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天奇退无可退,只能约战。

    但在交战之前,他还是多问了一句,“你就是大魔神?”

    “正是。”王峰点头。

    “果然是你啊。”赵天奇幽幽一叹,自层层包围的近卫军中走出来。

    “将军,不要犯险。”

    “此贼修为高超,深不可测,万万不可冒险。我等组织上万大军,不信拦不住他。”

    赵天奇身边的近卫军首领沉声建议,并一度拦在他的面前,不忍他去犯险。因为单枪匹马的约战一位来历不明的强手,这是军中大忌。一旦出现意外,在场的任何人都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退下吧。”赵天奇摆摆手,示意他们退下,“你们拦不住他,何须说这些明知会死还要找死的话?他的目标自始至终都是我一人。既然如此,让我来会会他。”

    簇拥在他四侧的首领还想劝阻,但见赵天奇已经做了决定,说再多的话都没有用。

    赵天奇语气平淡,不见惊恐。

    毕竟是浴血沙场十数年的高级将领,早就见惯生死,面对这些理应处事不惊。

    赵天奇身材很高大,可整个人并没有那种嚣张气焰的味道,倒是有一股儒雅的韵味,也难怪被称呼为南岳有史以来最具韬光养晦的儒将。

    外界盛传赵天奇文能治国破定天下,武能上马破万军,着实是一位文武双全的将才。

    更为难得可怪的是,他虽出身军部,却热衷修炼,数十年的自学自研,个人的修为造诣堪称登峰造极。至于究竟在哪个境界,无一人知晓。

    “铿锵。”

    一柄丈许长的双峰刀在虚空拉出一道弧光,杀气凌冽。所谓双峰刀,刀锋刀背皆能杀人。此乃赵天奇的战兵,名为银狐。昔年他凭借银狐跃马杀敌,难逢敌手。

    今日,他将用这柄银狐去对阵有生以来最强大的敌人。

    “战吧。”

    一声刺耳嗡鸣的呼啸,不绝于耳。

    “呼呼呼。”王峰屏息,而后迅速前冲,瞬间就拉出一道黄金色的虚幻景象,整个人都看不见。他的速度太快了,身后出现的全部是层层累计的残影。

    “哐当。”

    赵天奇眸子收敛,双臂舞动银狐凌空劈落,刹那就炸出层层碎裂的光,迎着四面八方的残影轰杀去。他并没有准确的目标,因为王峰速度太快,很难定位。

    惊闻一声哐当,银狐上下颤动,爆发出极为清亮的声音。而后一道拳影打穿虚空,对峙赵天奇的眉心就砸了过来。

    这一拳裹挟着灿烂至极的霞光,一路畅行无阻,难逢阻碍。

    “咔哧。”

    又是一声迅猛至极的刀斩,带起阵阵旋风,试图拦截住王峰的攻击。然而这一拳力达千钧,一击之下竟然震得赵天奇连续倒退数十步。

    他一身的黑金战甲铿锵作响,足见这一拳带来的冲击力何其狂暴。

    “没想到你一介武夫竟然达到了真尊巅峰的实力。”王峰意外,作为凡俗王朝的武将,这等修为堪称逆天。也难怪这家伙在杀伤征战十数年,百战百胜。

    这等武力加上旗下数万大军,谁能动的了他?

    “不及你。”赵天奇摇摇头,眉头凝重,能一剑就灭了徐怀安的高手果然不俗。这等磅礴的力量足以震杀他强大的体魄。

    轰轰轰。

    咔咔咔。

    这一战双方过手十五招,招招狂霸,每一击都是致命,一旦被斩中当场就会死亡。

    终于血染苍天,直接崩碎了天上的白云。

    “轰。”

    王峰并指如刀,一击之下,裹挟着披星斩月的趋势,当下就将随赵天奇征战十数年的银狐震碎。随即他推掌成拳,一下子就砸在赵天奇的胸腔。

    “轰隆。”

    全场巨震,黑金战甲块块决裂,闪烁寒光的甲衣如龙鳞,哗啦啦的散落一地。

    赵天奇张嘴喷出数口黑血,踉踉跄跄的倒退数大步,才借助断裂的银狐撑住摇摇欲坠的身体。可即使如此,他也单膝跪地,神色狼狈而苍白。

    “将军。”

    “小贼,你敢伤了将军,我等就是赔上数万大军的性命也要拼死你。”

    随着赵天奇负伤,一群近卫军簇拥上来,将他层层保护,无比保证不会受到王峰的二次攻击。虽说这些近卫军实力普遍层次不齐,甚至称不上隐患。可这股衷心之举,倒是真情流露。想必赵天奇在军中的口碑很好,很多人愿意为他卖命。

