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通和罗中神色大变,这股颤动本能的让他们心悸。   .

    城中的大人物怒了。

    这是现场所有人的一致想法。几乎在下一刻,但凡在场的人都识趣的沉默,不敢多言。至于神色在震惊后略显尴尬的周通和罗中,一脸诧异的看着王峰。

    王峰嘴角还是挂着淡淡的笑,有些快怀有些嘲讽。

    “关键时刻还是人脉起到大作用啊。”王峰在心里嗤笑,同时压力大减。有风无痕助阵,在雪老城还真没人敢动他。

    哪怕是罗中和周通这等位居教主的大人物,也不敢得罪风无痕。

    须知风无痕虽然很年轻,但天纵奇才的他早就突破长生境,乃千百年难得一出的绝世人物。这等级别的至强者,谁敢冒犯?

    这本就是拳头大的社会,地位在绝对实力面前就是个屁,起不到半点作用。

    罗中和周通也是想到这个问题,一时半会愣在原地不敢动。

    “风无痕怎么会为了王峰出头?难道是惜才?”现场有人不解,实在想不到风无痕会在关键时刻出声,甚至暴怒之下差点崩坏了雪老城。

    这是真的动怒,而非简单的表态。

    一时间很多不解的目光落在王峰身上。

    王峰神色淡然,嘴角撅起,那意思就是在嘲讽周通和罗中,一点都不加以掩饰。这让两位教主心里很火大,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

    关于王峰和风无痕的关系,其实在场的人都不知晓。

    这一次圣子联盟,表面上是宴席其实背后有更大的动作。风无痕凭借自己的影响力,将十大仙道圣门的圣子都请了过来,没有一个遗漏。

    而王峰洽洽也是神武门的圣子,因为这层身份,很多人本能的认为风无痕是出于目的才邀请王峰。绝对想不到他跟王峰是故交,而且关系比外人想象中还密切。

    当年风无痕和王峰初次相遇的时候,前者就有意收拢王峰在自己左右,可惜后者拒绝了,要自己闯荡。虽说忤逆了风无痕的意思,但并不影响两人的关系。

    这一次雪老城再遇,两人关系又进一步。

    这个时候罗中和周通要带走王峰,自然触犯了风无痕。何况这里是雪老城,从某种方面来说,雪老城是风无痕的地盘,一切动作要按照他的意思来。

    “搜……”

    天际一抹极为亮眼的光辉怒冲霄汉,当场震碎无尽白云。

    而后一身白衣胜雪的风无痕横空出血,他一步一步慢走虚空,一道接连而成的赤色长虹横贯虚空,将他整个人衬托的惊世骇俗,像一尊绝世仙人出现。

    而今的风无痕非常年轻,面如温玉,一席白袍更是衬托出飘渺的气势。

    “嘶嘶。”

    自风无痕出现后,这里的气氛为之一窒,现场无数光目光落定在他身上,既是羡慕又是畏惧。饶是罗中和周通这等见过大世面的人物,也不敢放肆。

    这可是凡界唯一一位长生境的至强者。

    “多谢风兄替我住持公道。”王峰瞧见风无痕义无反顾的站在自己面前,心里涌起一股暖流,他嘴角划过一抹笑意,如此说道。

    风无痕点头,“客气了。”

    两人随即像是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这一幕让在场的人又是一阵倒吸凉气声,目测两人的关系不浅。

    罗中和周通相视一眼,感觉事情非常棘手。但王峰对他们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人物,现在如此兴师动众的过来,若是没拿走人,后果很严重。

    即使现在他们畏惧风无痕,可也不的不硬着头皮要求。

    “风大人,我等正在查一件事,王峰对我等非常重要。”周通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静下来,他继续道,“这一次仅是请他配合调查一下,事情查清后,王峰自然会离开。”

    “我等没有为难任何人的意思,更没有惊扰风大人的意思。望风大人方便一下,让我等带走王峰。”

    周通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保持恭敬,他虽然作为一代教主,平日里享受惯了高高在上的味道。可对面站着的可是风无痕,即使比自己年轻太多,他也不敢造次。

    若是惹怒了风无痕,只怕整个剑门都要倒霉。

    兴许是觉得自己的话说的太笼统,周通又补充一句,“确实事情紧急,请王峰跟我们走一趟。”

    “我在你们的态度中,没有看出任何请的意思。”风无痕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话,“反倒是你们先前以势压人的作风,让风某历历在目。”

