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白眉老者看着那道如猎鹰快速接近的身影,容颜大怒道。

    “就凭你说我城主府在雪老城是外人,可够?”一道厚重的声音强势回复道。那声音如同惊雷炸响,竟然带着雷光。

    白眉老者脸色沉闷下去,刚才说话太急,完全是脱口而出。但不例外的直接得罪了城主府城主。现在对方反问他这句话,白眉老者还真不好回答。

    城主府是雪老城最高权力机构,掌管雪老城大小事宜。

    不同于凡俗皇朝,雪老城没有军队没有朝廷,唯有一座城主府。但城主府在雪老城的权势地位,形同凡俗皇朝中的朝廷机构。而城主自然就成为最具权势的那个人。

    雪无名乃雪老城现任城主,位高权重,是一不俗人物。

    其实今日事情他本不愿意出手,因为关联太大,稍稍处理不慎会得罪诸多圣门。即使城主府相对于十大仙道圣门,并入孱弱,甚至隐隐有争锋之势。

    可常言道不看僧面看佛面,风无痕传念于他,不得不帮忙。何况白眉老者先前那番话,也正好激怒他。

    城主府或许在雪老城之外,权势多有限制。可在这浩大的雪老城,那就是至高无上,谁敢亵渎?

    “嗖。”

    雪无名长袍烈烈作响,一头乌黑稠发迎空乱舞,整个人带着一股狂野的味道。类似于那种不怒则已,一怒山河倾覆的危险人物。

    “锵锵锵。”

    随之而来的还有城主府一百护卫,个个青衣玄甲,手持利兵,杀气滔滔。这些护卫有别于城下镇守城门的老兵,他们属于雪无名的嫡系护卫,实力相当雄厚。

    他们在成为城主府守卫之前,都是曾经声名显赫的奇才。

    雪老城建立千百年,城中有座通天塔,相传有大机缘,得道者可借势飞天而起,成就不世伟业。这等诱惑吸引往年各路英豪奔涌而至,独闯通天塔。

    曾经有一段时间,外界传言雪老城中的通天塔其实衔接三千界,是一方玄秘通道。一旦机缘得当,可不顾修为直接飞升。这段传言因为久不经证实,慢慢失去公信力。但征战通天塔,依旧成为各方年轻英豪最热衷的事情。

    不过雪老城有雪老城的规矩,但凡败者自动划归为雪老城护卫,并签下生死契约,违规者必遭血咒。这些护卫便是数年来积累下的败者,他们在征战通天塔失败前都是一方英才。

    他们号称铁血护卫。

    铁血护卫常年镇守通天塔,极少涉足雪老城内部的问题,今日雪无名突然带一百铁血护卫出现,足见对这件事的看重。

    白眉老者眸光一扫,预感事情不对劲,不过这一扫他在铁血护卫中发现一张熟悉的面孔,“陈飞跃,你果然在雪老城,竟然成了铁血护卫。”

    原本事态紧急,各方对峙,稍有不慎就会刀兵相见。可无端的一句话,让现场的注意力集体转移,看向白眉老者点指的一位中年男子。

    这位中年男子是一百铁血护卫的首领,位居前列,极易发现。

    “陈飞跃?”剑门十大长老恍然失神,随即眸光炸裂,颇为震撼。

    “这是我剑门前圣子,曾经号称年轻至强,打遍天下无敌手,最后无故消失。没想到成为了雪老城的铁血护卫。”

    白眉老者因为周逸战死,本就气血攻心,现在见曾经的剑门圣子剑指自己,更是怒不可解,“连你也要反我?”

    诸人无言,尤其是剑门十大长老默然,神色古怪。

    因为事情过于久远,很多年轻一辈的人或许不知情,但剑门的长老岂会不知情?

    陈飞跃当年天赋超绝,一入剑门便被高层收揽为关门弟子,成为嫡系传人。而这位高层便是眼下的白眉老者。换言之,白眉老者乃陈飞跃的师尊。

    数年后再相遇,刀兵相见,何其滑稽。

    “你是老夫一手带大,你要弑师?”白眉老者怒斥道。

    今日剑门圣子周逸战死,牵连的事态太严重,白眉老者若不是修为敦厚能有效控制自己的情绪。此刻宁可大杀四方也要斩杀王峰的头颅,以祭亡者。

    奈何竟然碰到了前代圣子,事情变得古怪而滑稽。

    “犯我雪老城者,杀无赦。”陈飞跃面无表情,如此一眼。

    白眉老者踉踉跄跄,神情大变,眉头杀气更是骇人。

    陈飞跃依旧面无表情,只是道出了很长的一句话,“昔年征战通天塔失败,飞跃便不是曾经的飞跃。而今只是通天塔下的一具傀儡。”

