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战天盟的势力还稍缺火候,这一点王峰比谁都清楚,毕竟战天盟是自己一手拉起来的。若是真的掀起正魔大战,会存在很大的后患。

    但王峰比谁都清楚,现在事态紧急,唯有一搏。

    而且他放战天盟出去动手,其实是起到一个导火索的作用。此些年无极魔门不断扩大势力,缺的就是一个由头直接开战。尤其是黑袍趁着白鬼进雪老城,一次性灭了八位真圣,直接将双方平衡的局面打破,当下更适合开战。

    等战天盟在外面打起来,无极魔门肯定会坐不住。

    到时候群涌而起,正魔相继投入大战,这就不是谁都能控制的住了。

    “你竟然在七十二魔域拥有如此一支联盟。”

    “我更没想到你就是大魔神。”

    章无敌咂咂嘴,还没从震惊中回神过来。这太惊骇了,若是被外面人知晓,绝对要惊掉一堆人的下巴。

    王峰忖思,其实现在局势并不明朗,即使战天盟有一定的实力未必能顺势而起,达到自己预期的效果。他现在就期盼无极魔门能从中揭竿而起,与战天盟两相呼应。

    所说战天盟的崛起很大程度是踩着无极魔门尚未,但后者的目标是一整个天下,只要战天盟一动,不怕无极魔门坐得住,毕竟是千载难逢的机遇。

    “切记,你要等雪老城的消息传出来后,再动手。”王峰继续道,“现在我的身份你知道了,一旦我遇到危机,直接打。”

    “至少要让十大仙道圣门疲于对付。”

    “如果我能突围出来,会一路向七十二魔域突破,你务必要见机接应我。”

    章无敌了然,现在他去七十二魔域,为的就是在外围策应王峰,自然要以后者的一切动态为基准。

    “那我现在就走。”章无敌知道时不我待,当场就准备离开,前往七十二魔域。

    不想王峰摆手,直接阻止了他,“不行,你这样走实在太危险。毕竟剑门和神武门的人在附近盯梢,你贸然造访我的楼阁,他们肯定要起疑心。”

    “那怎么办?”章无敌蹙眉道。

    王峰笑,“自然要我们反目,他们才不会起疑心,而且你要等风无痕飞升当天离开。”

    “反目成仇?”章无敌摸摸下巴,露出一嘴灿烂的白牙,“演戏?”

    “轰。”

    王峰抬手一掌击向章无敌,这一掌看似十足霸道,其实火候拿捏的恰到好处,即使被击中也不会伤及根本,最多伤筋动骨。

    章无敌哈哈一笑,知道王峰这是假意所为,是故意打给外面那些人看的,不过也激起他的战斗力。

    “咔哧。”

    章无敌抬手反击,轰出一阵余波。

    “王峰,没想到你是如此阴狠毒辣的人。”却听章无敌故意隔着楼阁大声嚷嚷道,“我劝你自裁以谢罪天下,是为你好。没想到你不识好歹,居然要向我动手。”

    “算我瞎了眼认识你这样的朋友。”

    章无敌大声嚷嚷,顿时让楼阁外的各路高手警惕。

    “轰。”

    “给我滚。”

    这是王峰的声音,他一掌如瀚海浪潮,卷起无边波浪,顿时将章无敌轰杀出了楼阁。

    “咳咳。”章无敌大声咳血,神色表现的极为狼狈,并且顺势逼出一口血迹,让自己看起来像是身负重伤。

    “你,你好狠,枉我一片真心待你。”章无敌跪在地上,无比愤怒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峰这个时候还敢动手?还有这位是谁?”

    此番动荡终于引起楼阁外的诸人,他们伸头看向半死不活的章无敌一脸不解。

    许久才有一位圣子靠近章无敌,询问道,“兄台,你这是为何?”

    “啊……”章无敌咆哮一声,义正言辞道,“我乃此贼的朋友,听闻他在神武门犯下滔天大罪,不可饶恕。章某本着大义灭亲,准备劝服他自裁,没想到他向我下死手。”

    “噗。”章无敌恰到好处的吐出一口浓郁的黑血。

    “这……”一群围观的人神色古怪,心道你丫的胆子也太大了,现在局势复杂,各方人都不敢妄动。你居然跑去劝人家自裁,这脑子……

    “王峰,今日我要与你恩断义绝。”章无敌再度大声道。

    “给我滚。”

    楼阁中传来一声爆喝,瞬间震飞章无敌,后者在虚空倒滑数十丈,轰的一声砸踏身后的一座楼阁。

    “王峰这个时候还嚣张霸道,真狠。”

    “不过他的朋友都与自己反目,这次算是彻底载了。”

