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良心,王峰真的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他的本意不过是为掩盖自身修为,但没料到适得其反,直接反震之力碾碎点金石。

    虽说他已经离开验证地,可让那一方各大年轻高手震撼。

    超凡入圣,多么令人向往的领域,任谁也不会想到人群中会夹杂着一位年轻的真圣强者。这等修为莫说横扫悟道之地,光是在一整个大陆都能排入前十。

    相对于全场怔怔失神的举措,张三疯嗖的一声就消失,直接奔入道场,寻找王峰。

    ……

    不得不说,一线天的顶峰是在太浩大了,光是正中间悟道场地都占据百丈。

    悟道场地整体呈现圆形,覆盖于顶峰的正中间位置。而在悟道场两侧则是数十座环环相连的独栋楼阁,以众星拱月的形态将悟道城烘托在中部位置。

    经由验证场地的一次筛选,人数已经减去大半,但凡能进道场的都是修士。

    王峰一路前行,一路巡视八方,发现在悟道场数百丈外,还是十数座人工构造的山峰。山峰上灵气氤氲,白雾茫茫。

    至于山峰之上,则有赤红色的楼台若隐若现。

    “那便是南岳顶级流派划分的道场?”王峰随意数了一下,至少有十座山峰,证明此地有十大流派驻扎。

    “嗯。”隋阳点点头,“那是他们各自的领地,平日里彼此除却必要的切磋,基本上都不接触。”

    “知不知道化形草在哪里?”王峰问出至关重要的问题。

    隋阳簇簇眉头,“化形草应该跟剑台在一起,不过剑台目前不对外开放,要等悟道大比结束后才开放。”

    “开放?”王峰先前没有细致的了解,现在有点懵。

    “悟道场与剑台融为一体,唯有惊才艳绝者出动剑台感知,才能对外开放。如果这一次没有人有次造诣,基本上剑台就不会出现。”隋阳一字一句道,“剑台与正中部位的悟道台连为一体,准确来说它在悟道台的下方。”

    隋阳说完指向场中的悟道台,于正中唯有有一副阴阳八卦图,时不时的有浮光在闪纵。

    王峰眉头蹙起,他完全没想到事情会变得如此复杂,按照理论要带走化形草,必须等到剑台开放。而剑台开房需要一定的条件。

    如果条件不够,剑台必然会继续沉寂,只有等下一个三年的悟道大比。

    “历史上可有剑台不出现的先例?”王峰问道。

    “有。”隋阳回,“悟道大比执行十届,统计有两届悟道台没有出现,最近的一届就是上一次悟道大比。那个时候没有极个别出类拔萃的年轻强者,以至于剑台迟迟不出现,最终中止大比,解散八方来客。”

    两人言语一阵,游走在场地四方的负责人员开始催促他们入座。

    “入座?”王峰有点意外,再一打量顿感无语。

    原来点金石在验证完入场修士的境界后,会根据境界高低划定位置,修为越高者占据的位置越靠近悟道台,以此类推。

    然而王峰刚才出现意外,他将点金石击碎,以至于点金石无法传递信息进悟道场。换言之,这里没有为他安排既定的位置。

    隋阳倒是有,在第三座第一排,占据的位置属于上等档次。

    “赶紧入座吧。”王峰不想引起太多的惊咦,他示意隋阳去找自己的位置,“我看看有没有边缘位置,你不用顾及我。”

    隋阳点点头,倒是不拘禁,走向自己的位置。

    王峰踟蹰不定,看着各方落座的年轻修士,顿时感觉自己有点鹤立鸡群。

    “师傅,师傅,来这里坐。”便在这里,一道带着明显兴奋情绪的声音自不远处传来。

    王峰抬头看去,面上顿时露出古怪神色,这道声音确实是在喊他,而喊话的人居然是张三疯。还有师傅是什么鬼?

    张三疯见王峰迟迟不动,索性亲自上阵,非常热情的靠过来。

    “师傅,我总算找到你了。”张三疯气喘嘘嘘道。

    “师傅?”王峰摸摸鼻子,“谁是你师傅?”

    “你啊。”张三疯面不红心不跳道,全然没有尴尬的神色。

    王峰无语望青天,这位比自己还年长的男子竟然初次见面就喊自己师傅,这哪里来的奇葩?

    “我知道师傅还需要多考核考核几日,才能判断弟子值不值得你培养。”张三疯完全一副自来熟,他继续道,“不过这不是要紧事,先去我那边入座吧。”

    王峰本想拒绝,但看张三疯热情无比,而自己正好没有位置,干脆点头。

    张三疯哈哈大笑,引领王峰,就差一把抓住他的手。

    张三疯的位置相对靠前,毕竟真尊境界,这等修为放之任何一地都会得到隆重对待。在与王峰一前一后进入楼阁后,一群人立即热情寒暄起来,皆向王峰行礼。

    “请问阁下高姓大名?”

