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门,曾经位列十大仙道圣门前三的存在。

    这一门当初可谓是无比辉煌,尤其是在门下奇才将军令横空出世后,隐隐要成为十大仙道圣门之首。可惜就在将军门极尽辉煌之时,将军令突然消失,这一脉遭受重大打击,渐渐没落下去。

    这些年将军门一直怀疑是剑门暗中做了手脚,毕竟以将军令当年的修为,没有特别强大的仙道圣门牵头,很难对付。

    况且这怀疑并非空穴来风,至少有八成的把握,整个大陆对这件事都有普遍认知。

    奈何数年来剑门越来越强大,成为仙道圣门中最强之一,将军门即使心有怒火,也难为自己门下当年无辜葬送的将军令洗冤。

    这一直将军门心头上的一块病。

    好在将军门有自己的风骨,虽然实力太差,但也不至于差的太远。多年来一直和剑门不对付,一有机会就相互拆台。

    所以将军门的表态,诸人并不意外。

    白鬼倒是很气愤,“老家伙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需要再重复一遍?你又不聋不瞎。”将军门这位慈善的长老暗讽道,“我人老了,口水很珍贵,不想浪费口舌。”

    他叫做将军无忧,乃将军门一位太上长老,实力很强。

    将军无忧呛了白鬼一鼻子灰,兴许还没舒服,故意慢悠悠的喝下一杯茶,继续道,“王峰作为年轻一辈的奇才,天赋如何各位心知肚明。若是被你们动手脚灭了,也不怕被天下人所不齿。”

    此话一出,现场的人再度沉默。

    所谓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一旦事情做得太过,让天下人反感,往后哪里还有年轻后辈愿意投靠自己门下?怕是连躲避都来及。

    这关乎门派的清誉,不得不谨慎。

    “此话虽然说的冲,但话糙理不糙。”另外有长老沉声道,“王峰在外声名很高,属于杰出人物。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成为现下年轻一代心目中的榜样。”

    “榜样?学这样的榜样作甚?难不成往后都想成为阴险狠毒,残暴无道的恶徒?”有一位眉目阴鸷,面色病态的长老跳出来反驳道。

    九华门。

    这一脉向来与剑门交好,在权衡一番利益后,站出来指责王峰,认为该死。

    王峰报以一声嗤笑,又是一阵反讽,“我看您老气色不好,往后一定要好好保养,指不定我去九华门看望您。”

    “你。”这位病态老者大怒,张嘴就是一阵咳嗽,深吸数口气才恢复过来。

    “你,你这是在威胁我?”他平定气息后,反问王峰。

    王峰微笑,“我虽然没老,可口水也很珍贵,不想浪费口舌。”

    将军无忧眉头上扬,冲着王峰淡笑。

    先前这句话他用来反驳白鬼,现在王峰活学活用直接反击在九华门长老的身上。这位九华门长老身体是真的不好,几番扭扭捏捏最终恼火的门坐下来,一脸的郁闷。

    随即各大仙道圣门的长老都站出来表态,最后竟然诡异般的持平,让这件事陷入尴尬境地。

    到场的九个门派,五方赞同定罪王峰,四方反对。按理说应该尘埃落定,毕竟五比四再明显不过了。奈何城主府一票反对,五五打平。

    王峰好笑,这帮人真是吃饱了没事撑着,兜兜转转闹出这么个笑话。

    “难道,我剑门周逸就这样白死了?”白鬼不服,沉声呵斥,脸色的怒火根本不加收敛。

    将军无忧嗤笑,“五五打平,你还想咋滴?妄图动手?要不我陪你练练?”

    “嘶嘶。”白鬼全身杀气外泄,真有大战一场的意图。

    王峰抱着双臂,幸灾乐祸。

    “诸位难道忘了我这边还有一票??”便在这时,一道声音突然让王峰全身汗毛倒束,脸色瞬间煞白。

    “林啸。”王峰心语,大为意外。

    却见议事厅外,一道中年身影龙行虎步,气势磅礴的走来。

    之于林啸,王峰再熟悉不过,当初在神武门两人的矛盾一度闹得沸沸扬扬。现在林啸出现在雪老城,让王峰有不好的预感。

    “好久不见啊。”林啸嘴角斜扬,漠然的看了王峰一眼,径直坐上那空置的席位。

    现在神武门林啸出现,让尴尬的境地陷入沉默,各方长老都安静的等林啸的表态。唯有剑门白鬼和罗刹门长老眉角的笑意越来越甚。

    那眼神看向王峰,就像是看待将死之人,漠然,冷酷,嗜血。

    “看来今天要大祸临头啊。”王峰心里暗叹,神武门让林啸来雪老城,其背后的意义别人不理解,他岂会不知?

