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兼容两种体质,从未出现对冲的迹象,说明神武战体和太古魔体有共融的可能性。 ”王峰沉声道。

    太古魔体先天存在,神武战体则是后期修炼而成,一前一后同时并容在体中,已然形成一种默契。这个时候顺势而为,将太古魔体的霸烈和神武战体的狂放融合,想必真的能创造一种特殊的体质。

    树老当初在提出假设的时候,考虑到两种体质的特殊性,一直不敢贸然出手,始终在观望。如今王峰体中的迹象表明,二者或许可以开始进行初步的融合。

    “那我先不打扰你了。”树老知道接下来是关键时刻,王峰需要相对安静的环境,所以很识趣的沉默下来。

    “呼。”

    王峰长出一口浊气,随即食指点动,将自己身处的楼阁隔离起来。毕竟后面要做的事情很特殊,若是波动太大引起外面人的关注,极易让心怀不轨之徒出手迫害自己。

    “啵啵啵。”

    一道道光环自他的指尖飞离出去,形成一方虚幻的屏障封锁整个楼阁。

    随即他开启心神盾,牵引神识,时刻提防外围动静。

    心神盾是王峰在神武门得到的法术,这是一门专门修炼神识的功法,其自身并无强大的攻击力。只能研炼神魂,以提高自身感知的灵敏度。据传神识特别强大的高人,能洞悉千里外的一草一木,非常骇人。

    王峰这段时间的重心都放在肉身的锤炼上,对心神盾仅是常规修炼。现下开启心神盾,只能有效的防范方圆数十丈之内动静。虽然覆盖区域不大,但对现在的王峰而言已经足够了。

    “铛。”

    王峰等一切准备妥当,右手食指轻微的敲击臂膀,顿时发出一阵铁器撞击的嗡鸣。声音清脆中带着金属般的质感,很厚重。

    这便是强盛后带来的明显变化,几乎有如神铁,坚固异常。

    “开始吧。”王峰轻吟一句,双目紧闭,入定下来。

    随着他进入入定状态,周遭的喧嚣吵闹,鼎沸人声悉数被拦截下来。除却神识时刻关注外围的动静,一切都死寂如灰。

    “唰唰唰。”

    最先启动的是神武战体,一层一层芒带着刺眼夺目的光,旋绕周身。这些光起先很淡,随即逐步加深,最后通体黄金色,浓郁的如同粘稠的豆浆。食指轻轻的点动,会发现这些金色的光缓缓收缩,一指竟然无法穿透,可见这些色泽的浓郁程度,非常密集。

    “轰。”

    随之一声剧烈的颤动,王峰的四肢百骸出现剧烈的变化,似乎有瀚海大潮突然滔滔而来,血液开始废体,一遍一遍的敲击他的所有骸骨。

    这等景象太骇人,一时间王峰的面部,肌肤全部都是金色的光在撞击,在冲击。那种明艳的色泽就像是一条一条迷你金龙,试图破开王峰的根骨,飞入天地。

    山呼海啸间,血液沸腾如岩浆,带着层层妖艳的金光喷涌,一股一股的在他的身体中涌动。

    “咔哧。”

    一抹明艳的黑光,如乌云般,缓缓而来。

    这是太古魔体在复苏,在蓄势。下一刻,一阵猛烈的震荡,随即成千上万道黑光迸射,洞穿王峰胸腔中的各大骸骨。那些细微的黑色光痕,像一柄柄杀剑,剔穿任何阻碍。

    “轰轰轰。”

    紧接着,黑光和金芒初次相遇,一刹那仿佛宿敌相遇,在王峰的身体中猛烈的冲击,彼此都试图将对方吞噬,兼并。

    这等震荡实在太惊骇了,一声一声犹如雷劫在王峰的体中爆发,冲击的他骨骼都在崩裂。

    “嗤嗤嗤。”

    数十道黑光联袂而至,穿过于层金光堆积的浓郁地带,直接将这些金芒融合,吞噬,一点痕迹都没有剩下。随即金芒返工,以一条大龙的形体强行压制黑光,肆意撞击,将这些黑光撞击的支离破碎,沉沉浮浮恍若尘埃在晃动。

    “哧……”

    王峰的神识一震,面色瞬间煞白。

    这是太古魔体和神武战体在爆发猛烈撞击后,有腹部位置延伸到头颅。他的头颅正在遭受猛烈的余波轰杀,非常浩大,似乎要将整颗头颅崩碎。

    须知,这仅是太古魔体和神武战体的冲击,他的头颅不过是提供场域,为它们的争斗划定范围。然而轰杀过后,还没来得急的余波直接导致他的头颅遭受重创。

    “咔哧。”

    一道细微的红色痕迹,自额骨开裂,像是第三只眼倒竖在眉心位置,盈盈血迹顺着这道裂隙冒出来。一股一股的喷涌,何其恐怖。

    “砰。”

