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是修士?”

    王峰在心中与树老交流时,边侧的牢房有位中年人一直在关注他的动态。 尤其在王峰全身氤氲的光华越来越璀璨的时候,他非常震撼。

    纠结一刻,他还是忍不住的询问出声。

    王峰蓦然回头,发现这位中年人正是被打穿琵琶骨,当属整个牢房最惨的修士。先前他一直低着头,披肩散发,始终看不清容颜。王峰甚至一度以为这是位死人。

    没想到中年人主动出声了。

    虽说此人现在很狼狈,乱发披肩,满脸黄土,但一双眸子非常深邃,仿佛经历了日月沧桑,有着数不清的故事。

    “我是。”王峰点头承认,然后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隋阳。”中年男子微微点头,他状态真的不好,仿佛连笑一下都很艰难。

    王峰在进来的时候仔细打量过隋阳,真元被九天铁链锁住,这等酷刑非常残暴。他能坚持到现在不死,也算是一场奇迹。

    “你也是后楚皇朝的修士?你来自哪个宗门?”兴许是同病相怜,隋阳开始与王峰攀谈起来。

    王峰蹙眉,不解道,“后楚皇朝?”

    “你不知道?”这下子轮到隋阳惊诧,他疑惑道,“既然你不是后楚皇朝的人,怎么会被抓到这里?这里是长安旧城,三日前被南岳皇朝破城,明天就要开始屠城了。”

    隋阳在说完最后一句话后,满脸的怨气和不甘。

    “屠城?”王峰深吸一口气,惊觉这句话的背后有极大的隐辛。而且屠城这个字眼给他非常不舒服的感觉。

    虽说王峰称不上传统意义上的好人,但也不是滥杀无辜之辈。

    所谓屠城可是将一整座城池的人都屠杀掉,不留一位活口。这等残暴的手段一直被天下人唾弃,因为有悖人道。

    隋阳叹气,一字一句道,“看来你不是后楚皇朝的臣民。”

    “昔年在这百万疆域有两大皇朝一直分庭抗礼,南岳以及大楚,都是兵强马壮的大皇朝,各自统治了将近百万的子民。”

    “但十年前大楚皇朝开始节节败退,并且经历了一场皇子夺位,内部自相残杀的局面。以至于我大楚元气大伤,再也没有与南岳争锋的实力。”

    “双方僵持五年,大楚皇朝终于分崩离析,自此亡国。但亡国不亡种,前朝七皇子于逆境建立后楚皇朝,也算是我为大楚保留了唯一一条皇室血脉。”

    “但……”

    王峰沉默,关于凡人皇朝的厮杀征战,他从未接触过,因为不属于同一个生存体系。但从未想过皇朝直接的屠杀也会如此残忍。

    大楚皇朝在瓦解的那一天,居然一日被屠城十五座,大楚子民战死数百万,全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弱伤残,甚至还有大部分的孩童。

    “这都是南岳皇朝干的?”王峰努力让自己心绪平定,认真询问。

    隋阳点头,“南岳皇朝热衷铁血治国,杀伐心太重,此些年屠杀的城池岂止十五座?二十年的热血征战,死在他们手里的无辜百姓,至少数千万。”

    “可惜,我后楚也完了,明日这座长安旧城也会被屠。”隋阳不甘心,然后又有点侥幸的嘀咕道,“除非明日七皇子的部下能驰援及时,不然……”

    王峰这时才明白,这座古旧的城池原来是后楚的属地,不过已经被南岳的铁骑踏破。这里的子民明日即将面临死亡的威胁。

    “你是修士?”王峰看向隋阳,沉声询问。

    王峰感觉隋阳的实力很强,只是被锁住了真元。比较这些皮外伤对于境界特别强大的修士,很容易恢复。

    “我是药谷的人,昔年曾经与七皇子结识,后来做了他的副手。”隋阳道。

    “药谷?”王峰一喜,“你会炼药?”

    隋阳眉头紧蹙,淡淡道,“我药谷曾经无上辉煌,是全天下最大的炼药圣地,谷中弟子专职就是炼药,不过后来渐渐没落。加之南岳皇朝虎视眈眈,一直想并拢我药谷为朝廷的走狗。”

    “我师尊不忍多年的基业毁于一旦,索性一把火烧了药谷,谷中师兄弟都散了。”

    “并且因为药谷一直倾向于后楚皇朝,这些年都被南岳皇朝追杀,很多师兄弟都隐姓埋名了。这一次后楚被灭,他们只怕再也不敢出现了。”

    王峰没多想这些细节,他问道,“既然会炼药,自然会寻药。”

    “我问你,你可知化形草?”

    “化形草?”隋阳眉头一扬,“那是肉死人生白骨的奇药,你全身完好无损,要那做什么?”

