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通和罗中气势汹汹而来,最后败兴而回,更关键的是罗中被堕下一境,直接就坠入了真圣圆满。 这等影响过于严重,对于整个罗刹门而言无异于灭顶之灾。

    罗刹门前任门主才战死,后期补位的罗中还没稳固自己的地位,就被风无痕强行斩下了修为。这等影响会带着一整个罗刹门走下神坛。

    毕竟十大仙道圣门相互争锋,谁也不服谁,这下子罗刹门损失这么重,其他的仙道圣门肯定要千方百计踩他们上位。

    “这太恐怖了。”周通按着罗中胸口扩散的血迹,一脸煞白。

    所幸自己还算克制,并没有激怒风无痕。不然沦落到和罗中一样的惨淡局面,他直接死了算了。毕竟修炼一途本就艰辛,甚至中途还要冒着大风险大恐怖,这般莫名其妙的被堕去修为,谁心里会放的开?

    “咳咳。”罗中张嘴咳血,一脸死灰。

    ……

    至于雪老城主城中心,王峰和风无痕已经提前离场,唯留下一群神色惶恐,不知如何言语的各大圣子。

    不过在下一刻,突然一道雷光轰落,炸开万丈云霄。

    “哧……”

    这一道雷光通体血红,扩散出来的光辉璀璨到要争夺日月的之光。过于惊艳,一簇就撤换雪老城容颜,整个城池都被笼罩在血色光雾中。

    “这怎么回事?”

    所有人骇然,这一幕恍若世界末日般,给人一股沉重的压迫感。

    “这是?冲着你来的?”王峰本来跟着风无痕后面,刹那遁入的一道血色雷光当场将两人劈开。随即无尽的血光喷涌,将风无痕笼罩在其中,他身影逐步虚淡,仿佛要消失般。

    王峰心悸,这等雷光似乎带着嗜杀众生的决意,让他胸腔都跟着沉闷,很难受。

    “到底怎么回事?”王峰实在不解,尤其是看着凄美绝艳的雷光将风无痕裹进去后,他心底升起一抹不好的预感。

    “唰。”

    王峰几乎不用思考,心念一动神武战体直接撑开,他于瞬间进入第五境界,准备强行劈开血色光雾,助阵风无痕。

    “你别乱来。”便在这时传来风无痕的提醒。

    “嗯?”王峰神色收敛,掌心扩散的芒光在瞬间熄灭,控制的非常灵敏。

    如今的王峰在神武战体一途,有更多的心得,能圆润自如的控制,并且可最大限度的发挥战斗力。这一闪一灭,便是自己对神武战体的完美掌控。

    不过他来不得多想,问向风无痕,“到底怎么回事?”

    “这是我的劫难。”风无痕吐声道。

    “渡劫?”王峰诧异,随即很震撼,常言道劫难往往会伴随着大机缘,难道风无痕又要突破了?这也太恐怖了吧?

    王峰神色不平静,开始迅速的避开光雾,以免殃及池鱼,被这道劫罚劈斩。

    他现在的境界还不算高深,哪怕晋入真圣也没有触动劫难。这不是他天赋不够,而是境界尚未达到通天水准。外界传言,唯有晋入长生境才能捕捉到一丝半缕的天道法则,并引动劫罚。

    “嗤嗤嗤。”

    王峰沉思间,虚空异变再生,一柄通体赤红的战刀凌空显化,霸道无双。整柄刀带着赤色火焰,似乎要将天空都劈裂。

    “铿锵。”

    一阵爆鸣,万丈火花飞溅。

    旋即,这柄刀自上而下,斩向风无痕的天灵盖。不过此刀来势凶猛,后劲却不足,在即将触碰风无痕之际,一道指光猛然乍现,当场将战刀崩碎。

    “咦?”王峰看着这一幕,越发觉得不可思议。

    “铛。”

    赤焰战刀在虚空劈碎,随即自行收敛,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凝聚,再度成为一柄杀气腾腾的战刀。这柄战刀的气势太骇人了,真的拥有一股寂灭之力,要将凡间劈沉。

    “归去也。”风无痕一声怒吼,十道指光穿天裂地,更为霸气。

    “哐当。”

    这一次赤焰战刀没有来得及聚拢,便被十道指光切割成十段,随即消逝。

    “唰唰唰。”

    天幕大白,一场太阳雨淅淅沥沥,洗刷古迹斑斑的雪老城。

    “嗖。”风无痕移形换位,直接落在王峰的面前。

    自始至终他神色安然,一双锋利的眸子精光烁烁,非常不俗。不过在经历一场雷劫的瞬间洗礼后,他的气势更加不凡,似乎拥有了一股仙道风韵。

    “我们回去。”风无痕示意王峰跟上,两人一起一后迅速离开。

    前脚进入府上主楼,风无痕就吐出一句话,“看来我在凡界逗留的事情不久了。”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神色凝重,眉头皱的很紧。王峰更是疑惑不解,感觉风无痕隐隐要向自己透露什么。

