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峰虽说自城主府平安的归来,但就他个人而言,真正的危机才刚刚开始。

    神武门与剑门联手制定的阴谋,无异于将自己置之于死敌,若想奇迹般的翻案,往后必然万般艰辛。

    而当下在雪老城,剑门自他离开后,开始运作一系列手段,全部针对于王峰。

    先是城主府的密探的事情被剑门放出风,一时间引起轩然大波。随即神武门添油加醋的推波助澜,让整件事越来越轰动。

    一时间让王峰成为阴险狡诈的小人,尤其是关乎唐斩的陨落,让雪老城彻底不平静起来。

    “什么?唐斩死了?竟然是被王峰杀的?”

    起先这些人不太相信,毕竟是同门没有自相残杀的理由。但在林啸有意的诬陷下,让这件事变得真的不能在真。

    毕竟王峰是出自神武门,而且乃圣子,一下子自圣子之位跌落神坛,成为神武门的叛徒。当真唯有做了大逆不道的事情,才会令神武门忍痛割爱,肃清叛贼。

    “按照神武门放出的消息解释,王峰貌似是密谋和门中长老联手,清除掉唐斩,为的是谋夺神武门教主的位子。”

    “众所周知,任何仙道圣门在甄选下任继承人的时候,都会在年轻一代中选择最合适的。而王峰在神武门虽然成为圣子,但有唐斩在前面挡着,很难实现。”

    “王峰若想截取神武门下任教主的位置,便需要搬走唐斩这块拦路石。如此说来,他确实有害唐斩的理由。何况那位被查出意图谋反的长老,已经在处决前承认了自己做的事情啊。”

    一整日,雪老城议论纷纷,全部是关于神武门的惊天巨变。他们一方面在可惜唐斩陨落,一方面将王峰刻画成阴险狡诈的小人。

    无论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王峰的名声在短短数个时辰,可谓是一泻千里,为诸多人所不齿。并且按照还有神武门和剑门的人故意引导话题,让传闻变得无比证实。

    随后便是刻意制造话题,引出风无痕,试图用这些言论割裂王峰和前者的关系。毕竟王峰现在声名已丑,风无痕若有其他计划,必然会考虑到这一层面。

    当然剑门和神武门在这件事上的处理,可谓步步为营,非常的谨慎。因为一旦火候超了,激怒风无痕那可是真的倒了大霉。

    “我等还以为王峰是仗义之士,立他为榜样,没想到他竟然是这样的人,真是瞎了我的眼,我呸。”有人不齿的说道。

    牵一发而动全身,城中大部分的人开始一边倒的唾弃王峰。

    “这种人为何现在还不处决?”终于有人问出了这个关键性的问题。

    随即自然而然的想到了他是风无痕的朋友,必须由他表态才能决断。而后城中的纷纷议论开始导向风无痕,认为他该大义灭亲。

    ……

    自始至终,王峰从未说过什么,他进入风无痕为他准备的楼阁后,闭门不出。

    现在天下悠悠之口都在针对自己,他不想多说什么,即使心里有怒他也不至于全部杀了这些不明事理的陌生人,这不现实。

    早先时候,王峰在进入雪老城后,一些有意向向他示好的人非常多,都希望能成为自己的朋友。现在事情发生后,顿时门可罗雀。连给自己开门的管家都神色古怪,想必也听到了一些风声。

    王峰自嘲一笑,人,真的很现实。

    “也罢,这倒是让我清净些。”王峰坐在院子里,自斟自饮,颇为寂寥。

    虽说自己现在气愤神武门的做法,但事已至此,没有办法改变格局。只是欧阳逍遥的战死,让他真的很心痛,始终觉得是自己牵连了这位老人家。

    自进入神武门后,欧阳逍遥算是第一个真心对自己好的人,可惜就这么冤死了。

    其次是唐斩。

    唐斩好在是失踪,不管怎么说,死没死还尚未有定论。

    而且王峰仔细的考虑过,即使自己找到唐斩,也未能让后者彻底的相信这场阴谋。

    唐斩毕竟是神武门教主的弟子,是后者一手带出来的门徒。如果这个时候告诉他,正是自己挚爱的,尊敬的教主背叛自己,要杀自己。

    试问,唐斩会相信吗?

