截王峰的至强攻击,本就在分神状态下出手。这一招不能算做他输……”

    “再分神毕竟有赤焰鼎隔着。”这句话一发出,直接推翻了想给周逸解释评断。

    ……

    虚空中,王峰和周逸对峙。

    “你比我想象中还要强。算我轻敌了。”周逸眸子中光泽忽隐忽现,他在复原。

    等待数息,周逸抬头看向王峰,情绪中多了一股复杂的神色。最初他就自认自己有一战王峰的实力,甚至有八成把握碾压对方。

    可现在他开始不镇定了,这王峰根本就是一个妖孽。虽然这一击他有轻敌的成分,可赤焰鼎隔空拦截还是被震伤,这本身就能说明一些问题。

    “呵呵。”王峰笑而不语,面无表情。

    周逸原本还想再问,忽而神色大变。他转头看向罗笑,早先费尽努力镇定下来的神色,终于控制不住,满面的煞气浮现。

    “噗。”

    “噗。”

    却见罗笑张嘴连喷两口黑血,踉踉跄跄的倒退数大步,随即身子一晃差点跪了下来。

    “啊……”罗笑双手捂住胸口,喉结蠕动数次,紧接而来的是悲惨刺耳的嘶吼。

    “哧。”

    一抹金光撕裂他的胸口,带出色泽明艳的鲜血,洒满整个天空。淅淅沥沥的鲜血像是下了一场细雨,坠落在邀月阁的屋檐上。

    “这,这到底怎么回事?”莫说是周逸,下方的人也是神情刹变,嘴巴撑得老大,嘀嘀咕咕就是不知道该说啥。

    周逸呼吸急促,五指咔哧作响,他现在情绪很不好,几乎到了暴怒的边缘。

    “我费尽心思解救罗笑突围,没想到他还是被你斩了一拳。”周逸面色惨淡,语气冰凉。

    王峰这一举动让他意外的同时,更是震怒,这简直是在太岁头上动土。当下若不给王峰一番教训,他往后颜面何存?

    且不说剑门和神武门本就不对头,作为年轻一辈的顶峰高手,谁会心甘情愿被另外一个人抢去所有的风头?

    “如果不是你拦着,你身后的便是一具死尸。”王峰笑,这才拨开云雾见明月,“我的目标自始至终都是罗笑……”

    是的。

    王峰的目标一开始就是罗笑,在至强一拳轰击后,至少六成的攻击施加到了罗笑的身上。周逸抵消的威力不过四成。

    四成震得周逸险些吐血。

    那承受六成之威的罗笑,会落得何等惨烈的结局,现在后果已然明显不过。

    “王峰,你今日对我的侮辱,来日我罗笑会一一讨还回来的。”罗笑捂住流血的胸口,阴狠狠的发誓道。

    “我等着。”王峰道。

    周逸示意侍从带走身负重伤的罗笑,这才回视王峰,“现在没有其他因素能干扰我们,足可放开手脚一战了。”

    “是啊。”王峰摸摸鼻子,“看你骄纵的模样,真的很想暴揍你一顿。”

    “可……”

    王峰话未说完,一阵黑色光雾如铁甲洪流奔袭过来。无论是速度还是气势,都极具威力,很骇人。但凡无意拦道的都被这阵黑雾冲的倒飞出去。

    周逸眉头微皱,这才感觉事态不对劲,看来事情又出现了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