    “风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王峰问。

    风无痕看了王峰一眼,道,“刚才我出手斩罗中一境,触到了天道法则。凡界留给我的时间已经无多,不日会有绝世大劫逼我进入三千界。”

    “嗯?”王峰还是不解,静等下文。

    风无痕道,“凡界和三千界属于两个不同的位面,而两界的修为境界也不同。不过冥冥中自有相结合之处,这两界境界的分水岭便是长生境。”

    “一旦踏入长生境,必入三千界,不然被天道法则捕捉到,会遭受万种雷电轰杀。”风无痕沉声道。

    王峰很是诧异,凡界和三千界竟然还有这样的联系,他询问道,“这就是你先前跟我说的,但凡要进入三千界,境界必须无限接近长生境。以准备踏入三千界后,瞬间破入长生境,如此才能在上面待下去?”

    “是的。”风无痕点头道,“不然会被驱逐。”

    王峰深吸一口气,大致明白两界的规则。

    不过风无痕的状况有点特殊,他是在凡界突破的长生境,通过一种玄妙手段避开了天道劫罚。也难怪作为凡界首位长生境高手,会得到十大仙道圣门如此厚重的待遇。

    这摆明就是一个妖孽嘛。

    “哎。”风无痕出人意料的叹了一口气,“我只能短时间的避开,并不能破除天道劫罚。这一次又被捕捉到,关于我的劫难很快就要来临。看来大战要提前了。”

    王峰疑惑,“你规避绝世天劫,难道是为了?”

    “不错。”风无痕很干脆的点头,“这是我为撑开界壁准备的。”

    王峰倒吸一口凉气,这家伙胆子太大了,不仅在凡界冒着巨大风险冲击进长生境,现在还想借助应运而生的绝世大劫,打穿界壁,以完成三千界和凡界的首次贯通。

    一但通道真的被打穿,简直是在造福凡界,这功德太大了。

    “我现在终于可以确信一件事了。”王峰叹息一口气,心口有点绞痛。

    罗刹门前任教主罗天在战死前,曾经告诉王峰,十大仙道圣门联合许诺好处,让神武门教主放弃自己。而这许诺的好处能助神武门教主冲入长生境。

    当时王峰感觉这句话漏洞太多,因为这么做,十大仙道圣门无异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现在看来,是自己想的太简单了。

    神武门教主一旦真的冲入长生境,必然会在第一时间被带进三千界,哪里有功夫去忙着吞并余下的仙道圣门。即使他想,也没这个能力,毕竟并非人人都是风无痕。

    风无痕可以通过玄妙手段逃过天道劫罚,以让自己长时间逗留在凡界,等时机成熟的时候再离开。

    而神武门教主赵子阳显然没厉害到这个地步,他在凡界冲击长生境已经冒着极大风险,若是不想被天道降下劫罚,必须在踏入长生境的下一刻,直接飞升三千界。

    “赵子阳,即使你真的去了三千界,我们之间的恩怨也无法化解。”王峰五指咔哧作响,面上布满阴沉的杀意。他最讨厌背叛,尤其是被值得信任的人背叛,赵子阳这么做无异于触犯了自己的逆鳞。

    风无痕大致知晓王峰这些事情,但他没有细问,而是道出了另外一句话,“你这边做好准备,到时候各大圣子都要出力,毕竟界壁太坚固,我即使动用绝世大劫也打不通。”

    “现在万事俱备,就差他过来了。”

    “他?”王峰疑惑,“他是谁?”

    “战英。”

    “嗯?”王峰知道此人,罗汉门的圣子,嗯?不对,战英是罗汉门的神子。

    “相传战英当初因为你一日破三境,大受刺激,自斩修为连堕三境。你跟他到底什么关系?”王峰疑惑,感觉外界传言也未必是事实。

    “而且这家伙竟然是神子,神子不是进入三千界才封的吗?他怎么在凡界就成为神子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风无痕果然在摇头,“不加证实的谣传。”

    随即他微笑道,“战英之所以是神子,是因为他比我更早进入长生境,外人不知罢了。不过可惜的是,他跟我走的路子不同,在选择继续逗留凡界的时候出了意外,被绝世大劫轰杀,最后无奈自斩修为,这才逃过一劫。”

    “这一次我要联手战英,一同撑开界壁,然后飞升三千界。”

    王峰震动,心绪不平,“他难道比你还强?”

    “没打过,不知道。”

    王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