    这已经证实,赵子阳百分百放弃了自己。

    “王峰来自神武门,林长老的意见代表神武门的态度,不知你门对门下弟子嗜杀成性,残忍无道的作风,有何定夺?”剑门长老白鬼故意一唱一和,配合林啸。

    林啸食指无节奏的敲击椅侧,而后嘴角上扬,猛然一声爆喝道,“逆子王峰,还不跪下。”

    “嗯?”王峰刹那回视,冷冷道,“我有何罪?”

    “何罪?”林啸蹭的站起,大义凛然道,“你联合神武门叛徒欧阳逍遥暗中加害唐斩,将我门最杰出的年轻强者害死,你还没罪?”

    “什么?唐斩死了?”

    “王峰竟然暗中杀了唐斩?难怪这次圣子联盟,唐斩一直没现身,不会真的陨落了吧?”

    附近各大仙道圣门的人神色大变,着实被这一条消息吓了一跳。饶是面色自始至终镇定的雪无名,脸皮也跟着抽了抽。

    这件事太震人耳目,谁也没心理准备。

    何况这句话是出自神武门执法堂林啸之口,很大程度上代表了事实。

    “哒哒哒。”王峰踉踉跄跄倒退几步,面色猛然大白。

    林啸不管王峰的表情变化,继续道,“欧阳逍遥已经被本门教主处死,死前他已经承认这件事是和你联手制定。目的就是杀了唐斩,取代他的位置,从未徐徐图之,直到霸占整个神武门。”

    “欧阳前辈死了?”王峰面色大变,随即眸子深处浮现层层杀气,震得议事厅都在微微颤动,“赵子阳,你不死,我王峰此生誓不为人。”

    欧阳逍遥是神武门唯一一位待自己视如己出的长老。在神武门内变发生的时候,他就时时担心欧阳逍遥的安危。

    如今终于得到消息,可却是蒙冤而死的惨烈结局。

    他心痛的同时,更是杀气咆哮如海。

    “你敢诅咒本门教主?该当何罪?”林啸冷哼一声,眸子里尽是怜悯,嘲讽,漠然的复杂情绪。

    这一次十大仙道圣门中的九华门,浩气门,剑门联手奉上绝密宝物,终于让赵子阳东西,直接赔出唐斩,欧阳逍遥,王峰四人。并且暗中已经透露,他飞升后神武门由自己掌管。

    总而言之,林啸也是这次阴谋的受益者之一。

    当下唐斩下落不明,并且身中七煞拳,九成几率必死无疑。而欧阳逍遥,被他林啸,张莫天等众联手围攻,是最先死在神武门一处秘境。

    余下的王峰现在身陷囹圄,难以脱困。

    只要这次顺手灭了王峰,等于彻底堵死了这条阴谋的实施,到时候翻案都没人了。

    “何罪?”王峰自始至终都明白这件事,可惜他无力改变结局。

    他此刻心头恨,痛,愧疚,百味杂陈。若不是在场的都是诸大圣门的长老,他恨不得当场灭了林啸。

    “你的命好好保管,到时候我会取走。”王峰冷冷道。

    “哈哈。”林啸仿佛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随即他举起一枚手令,“这是教主手令,他准许我在极端情况下,可以不用上报于他,直接原地处决。”

    “既然你在雪老城犯下大错,再加上唐斩被害一事,断然没有继续存活下去的资格。”林啸大手一挥,宣判王峰的命令,“老夫作为执法门的长老,现在赐你死罪。”

    赐你死罪。

    四个字,代表的是神武门的最终态度。

    一边的白鬼要的就是这句话,他蹭的一声站起,大声道,“王峰,今天你死定了。我看谁还有异议?”

    将军无忧,雪无名沉默,这件事牵扯出来的问题太大了,连欧阳逍遥,唐斩都卷进去,谁还愿意插手?

    即使现在插手,也是出师无名,根本回天乏术。

    换言之,王峰现在的死罪已经被坐实,无人可反转局面。

    “既然死罪已定,当场处决吧。”白鬼冷声道。

    林啸抬掌,掌心光环闪耀,阴沉沉的走向王峰,“小子,你终究还是斗不过我。哈哈哈。”

    便在这时,不知是谁小声的嘀咕一句,“王峰可是风无痕的朋友,贸然出手,会不会得罪那位大人物?”

    林啸高高举起的手掌戛然静止,一脸的阴晴不定。

    “也许,大概,或许没事吧?”九华门的胖长老嘀嘀咕咕,一连用了三个假设词,让白鬼这群人心里更没底。

    林啸眉头一转,看向白鬼,“我看你怨气甚大,要你不处决。”随即他大袍一收,退了三步。

    白鬼心里直骂娘,这臭篓子踢给自己,是真的为他平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