    一抹残破的金光飞了出来,然后又出现黑色的芒,接连而至。仿佛要将王峰的整颗头颅撕裂。

    “嘶嘶。”

    入定中的王峰终于无法忍受这股强烈的痛苦,倒吸一口凉气。随即他猛然咆哮一声,万千色泽各异的芒穿裂他身体的任何部位,带出大片的血迹。

    这些血迹被巨大的冲击力逼出,一簇一簇如箭矢飞了出来。

    “啊……”

    王峰仰天咆哮,身体跟着剧烈震动,一根一根的骸骨都在崩断,裂隙遍布。

    “嗤嗤嗤。”

    最后是面部,一条一条血线摧毁他的面部肌肤,这景象就像是干涩的泥巴开裂,非常的恐怖。似乎只要吹灰之力,就能让王峰化为乌有。

    “好痛。”王峰努力大吼,震动的身体瘫软下去,一滩血水包裹着金芒和黑光,在地上绵延。

    王峰纵使做了万般准备,还是低估了神武战体和太古魔体一瞬间爆发的威力,短短瞬间就崩穿他的四肢百骸,一寸一寸的打断根骨。

    这简直就是剔骨之痛,让他痛不欲生。

    “小子,这是关键时刻,不可松懈,要努力撑过去。”树老这个时候再也无法沉默,他匆忙的提醒,非常担忧。

    王峰努力吸气,用沾满血液的嘴唇传声道,“我会努力撑过去的。纵使上刀山下火海,我也会熬过去的。”

    “铛铛铛。”

    经历一瞬间的痛不欲生,王峰几乎麻木,他的身体也随之僵硬,无法移动。

    “轰轰轰。”

    太古魔体和神武战体两两攻击,在循环冲击数个来回后,各自呈现疲软的状态。失去攻击力的光辉,开始融合。

    这些光辉在王峰的体中像是水渍般,一寸一寸的融合。

    “这是要接近尾声吗?”王峰嘀咕一句,艰难出声道。他现在被镇封,唯有神识在努力观望动态。

    “砰。”

    突然间,这些看似疲软下来的光辉,在融合的刹那又爆发出强烈的战意。那股震动像是两座山突然撞击到了一起。

    一束神芒陡然穿破王峰的肉躯,飞到了外面。

    “哗哗哗。”

    这股波动实在太强了,直接震散了整座楼阁。

    极尽富丽堂皇的楼阁,在余波的第一次冲击下直接散了,化成了无数的残垣断壁。

    “啵。”这股神芒继续冲击,在高速飞驰数丈后,遇到第二层拦截。

    那是王峰先前为防意外,撑开的心神盾,是神识的防御。这股神芒在相遇后,用一种极为狂暴的方式,打穿王峰的神识。

    “啊。”王峰遭受牵连,他感觉有一柄剑刺中了自己的额骨,痛的差点昏死过去。

    “嗤嗤嗤。”

    神芒冲霄汉,飞天而起,像是一簇烟火在浩瀚的星空下绽放。

    “怎么回事?好强的波动?”

    “这难道是什么大人物要突破了?”

    王峰布下的两道防御全部被洞穿,他身上发出的海量能力波动畅行无阻,直接跑到了楼阁外。一时间整个雪老城都被牵连其中。

    无数的大人物,圣子,凡人都感受到一股沉重的压迫感。

    “好强的压迫,我感觉四肢都要被崩裂了。”

    “噗。”

    雪老城异变接连而至,尤其是靠近楼阁附近的普通人,直接被压的吐血。无数的人跪伏到地上,起身都很困难。

    这个时候也唯有那些修为敦厚的高手能避开这股威力的压迫。

    “在那里,我们去看看。”有人第一时间捕捉到压迫感出现的核心地段,食指一点数十条身体联袂而至。

    “到底是何方高人,要做什么?”

    “这难道是在逆天行事?”

    外围,一道又一道议论声如蜂鸣传入王峰的耳中,很琐碎。

    “坏了。”王峰心里咯噔一声,他的两侧防御被洞穿,各大圣子出现在外面,能全程观察自己的动态。

    这对他而言不是好事。可他现在肉身无法移动,唯有神识守护在旁边,如果有人强行出手他根本就拦不住。

    出道以来最大的危机扑面而来。

    “不管了。”王峰咬牙,索性屏蔽神识,不再分神观察外围的变化,开始融合。

    九华门,将军门,浩气门等圣子先到,然后是剑门大圣子,罗刹门圣子。他们沉息一口气,忽而神色变得极为诧异,“是他,王峰?!”

    “他在做什么?”九华门圣子赵庆不解道。

    “难道是在突破?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妖孽,真圣已然不俗,他难道还要继续冲击?”

    因为事发突然,所有人都没搞清楚这是什么状况,唯有如此下评断。一时间短暂的交流后,是浓浓的杀气。

    “王峰太妖孽了,不可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