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

    风无痕眉头一立,十指掐诀,层层玄奥繁复的符文在他的指尖旋转。这些闪耀的符文宛若星辰之光,在他指尖不断的凝聚力量。

    “嘶嘶。”赵子阳深吸一口气,他知道这股玄奥的力量具备长生境的造诣。风无痕已经不管不顾,上来就是杀招,这让他心生警惕。

    “铛。”

    刹那间,风无痕指节点动,阵阵符文呼啸而过,在虚空行径一段距离后,猛然爆出惊世芒光。这些芒成千上万交织在一起,撕裂星空,霸气绝伦。

    “不好。”

    赵子阳倒吸一口凉气,瞬间由进攻转为防御,并极速飞遁数百丈距离,想要借此避开风无痕的袭击。

    然而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一指神光根本不是针对他一人。

    风无痕这是要以一己之力抗衡十大仙道圣门所有参战的老辈人物。

    “噗。”

    一位来自九华门的精瘦长老,仅仅是被一束尾光穿过胸口,整个肉躯瞬间就被撕裂。按照他现下的修为,只要不伤及根本,这等伤患对他而言并不算什么。

    然而这束光蕴含长生之力,在撕开他胸口的刹那,刹那自行瓦解,化成千万缕更细小的光。

    “啊……”

    仅仅一刻,这位被指光击中的长老仰天怒吼,非常痛苦。旁侧的人甚至能看到一道微末的光从他的口腔中喷射出来,一瞬间就撕裂了他的肉躯。

    这可是真圣强者,肉身已然到了一定境界,近乎刀枪不入。

    奈何即使如此,也无济于事。

    “噗噗噗。”

    漫天的血肉炸裂,带着殷虹的血迹冲溅向四面八方,恐怖血腥。

    “不好,快退。”剑门一位长老大吼一声,看着无边无际席卷而来的指光,神色刹那雪白。风无痕的境界太高深,修为更是举世无双,一出手便是杀生大招,根本就不留情面。

    “啊,不要。”

    “我的身体……”

    在第一位长老战死的刹那,相继有真圣高手惨死。有的如先前那位一样浑身爆裂,有的被拦腰斩断,有的被分尸当场。死状各异,但无一例外的都非常惨。

    “嘶嘶。”

    全场掀起阵阵如浪潮般的倒吸凉气声,各大高手神色都变得雪白,一刹那就丧失了继续战斗下去的自信心。

    一片一片残渣自虚空坠落下来。

    天地一片死寂。

    “仅仅是一招,就杀了这么多真圣高手。”罗刹门长老眉头倒竖,浑身颤抖。先前联合出手的长老数十人,现在已经死去过半。

    这战斗力当真如此可怕。

    难道在长生境高手面前,真圣就变得如此不堪一击?

    “哒哒哒。”百丈外,赵子阳瞬间脱离战斗中心圈,于城头上静立。

    虽然第一时间避开攻击,但风无痕一人之威几乎拦下上百位暴动的高手,谁也不敢过于靠近。这么打下去,简直是在找死。

    “这年轻人的资质真是旷古绝伦,竟然在凡界强到了这个地步。”一群高手无言,对风无痕本能的恐惧又加深了几个层次。

    “一群宵小之辈,当真以为我等怕你?”战英在徒手撕裂一位真圣巅峰强者后,无声而笑,那姿态那笑容,当真有藐视天下苍生的豪情。

    随即他与风无痕并肩而立,联手制敌。

    至于麻衣道士和莲花头陀,根本就不似先前那般道貌岸然,出手狂暴到让人胆战心惊。尤其是那位麻衣道士,一边怒斥一边杀人,杀到癫狂的时候唾沫星子都能斩杀一众好手。

    “多谢。”风无痕虽然觉得自己一人能顶住赵子阳一方所有人的攻击,但麻衣道士和莲花头陀慷慨相助,自然要报谢。

    麻衣道士和莲花头陀笑笑,并未多言。

    “轰轰轰。”

    便在这时,烽火台再度发生暴动,一簇簇惊艳之极的光自王峰的身体中冲溅出来。从而掀起宛若城墙坍塌的声响,非常沉闷。

    “吼。”

    王峰精神气进入一个新的境界,他仰天怒啸,神魔体爆发无量神光,腾空至少数百丈。那道光柱就像一柄拦天大棍,要将天地捅穿。

    “不好,他进入突破的尾声,我等再不出手就迟了。”林啸低语一声,情绪变得烦躁。如果真的任由王峰成长下去,往后谁是他的敌人?

    何况现在双方已经撕破脸,若不趁胜追击,刚才的暴动岂不是白白努力了?

    可先前风无痕一出手就杀了数十位真圣强者,谁还敢战?

