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下想那些事情还为时过早,王峰暂时不去考虑。

    再者他现在无法离开雪老城,毕竟要等风无痕等人离开后再运作后手。当下雪老城对他盯防的实在太紧,需要等风无痕这边飞升前一刻,众人都被吸引的刹那迅速抽身离开。

    “既然如此,我等明日就准备动手。”风无痕冲着金兀术点点头,言下之意非常明显。

    金兀术道,“我去准备准备,你们切记关注周边变化。”

    这一次风无痕虽然改变的策略,但雷劫还是需要引动下来。他在凡界的力量处于压制阶段,到时候一走肯定要释放强大的威能。届时诸天雷劫将至,危险重重。

    这是最难的一关,风无痕必须硬抗过去。

    再者他在凡界突破的长生境,这等雷劫不早日破解,等于是悬在头顶的刀。

    “放心吧,也该不会出现太大的意外。”风无痕微微一笑,神色淡然。此些年他一直以迅猛的速度成长,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识过?

    此番破劫,只是诸多凶险中的一环,还不至于伤及根本。

    王峰沉默无言,最后唯有一句,珍重。

    两人都知道,这一别往后不知多少年才能再见面。

    风无痕也是认真凝视王峰,“你也要珍重,我在三千界等你。”

    王峰点头,随即起身离开,矫健的身影在夜风的推送下渐行渐远,直至消失。

    良久,金兀术才张嘴道出一句话,“王兄的体质似乎有别于常人,极可能是初代……”

    这句话牵连太多,他也仅是透露冰山一角,并未多言。

    ……

    晚风习习,一夜风平浪静。

    第二日,在雪老城中心位置,各方年轻圣子纷涌而至,连带背后的圣门长老都来了不少人。

    浩大的城池中心带,有一座雕刻数道复杂图纹的石台。成千上万道淡金色的光纹绕着石台旋转,非常神圣。

    这座石台名为烽火台,乃雪老城年轻修士比武竞技的地方。

    今日因为风无痕要在此引动雷劫,并趁势就机打穿界壁,方圆数十丈都被清空。但凡无关此事的人群都被驱逐。

    时下这些地方汇拢的都是十大仙道圣门声名遐迩的人物。

    “轰!”

    一簇赤红色的火焰自烽火台中心位置燃烧,瞬间卷起一道火龙,在天地间喷涌烈焰。

    这个时候四方的人都很沉默,毕竟今日所图甚大,一旦出现意外,遭劫的可不单单是风无痕一人。甚至会祸及整个大陆的未来。

    王峰也在此刻到场,因为身份敏感,他并没有进入核心地带。

    不过即使如此,他的身边还是出现极为年岁很大的老人物,虽然都穿着普通的长袍。可王峰岂会不知这些是仙道圣门暗中盯梢自己的人。

    他也懒得多说什么,静静的等待事情发展。

    “嗤嗤嗤。”

    良久,一道流光自百丈外飞来,这一光似域外仙光。一身白色锦衣的风无痕双手附后,双脚悬立于烽火台之上。

    烈烈火焰就在他的脚下燃烧,而其人不受任何影响。

    “正主来了,都开始准备吧。”

    “各大圣子准备,一旦界壁出现端倪,务必联手。”

    负责警戒和号令任务的是雪无名,他毕竟是雪老城的城主,面对这么大的事情自然要出面。他一声喝令,各大圣子神色瞬间凝重,进入备战状态。

    十大圣子统计抽出三十六位圣子,以三十六天罡之位,环绕在风无痕的四方。战英作为全场风无痕之下境界最高的年轻强者,占据最重要的地段,随时盯紧事态发展。

    毕竟风无痕现在要做的是破劫,这等劫到底有多大威力,谁心里也没底。

    “呼……”王峰掌心溢出冷汗,莫名紧张起来。

    “砰砰砰。”

    再过一刻,风无痕伸展双臂,随即厉啸一声,全身爆发无量神光。这些光炙热,灿烈,似乎比那高高悬挂在天宇的太阳还要耀眼。

    若是仔细凝视会发现,这些神光带着些微的符文,压制的虚空都在扭曲,颤动。

    “开始吧。”

    猎猎白袍轰然掀起一角,风无痕大手一挥,释放全身的力量。不过是瞬间而已,他全身的绽放的神光越来越亮,像一颗颗大星在身边旋转。

    尤其是不断震动带来的刺耳轰鸣,真的就像是大海卷起千重浪,猛烈撞击在崖石上。

    现场的都是修为敦厚的修士,自然知道这代表着什么。才堪堪过去数个呼吸的时间,一股沉闷的压抑的气息卷土而来,恍似携带万丈神威,要将天地击塌。

    “轰隆。”

