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白鬼心里也在犯嘀咕,实在不敢当众下手。

    其实在场的数人当中,他是最忌惮风无痕的。昨日一战,若不是风无痕在暗中摆了他们一道,周逸根本不可能战死。

    随即城主府又贸然的介入。

    且不说雪无名是不是风无痕动用自己的影响力,故意请此人警告自己不要过于放肆。至少王峰跟风无痕肯定是有交情的。

    何况最关键的一点是,王峰乃风无痕请来的客人。

    又是风无痕的客人,又在雪老城,白鬼纵使有一百二十个胆子也不敢动手。

    毕竟那位大人物即使年轻,可实力高深莫测,一旦激怒,倒霉的可单单是他一人,只怕连带剑门都要被牵连进去。

    “要不你动手。”白鬼在斟酌良久,还是觉得不能为泄一时之愤,让整个剑门陷入危险的边缘。他眉头一立,扫视向九华门的胖长老,示意他来动手。

    九华门虽然同属十大仙道圣门,可向来以剑门马首是瞻,甚至隐隐成为附庸。白鬼认为自己能叫的动九华门的人动手。

    到时候一旦看风头不对劲,就说九华门擅自行动,于他剑门无关。

    不得不说这一计用的非常狠,既能剪除王峰又能将危险化解,可谓一箭双雕。

    奈何九华门的人不是傻子,胖长老先是神情一愣,随即整张脸顿时变成苦瓜色。他嘀嘀咕咕道,“死的是你剑门的大圣子,让我动手不合理吧?”

    两大门派虽然关系莫逆,可考虑到圣门的生死存亡,双方很快的就划清界限。随即胖长老抬头看天,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白鬼气的咬牙,费尽辛苦终于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却不敢动手,这是何其郁闷?

    随即白鬼又看向林啸,“王峰乃你神武门的人,此番犯下大错,由你这位执法堂堂主动手最合适不过。你且动手,我等看着即可。”

    “咳咳。”林啸好歹也是老狐狸,怎能看不出这些家伙心里到底顾忌的是什么,他假装咳嗽两声,态度莫名。

    王峰嘴角挂起一抹嘲讽的笑,虽说现在的局势对自己不利,但至少目前是不会有危险。只要能给他喘气的机会,他就没到九死一生的地步。

    雪无名,将军无忧的老辈人物沉默不语,并没有发表自己的意见,仅是观看。其实这个时候,他们即使有心保王峰,也没有办法。

    庆幸的是雪老城还有风无痕这位大神镇场子,一时间让剑门,神武门束手束脚,不敢贸然下手。

    不过这等局面只能维系很短的时间,一旦风无痕飞升三千界,谁能再保护王峰?除非王峰在这段时间说服风无痕出手,先团灭了十大仙道圣门再说。

    可这明显于道义不符,属于出师无名。

    修炼者,最注重的便是道义,若是此番滥杀无辜,对自己道果,心态有不利的影响。总而言之,风无痕顶多暗中震慑剑门,神武门一段时间。此番事了,斩杀王峰必然立马执行。

    “哎,可惜了这孩子。”慈眉善目的将军无忧幽幽一叹,心有可惜。当然他们并不知道这是一件冤假错案,背后有大阴谋。

    “怎么办?”林啸看似面无表情,心里却是很着急。

    毕竟猎杀唐斩,围攻欧阳逍遥等大事堪称大逆不道,若是被外界知晓,后果不堪设想,神武门甚至会声名扫地。

    所以当下他急需杀了王峰,将这件事情做成死案,铁案,至少保证无法翻供。

    而作为当下唯一的知情人以及局中人的王峰,必须死。何况唐斩和欧阳逍遥死后不足为惧,王峰才是最大的变数。

    林啸很紧张,也很急迫。

    其实他心里有另外的一套决策,可就是不愿意动用,期盼能从中取快,迅速结果王峰。可惜剑门看似行事霸道,在这个问题上明显不敢妄动,九华门更没底子。

    许久,白鬼吱声道,“要不,我们缓缓?”

    缓缓?

    所谓缓缓,自然是等风无痕飞升过后。

    一旦风无痕离开凡界,进入三千界,便再难为王峰撑腰。届时再杀,未必不可。

    林啸眉头微微扬起,心道若真到万般无奈,只能选择这么做。

    白鬼一看有戏,继续道,“反正雪老城有你我等各路长老,盯一个人还是没问题的。这小贼,即使有通天本事还能跑了?”

    “再说他就算是跑了,天下之大何处是藏身之地?”