    “看来他们还是不死心啊。”战英浅笑一声,摩拳擦掌,准备再战。

    这时,风无痕白皙如玉的手挡在他的面前,“没必要。我去去就来。”

    “嗖。”

    风无痕留下一句话后,瞬间消失。

    百丈外城墙上的赵子阳神色大变,片刻不犹豫当场就走。而且速度几乎提升到极致,瞬间就移动数百丈,远远的脱离雪老城。

    然而他想走,未必就走的了。

    “轰。”

    一只裹挟着漫天符文的大掌,横空落下,澎湃威力直接将两侧的数座山峦炸平。随即这道掌纹无比飘渺的印在赵子阳的头顶。

    “砰。”

    赵子阳拼尽全身力量防御,真神巅峰修为毫不保留。可最后还是逃不脱被击中的命运。

    “嗯?”赵子阳闷哼一声,全身根骨随之爆裂,更有滔滔血液自肌肤溢出,将他的血色大袍染得越加妖艳。

    “我知道你想另取他道进入三千界,但受人所托,风某要留你下来。”风无痕飘渺一语,随即光芒一闪,载着万千浮光原地消失。

    “你……”赵子阳在虚空中踉踉跄跄,差点栽倒。他再一摸胸骨,容颜大变。风无痕这一掌直接伤了自己的根本,境界一泻千里。

    “咔哧。”一道紫色惊雷追着风无痕消失的方向轰击下来,要禁锢他的修为。

    这是道则,特意为风无痕而来。

    毕竟风无痕在凡界的境界太高,需要被克制。

    当下风无痕直接原地消失,为的就是避开道则冲击。他自刚才到现在已经出手数次,再贸然出击会二次迎来雷劫。那样的话会影响他后续飞升的计划。

    “王峰,你毁我前程,来日我杀你到天涯海角。”赵子阳仰天暴怒,松散的乱发满天飞舞。他知道风无痕是受王峰所托,留他在凡界,这才有了风无痕伤他根本的事情。

    “还不滚?吆喝什么?”战英隔着虚空,怒啸一声,无比开怀。

    林啸,白鬼,杨元晓等众知道这次计划算是彻底破灭,在风无痕消失的刹那,他们就迅速的自城门下离开。

    “不准备再杀几个?”战英看着这些人离散,有点可惜道。

    时下风无痕已经回归,他摇摇头淡声道,“这是王峰的劫数,是祸也是福。如果我们一味的替他剪除障碍,于他自身成长不好。”

    十大仙道圣门归根结底还是与王峰之间的恩怨。

    一切要看王峰的处决方式。

    风无痕本就不想过多出手,因为这很大程度上会影响到王峰。

    “就怕给他的压力太大,这可是与十大仙道圣门为敌,不是下三流的门派。”战英有点担忧道。

    风无痕淡笑,“我相信他。”

    “我等在三千界等着他就好。”

    “准备吧。”风无痕仰头看天,如此一语。

    战英,莲花头陀,麻衣道士神色一震,有点激动。而王峰现在处于关机时刻,无法告别。

    风无痕有点遗憾,仅是深深的看了眼王峰所在的方向。

    随即他横空一击,劈开一条通道,眸光再转向雪无名,“推送阵安排妥当了?”

    “放心吧。”雪无名点头,“直接推送他回七十二魔域,点位都设计好了。”

    这条推送阵是雪老城特殊的阵台,能瞬间将人推送到万里甚至十万里之外。风无痕劈开的这条通道,便是为王峰所准备。

    既然已经得到雪无名的答复,风无痕也不多言,顺手一挥将王峰递送进去。

    “嗖。”浮光一闪,这条通道瞬间粘合,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了无痕迹。

    “即刻飞升,入三千界。”

    这一日,风无痕携带战英,莲花头陀,麻衣道士三人飞升。

    他们全身沾满霞光,冲霄伟力将苍穹都渲染,那股勃然而发的强大气场令整片天地都在颤动。作为凡界最巅峰的四大高手,以通天之术,成功进入另外一个世界。

    这一幕天地四方高手凡人,都看在眼里。

    各大年轻高手羡慕的同时又是嫉妒,尤其是在四人撑开巅峰修为,那股力量几乎要将凡界都击沉。难怪凡界不准过高境界者存留在界。

    而同样在这一日,王峰于一条秘密推送阵,离开雪老城,前往七十二魔域。

    “余先锋,送我回府。”全场观望几大年轻高手的离开的雪无名感慨一声,准备离开。只是当他呼出这一声后,突然神色大变。

    尤其是回想到先前他命令余先锋召集铁血护卫赶来出击,而此人直到现在还没现身。

    这位可是自己的忠心副将,如此举动非比寻常。

    再一联想这道推送阵由他吩咐余先锋负责,他的全身都颤动起来。

    “叛徒。”雪无名怒吼一声,神色狰狞。如果猜测不错,王峰肯定无法到达七十二魔域,他要去解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