    刹那间,又是一声惊天动地的雷鸣,让现场的人神情为之一滞,知道真正危机的时刻才刚刚出现。这道沉闷刺耳的雷声一击落下,余波未消,直接将数十位修为稍稍落后的修士震得倒飞出去。

    “噗噗噗。”

    烽火台下染血,这些被震飞的修士第一时间被带走。

    如此骇人场景还在持续,不断有人被震出去,烽火台下累计的血迹越来越多,有的甚至已经干涸。

    “现在仅仅是属于无痕自己的雷劫,这等劫罚必须自身强撑,外人无法帮忙。”王峰蹙着眉头,这才是前期动作,就出现这么大的危险,他真怕出现意外。

    “先撤出来,让他渡完劫再出手。”

    雪无名在此时迅速做出应对策略,将各路年轻的圣子撤了回来,远远避开。毕竟当下的雷劫需要风无痕自身突破,无关人等最好避的越远越好。

    “哗哗哗。”

    一道雷劫之后,天地蓦然转暗,一片黑漆漆的乌云凭空现身,将自风无痕身上迸发的无量神火全部压制。然后牵一发而动全身,整个天地都变得黑暗。

    速度太快了,仿佛一下子变天,伸手不见五指。

    “哐当。”

    无边无际的黑暗中,惊闻一声铿锵,一道紫色天雷劈开无边黑暗,带着成千上万的雷光劈落下来。这些雷劫太惊艳了,一路自天宇下坠,恍若一条紫色大龙降临凡世。

    紫色天雷以万丈雷光之威,铿锵一声撞击在风无痕的身上。

    风无痕全身一震,就力一摆,他的掌心迅速擒住这道紫色天雷。

    “肉身撼雷?”现场有老辈人物惊呼出声,大为震动。谁也没想到风无痕会选择用肉身强悍紫色天雷。

    须知,雷劫取自天道意志,目的就是将天地间惊艳的人物压制在一定范围,甚至要剿灭。但凡遇到这种状况,修士选择的都是以宝器护身,兵器抗击的传统方式。

    当今凡界虽然因为天地环境大变,百来年不见天劫,可渡劫方式属于修炼间的基本常识。

    风无痕此举,确实大大出乎众人的意外。

    “金石为开。”

    不等这些人自震撼中醒悟过来,风无痕食指点出一束光,当场将这道紫色天雷一分为二。倏然间,紫雷一化二,威势不减反倒节节上升。

    “嗯?”风无痕瞳孔绽放赤焰般的火光,他迅速腾空,以肩扛大雷,一路上冲。

    “天啊,这太逆天了。”

    “肩扛大雷,犹如无上高人,也唯有风无痕敢这么做。”

    四方掀起轩然大波,引起很大的轰动。饶是王峰也震撼无言,风无痕这家伙已经很难用妖孽来形容,这举动要给在场的年轻圣子形成多大的心里冲击。

    “轰轰轰。”

    风无痕的肩膀扛起惊艳的绝世紫雷,借助强悍的肉身冲击。紫色天雷咔吱作响,成千上万道的雷光就在风无痕的身边绽放。

    瞬间而已,风无痕飘渺的身影便被淹没在万丈雷光中。

    “铛铛铛。

    良久,风无痕的虎口裂出一道缝隙,莹莹血光自其中逸散出来,沾染他的长袍。不过这个时候,第一道紫色大雷也失去攻击力。在扫出一道逐步黯淡的尾光后,声波消失,天地回归一片宁静。

    “哒哒哒。”风无痕深吸一口气,自愈虎口伤患。

    不过第一道雷光消失的刹那,虚空再动,一条更为惊艳的赤红色大雷临空劈落。风无痕猝不及防之下,当场被轰下烽火台。

    他的身体在虚空连翻数个跟头后,才稍稍安定。

    “小道尔。”风无痕轻笑一声,十指掐诀,口诵铭文。

    “轰轰轰。”

    “锵锵锵。”

    “哒哒哒。”

    虚空无端间开始震动,一枚又一枚微弱的符文自风无痕的口中飞出,然后迎着虚空形成一道淡金色大网。

    这些金网散发滔天烈焰,随之阵阵铿锵不绝声,瞬间扩大。

    “十万八千剑!”

    又是一声惊呼原地炸响,一位年岁很大容颜苍老的大人物激动的脱口而出。刹那间,虚空开始浮现一方剑阵,剑剑倒悬,剑刃闪烁寒光。

    虚空密集而杀气滔天的大剑迎空变幻,一化二,二化四,四化千千万,似乎整片苍穹都成为剑器的天下。

    “果然是十万八千剑,此乃先天剑阵,杀伐力和防御力举世无双,号称天下第一战术。”

    “这就是传说中的无敌剑阵?风无痕的成名绝技?”

    各大圣子以及门派长老神色激动,有生之年能看到先天剑阵的绝世神威,可谓三生有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