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对于整个浩瀚的大陆,很多传言并非表面上那般真实。

    若不是风无痕的有意透露,王峰根本不知道这些被隐藏在谣言下的事实。

    战英作为昔年和风无痕并肩的绝顶高手,个人天赋和实力一直处于顶尖水准。而且因为两人关系莫逆,曾经相约冲击长生境,并试图挑战道则压制。

    当初试图强行打穿界壁的想法便是战英提出来的。

    不过在后期战英出现了意外,迫不得已一路连斩三境,才得以生存下来。这件事被罗汉门定为绝密,除却三五位真正至高无上的高层,连本门的太上长老都不知情。

    如今风无痕终于召集天下圣子联手,战英自然也回来。

    事实上,风无痕之所以拖到现在,很多一部分是在等战英,等他恢复到巅峰状态。若是不再出现意外,两人极有可能联手离开凡界。

    “这次所图太大,无论成不成功,我等都会飞升三千界。”风无痕看了王峰一眼,如此说道。

    王峰知道这句话的意思,他现在自身境界不足以在三千界立足,即使貌似上去了也会被驱逐下来。既然这样还不如在凡界稳固修为,等彻底稳定下来再上去。

    何况这次只要界壁撑开,往后进入三千界就不需要再耗费巨大的资源,直接进就好。换言之,这将是一条通往三千界的捷径,只要实力达到即可。

    “可惜唐斩这次出事了,如果他能来,成功的可能性更大。”

    按照风无痕的计划,他与战英以及唐斩作为第一先遣队,位居最前列抵制大部分的天道冲击。其他的各门圣子则作为辅助,旁中出手。

    可惜现下唐斩被赵子阳算计,莫名消失。

    “我有一事不解,按照你的意思,只要实力到了一定水准就能出手帮忙。那各大仙道圣门的教主,长老为什么不参战?”王峰不解道。

    事实上这确实是一个问题,王峰不明白也很正常。

    所幸风无痕给出了自己的解释,不过他提前抛出了一个反问句,“你以为这些在凡界扎根的老辈人物,真的会心甘情愿出手?各大仙道圣门彼此提防,彼此牵制,这本就让他们疲于应付。若是此番与我等出手,出现意外怎么办?”

    “要知道这些都是高层人物,是一方圣门的顶梁柱,一旦出现意外后果不堪设想。”

    王峰道,“毕竟大家一起出手,即使出现意外,损失平摊,这并不能打破十大仙道圣门现在既定的格局吧?”

    风无痕摇摇头,沉声道,“你将天道法则想的太简单了。”

    “这本就是逆天而为,承受的风险非常大,而且不稳定系数很高。一旦有危机降临,未必会重创所有的仙道圣门。这其中肯定有人承受绝大部分,有人则稍微受损。”

    “便是这些不确定性,让各大圣门高层畏手畏脚,不愿铤而走险。毕竟若是涉入,后续影响极又可能祸及其身后的圣门未来。”

    “既然如此,各大仙道圣门为规避风险,全部不参加。”

    风无痕说到这里笑笑,“对于这帮老奸巨猾的人物,死道友不死贫道,哪怕损失几个圣子也比他们战死来的轻松。”

    这句话背后揭露的现实很残忍,但却是事实。

    仙道圣门的太上长老甚至更高级别的老辈人物,算得上一派的中流砥柱,是根基大石,万万不可动。相对于圣门未来的潜力,他们更在意的眼下的发展。

    或许中规中矩,却在某些方面有效的避免了不可捉摸的危机。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王峰点头,现在总算了解这件事所牵扯的方方面面问题。而且不出意外,这将是自己跟风无痕最后一次会面。

    一旦绝世大劫来临,风无痕会离开凡界。

    “大概什么时候开始?”王峰关心道。

    风无痕道,“我会夜观天象,选择一个吉日,应该就这几天。”

    王峰点点头,这一次他也要参与其中,不过神武门的动荡让他心头总是不安。赵子阳反水一击,不但害了他更是害了唐斩。

    唐斩可是赵子阳的最杰出的弟子,不想他为了自己的目的,会亲手葬送唐斩。这人的心肠歹毒,以及对人情世故的淡漠,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可惜实力有限,不然拼尽全力我也要将你留在凡界。”王峰咬牙。

    荒野平原的阴谋如此巨大,想必赵子阳已然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不过王峰心里还是很担忧,神武门有自己的朋友,不知道有没有被牵连到其中。而且他很关心欧阳逍遥的安危。