    “你别管那么多。”王峰摆手,“就说你知道不知道哪里找得到?”

    “这个?”隋阳蹙眉,似乎在盘算一些协议。

    王峰了然,食指微微一点,镇封隋阳全身的铁链自行崩断,化成金属粉屑,一层一层的从他身上剥落。

    “现在我的诚意可够?”王峰笑道。

    隋阳诧异的抚摸全身,“这可是镇封真元的铁链,你竟然一指就崩灭了,你到底是谁?”

    他确实很震撼,王峰年岁比他还年轻,居然修为如此高深莫测。

    “我名王峰。”王峰回复。

    隋阳毕竟被羁押在这里很久,自然不认识王峰,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现在脱困了。尤其是在铁链断裂的刹那,他全身真元流走,充满了磅礴的力量。

    “原来是真尊圆满。”王峰点头,隋阳的境界相对他确实不算什么,但放在天下四地也可称之为一等一的高手。

    “化形草我知道在哪里寻找,不过那里环境复杂,你不熟悉。”隋阳沉声道,“我倒是可以帮忙。”

    “那你随我一起走。”王峰道。

    “不行。”隋阳摇头,“长安旧城危在旦夕,我要解救他们,至少要等七皇子的援军抵达。”

    “你要以一己之力对抗南岳皇朝的军团?”王峰挑眉,“你一个人能做到?”

    “这不是有你吗?”隋阳哈哈笑道。

    王峰无语,“你倒是算的精准,我确实有意出手。”

    “南岳皇朝做事太极端,屠城这等惨无人道的事情都做的出来,既然如此,这支驻扎的军团就别想要了。”

    隋阳活动筋骨,一字一句沉声道,“现下驻扎在外围的军团有三万人,毕竟城池已破,大批量的军团已经调走。余下的三万对付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子民还是绰绰有余的。”

    “三万。”王峰摸摸下巴,以他现下的实力有点困难,但又不算大风险。

    隋阳继续道,“这座牢笼困的都是修士,如我这般境界的还有两位,加上其他的至少能形成一股极强的战斗力。”

    “屠掉三万人员的驻扎队伍,不算太困难。”

    王峰知道这些被下放大牢的罪犯,都是后楚中修为极高的修士,是被数十万军队围困下活捉的。现在大部分离开,他们二次出手,没有了数十万大军的制衡,区区三万确实不能形成压制这些修士。

    “你去放他们,我调整一下气息。”王峰吩咐道。

    隋阳点头,默不作声的离开牢狱,开始释放各路被控制的修士。

    王峰则开始做最后的准备。

    晚间时分,第一支小队开始动手。

    “动手了,我们走吧。”隋阳再度出现于王峰面前。

    王峰起身,一身磅礴气息旋转,宛若一座绝世猛兽脱困,给人一股难以想象的压迫力。以至于那些同时脱困的修士都忍不住倒吸心口凉气。

    心道,这南岳军队到底抓来了哪尊大神?是怎么抓到的?

    站立于王峰身边的隋阳感触最深,他一度被这股磅礴的气息震的脚步不稳,差点跪伏下去。在反复呼吸了数次才没事。而此时王峰已经收敛气势,看起来就像一位普通的年轻人。

    “敌变,敌变。”

    “不好了,大牢有犯人逃出来了。”

    “妈的,都给老子轻装上阵,杀令这帮逆贼。”

    作为这支军团武官之一的赵庆大吼一声,带着一干军甲迅速冲杀了出来,将这帮修士围住。赵庆面色狠厉道,“一帮半死不活的阶下囚也敢逃狱,既然如此,今天全宰了。”

    “咦?”赵庆再说完一句话后,看到被阶下囚簇拥的王峰,隐然有领头羊的气态,他哈哈大笑道,“一个流寇居然成为了首领,你们这帮修士太没品了吧?”

    王峰是晚间时分被抓进大牢,赵庆当然有印象。

    只是他干笑几声,突然全身发寒,因为王峰一个眼神让他如坠冰窖,那森冷的寒意令他毛孔都在倒竖。

    “你……”赵天哆哆嗦嗦的吐出一句话,竟然被一股慑人的压迫力量震得当场跪了下来,“你对我做了什么?”

    “废话太多了。”王峰摇摇头,右脚微微一掂,一柄普通的斩马刀迅速穿破层层防御的军甲,活生生的钉进赵天的眉心。

    “哧。”

    一抹血液绽放,赵天被这柄斩马刀带着倒冲了几十丈距离,然后刀尖扎入深沉的黑土地,而他整个人被钉穿,死得不能再死。

    “这……”

    “怎么会这样?赵大人可是真帝境界,这死的也太快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