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风无痕的不断解密,王峰越发感觉这几位年轻人胆子真大,竟然设计出如此惊天动地的局。 甚至将天下人都蒙在骨子里。

    不过转念一想,金兀术的出现在某种程度上是在救凡界的人,避免了这些人贸然涉险。不然一旦出现意外情况,死亡真的不是谁都能控制的住。

    而下诸人聊天的话题,已经针对于凡界雪藏的,还未走向明面的高手。

    “这段时间我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冥冥中总是被人盯着。”风无痕这句话若是放在外面,肯定会引起巨大的震动。

    风无痕是谁?乃凡界天下无敌的存在。

    换言之,能够让趋近无敌存在的风无痕心惊,这些藏在暗地里的高手,实力等级必然不俗于他。

    风无痕此举就是想一次性圈出这些隐藏的高手。

    暂且不管这些人究竟是通过什么方式,在进入长生境后还能长留凡界。其背后的过人手段,不可忽视。

    期间,金兀术一直沉默喝酒,这些事不属于他的管制范围。

    “大概会引出几个?”王峰也很好奇,他很想知道凡界究竟隐藏有多少实力境界可与风无痕相仿的大人物。

    风无痕停滞些许,回复道,“不太多,三到五人。”

    “嘶嘶。”虽然这个数量不大,可依旧能让人震撼,毕竟长生境的高手属于超于一门教主的存在。一时间可能涌现三五人,足够震惊。

    “不要小瞧凡界,这一界很神秘。”金兀术这个时候横插一句话进来,“我在三千界听人说,这一界曾经无比辉煌。后来因为祖上犯下大罪,才渐渐蒙尘,衰败下去。”

    “更有传言说凡界是天域牢笼,囚禁有绝世大人物,后来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些绝世大凶早就死去。而这一方凡界也慢慢发展起来。”

    “天域牢笼?”王峰三人同时惊呼,显然风无痕和战英也是首次听闻。

    金兀术点点头,“不过年限隔得太久,究竟真假无法考证。”

    一席话,让四人沉默。

    许久,战英才暖场道,“再说说你的事情吧。”

    他眼睛看向王峰,下面提及的事情肯定关乎王峰。

    “听说你要留赵子阳在凡界,不得飞升?”战英疑惑道,这条消息自然是从风无痕那里得到的。而关于神武门内变的种种秘辛,多少有点了解。

    “此人阴狠歹毒,为个人发展不惜截杀唐斩,处死欧阳逍遥。”王峰神色阴狠道,“这人我要亲手宰了。”

    “如果让他成功去了三千界,往后找他就难上加难,索性请无痕帮忙,截他下来。”

    战英点点头,“你的事牵扯的局面太复杂,还是需要你自己处理。即使我等趁手替你杀了赵子阳,可你蒙受的不白之冤还是无法洗清。”

    战英虽说明白其中的利害关键,而且以王峰的性格也不会让他们过度插手。但他还是有点担忧道,“赵子阳毕竟是教主,此次又得到大机缘,修为境界一路飙升,你确定能动的了他?”

    “只要还在凡界,一切皆有机会。”王峰道。

    风无痕三人沉默无言,这一次王峰背后涉及的事情太大,绝非三两日就能彻查清楚。而且神武门,剑门有意无意的在暗中抹除痕迹,让这件事更是难上加难。

    何况舆论的倾向更让王峰成为天下的罪人。

    可以说王峰距离天下皆敌不远了。

    “我已经提前打点过罗汉门,对于你的事情他们不会再插手。”这是战英给出的承诺。实质上这已经很能表现自己的诚意。

    须知十大仙道圣门过半都在想得到王峰,从而研究他的体质。尤其是在合体后,更是引起不小的轰动。

    罗汉门忍痛割爱,脱离事件的漩涡之外,难能可贵。

    “多谢。”王峰向战英报谢。

    战英这个时候又问道,“你可有计划?一旦我们走了,雪老城留下的所有人都会向你出手。你……”

    若是战英碰到这件事也很头疼,本身蒙受不白之冤就很郁闷,当下又要被天下人集体围剿。心理素质差的只怕早就崩溃了。

    “实在不行,你就留在雪老城吧。”风无痕道,“雪无名怎么也会给我面子,护你周全。”

    这算是风无痕第一次表态,他不似战英那般脱离事件之外,而是直接点名雪老城保护王峰。换言之,这是将王峰和雪老城绑定在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王峰摇头拒绝,“此事干系太大,不想牵连太多无辜的人。”

