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过程,王峰食指不沾十字剑,凌空将其崩断。更为关键的是,王峰再最后扬起的一掌,当场将这些血剑化成金色碎屑,而他自身不受如何的影响。

    而且仔细看的话,他的掌心圆润如玉,像是晶莹剔透的翡翠,拥有一股道韵,神圣非凡。

    此战延续之此,在场的人无不倒吸凉气。这等肉身的强韧度,居然连仙金打造的十字剑都无法洞穿,简直逆天。

    “噗。”周逸迎空吐血,脸色煞白如雪,满头的长发也被吹散,随风飞扬,像疯子一般。

    十字剑是他耗尽数十年耐力温养而成的绝世杀剑,一交手他就动用十字剑,已经能证明他对王峰的重视。可是万万没想到王峰的肉身会逆天到这个地步,直接让他十剑成灰,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痛失挚爱和身负重伤的双重打击下,让他很长时间都没回过神。

    “你们有没有感觉到他的气息不对劲?”沉默良久,现场开始议论纷纷,基本都在讨论王峰的。尤其是在某个节点,有熟悉的感觉,不过并不明显。如果不是细心,根本很难发现。

    “似乎有神武战体的影子在里面。”有人小声道。

    气氛明显为之一震,“神武战体?”

    “没错了,确实是神武战体的气息,但为何比当初更强了?”一群人颇为不解,总体还是不可思议王峰的肉身强韧度。

    将军道这个时候出声道,“你们还记得不记得他先前的合体?”

    “难道他将神武战体分离了?”这句设想带来了难以想象的巨震,一度让人不敢相信。须知神武战体已然不凡,若这个时候还舍弃分离,只能说王峰找到了更强更适合自己的体质。

    所以干脆利落,一次性分解神武战体,与其他的体质融合,以脱胎换骨组建最强体质。

    “看着迹象似乎是成功了,连十字剑都难以奈何他。这肉身已经很变态了。”有圣子神色复杂,眼前的妖孽一次又一次打破他们的认知极限,带来数次足可载入史册的突破。

    先是逆天发掘神武战体的潜力,一路修炼到第五境界。现在又是强行分解神武战体,企图达到至强体质。

    现下看状况,已然成功了。

    周逸的惨败便是活生生的例子,摆在面前。

    “这家伙,绝世妖孽啊……”各大圣子无语,碰到这么个妖孽,最好绕着走千万不要得罪。不然下场不见得比周逸好。

    周逸呼吸急促,快速恢复伤患。

    到达现在这个境界,只要伤患没有伤及根本,短时间都能快速愈合。周逸在数个呼吸间,全身气势便再度磅礴起来。

    不过虽然气势不弱先前,但眸子深处的谨慎和心悸,让他对王峰又有了重新的认识。

    “继续打?”王峰习惯性的微笑,问道。

    这一问,周逸杀气冲霄,怒色冲冲。因为在他看来,这是对自己的亵渎,侮辱。是将自己不放在眼里的表现。

    “我还没输,自然要打。”周逸沉声道。

    “哦。”王峰哦了一声,“我还以为你怯战,准备逃跑咯。”

    “哼。”

    周逸冷哼一声,一掌就轰了过去。现在双方针锋相对,基本打出火气,谁也不愿低头,服软。尤其是周逸,如果不在接下来的战斗中挽回一局,对他声名有损。

    “轰轰轰。”

    不出意外,最狂暴最直接的贴身肉搏,一路死战。

    各路光辉冲跃,如北斗星辰,极为亮眼。并且不断发出哐当哐当打铁般的声音,那是周逸掌心盖在王峰肌肤后,反弹出的声音。

    这一连串的声音让在场的人面色一变再变。

    “打铁的声音?铜墙铁壁啊。”

    “这家伙肉身已经达到了逆天的境地。”

    毫不例外,所有的视线都落在王峰的身上,尤其是在这一连串的轰鸣之后,让他们更家的认定,王峰的肉身已然逆天到无坚不摧的地步。

    “给我滚下去。”

    便在诸人沉寂在这一战掀起的滔天震荡下,王峰身子横移,随即一掌就轰了下去。金掌若通天神锤,砸的周逸差点当场跪伏。

    “嘶嘶。”周逸倒吸一口凉气,进入全程防御阶段。

    王峰现在的攻击力实在太猛了,他毫无反击之力,只能中规中矩的放手。然而王峰岂能让他得逞,一掌横切,当下就带出一抹血迹。

    “哧。”周逸脸颊吃痛,半边脸差点被斩下。

    “轰。”

    不等周逸回神,王峰又是一掌轰了过来。

    “赤焰鼎,出。”周逸掌心翻动,一束炫光带着一件器物出现。千钧一发之际,他将赤焰鼎打出去,阻拦王峰的轰杀。

    “铛铛铛。”

