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峰出手,必定惊世骇俗。

    三位圣子,原本想借机扫一扫王峰的威风,不想下场落得如此之惨。尤其是赵庆,他现在全身颤动,恨不得向王峰求饶。

    王峰五指卡住他的咽喉部位,只要稍稍用力便能取他性命。

    这个时候剑门长老等人的出手,不是在救他,而是在害他。

    当下的王峰已经事多不怕麻烦,多背负一条性命对他而言,根本不算什么。

    “求你,求你放过我,咳咳。”赵庆先前即使再嚣张跋扈,狂妄无度。但在生死存亡之际,还是知晓轻重。

    他已经顾不得什么颜面,尊严,能保命就是万幸。

    “我先前有眼无珠,不知分寸得罪于你,求你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吧。”赵庆一边咳嗽一边恳求道。

    “锵锵锵。”

    邀约阁的事情闹得越来越大,各大仙道圣门的长老都悉数到场。其中一位胖胖的长老在听得赵庆一席话,顿时面色发沉,“你胡说什么,怎能想歹人服软?”

    这位胖长老正是九华门的一位高层,昨日在城主府一度针对王峰。

    如今一日不见,王峰居然差点斩了自己门下的圣子,这让他大怒,“王峰,你想死吗?赶紧放人,老夫可以既往不咎。”

    这只不过是句客套话,他即使真的有机会也不敢追究王峰的责任。

    毕竟风无痕一日不飞升,他一日不敢动手。

    此刻他无比恼火的是赵庆太不识好歹,这个节点招惹王峰简直在找罪受。但万幸的是,赵庆还不至于沦落到周逸那种局面,至少没死。起码还有补救的机会。

    “既往不咎?”王峰冷笑,“你算个什么东西?我需要听你的?”

    “你。”九华门胖长老神色尴尬,一张脸又阴沉几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王峰停顿一瞬,面不改色道,“狗东西,给我滚。”

    “你。”胖长老全身杀气狂泻,恨不得现在就出手斩了王峰。奈何本门圣子被擒在他的手中,一时间让胖长老不敢妄动。

    现在的局面算是彻底僵持在此地。

    “噗噗……”

    沉默间,先前被王峰一指点飞的任千秋艰难的自一处尘埃中站起身,这让剑门的长老大怒,先前事情发生的太快,根本就没看清王峰究竟向几人出手了。

    “王峰,我……”任千秋大怒一声,裹挟着滔天怨气,可这句话在下一刻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脸呆滞的任千秋。

    “我,我。”任千秋神色煞白,踉踉跄跄的倒退数大步,一脸的不可置信。

    “千秋,怎么回事?”剑门长老着急的问道。

    “长老。”任千秋呆滞的痛苦布满绝望,随即他满头乱发飞舞,爆发出令人毛孔悚然的怨念,“王峰,你,你废了我的修为。”

    “什么?”

    “剑门圣子被废了?”

    这句话引起轩然大波,让在场的人瞠目结舌,嘴巴撑得老大,久久合不上。

    “这怎么可能?”一群人质问,心里不敢相信。他们承认王峰先前出手确实狂霸,也很迅速,但究竟是怎么废除的任千秋?

    全场唯有王峰知晓。

    他其实是在先前借助神魔体澎湃的气血之力震断任千秋的四肢百骸。

    如果常会功法肯定做不到,可神魔体是神武战体和太古魔体融合后的新体质,拥有狂霸的攻伐力和震慑力,足以震碎任千秋的根骨。

    须知根骨是一个人身体的基本框架,一旦被震碎,通天修为也无力回天。除非修炼到长生境,超脱凡界之上。

    “不好。”当下跪伏在地上的陆豪神色一变,迅速调转周身真元,这一调动张嘴就喷出一口血迹。

    “啊……”

    又是一声仰天的怒啸,陆豪瞳孔冒出血丝,阴狠狠的盯着王峰。

    “你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为什么?”陆豪当场失控,跪伏在地上的身体不住颤抖。这一变故让在场的人吓了一大跳。

    “怎么回事?”

    “陆豪怎么了?”

    这是现场人的一致的疑问,不过很快的有人反应过来。

    “看来祸不单行啊,前有任千秋被废,现在又轮到了陆豪。这两人前后被废除修为,真是咎由自取啊。”有圣子幽幽一叹,神色怜悯。

    “王峰,你……”陆豪五指握紧,全身抽搐,他现在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因为真元丧失,悉数被震碎。

    “我门圣子怎么了?”

    神武门的林啸虽说姗姗来迟,却也不算晚。偏偏此时他听到如此如雷贯耳的消息,整个人愣在原地,不知如何言语。

    “他被废了。”有人好心提醒道。

    “轰。”

    林啸全身杀气飚射,蓦地转头看向王峰,杀气沉沉。

    “你做的?”林啸明知故问道。

    王峰微笑,“你以为?”