    年轻一辈的强者荟萃在一起,自当相互熟悉。这些热情多有客套嫌疑,王峰也不矫情,随意报了个名字,“我叫王中天。”

    “王中天?”此处楼阁的一些修士微微诧异,一时间想不起这是哪一号人物,貌似很陌生。

    须知,一般抵达真尊境界的年轻修士,至少都是声名遐迩之辈,王中天这名字确实陌生,很多人想不起来。

    “不知王兄来自哪派宗门?”有人不死心继续问道。

    王峰摸摸下巴,淡然道,“一介散修,无门无派。”

    这让在场的人更加生疑,随即有聪明的修士观看一下楼阁外的录入名单,顿时一阵冷笑,“我还倒是何方高人,原来是走后门进来的。”

    因为楼阁名录上没有王中天三字,自然不属于这一方。

    一番联想,很多人下意识的热情散去,满脸的嘲讽,“我还以为又来了一位真尊强者,岂料是个籍籍无名之辈。”

    其中一位名为柳真的年轻男子更是句句带刺,“你不是真尊修为,跑到这里来做什么?丢人现眼?”

    “我等都是年轻一辈的才俊,不与无名之辈交流,你还是速速离去,这里没有你的位置。”柳真摆摆手,直接赶人。

    附近先前与王峰熟络的各大年轻才俊皆是当场变脸,见缝插针道,“我还以为来了一高手,弄半天是个无名之辈。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底气,跑到这里来?”

    “呵呵。”

    “现在的人啊想出名还真是什么手段都用,以为跟我们共坐一席就能博取声名?”

    一群人你一眼我一语,皆是发表自己对王峰的嘲讽。

    主动请王峰入场的张三疯顿时急眼,大声嚷嚷道,“你们说什么,我师傅可是……”

    “哈哈,你师傅?”柳真哈哈大笑,嘲讽道,“张三疯你是不是傻了?你一介散修几时来的师傅?就算有师傅,可这修为还不如你。他教你什么?教你逛花楼?”

    张三疯气得面红脖子粗,心道这般孬种,真是狗眼看人低,“你们怎知道我师傅不如你们?”

    柳真老神在在的指了指楼阁外的录入姓名的牌子,“他说他叫王中天,却没有名字在上面,这不是证明?我看就一沽名钓誉之徒,跑这里来沾我等的光。”

    随即他眼睛一瞪,呵斥王峰道,“还愣住做什么?还不快滚,这里不待见你。”

    王峰面对这些冷嘲热讽始终保持淡然的神色,直至柳真说完这句话,他笑了笑,“按照我以前的脾气,你在说滚这个字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今天不想闹事,放你一命,下次再遇见你就不会那么幸运了。”

    “哎呦,你当我是吓大的?”柳真笑弯了腰,旁侧的一众年轻强者也面露鄙视之色,一脸的嘲讽,根本就不将王峰放在眼里。

    王峰笑而摇头,既然彼此看彼此不顺眼,没必要久留,他转头看向张三疯,“看样子大家不欢迎我,我先走一步。”

    张三疯大急,“师傅,你别这样,我还准备向你讨要经验啊。”

    王峰无语,这家伙比自己大还一口一个师傅叫上瘾,他道,“打住,不要叫我师傅,做朋友可以,师傅就免了。”

    “额。”张三疯抓抓头,面露尴尬。

    “先走一步。”王峰抬脚,准备离开。

    柳真等人双手环抱,不以为意,巴不得王峰立马就走,免得影响他们的兴趣。

    只是不等王峰离开,一位老者突然出现,一脸兴奋道,“圣人,终于找到你了,请随我去真龙阁。”

    “真龙阁?”柳真等人神色一变,大呼意外,真龙阁乃诸多下榻楼阁中最高贵的一所,凡是能进去的都是强者中的强者。

    “我一线天举办数届,遇到的年轻真圣屈指可数,阁下如此高贵的身份自然要入真龙阁,还请给老夫一个薄面,随我入阁?”这位老者认真恳请道。

    此话一出,柳真等年轻修士嘴巴撑得老大,表情难堪到如同吃下一个死孩子。

    “他是真圣境界?”

    “天啊,难道他就是我等刚才议论的那人,金石为开超凡入圣?”

    柳真等人确实知道刚才外面来了一位至强者,一掌就点碎了金石,可谁会想到这位真圣会出现在自己面前。

    还被他们嘲讽了一遍?

    柳真面容苦涩,一双手在袖袍下剧烈颤抖,因为他想起王峰刚才对自己说的那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