    成千上万道火花接连而至,一路闪烁,似乎要将虚空烧灭。

    “嗖嗖嗖。”王峰一击出手,迅速离开原地。不过在与赤焰鼎对轰一击后,他虎口吃痛,有一股酥麻的感觉。

    “好家伙,竟然让我五指发痛。”王峰自语,眸光烈烈的看着赤焰鼎。这尊鼎来自三千界,其背后的来历绝对能惊天动地。

    “咔哧。”王峰抚摸五指,指节有一滴血迹脱落。

    仅是溢出一滴血迹,其背后代表的意思非常明显。这说明先前坚韧无双,一路横推的王峰,终于遇到了危机。

    他的肉身无法承受赤焰鼎的攻击。

    “嗤。”王峰意念一动,独自疗伤。

    实际上这尊鼎确实让自己很意外,其坚韧程度已然超越凡界极限。尤其是被他一掌打中后,被避开了战意,开始防御起来。

    “我看你如何杀我。”周逸冷笑,举起赤焰鼎向王峰示威。

    王峰神色冷漠,看似不言不语。实际上他在寻找突破口,寻找这尊鼎的破绽之处。好在树老对赤焰鼎的熟悉程度超出王峰的想象。

    “不要强攻不要力撼,不然将会击起赤焰鼎无穷无尽的战体。”树老这个时候提醒道,“你的目标是周逸,而非赤焰鼎。”

    王峰思想瞬息停顿,很快明白树老这句话的意思。

    他的目标是周逸,只要瞬间解决周逸即可,没必要跟赤焰鼎死磕。毕竟这是源自三千界的绝世宝器,无论是攻击还是防御,都不是现在的王峰可以硬撼的。

    “嗖。”

    王峰转动神魔九步,瞬间消失。

    周逸嘴角挂起的冷笑刹那凝固,随即猛然感觉身后一股森冷寒意。

    “哧。”一道流光擦着长袍飞过,直接斩开了他的袖子。如果这道流光再入三寸,可能会直接废了他的手臂。

    周逸额头渗出一抹冷汗,王峰的速度太快了。

    “哐当。”

    一声巨震,赤焰鼎突然遭受攻击,周逸来不及细想刹那提手反震,扛着赤焰鼎横空扫过。可下一刻他忽而神色大变,“调虎离山之计。”

    “噗。”

    王峰近乎于无的身影突然显化在虚空,然后一拳就轰了过去。这一拳霸道无匹,卷动虚空,直接洞穿出一道拳洞,当下就打穿了周逸的左胸膛。

    “啊。”周逸遭到覆灭般的轰击,全身刺痛,赤焰鼎差点都徒手而出。

    “你算计我。”周逸怒吼,这打法太无耻了,王峰居然不敢跟自己正面交手。

    王峰嗤笑,“两两对战,强者定天。我怎么出手那是我的事情,你不爽反击便是了。什么叫算计?”

    “呼呼呼。”周逸满头狂发飞卷,再也不敢托大。王峰很明显的在旁敲侧击,要将自己引出赤焰鼎的覆盖区域。

    “我偏偏不让你得逞。”周逸也算干脆,直接将赤焰鼎反置,让全身都罩在了里面。

    王峰哈哈大笑,“竟然当起了缩头乌龟,有种你别出来。”

    “懒得跟你废话,战吧。”周逸大吼,全身在赤焰鼎的笼罩下,一路撞击过来。这尊鼎突然间烈焰丛生,像一片火海冲卷过来。

    “铛。”

    王峰迫不得已,一巴掌拍在赤焰鼎上,滔天轰鸣宛若大海咆哮,非常刺耳。

    外围稍稍靠近的观战者,一个心神不稳,直接被气浪震到了数丈之外。这还是状况好的,更倒霉的耳鼻溢血,差点五脏爆裂。

    “铛铛铛。”

    王峰连拍三大击,全部打在赤焰鼎上,他动用极限之力轰的鼎面出现数个深深凹陷下去的痕迹。不过赤焰鼎很快复原,回归原状,丝毫不受影响。

    “有点麻烦啊。”王峰自语,周逸龟缩不出,让他只能攻击赤焰鼎。看能否借助自身力量,隔着赤焰鼎重伤周逸。

    “现在轮到我了。”周逸咆哮一声,带着赤焰鼎猛地砸了过去。速度越来越快,几乎眨眼间就隔空飞行了数百丈。

    “轰。”

    王峰避无可避,双手格挡,轰的拍击在了赤焰鼎上。猛然间一股滔天的反震之力,将他撞的倒飞出去。

    “杀。”周逸一击得逞,满面杀气,却见他怒啸一声再度提升力道,带着王峰一路倒飞。

    “哐当。”

    王峰沉闷一口气,嘴角溢血。这股反震之力凝聚了赤焰鼎无上道法,当下就震得他气血紊乱,咳血不止。

    “哈哈,我看你怎么挡。”周逸状若癫狂,突然间抬手一掌打了过来。

    王峰瞳孔刹那收敛,一股杀气扑面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