    白鬼说的确实在理,王峰现在不单单被盯紧,更因为神武门的计策,成为罪人。往后即使离开,神武门一拉大旗要昭告天下斩杀叛徒,并许以好处。那些被蒙在鼓里的正道人士,哪个不蜂拥而至?

    王峰沉默不语,知道自己若想完好无损,只能翻案。

    “赵子阳。”念及此人,王峰恨不得将其抽筋拔骨。这位神武门教主做事过于阴暗,令人毛骨悚然。如果不是他亲身经历,真的很难想象一门教主会做如此龌蹉的事情。

    “也罢,先软禁起来,后面再处决。”林啸迫于无奈只能点头同意,实际上这已经是最好的方式。为避免风无痕的怒气,将事态压制在彼此都能接受的情况下,是对自身的负责。

    白鬼摇摇头,“这怕不妥,那位大人物请王峰来是要联手打通界壁的,如果到时候找他,我等软禁起来,还是要倒霉。”

    “额。”林啸翻白眼,心道你这老梆子做事太谨慎了,畏首畏尾的,简直可笑。

    一来这件事本就让王峰毫无短时间翻案的可能,再则风无痕难道还会不顾身份无理取闹?大人物应该有大人物的气量和修养。

    哪怕他有心偏袒王峰,也不会表述的太明显。

    不过白鬼已经提出问题,林啸只要接受,反正保证王峰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即可。

    “那好,让他走。”林啸点头,然后眼神示意白鬼。白鬼了然于心,让其身后的几位剑门长老去办这件事。

    所以,王峰名义上没有被为难,暗地里还是被软禁。

    “既然如此,都散吧。”雪无名真的不想再在这件事上纠缠,示意诸人离去。反正他已经表态的够清楚,只因王峰犯下的事情太大,回天乏术。

    王峰倒是没想这些,他向雪无名,将军无忧还礼,“告辞。”

    随即转身大踏步,转身就欲离开,全程神色无恙,毫无大难临头的觉悟。

    “哼,将死之人还表现的如此稳定,也不知是装的还是不知所谓。”白鬼忍不住再度嘲讽一番,直指王峰。

    王峰瞥视白鬼,而后是临笑,接着是那位胖长老,“剑门,神武门,九华门,尔等究竟做了什么,你们心里清楚。有朝一日,我王峰会一一登门造访。”

    “轰。”

    也不知是怒火太甚,还是无心之举,王峰全身杀气狂啸,早日融合的神魔体在这一刻爆发强大的侵略性。

    却见王峰一手黑光湛湛,一手金芒炙热,将他整个衬托的犹如大魔神,无比霸道。

    “哼。”王峰冷笑一声,撤回神魔体,些微动作就致使全身铿锵嗡鸣,宛若金石撞击。

    林啸微微一震,大呼意外,他隐约感到了神武战体的气息,但奇怪的是比神武门的神武战体还要霸道,“这是升级版的神武战体?”

    可惜王峰已然离去,没有回答。

    白鬼,胖长老相继陷入沉思,其中前者问道,“你刚才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他的体质发生了质的变化,我不知道是不是神武战体的第六境界,但绝对比他在神武门那段时间强,至少飙升了十倍。”林啸蹙眉道,“那股气血之力,太磅礴太澎湃了。”

    “第六境界?”白鬼哑然,这才道,“他早先合过一次体,据传王峰至少有两种体质?”

    “什么?”林啸大惊,连带附近的数十位长老也惊呼出声。

    因为此次事情闹得太大,很多人都本能性的忽略王峰昨日在雪老城究竟干了什么,以至于引起各路圣子观望。现在旧事重提,这些人全部惊骇无语。

    尤其是林啸的一句,飙升十倍,这简直逆天了。

    “神武战体自神武侯后就无人修炼成功,王峰是独一无二的战体传承者,所以老夫也不知道这是不是战体的第六境界的表象,但,真的好强。”林啸有点紧张道。

    白鬼冷漠的表情变得越来越阴沉,他与林啸相视一眼,皆从对方的眸子看到浓浓的杀气。

    此子不除,往后必成大患。

    “当日我等许诺那么多的好处给神武门,为的就是得到王峰。现在看来我的决策很正确,必须杀。”白鬼心里默念。

    当初剑门等在针对王峰的问题上,一致态度是拿人,要活的。

    后面王峰一怒之下杀了周逸,这让白鬼容颜大怒,临时决定先杀了王峰,再带走尸体研究。

    而下再看王峰表现出的恐怖威胁,令白鬼更是坚决的认为,必须杀!

    “呼呼呼。”

    一番议论,各大圣门长老相继离开,只是无端的一阵风让他们感到森冷。尤其是林啸,总感觉其中有变数。

    王峰一日不死,他的心一日难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