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守估计,剑门教主的修为至少在真神圆满,甚至抵达了真神巅峰。

    这等实力境界,远比当初的罗刹门教主要厉害。何况王峰当时能屠掉前者,完全是依仗天罗大阵的诛杀,以及后期的突袭。

    而现在的环境不同,王峰是与剑门教主正面相遇。

    且剑门教主完好无损,并无隐疾或者负伤。

    王峰面对这样的高境界强者,自然压力倍增。他一开始考虑的对策便是逃,在寻找到刹那的契机后,直接飞遁。

    “外人都说小友阴狠歹毒,我看也不为实,你还是很好说话的。”剑门教主一脸笑呵呵的说道,也不知是真的赞叹还是虚伪的托词。

    王峰略带惊喜的神色故作愤怒,“那是外界的风言风语,老人家你莫要信。话说你剑门真的能保护我?”

    “嗯。”剑门教主承诺道,“老夫一言九鼎,自当护你周全。”

    剑门教主当务之急是带走王峰,毕竟除却剑门,还有神武门,罗刹门,九华门对王峰虎视眈眈。何况那些没有设定计划针对王峰的玄女门,浩气门也不见得会超脱事外,不起涉猎之心。

    所以现在要当机立断,不能过于耽搁。

    如此一来,这些所谓承诺不过是一句屁话,他要的是,不是其他。

    王峰这个时候嘀咕道,“神武门要杀我,九华门浩气门的年轻一辈我也杀了不少,他们自然也对我恨之入骨。还有罗刹门的教主被我干掉了,哦,对了,无极魔门的人也要杀我。”

    “四五六七八,至少有八大门派要拿我,你确定真能保得住我?”王峰故作叹息一声,担忧道,“剑门有这么厉害吗?”

    “我怎么感觉你剑门也就那样?不会有事吧?”

    剑门教主愣住,心里有火气,你这是在拐着弯的骂我剑门不识好歹?敢与天下诸多门派作对?

    “无妨,我剑门还有一位太上老祖闭死关,于今已有八百年寿元,谁敢动我剑门根基?”也不知是剑门教主失言还是有意向王峰炫耀,居然道出了这样一句话。

    王峰心神为之一震。

    太上老祖,那只怕是无上巅峰人物了,竟然存活了八百年,这岂不是跟进入长生境的千古巨头一般无二?还有隐约透露的闭死关,更让王峰神色不自然。

    虽然王峰猜测这位大人物昔年肯定因为某些缘由,闭关百年不出,但修为境界肯定不会一直停滞不前。若是一出世,必然会引起道则冲击。

    王峰觉得这位太上老祖,更应该称之为隐秘的长生境强者。

    一旦剑门面临灭门惨祸,这太上老祖肯定要冲关出来,解决麻烦。无论如何,这是一位潜在的隐患。

    “这简直太……”王峰汗颜,他本以为自风无痕等人离开后,大陆已经没有站在凡界之上的绝巅至强。没想到在剑门教主嘴里听到这样一句话。

    “小友,你还考虑什么?走吧。”剑门教主示意王峰不要犹豫,随他回剑门。

    王峰问道,“那位太上老祖真的有那么强?”

    剑门教主面色一沉,让王峰额头发麻,以为自己问到了什么禁忌。好在他仅是一瞬间的情绪变化,很快就沉静下来。

    “昔年我门上这位老祖参加了一场绝世大战,最终以部分代价拼死了宿敌。虽然修为在那一刻受损,不得已一直闭死关。可老祖始终活着,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剑门教主自信高傲道,“谁敢动我剑门?老祖一旦动怒,冲破死关出来杀人,这不是没有可能的。”

    王峰长吸一口气,神色变得捉摸不定。

    他这段时间与剑门可谓是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王峰早在心里发誓,来日修为精进,必会一举灭掉剑门。让这一门派成为历史的尘埃。

    但现在突然得到这样的消息,让他心头不平定。

    若是来日贸然行事,对上了这头自远古岁月存活下来的老怪物,谁生谁死还不一定。

    “呼呼。”王峰长呼一口气,在片刻的失神过后,暂且将这件事搁置,不再纠结。毕竟当下的危险是剑门教主,如何从他手中逃脱,乃现下最大的麻烦。

    “小友,现在能跟随我回剑门了吧?”剑门教主老话重提,并伸出一只手示意王峰过来。

    王峰微笑,“好。”

    随即他神色淡然的伸出左手迎合剑门教主。

    剑门教主老态龙钟的神色浮现一抹红晕,笑意在褶皱的脸上像朵花般绽放,极为怪异。

    “咦,忘了一件事。”王峰突然怪叫道。

    “嗯?”剑门教主神色一沉,有点不耐心,实际上作为一门教主能坚持到现在没有采取极端手段带走王峰,足以看出他心性的坚韧沉稳。

    但王峰屡次三番的态度不坚定,令剑门教主很不爽,差点就要发飙。

    “我刚才被你拦空截留下来,伤了根骨,行动不便。”王峰神色尴尬道,“要不你来扶我一把?”