    这位老人对自己是真的爱护,况且身居高位,若是知晓这些阴谋,肯定难以逃脱事件的漩涡。被软禁算是好的结局,就怕赵子阳会痛下杀手。

    “千万别出事。”王峰在心里期盼,希望事情不要那么糟。

    唐斩在跟王峰言谈几句后,先前离开,毕竟他是主事人,有很多事情要处理。王峰也不多留他,示意风无痕自行其是。

    风无痕离开后,王峰陷入了沉默。

    “我现在的极限战斗力虽然能抵住真神境界的碾压,可自身修为在真圣一列,根基太弱了。”王峰心中自语,很是心忧。

    放在眼前,王峰对自己的修炼速度很满意,可自从接触到唐斩,风无痕,战英这等妖人后,越发感觉乏力。

    尤其是这次圣子联盟,借机飞升的绝非风无痕,战英两人。十大仙道圣门肯定有后手,会递送几位被雪藏的年轻高手。

    雪藏这个词在凡界并不陌生。

    曾经将军门就有一位被雪藏数年的旷世人杰,这人王峰听过,将军令。此人在正魔大战掀起前一直是籍籍无名,后来横空出世,斩了无极魔门一半的魔将,实力何其霸道。

    且不管将军令最后的悲惨结局,但这个人曾经是真的给十大仙道圣门带来深深的震惊,甚至是惊恐。以至于多年过去,将军令在历史洪流中,依旧是不朽的传奇,时时被人提及。

    同理仙道圣门必然也会有样学样,不会放门下所有的人杰出去闯荡,而是顺手藏几位。这一次圣子联盟,是该放出这几位了。

    “不知道会涌现几位。”王峰挠挠头,有点期待。

    雪老城汇拢了太多的年轻高手,除却少年成名,位居前列的年轻高手,看似籍籍无名实际修为霸道的年轻至强,必然有三五位。

    “唰。”

    兴许是穷极无聊,王峰掌心朝上,一抹黄金色的芒在五指间流转,非常炙盛。

    虽说在神武门的经历让他最终以失望而结束,但神武战体确实给自己带来了难以想象的变化。如何战体越发璀璨,战斗力也在飙升。

    尤其这段时间频繁的动用,对起掌控程度了如指掌。

    更为关键的是,黄金色的光泽开始遍布全身,越发浓郁。一旦某日全身塑造成黄金色泽,便是大成之日。

    “哧。”

    王峰意念一动,逼穿食指,一滴晶莹璀璨的血迹浮现,淡淡的金色光辉在指肚上弥漫,有股神圣的道韵。

    “各大仙道圣门都想抓我去研究一番,神武战体的背后到底有什么秘密?”王峰很不解,十大仙道圣门付出的代价在他而言,非常大,大到无法承受。

    “融合其他体质?”王峰想起罗刹门教主罗天战死前对自己提及的这句话。

    恰好,这句话树老也曾经提及过。

    “太古魔体。”王峰深吸一口气,转动五脏。不过很快的他发现不对劲,太古魔体迟迟不见启动,唯有一道璀璨炙热的黑光在闪耀,只有指甲盖大小,并且被一抹黄金光泽包裹住。

    这景象非常怪异,两种特殊的体质仿佛陷入奇妙的制衡状态。一金一黑,一内一外,相处的非常融洽,并没有出现不良反应。

    “咦?”便在这时,树老也被惊动醒来,他沉吟一句颇为诧异道,“这是合体的迹象,竟然相处的如此融洽。”

    “合体?”王峰重复一句,神色古怪,有点不明所以。

    “小子,或许这是你的机缘。”树老声音明显提高了,他很兴奋道,“尝试将神武战体和太古魔体融合,塑造一具无敌之身出来。”

    “现在可以融合了?”王峰小声问道。

    “看迹象,有六成的把握。”树老不敢托大,“这么做存在风险,一个不留神会炸体而亡。你自己权衡,不过一旦融合成功,你将会成为极为罕见的神魔体。”

    “神魔体?”

    “一手融合神性道法,一手兼具魔性道法,神魔合体,无往不利无坚不摧无物不破。”树老兴奋道,“神魔体一旦出现,你的体质将来会达到万法不破,金刚不坏的地步。”

    “嗤嗤。”王峰沉默,不过眸子射出骇人的战意,他想尝试。

    神魔体,兼具万法不破,金刚不坏,很有可能成为天下第一战体。这等诱惑,有冒死拼搏的价值。王峰几乎不加思考,当场就点头,“干了。”

    “风险很大,你确定?”树老提醒道。

    “凡成大事者,走的本就不是寻常路。”王峰再度确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