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人正是神武门教主赵子阳。

    他一身血色红袍,面带黑须,一脸的狂野之色。王峰对赵子阳的声音再熟悉不过了,实际上他对此人恨之入骨。

    王峰能沦落到现在的局面,完全是拜赵子阳所赐。尤其是欧阳逍遥的惨死,让他恨不得将赵子阳抽筋拔骨。

    他从来没有这般狠过一个人,心中的滔天杀念变成两道色泽各异的神芒。

    一束黑光气冲霄汉,一抹金芒镇九天十地。

    这是神魔体的表象,非常狂霸,以至于靠近王峰的人都在一瞬间倒退。这股杀念太充沛了,似乎只要接近就会被崩杀。

    不过数个眨眼时间,王峰身边的场地被清空,能容纳数百人的区域刹那仅有王峰一人。尤其是那冲霄而上的气焰,让王峰想不引起人注意都不行。

    “逆贼,你要做什么?”紧随而至的林啸低吼一声,满脸杀气,“我神武门教主面前你也敢放肆?”

    “想死吗?”

    如今王峰和神武门的恩恩怨怨天下皆知,暂且不管那些被隐藏在黑暗下的真实,双方已然处在对立面。不过王峰出现这么大的反应着实让在场的人意外。

    按照常理,王峰毕竟在这次案件中充当被追杀的角色,照此推导,他在遇到神武门的人后应该回避。怎会针锋相对,自己跳了出来?

    沿途围观的数大仙道圣门沉默,神情变得有点捉摸不定,似乎其中有隐情。最后也就九华门,罗刹门,剑门的各大长老神色不变,甚至还带着幸灾乐祸的余味。

    他们看待王峰的样子就是看死人般。

    “王峰,你犯下滔天大罪,天下人人得而诛之,但念在你毕竟是我神武门的前任圣子。若是你知错悔改,自动进我执法堂领罪,兴许能饶你一死。”林啸嘴角噙起一抹阴冷的笑,他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决绝神色,对着王峰呵斥道。

    “不错,他若能知错就改,并当场废除一身修为。老夫就此揭过王峰残杀我门圣子的大罪。”剑门白鬼站出来,助威道。

    “多谢剑门长老开恩。”林啸故意和白鬼一唱一和,意图站在大义的层面,对王峰进行最终的审判。

    兴许是觉得声威不足够显赫,罗刹门的长老也站出来,“既然剑门已然开恩,我罗刹门也适当表态吧。”

    “当日你承认杀了我罗刹门教主,于我罗刹门乃天大的仇恨。若是你在我等面前自废修为,再自斩四肢,最后甘心成为我罗刹门的奴仆。我可以考虑放你一命。”

    罗刹门的一位长老大声呵斥,毕竟杀教主的罪责太大,他自然不会认为废除一身修为就能了事。

    而且他最后一句,王峰若想活命必须甘心成为罗刹门奴仆,其实有其他的意思。王峰的体质特殊,他们要带走研究。

    实际上这段时间闹的无尽风波,针对的都是王峰的特殊体质。

    “呵呵。”便在此时赵子阳略带痛惜的看向王峰,悲叹道,“王峰,我念及你天纵神武,提升你为本门圣子。没想到你狼子野心,犯下滔天大罪。实在是我这位教主的失职啊。”

    随即赵子阳双手合十,歉意的朝向罗刹门,剑门行礼,“本教主失职,向诸位请罪,望得到原谅。”

    “此子天生狼心狗肺,岂是赵教主能纠正过来的?我看赵教主不必自责,此事与你无关。我等不是是非不分的歹人,更不是像王峰这般心狠手辣,以怨报德的贼人。”白鬼拱手回礼,示意赵子阳不必自责。

    赵子阳神情出现片刻的痛惜,随即抬头看天,幽幽长叹。

    那意思好像是告诉在场的所有人,你们虽然不责怪我教出这么个狼子野心的门徒,可我哪有不愧疚的道理?

    “真是一群天生的戏子。”王峰冷冷的看着这几位跳梁小丑的表演,嘴角挂着嘲讽的笑。

    赵子阳,白鬼,林啸,这一个个仇人,他必然要手刃之。

    “嗤嗤嗤。”

    事实上,王峰周身的杀气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

    并且在此之际,他的气势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飙升。尤其是在当下极端恶劣,众敌环绕的状况下,神魔体绽放的光彩越来越炙盛。

    稍稍凝视,王峰的身上仿佛有一轮神日在照耀九天十地。

    那种光彩太炙热,太璀璨,令人不由自主的心生骇意。

    风无痕早就猜到赵子阳一定会现身,只是在他刚准备说话的时候,王峰身上发生的极端变化,让全场都死寂下来。

    “怎么回事?他的状态好像不对劲。”战英靠拢向风无痕,诧异道。

    风无痕摆手,示意赵英噤声,而他一双眸子始终落在王峰的身上,不曾离散。

    倒是一旁的莲花头陀和麻衣道士相视一眼,忍不住赞叹道,“此子当真是天纵神武,自身天赋已经到了逆天的级别。”

