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途,王峰和隋阳一路向西赶赴。

    因为毕竟身处南岳属地,王峰在出手数次后开始蛰伏。他和隋阳两人隐姓埋名,随着人流前进。甚至连修为都很少暴露。

    西行路上,接连而至的城市一座比一座繁华,并没有遭受战争的摧残。经由隋阳的解释,王峰才知道,原来这里已经是南岳的主城区。

    数日后,泰安城。

    轰轰轰。

    一队铁甲洪流沿着宽阔的大道奔袭而过,卷起漫漫尘沙,两侧居民无不分散撤退。

    这是南岳皇朝的城卫军,是各大都城的常备军力。不过往来这些队伍都在城中巡防,极少出城。这一次几乎是倾巢而动。沿边的街道被战马震得嗡嗡轰鸣,至少持续了半个时辰,这批上万的城卫军才消失在城门下。

    王峰起先奇怪,而后才了然。

    这一次南岳遭受至强者攻击,光是十大战将就陨落两人,另外一位赵天奇虽然有幸未曾战死,可据说性情大变,回朝后直接就解甲归田,彻底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三大龙虎战将悉数离开南岳的历史舞台,这个当权者带来了极大的冲击,一脸数日朝局不稳,人心恐惧。

    此次大事件令中山皇龙颜大怒,自各大守城就近抽调了二十万的远征军,并有一支由纯修炼者组建的先锋营领带,务必在南岳属地揪出大魔神,将其斩杀。

    先锋营人数相对于二十万的远征军,非常稀少,仅有区区五百人。

    但这五百人,最低修为都是真帝巅峰,靠上的真尊强者也逾百人。这等武力值配置相当于任何仙道圣门一整个长老阁全员出手,才可以撼动。

    这支先锋营就是奔着截杀大魔神去的。

    “他们哪里找出这么多的真尊强者?”王峰站在泰安城一处楼阁下,颇为诧异。南岳皇朝固然强大,但近百的真尊强者可不是小数目,这相当于出动一整个仙道圣门的高端武力了。

    “应该是南岳向仙道圣门借调的,加上这些年暗中培养的,近百真尊到不算难事。”隋阳低声道。

    现下两人改头换面,根本就没有与这支先锋营碰面。除非王峰再次出手,否则他们难以锁定前者的位置。

    不过按王峰现在的行进路线,至少要过很长一段时间才会露出踪迹。

    所以两人并不畏惧。

    王峰听得隋阳的解释,很是意外,他忍不住嘀咕道,“没想到南岳皇朝强大到了这个地步,难怪前段时间扬言天下,要扶植一大仙道圣门起来。”

    这股底蕴确实令人惊骇。

    如果不是王峰这一次出手闹下的风波太惊世骇俗,南岳皇朝还会不显山不显水。

    “预借这么多真尊强者,付出的代价不小吧?”王峰忖思,以十大仙道圣门的秉性,肯定要狠狠的宰一次南岳皇朝。

    隋阳无奈一笑,“南岳家大业大,何况此些年征战四方,截杀了不少在其他城池隐居的强大修士,从他们身上捞到不少宝贝。”

    “隐居?”王峰有点好奇。

    “嗯。”隋阳道,“南岳皇朝连年征战,每到一城必会杀戮。有些年老隐居在都城中的老辈修士,迫于无奈被逼出真身,然后被数十万大军直接用战马踏成了血泥。”

    “外界疯传十年前南岳无意在一座城中挖出了一位趋近真神的至强者,不过因为寿元干枯,实力不及巅峰期的百分之一,活活被万箭穿心而死。南岳军自那位至强者身上搜寻到一本路线图。”

    “那本路线图记载了一处巨型宝藏的地址,南岳顺藤摸瓜,开动二十万大军,直接将那处埋葬藏巨型宝藏的山峦挖了个底朝天。”

    “还有这个事?”王峰摸摸鼻子,很感兴趣。

    “不过南岳在此之后对外宣称被这位老修士蒙了,什么都没得到。但看南岳皇朝这些年发展的迹象,他们很有可能真的得到了什么。光是这些年不少修士投身南岳军部,就引起多方质疑。”

    这确实是可疑点,如果南岳皇朝没有许出足够令修士心动的宝物,谁愿意为他效命?从这方面看,南岳皇朝确实撒了谎。

    “但现在南岳大势已定,谁还有能力动他?”