    即使真的有证据证实,唐斩心里也会造成很大的冲击,需要很长的时间适应。甚至会自此影响道心,彻底废除。

    若论世间,最令人难以接受的便是背叛,尤其是形同至亲的背叛。

    王峰倒还好,毕竟成为圣子不长,和神武门教主关联不深。唐斩则不同,自幼进神武门研习,数十年的朝夕相处,突然被卖,真的打击很大。

    “哎,唐师兄,希望你没死。”

    王峰隔空祭下一杯酒,以表心中的感叹。

    便在这时,一道人影走向王峰,明显是来拜访他的客人。

    王峰起初很意外,以他现在的名声还有人冒着天下之大不玮来看自己,这令他很奇怪。不过在稍稍打量,他是真的意外了。

    “章无敌?”王峰差点惊呼出声,这可是自己的有数的几位朋友之一。

    不过后来各自离散,已经很久没见面。

    “是我。”章无敌微笑,示意王峰不用起身,他自己施施然的落座在王峰面前。

    “没想到你我在这样的时间,这样的境地见面。”王峰感慨,他现在很忧心,正当苦闷。

    随即王峰道,“喝完这杯酒,你赶紧走吧。”

    现下剑门,神武门都在针对自己。王峰不想牵连到其他人,章无敌现在当着雪老城各方势力的面探望自己,关联太大。

    甚至会引起各方心疑,会对章无敌不利。

    章无敌蹙眉,先是一番沉默的凝视王峰,随即无奈笑道,“你将我想成什么人了。”

    “你的性格,作风我还不清楚?若是你做出这等事,打死我是不信的。”章无敌笑笑,“我其实很早就来雪老城了,不过一直没时间见你。不想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

    章无敌来雪老城仅是凑热闹,并无要是缠身。而且自从和王峰离散后,两人境界修为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王峰的实力已然超过他太多。

    “哎。”王峰长叹一口气,“被人背后插了一刀的滋味真的不好受。”

    随即,王峰将自己在神武门的事情告知章无敌。

    毕竟是自己的朋友,王峰相信章无敌。

    章无敌原本淡然的神情越来越凝重,随即他猛的一拍桌子,“可恶,神武门竟然如此行事,用心太险恶了。”

    “这是要逼你与天下人为敌,彻底毁了你的名声。”

    王峰叹息,“实际上,我现在的名声已经被毁了。”

    “哎。”章无敌跟着叹气,旋即他眸子一绽,“有什么我可以帮助你的?”

    “不要。”王峰摇头,他现在等于是龙困浅滩,被各方针对,若是再牵扯章无敌进来,会对后者不利。王峰现在的想法就是,他的朋友能不插手就别插手,包括风无痕在内。

    “你不相信我?”章无敌有点气愤道。

    王峰苦笑,“不是不相信你,是怕你有危险。”

    “哼,神武门狼子野心,若是让他们得逞了,岂不是没有公道了?”章无敌一拍桌子,沉声道,“王峰,你若当我是朋友,就让我帮你一把。”

    “我知道你向来留一手,说吧,怎么帮你?”

    王峰沉默,其实他真的捉襟见肘,即使有也是下策。

    但若真的要他等死,那是不可能的,即使会死也要反咬神武门,剑门一口。

    “哧。”王峰抬手取出一粒黑石,“这个你拿着,而后迅速去七十二魔域。”

    “七十二魔域?”章无敌蹙眉,有些不解,“那可是魔道人物盛行的地方?而且听闻魔域发生大震荡,出来一个战天盟连无极魔门的面子都不给。”

    “据传战天盟有可能成为七十二魔域真正的掌舵人,无极魔门会被踢出局。”

    “你说这战天盟到底是什么人物?这般厉害。”章无敌说完感觉自己跑题了,不过这些传闻并不算秘密,外界一度穿的沸沸扬扬。后面才渐渐被雪老城的大事件压制了风头。

    “我让你去的就是战天盟。”王峰哈哈一笑,“你拿着这块黑石,去了战天盟直接告诉他们的副盟主。”

    王峰微微一想,继续道,“你就说盟主有令,全军备战。”

    “额?”章无敌有点莫名其妙,随即神色一震,蹭的站起身一脸不可思议道,“你刚说什么?盟主有令?”

    “我就是战天盟盟主。”王峰沉声道。

    “唰。”章无敌倒吸一口凉气,战天盟据传门徒数万,而且还在不断的扩张领土吸附魔域各路高手。

    这等大势力的盟主竟然站在自己的面前。

    “战天盟一直是我留的后路。这一次你去战天盟配合摩原行事,若是我在雪老城出现意外,你带领战天盟直接想仙道圣门开战。”

    王峰思考后,继续道,“战天盟一旦对外开战,无极魔门虽然跟我盟不对付,但肯定不会错失机会,指不定要顺手掀起更大的战役。”

    “我要的就是让整个大陆打成一锅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