    其实在任千秋,陆豪,赵庆三人挑衅自己的时候,王峰下的是必杀之心。但考虑到这里是风无痕的场地,杀的太狠不好收场,到时候指不定令风无痕左右为难。

    可若轻松的放了这几个人,一等风无痕飞升离开,他们必然成为围捕自己的大军一员。

    左右权衡,王峰选择了罢黜这三人的修为,将他们对自己的危险降到最低。同时也不至于让风无痕陷入两难之境。

    “我要杀了你。”林啸怒吼一声,就欲动手。

    九华门的胖长老眉头跳了跳,他忙不迭道,“不可,万万不可啊。”

    “嗯?”林啸诧异,转头凝视胖长老。

    “我门圣子还在他手中,你这一动,不是在害他吗?”胖长老现在很尴尬,可本门利益不得不顾。所以他硬着头皮挡下林啸的狂野一击。

    林啸恼火之后,这才发现王峰手中半死不活的赵庆。

    “林长老,千万别出手,这就是个疯子,不能惹。”赵庆无比艰难的恳请道。

    王峰微笑的看向赵庆,“你还有点自知之明。”

    “王峰,求你放我。”赵庆现在的状态实际上非常不好,他苦苦求于王峰,希望对方手下留情。可王峰神情没有丝毫的变化,这让他心越来越沉。

    “你到底要干什么?”林啸大怒道。

    “我要你滚。”王峰面无表情回复,现下两方对峙,谁也不敢贸然出手。何况他手里擒拿有赵庆,可以借此施压林啸,扫一扫他的面子。

    “你,你这是挑衅我?”林啸大怒,杀气沉沉。

    “呵呵。”王峰冷笑,“我想你是没听懂我的意思,我再说一边,给我滚。”

    “你……”林啸掌心杀气翻腾,就欲动手。

    王峰右手猛然抬起,被擒住的赵庆浑身一哆嗦,咽喉部位有血迹滚落。

    王峰做这番动作的时候,并不是看的林啸,而是九华门的那位胖长老。

    “哎呀,息怒息怒啊。”九华门长老哪里不知王峰是故意的,奈何他不得不做。

    “林长老,切莫动怒啊,他是有意在给你下马威,你无需理他。”胖长老结结巴巴,然后谨慎道,“毕竟我门圣子还在他手里,不能妄动。”

    “哼。”林啸郁闷,九华门是他暗中的盟友,他不能不管不顾。

    可王峰做的事太过了,简直忍无可忍。

    作为神武门执法堂的一堂之主,什么时候遇到这样的羞辱。

    “哼。”林啸再度冷哼一声,袖袍一收,沉默的站在原地。可他眼中的杀气还是那般炙热,狂野,令人不寒而栗。

    王峰不依不饶,再度出声,“我让你滚,怎么还不滚?”

    “嘶嘶,这家伙到底想做什么?”

    “这么侮辱林啸,不怕来日旧账新账一起算,会让自己生不如死吗?”

    此刻不单单各大圣子懵了,连九华门的长老都傻眼了,这不是逼着自己请林啸滚蛋吗?毕竟王峰要挟的是自己门下的圣子。

    “这小兔崽子。”胖长老心里直骂娘,王峰这是拿赵庆的性命要挟自己当炮灰,以达到欺辱林啸的计划。

    这他妈的是一箭双雕啊。

    “咳咳。”胖长老硬着头皮,战战兢兢的看向林啸,求救般的说道,“林长老,要不您避避?”

    “避避?”林啸怒不可揭,“你是聋子还是怎么了?他是要我滚。”

    “是可忍孰不可忍,我杀了此贼。”林啸一掌挥扫向胖长老,直接要动手。

    胖长老神色大变,哀嚎道,“万万不可,万万不可啊。”

    “师叔,快救我。”赵庆感觉事情要遭,艰难的求救道。

    王峰无奈的叹气,对赵庆道,“看来你的命不值钱啊。”

    “轰。”

    胖长老无奈之下当场动手,一击拦向林啸,顿时拉出一道绚丽的长虹。

    “你做什么?”林啸恼火,他没想到胖长老敢想自己出手,“你不想活了?”

    “这是我门圣子,你若再妄动,我只能得罪了。”胖长老一改神色,知道和谈不成唯有强硬阻截了。毕竟关乎自己门下利益,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赵庆被杀或者被废。

    “你好大的胆子,再拦我杀你。”林啸口气越加冰冷,当场就要翻脸不认人。

    “狗咬狗,一嘴毛。”

    “好戏好戏。”

    王峰张嘴轻笑,如此说道。

    一群圣子神色复杂的看向王峰,心道,这家伙胆子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