    王峰嘀咕,“也难怪南岳皇朝有底气要扶植一宗仙道圣门起来。”

    不过王峰也没过多的兴趣去研究这些事情,归根结底还是于己无关。可这五百先锋营让他着实有点头疼。

    “还是走一步算一步吧。”

    按照隋阳定制的路线,抵达泰安城,再进入这座都城的大后方,便会见到一座山。

    一线天。

    这是一座造型奇异的山林地带,整体有两座山体,皆是高达数百丈的巨型山岳。这两座大山的最高峰,几个快要触碰到一起。

    但在山巅链接处一条缝隙将两座山划分出来,自内部山峰看去,仅有一条细线般的阳光投射进来。一线天因此而得名。

    据传百年前这两座山本就连为一体,是被一位无上人物,一剑劈开的。

    传言究竟真假几何,无人判定,王峰此行最在意的是能否成功找到化形草。这对他很重要,而且能影响后续一连串的计划。

    隋阳出身自药谷,曾经是谷主的真传弟子,对寻药炼药一途很有造诣。不过药谷因为在南岳大兴兵事的时候保持中立,最后被逼迫的一把火烧了整个药谷。

    王峰能够遇见隋阳,也算是冥冥中的定数。

    一线天属于南岳境内,更是泰安城的名胜古迹之一。加上这座山峦巅峰灵气充溢,驻扎在泰安城附近的上流门派大多数会在此地悟道。

    因为驻扎的流派太多,早些年为争夺悟道的道场,爆发过不少的流血事件。后来还是南岳皇朝出面调和,在山峦巅峰划分区域,形成数个道场,这才中止了矛盾的频繁发生。

    毕竟流派几乎都为南岳皇朝效命,如此内部相残,彼此损耗,于南岳皇朝发展的大势背道而驰。南岳皇朝从中调和既能证明自身对他们的重视,也凸现了对这些流派的掌控力。

    虽说这些流派虽然整体实力比不上仙道圣门,但多少也会出现极个别天赋妖孽的弟子。

    这些弟子大多数在天赋齐全的情况下,被教门遣送到这里悟道三月,以作为门派的最高嘉奖。

    “沿途的人不少啊。”王峰和隋阳刚接近山脚,便发现沿途不断有修士登山,或三五成群,或孤身上路,比比皆是。

    修为普遍层次不齐,甚至有些才堪堪步入修炼一道。

    “这是怎么回事?”王峰看向隋阳不解道。

    隋阳解释,“应该是三年一届的悟道大比开始了。”

    “悟道大比?”王峰蹙眉,表示不解。

    “悟道大比是一线天上各大道场传人的一次比试,每三年举办一次,都是年轻英豪参赛。难能可贵的是他们并不规定门派,出身,但凡有兴趣着都能参加。”

    “也正是因为如此,往来此地的年轻修士很多,三年一度的盛会往往人满为患。”

    “悟道大比胜出有什么好处?”王峰询问。

    隋阳知道王峰对此事不了解,索性也不卖关子,低声解释道,“胜出者可以进入剑台顿悟三日,以博取更大的机缘。”

    “剑台?”

    “一线天传言是被无上高人劈开并非空穴来风,因为山巅就有一座剑台,台上倒插有一柄石剑。此剑也怪异,逢三年开一次光。这光柔顺祥和,仿佛孕育有大道感悟,能令接触者修为大增,甚至能再剑道一途大彻大悟。”

    王峰摸摸下巴,借助隋阳的解释,他大致明白一线天盛会的前后起源,但他并未产生多大的兴趣,“那此事与寻找化形草有何干系?”

    王峰此行目的毕竟在化形草之上,其他无关紧要的事情他无心参与。悟道大比虽然令他有一瞬间的触动,却还不至于让自己改变原定计划。

    隋阳翻了个白眼,无奈道,“一线天上有天然花圃,百草荫荫,各种事件难寻的珍惜药材都曾出世。而你要找的化形草,便在此间。”

    隋阳说到这里,心有感慨,曾经药谷作为天下第一炼药圣地,常年培植的珍惜药材比一线天要多的多。可惜如今药谷不存,一线天恍若有截取天下第一之势。

    加上顶峰的各大道场,以及一座来历莫测的剑台,让一线天的地位在此些年水涨船高。

    “原来如此。”王峰淡淡一笑,大步上前。

    不过为避嫌,他还是细微改变了一下自己的容貌,以免被有心人士无意认出。至于悟道大比,他看情况而定夺。

    隋阳倒是信誓旦旦,一脸跃跃欲试的表情。

    王峰忍不住提点他一句,“参加可以,但不要风头太过,毕竟我们在南岳属地。”

    “我不希望到时候被几十万大军包围。”

    隋阳默默点头,“我知道小心行事。”

    “嗯。”王峰嗯了一声,“得到化形草你就可以离开了,去处理你自己的事情。”

    “那你了?”隋阳多嘴问了一句事不关己的话。

    王峰没有出声,提前上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