    “相对而言,现在七十二魔域才是最安全的地方,只要去了七十二魔域,我就能缓一口气。”王峰露出一嘴灿烂的白牙,不似大难临头,“除非他们想引爆天下大战。”

    “再者我已经有计划拖无极魔门下水。借此消耗两派的力量,兴许能一箭双雕,不但能缓解我这边的压力,也能让无极魔门从中受损。”

    “你想挑起正魔大战?”战英挑眉,这是不是有点异想天开?虽说现下正魔两派僵持,迟早要打起来。可若真的打起来,需要很大的理由,这很难。

    战英不太相信王峰有这个能力。

    王峰笑笑,他已经吩咐章无敌期望七十二魔域,一切都在他掌握中。只要不出现大的变故,事情能顺着自己的意思发展。

    “听闻七十二魔域出来一支战天盟,你如果能得到他们的支持,也许可以适当的缓解一下自己的压力。”战英忽然想起战天盟,如此说道。

    王峰摸着下巴咧嘴大笑,“战天盟好说,实际上只要我号令一出,明日就能调动数万大军。”

    “嗯?”

    风无痕和战英诧异的惊咦一声,连一直沉默喝酒的金兀术都来了兴趣。

    王峰笑不露齿,没有作答。

    风无痕这个时候陡然想起到什么,“战英,你可记得战天盟的盟主叫什么?”

    “大魔神。”战英脱口而出道。

    “错了。”风无痕这个时候笑了起来,实际上已经猜测出大概,“我问的是真实姓名。”

    “真实姓名?”战英嘀嘀咕咕,突然眸光一绽,“王魔,王……”

    “我……”战英一拍桌子,直挺挺的看着王峰,“你别告诉我战天盟的盟主,就是你。”

    “喝酒喝酒。”王峰举起酒杯,直接撇过这个话题,示意三人喝酒。

    战英喋喋不休,一改先前的儒雅风气,“你这个家伙还真令人不可捉摸,什么时候跑到七十二魔域组建起这么大一个门派。”

    现在也就他们这几位大人物能平静下来,若是让外面的各路圣子知道,那表情只怕要僵硬好一刻。一人身兼两种身份,并且都有不弱的成就。这可不是一般的人能驾驭的了。

    如此看来,王峰的谋略能力,确实远超常人。

    “既然你有计划,我等不好过于插手,以免让你分心。”风无痕替王峰倒上一杯酒,继续道,“不过有一件事,我建议你放在心上。”

    “嗯。”王峰点头,静等下文。

    “往后有资格进入三千界前,建议你考虑考虑从通天塔那里走。”风无痕沉声道,“凡界余下的几个大型通道都被仙道圣门掌控,而且需要付出的代价极重。”

    “你这么敏感的身份从那里走,等于是被仙道圣门活捉。”

    “通天塔是通往三千界的隐秘通道,你可以试试。”风无痕说到这个时候,他心里也没底,“兴许,能通关吧。”

    “那里真的是通往三千界的秘密通道?”王峰哑然,早先确实听到外界传闻,但因为没有一定的公信力,大部分人持怀疑态度。

    现下经由风无痕一番解释,着实震撼。

    不过看他的口风,似乎有点顾忌。

    “你尽管说就是了。”王峰道。

    风无痕看了看金兀术,没有继续说话。金兀术了然,他是三千界的人,自然知道,“那里通往三千界的一处荒域。若说这座塔也颇有来历,是当年一场战役中某位大能脱落的至宝。”

    “这宝物似有通天之力,直接砸穿了凡界和三千界,形成一条无缝闭合的缝隙。至今存在已经很多年,我也记不清具体数字。”

    “这座塔的上两层就在三千界扎根。”

    王峰习惯性的摸摸下巴,“我想问问,历年来从通天塔成功前往三千界的人,有几位?”

    风无痕尴尬的笑笑,“根据记载,无一人成功通过。要么成了铁血护卫,要么就死在里面。”

    “草。”王峰嘀咕一声,神色有点不自然,“这么说岂不是九死一生?”

    “我觉得是九死无生。”战英善意的开玩笑道。

    这件事对王峰来说虽然还早,但至少是备选选择,甚至是唯一的选择。界壁是无法打穿,存留凡界的几个大型通道也被仙道圣门掌控,似乎仅有这一条。

    “哎。”王峰先是叹了一口气,然后道,“若是真的被逼到这一步,试一试也无妨。大不了战死在里面。”

    按照王峰的秉性,他宁愿死在通天塔里,也不会退出后成为雪老城终身不得自由的铁血护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