    这一点对于纵横沙场的大将而言,很难得。

    “都退下。”赵天奇喝令一声,艰难的起身。他全身的黑金战甲被击碎,爆裂的气浪更是刺破内部的衣袍。

    浑身上下破破烂烂,倒是都是血迹。

    “将军,不要再打了,你,你是他的对手。”近卫军首领着急之下当场跪在他的面前,“你若再进一步,我立马死在你的面前。”

    “哗哗哗。”

    一批一批近卫军如同秋收的麦草,一股脑的全部跪在赵天奇面前,誓死挡住他。

    赵天奇神色惨淡,看向王峰,“我自知这一战必死无疑,再战吧,让我打个痛快。”

    “你真的想死?”王峰凝视赵天奇,问了一句相当莫名其妙的话,“你可知我为何想要你死?”

    赵天奇沉默,随即给出自己的答复,“我征战十数年,杀了不少的敌军,而更多的是无辜的百姓。而且很多场战役都可以避免。”

    “尤其是南岳这些年开疆裂土,更是染下滔天怨念。”赵天奇沉沉自语,随即眸色一立,怔怔道,“可我乃一朝武将,君要臣战,臣不得不战。”

    “所以你就一路开杀,从不问这些大战是否真的无法避免?”王峰反问,“更不会扪心自问,你杀的这些人是否真的该死?”

    “国泰民安是天下人的愿望,而你的君上为了自己的权势,不惜杀伐天下。”王峰阴沉沉一笑,“你觉得这样做不会有干天和?”

    赵天奇沉默,紧握残破银狐的右臂微微颤动。

    “你应该知道我的意思。”王峰留下一句话,转身即走。

    赵天奇猛然抬头,想要说什么,却发现王峰已然离去。

    他明白王峰最后一句话的意思,这是要自己解甲归田。而王峰之所以不杀自己,完全是因为自己出现了片刻的悔过之心。

    这些微的悔过之心,最终救下了自己的命。

    “征战了这么多年,我到底图的是什么?”这一刻,赵天奇神色落寞,像是失去了人生的心念,茫然无措。

    “将军?”禁卫军首领看赵天奇神色不对劲,低声呼唤一句。

    赵天奇摇头,“我没大碍,只是一时间找不到活下去的信念了……”

    这句话让全场的将士神色大变,一脸的惶恐,生怕一个闪失赵天奇就要自裁当场。近卫军首领更是眼疾手快的夺下赵天奇手中的银狐。

    ……

    王峰沿着冰冷的河流行走,不多时便碰上隋阳。

    隋阳负责安顿落跑的百姓后,便于王峰短暂离开。原本他认为王峰还在临水城,可等他抵达临水城,竟然听到一条惊天动地的大消息。

    南岳军团退了,而且是史无前例的败退。

    更让他惊骇的是,徐怀安连带三千近卫军被大魔神一剑斩成飞灰。这让隋阳更加震惊无语,这简直是一位绝世杀神,高深莫测的修为让他都心颤。

    “你去截赵天奇了?”隋阳再见王峰,心头激动,因为前者离开临水的时候留下线报,告知自己的去向。

    王峰默默点头,“本想杀掉一了百了,不过看其人却有悔过之心,索性放了。”

    隋阳神色一震,他没想到王峰这么快就和赵天奇的军部正面碰上了,更没想到这一战已经打完了。而且王峰依旧势如破竹,全胜归来。

    不过在听到赵天奇还活着,心头失落,“可惜了赵天奇还没死,你竟然放了他。”

    王峰轻笑,“他应该知道自己后面怎么做,兴许往后再也不会重返沙场。”

    “可是。”隋阳欲言又止,“不杀终究是匪患,谁知道他是不是真的会解甲归田,若我后楚建国再碰到赵天奇,很难对付。这个人文韬武略,军事天赋非常杰出。”

    “嗯?”王峰听出门道,他不咸不淡道,“我问你,你后楚建国是为天下百姓安居乐业,还是如南岳一般,为了自己称霸的野心?妄图建立千古帝业,做下一个霸权皇朝?”

    “我……”隋阳欲言又止,不知如何搭话。

    王峰冷笑,“如果你后楚的皇帝也如南岳一般,我不介意让他退位……”

    这已经是赤果果的危险,而且王峰的情绪很明显在克制。

    隋阳微微一怔,不敢揣摩王峰的心思。

    可王峰这句话的意思他还是明白,无外乎希望七皇子是个明君,而非被权利绑架的暴君。

    “我记住你的话了。”隋阳点点头,承诺道。

    王峰笑,“我要的是你背后那位主子记住。”

    “不要以为凡人皇朝和修炼者互不干涉,就以为没人制衡的了他,至少我大魔神第一个不放过。”王峰厉啸一声,转身即走。

    隋阳紧随其后,因为王峰还要寻找化形草,两人只能一路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