    “原来是这样啊。”剑门教主不以为意,大步前进,一个身影闪灭就出现在王峰近前。不等王峰出声,他伸手就招拢向王峰。

    他的手法很玄妙,看似自然,实则藏有一股粘合之力,一旦被接触很难摆脱。

    王峰深吸一口气,在即将与剑门教主接触的刹那,面色浮现惊世杀气。

    “铿锵。”

    一道狂刀出鞘的声音响起,随即芒光闪现,苍天战刀自另外一只掌心鱼跃而出,砍向剑门长老。

    “小友,你这是何意?”剑门长老脸色浮现一抹煞气,玄妙掌心瞬间转换目标,居然在瞬息间凭借两指牵制住了苍天战刀。

    “你以为凭借自己这把破刀就能拦住我?”

    “无论你今天愿不愿意,都要随我回剑门,由不得你自己选择。”

    剑门长老自这一刻全身气势暴涨,不再是先前那般老态龙钟,尤其是掌心飞溅的光芒将他衬托的宛若绝世杀神。似乎一念间就能毁天灭地。

    “碎。”

    剑门长老嘴角浮现一抹森冷的笑意,两指猛然发力。

    但下一刻他浮现的笑意在下一刻僵硬。

    “这刀?”剑门教主突然感到一股毛孔悚然,全身汗毛倒束,尤其是在这么近的距离感受到如此霸烈的刀意,让他很吃惊。

    “轰。”

    一束刀芒在他的掌心炸裂,剑门教主的两指当下被切断。

    而这仅是开始,苍天战刀在挣脱剑门教主的牵制后,浑身刀势暴涨。周身炙热璀璨的芒光刺的天地都黯然失色。

    “这是什么刀?好浓郁的杀气。”剑门教主大为吃惊。

    王峰不语,转身就走。

    现在是苍天战刀对敌的良机,也是他瞬间脱离战场的机缘,不可错失。

    “嗖。”神魔九步刹那转动,王峰一个眨眼腾空数十丈,沿着绵延无尽的草原奔袭。大作的狂风将他的头发都吹得倒竖起来。

    “小贼,你敢跑?”剑门教主怒啸一声,宛若太古猛兽出世,一巴掌拍击在苍天战刀上。

    但下一刻诡异的一幕发生,这柄看似寻常的刀不但没有出现想象中的运行轨迹偏移,反倒杀气越来越凌厉,拥有一股嗜杀苍生的决绝之志。

    “这,这是长生境的玄妙力量。”

    “天啊,长生境界的战刀。”剑门教主面色终于大变,他实在没想到王峰会有长生境界的战刀,这简直令他匪夷所思。

    “咔哧。”

    一刀斜斩,速度非常快,剑门教主还没反应过来,一身的灰袍尽毁。脸上更是被刀气斩开一道伤疤,溢出漫天血迹。

    “这简直要逆天了。”

    剑门教主拼尽一身修为反抗,周身力量蓬勃绽放,也才堪堪抵制住苍天战刀的下滑之势。庆幸的是这柄战刀虽然在长生境界,但气势过于迅猛,后劲显然不足。

    只要支撑数个呼吸,他凭借真神境界的敦厚修为,完全能反压这股慑人的压迫。

    “嗤嗤嗤。”

    漫天的光华在一人一刀间破碎,形如雨水般遮蔽这方空间。

    “开。”剑门教主眸子间的怒意闪灭不定,他强力支撑,试图熬过这场磨难。然而苍天战刀虽然后劲不足,却在刹那再度提速。

    “噗。”一刀邪斩,自剑门教主的眉心划过,虽然仅是寸许的肌肤接触,却当场将他整个人砍成两半。

    “啊……”

    剑门教主一声滔天怒啸,浑身颤抖,同时也忍不住怨毒诅咒,“小贼,你跑不了。”

    “修复。”剑门教主原地盘坐,开始迅速修补伤患。

    “嗖。”

    苍天战刀一击得手,调转方向,而去,沿着王峰行进的路线追击。

    “呼呼呼。”

    长风呼啸,山川大河不断跃入眼帘。

    王峰片刻不停歇,全身速度提升到极限,试图摆脱剑门教主的追袭。他脚下的形成一道云烟,在虚空中拉出璀璨的长虹,眨眼间就飞纵到百丈之外。

    “轰轰轰。”

    也不知过去多久,一道狂猛的气浪隔着老远就让王峰感受到灼热的杀意。

    “小贼,我看你哪里跑。”教门教主奔袭而至,瞬间将两人的距离缩短,速度太快了。

    “这老狗。”王峰咬牙,眸子一定,选择另外方向突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