    一片喧哗渐渐宁静下来。至于隐伏在外围的神武门,剑门各大长老并没有多大关注。毕竟他们的目标是王峰。

    实际上王峰现在是困中之兽,唯有等死。

    章无敌的出现即使闹出一点风波,实际上无人关注。

    “嗤嗤嗤。”章无敌在尘埃中缓慢起身,而后眸子瞬间收敛,看着一片宁静的楼阁,心中默念道,“王峰,望你能脱困。”

    “我现在就着手准备前往七十二联盟。”

    随即他一起身,踉踉跄跄的离开。

    楼阁中,王峰负手而立,看着雪老城的风景,心头微微发紧。其实他知道章无敌脱身,应该不会出现意外。但这次大战若是真的动起来,很难控制。

    “哎。”王峰叹息,神色很不好。

    除却早先时候章无敌来一次,楼阁中再无一人观察。

    王峰原本以为这就是自己现在遇到的局面,但没想到风无痕也来了。风无痕昨天和今天都在处理要事,很难抽身。现在一有时间,就赶赴过来。

    他修为更高深,来的时候剑门和神武门的长老根本不知道。

    “你怎么来了?”王峰有点意外道。

    “我来看看你。”风无痕幽幽一叹,随即无奈,“没想到事情会沦落到这一步,你现在的困局真的很难破局啊。”

    风无痕认识王峰很早,自始至终都不认为后者会做出这等事。

    何况他与什么样的人做朋友,还轮不到任何人指指点点。

    “逆境才能助人成长,习惯了。”王峰笑道,实际上这些年他不知道被多少人算计过,最后还不是活的好好的?而且境界一路高歌猛进,谁也拦不住。

    这一次王峰觉得也能平安度过。

    “三千界有禁制,我带不走你。”这是风无痕道出的话。

    王峰长吸一口气,“我知道你想帮我,但现在的局势根本很复杂。不能因为我的个人事情影响你的大计。”

    “何况这次突破界壁,所图太大,你能不能因此分心。”

    王峰继续道,“放心吧,这次事情我自己解决。”

    “嗯。”风无痕点点头,然后自顾自的倒了一杯酒,慢慢饮下,“我希望来日能在三千界见到你。”

    王峰哈哈大笑,“放心吧,我一定能去的。”

    风无痕这个时候突然笑了起来,然后道,“我名义上虽不能刻意偏袒你,但从中送一份大礼给你还是可以的。”

    “嗯?”王峰听出风无痕意有所指,询问道,“什么大礼?”

    “届时突破界壁,肯定有雪藏的年轻高手一起飞升三千界。不过这些都不是关键,关键是神武门教主一定也会来。”

    “赵子阳。”王峰听得此人,眸子杀意泛泛。

    “赵子阳此人这次做了这么多阴谋,无外乎想跟着一起进三千界。到时候在界壁开启的时候,他肯定会趁此机缘,一同进入。”风无痕说到此处,停顿一息,“我送你的大礼便是他。”

    “你要?”王峰有点激动。

    “我留他下来。”风无痕眸子里有淡淡的萤火,他沉声道,“只要还在凡界,想离开至少要问问我的意思。”

    “我会在临飞升之际,送他一场造化,让他无法飞升。”

    “哈哈。”王峰大笑,颇为激动,“他只要还留在凡界,迟早我会杀上门的,哼。”

    先前他一直顾忌,若是赵子阳成功脱离凡界,前往更浩瀚的三千界,以那里的疆域浩大,自己未必能再遇上。现在风无痕暗中摆赵子阳一道,留他下来,确实是好计策。

    “不过他的境界自始至终都很高,你务必小心。”风无痕有点担忧道,“我也不知道这么做对你是好是坏……”

    “足够了。”王峰感谢风无痕,“多谢风兄相助,留住赵子阳就好,后面的我自己来。”

    “嗯。”风无痕点点头,随即又给我王峰另外一个足以震撼的消息,“我昨日夜观天象,心有所感。唐斩未必死了。”

    “唐师兄。”王峰激动,唐斩没死实在是好消息,这让他神情为之一喜。

    “因为天机不可测,我无法定出他的具体方位,不过能肯定他没死。”风无痕继续道,“往后你想洗清自己身上的冤屈,必须联手唐斩。”

    “我时日无多,没办法替你解决这件事,只能给你消息。”

    这是风无痕最大的制约,不然以他的影响力,要替王峰翻案绝不算难事。但这一次飞升在即,没办法插手另外的事情。毕竟一旦要翻案,必须要找到唐斩,这短时间不可能做到。

    “今晚最后一宴,明天动手。”风无痕已经决定明天动手轰杀界壁,“考虑到你的情况特殊,就不要出手了。”

    “不过今晚的宴席,你务必到场。”

    王峰嗯了一声,恭送风无痕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