    有别于全场惊疑不定的表情,林啸冷哼一声,怒啸道,“装神弄鬼,我来试试你。”

    “轰。”

    突然间,王峰全身爆发出一道惊世芒光,宛若一轮神日在他身边炸开。滔天真元波动谁千里拦江大坝瞬间决堤。

    林啸猝不及防之下被这股绝世芒光击中,一身长袍顿时千疮百孔。

    “你,嘶嘶。”林啸幸好是一代高手,在瞬间就撑开了护体光罩以保护肉身不受重创。但即使如此,他也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嗤嗤嗤。”

    林啸的长袖寸寸断裂,满头长发也随风乱舞,说不出的狼狈。

    “你,你。”林啸一双阴鸷的眸子瞬间化为浓浓的畏惧,在说出两个字后,体中气息一松张嘴就喷出数口浓郁的黑血。

    “这到底怎么回事?”

    “王峰身上发生了什么?这家伙的状态怎么越看越不对劲?”

    各大圣子惊呼连连,瞪大眼睛凝视王峰所在的方向。可漫天光芒旋转,根本就看不清他的身影,并且这些芒光显然具备狂霸的杀伤力,谁敢过于接近。

    先前神色淡然,言语中无比自信的赵子阳,瞳孔一收敛,虽然心里极其抵触但还不得不说道,“他竟然在这里突破了。”

    “什么?他又突破了?”

    “这个变态,怎么会忽然突破?”

    一群人撑大嘴巴,神情变得极为复杂。若是记得不错,王峰在雪老城合体的时候,境界就在一定程度上巩固过。虽然没有境界的具体提升,但战斗力确实飙升了一截。

    这才过去多久,王峰现在又突破了,这速度着实令人汗颜。

    而且令在场人更为惊骇的是,林啸居然被王峰外表环绕的光芒震伤。这一幕让在场的人心里畏惧无比,这岂不是说作为执法堂的堂主,已然不是王峰的对手了。

    “这小贼……”林啸按住剧痛的胸口,面色杀气更甚。

    王峰如今展现的天赋和修炼造诣,已经让很多老辈人物心惊胆战。尤其是到了后期,面对极难突破的大境界,似乎更难阻止王峰前进的步伐。

    须知一般修士,甚至极有天赋的年轻高手,在由真尊进入真圣境界间,都需要几年的准备。必须到十成十的把握才敢晋升。

    但王峰明显不是,这家伙几个月甚至半个月突破一次。

    数月前离开神武门的时候,王峰才真尊境界,现在已然飙升到了真圣初期,而且现在即将进入真圣圆满。这速度在赵子阳看来,最为贴切。

    王峰几乎是在他眼皮子底下,势不可挡的崛起。

    若不是这一次仙道圣门开出的报酬太诱人,赵子阳是真的不舍得放弃王峰。奈何木已成舟,赵子阳已无回头路。

    若想心里的不舍感减弱几分,唯有将王峰扼杀在萌芽中。

    不然以王峰的危险和双方的仇怨,迟早要找自己的麻烦。

    这些触及根本的深远考虑,不单单赵子阳有,剑门的白鬼,九华门的杨元晓都深深感到一股心悸和不安。

    “不行,此子太妖孽了,不杀我的话,以后成功崛起谁还是他的敌手?”九华门的杨元晓咬咬牙,准备动手。

    他掌心微微前移,一束聚拢的光在迅速爆发。

    “嗯?”风无痕眉毛微微一皱,扫视向杨元晓,“你这是何意?”

    杨元晓被这股目光盯住,顿时如坠冰窖,他先前迫切的渴望除掉王峰,却忘记现在的场合和环境。在风无痕淡淡质问后,他才知道自己犯了大错。

    “我……”杨元晓后退几步,脸色煞白。

    “轰。”

    风无痕张嘴一啸,一抹毫光刹那击中杨元晓。后者身体一个打摆,当场被轰飞数百丈,一路喷血。显然他是真的动怒了,出手不留分寸。

    “嘶嘶。”林啸和白鬼对视一眼,瞳孔中有畏惧也有不安。

    “风无痕要保王峰无恙,我们谁敢动手?”林啸无奈的传音一句,神情很痛苦。

    白骨恼火,“难道就这么看着王峰一路飙升,成功突破到下一境界?”

    “如果此刻不出手阻挠,往后我能再动手对付王峰就难上加难,甚至要再赔上无数门徒的性命。这份损失,我们谁心甘情愿承担?”

    林啸和白鬼用秘术传音,没有外人听见。

    而林啸在这句话后陷入沉思,考虑要不要劝服赵子阳,铤而走险搏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