    这话说的看似云淡风轻,其实夹杂着些许无奈,悲凉。

    征战通天塔之前需要签生死契约,口立血咒。若敢反悔,必将遭受反噬而亡。

    这等以自身血液洒下的恶毒诅咒无异于断了自己的后路,一进通天塔别无选择,败者全部成为铁血护卫。

    饶是陈飞跃这等惊才艳绝的前代剑门圣子,也黯然蒙尘,于通天塔下镇守终生,不得自由。

    “哎。”良久,情绪终于稳定下来的白眉老者黯然的长叹一口气,最终放弃,“你命如此,谁也无法强求。”

    这句话已经有服软的迹象。

    期间城主雪无名一直冷眼旁观,面无表情。

    “恶徒王峰于城主府杀我剑门圣子,请问此事何解?”白眉老者回到王峰的处决问题上,气势依旧逼人,看来是铁了心要王峰一命还一命。即使现下不能当初斩杀此獠,后面也会不死不休。

    现在最多让城主府过手一趟,关于他的生死,剑门会全程盯着,务必结果了王峰。

    王峰神色无恙,周逸数次阴险出手,要害自己,尤其是先前合体的关键时刻,差点因为周逸的贸然介入,身死道消,直接陨落。

    于情于理,王峰杀周逸不为过。

    何况他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击杀周逸,其中矛盾缘由,前因后果在场的人无一不了解。他不信剑门会颠倒黑白,错乱乾坤,给自己加上莫须有的罪责。

    所以他无惧。

    “此事关联太大,由我城主府全权审问。”雪无名给出模棱两可的答复,没有表明自己的立场。这让白眉老者非常气愤,他咆哮道,“若不是老夫等人先前被莫名屏障阻拦,此子已然成为一具死尸,何须现在这般麻烦。”

    “哼,不知道哪位大人物存心偏袒此贼,我看你雪老城的立场很明确嘛。”

    “偏袒此贼?”雪无名神色古怪的悠然道,“既然阁下认定有大人物出手拦截尔等,可否报上那位大人物的姓名,我带尔等去问问?”

    “老夫……”白眉老者原地一愣,脸色阵青阵白。

    偌大的雪老城能一人阻拦十位剑门德高望重的长老,一只手便能数过来。白眉老者其实知道是谁做的,但要他兴师问罪去,他还真不敢。

    那位可是凌驾于雪老城城主之上的年轻至强。若是得罪太深,在临飞升之前去一趟剑门,一番血洗,无异于滔天大祸。

    得罪任何人都不能得罪那位。

    即使白眉老者心里怒火难消,但也知道事件背后牵扯的人物太高深,唯有打碎门牙往肚子里吞。何况风无痕已经留了分寸,等于都给了双方一个缓冲的时间点,终究还是怪自己等人来的太晚。

    “哼。”白眉老者一甩袖袍,默不作声。

    王峰心里冷笑,也是不言不语。

    不过此战时机拿捏得当,不但斩了周逸,又能抵住剑门十大长老的威胁,他本就成为最大赢家。现下就看后面的事情如何处理。

    “啵。”

    就在各方沉默之际,沉浮于虚空的赤焰鼎忽然发出一声厉啸。鼎面上的数道掌印,凹痕,刀伤在一阵炫光的密布下,再度完好无损。

    一群人看的惊疑不定,倍感不可思议。这尊鼎的奇异之处,果然远超凡界,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又恢复的原态。

    可惜持鼎的周逸已经战死,成为一缕亡魂,也算是无福消遣此等宝物。

    “归。”白眉老者轻啸,五指抓拢向赤焰鼎,要将其收归。毕竟是剑门的镇宗宝器,如此大白于天下,难免有心之人觊觎。

    “啾。”

    只是谁也没想到,突然间一声怒吼卷着层层音浪,当下截断了白眉老者的前路。然后一缕黑袍虚影,迅速靠拢向赤焰鼎,竟然要大庭广众之下夺走赤焰鼎。

    “赤焰鼎落在剑门手中,等于蒙尘,老朽正好有心研究,送给我吧,哈哈。”一声爽朗的大笑在虚空上盘旋,无比自信。

    随即黑袍猛然放大,横空而过,像一片黑云遮天蔽日,气势滔天。

    “找死。”剑门十大长老齐声呵斥一声,十道宝光铿锵出现,杀向这位来历莫名的黑袍。一时间,原本渐渐宁息的现场,再度爆发浓郁的杀气,恨不得将整个雪老城都打沉。

    “这胆子也太肥了,当剑门十长老的面抢至宝,找死吗?”

    王峰等一众旁观者心头大震,预感事情又要发生变化。并且这道黑袍主人气力浩大,一出手就截下了剑门十长老的联合一击。

    “是你,黑袍?!”白眉老者眉头深皱,无比意外。

    “无极魔门的教主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