    “这……”周通和罗中尴尬。

    风无痕的话说的确实不假,如果不是他横插一脚,刚才直接就抓走了王峰。而且暴脾气的罗中都准备动手了,这件事无论如何都不会轻描淡写的揭过去。

    现在风无痕旧事重提,两人不知如何解释。

    当下的情况很复杂,绝非三言两语就能搪塞过去。周通和罗中想要安然无恙的带走王峰,就必须过风无痕这一关。并且要尽量保证不能触犯他的怒火。

    王峰摸着下巴轻笑,尤其是看两人吃瘪的样子,心情大好。

    “纵使喜欢借势压人,现在终于尝到这样的滋味了吧?”王峰心中如此自语。

    “风大人……”罗中脾气很冲,眼见事情要遭,很快就坐不住了。他微语一声,也不知哪根神经搭错了,竟然想先困住王峰,再向风无痕解释。

    “嗖。”他并指如刀,直接擒拿向王峰。随之而来的一股劲风夹杂着真神境界的力道,直接锁困向王峰,速度非常快。

    “别。”

    周通暗道一声坏了,这个时候出手摆明是找死。这老家伙想必是昏头了。

    “嗤嗤嗤。”

    风无痕锋锐的眸子突然收敛,全程不发一言,仅是眼睛眨动一下,一抹爆射的光直接切断了罗中的手臂。

    “啊”罗中吃痛,捂着鲜血狂喷的手臂踉踉跄跄的倒退。

    “嘶嘶。”在场的人无不倒吸凉气,一面惊诧于罗中莽撞,一面吃惊于风无痕骇人的境界。竟然眼睛眨动一下,就断了罗中一直手臂,这实力太霸道了。

    “这家伙,真厉害。”饶是王峰也忍不住赞叹,风无痕无论境界修为,都达到了自己无法想象的地步。须知,他斩的可是真神境界强者的一只手臂,而非阿猫阿狗。

    “你要做什么?”风无痕双手附后,眸子一瞥,看向罗中。

    罗中面色煞白,额头不满冷汗,哆哆嗦嗦的不知道如何回复。

    周通恼烦的咒骂一声罗中,迅速拉走罗中,急忙辩解道,“风大人,罗教主一时莽撞,实在不是有意的。希望大人不要生气。”

    风无痕面无表情,仅道出一句话,“走吧。”

    “可。”周通欲言又止,神色极为尴尬,他情绪很复杂的看向王峰,很是不甘心。

    王峰自始至终都是他们的目标,暗中更是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现在人就站在自己的面前,却无法带走,岂能心甘。

    “他是我的客人,更是我的朋友。”风无痕继续面无表情道,“谁敢对他不敬,就是对我不尊。”

    “我不介意为一人,灭尔等满门。”

    这句话说已经表明自己的态度,而且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若是剑门和罗刹门的教主继续纠缠,盛怒之下的风无痕兴许会灭了两大仙道圣门。

    周通知道自己再纠缠,肯定要倒霉,他抱拳还礼向风无痕,“多有得罪还请见谅,我等先告辞。”

    他说完不等罗中纠缠,直接拉走对方。二人一走,跟随他们的队伍也全员撤退。

    “多谢风兄解围。”王峰见一场大怒瞬间消失,心头压力顿减,开口道谢。

    风无痕摇摇头,“不客气。”

    “走吧,有点事找你研究。”风无痕邀请道。

    王峰跟上,“好。”

    ……

    另外一侧,周通和罗中狼狈的沿着石道原路返回,神情非常愤怒。尤其是罗中,在被斩了一臂后,恨不得当场就打起来。

    “我等就这么撤了?不甘心啊。”罗中喋喋不休道。

    周通无奈,“不甘心又如何?你别忘记风无痕是长生境,他要保任何人,我们都不敢动。”

    “实在没想到风无痕会这么护王峰,这两人到底什么关系?”

    “管他什么关系。”罗中还是不忿道,“刚才若是你我联手,兴许能拿下风无痕。不就是一个年轻后辈嘛,有什么好嚣张的,真当自己无敌了?”

    “嗖。”

    突然间,一柄血色杀剑横空出现,当场裂穿天地,笔直的贯穿进罗中的胸膛,带出一股惊艳的血光。这是杀念形成的血剑,斩中目标后迅速消融。

    “噗噗噗。”

    罗中全身被绞烂,无数的血光从他的身体中飞出,四面八方到处都是。

    “我无不无敌暂且不知道,但对付你还是很轻松。”

    “念在你并无大错,堕你一境。”

    风无痕的声音在天空盘旋,全城人都能听见。

    “我的境界……”罗中一面死相,半跪在地上,神色很惊恐,仿佛见到了大恐怖。

    周通顺手按向罗中,顿时如遭点击,“你竟然跌落到了真圣圆满,这……”

    他转头看向雪老城浩大的建筑群,神色极为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