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

    一道身影如脱离弓弦的箭羽,于虚空撞出一条连贯的洞,直接就抓拢向悟道花。这人无论速度还是反应都异常快,几乎占据了先机,其他人只有干瞪眼的紧随其后。

    “哈哈,悟道花我来也。”

    这人发出一阵厚重的笑声,大手挥腾,如一片云雾覆盖下去。

    噗。

    刹那间,异变发生了。

    一道莫名出现的赤色天网,于虚空竖向撑开,形成一面密不透风的光罩,当下就拦住了这人。而后漫天血迹炸开,将那张赤色天网沾染的越发红艳。

    这人起步太快,在撞向赤色天网的刹那根本就来不及回撤,当场被绞杀为成千上万块,化为漫天的血迹,泼洒下来。

    “这……”

    “嘶嘶。”

    “天啊,那家伙真尊境界,竟然死的这么快,连闷哼的声音都未曾发出。”

    这一幕吓呆了在场的所有人,一个大活人竟然只是撞了下光罩,就被绞杀的连尸首都没了。更恐怖的是,绞杀的速度非常快,几乎瞬间就完成。

    原本鱼跃而出的各大年轻高手,被迫的中止前进的势头,他们悬浮在虚空,认真凝视赤色天网,考虑对策。

    不过场面明显发生变化。

    “逢三年一届的悟道大比确实也惊动过赤色天网阻截,但从来只是防御为主,这一次怎么会爆出如此威力,当场就截杀了一人。”

    “莫不是今年有变数?”

    围绕在虚空四面八方的年轻高手低头交流,无不神色古怪,着实被这怪异动态吓到了。一时间都不敢妄动,深怕一个闪失步了先前战死的那位后尘。

    “我来试试。”

    出自真龙阁的端木厉啸一声,距离光罩外打出一面铜镜,铜镜于刹那间放大,如磨盘般狂猛的撞击向光罩,要将其击碎。

    端木动用秘宝,没有凭借肉身接触,想必他也没把握靠肉身之力撼碎赤色天网。

    “铛铛铛。”

    一阵沉闷的金属撞击声,那面铜镜在接触天网的下一刻,突然连续翻动数个跟头,随即咔哧一声,竟然当场破碎。

    “哧。”

    三条金光同时出现在铜镜上,以非凡的伟力将整个镜子切割成三个部分。

    仔细观摩,会发现切口的边缘非常平整,这说明外界施压的切割力度极为狂暴,达到了削铁如泥的境界。

    “额。”端木张张嘴,一张意气风发的面上尽是惊骇,他盯着残破的铜镜无言以对。

    这可是他随身征战的秘宝,攻防兼备,危机时刻更能作为强大的盾牌防御。其组成材料更是绝世罕见,比精钢玄铁还要坚固。

    居然一击之下,就破碎了。

    当下全场静默,到场的所有人都不敢妄动,仅是紧张的观望动态。

    所幸的是赤色天网虽然令人胆寒,但状态似乎并不稳定,依旧有破绽可寻。王峰眼疾手快,当下就寻找一处破绽,凭借纯肉里攻击。

    嗤嗤嗤。

    他抬手拂动,金色光像流水般在掌心间扩散,而后轻飘飘的一路推进,在触碰天网的刹那瞬间绷直。

    这一击成功的撕裂天网一脚,剪碎无尽的赤光。

    嗤嗤嗤。

    接踵而至的碎光沿着天网坍塌。

    这让到场的人心头大喜,既然有破绽可攻击,那就不至于坐以待毙。几乎下一刻,所有人都动了。有人单独寻找破绽攻击,有人合理出手。

    天网遭受难以想象的攻击,出现无数的洞口,根本拦截不住。

    “嗖。”

    王峰出手刚霸迅猛,迎着一道撕裂的口子,直接抓拢向悟道花。他就近截取一朵,刚欲抽走,突然一股奇异的吸附力牢牢困住他的掌心,挣脱不可。

    “这……?”王峰面色一变,有不好的预感。

    铿锵。

    十丈长度的绿色藤蔓猛然间绷直躯干,如一柄绿色的战矛,爆发出滔天的气势,穿杀向王峰。这股气势咆哮如海,莫名强大。

    王峰神色微变,挣脱不开只能硬接。

    他转动神魔体,调转海量的真元灌输到被困住的右臂。瞬息间,他的手臂发出刺目的光,射的在场的大部分人眼睛刺疼。

    这光恍若一轮神日束缚在王峰掌心,神圣至洁。

    “铿锵。”

    成千上万的碎屑迸发,有金色的,有绿色的,交融在一起,喷射向无尽的虚空。

    而后光芒大退,附近的各大年轻强者才敢凝视观望。随即接踵而来的不是群雄征战,而是一阵阵不绝于耳的倒吸凉气声。

    “这么强的一击,他竟然没有事。”

    “他是谁?这肉身的承受力未免太惊世骇俗了吧?”

    诸人明显的感受到,先前绿蔓爆发出的那一击,几乎带着毁灭的力量。任何一位强者被横空钉中,只怕要当场战死。

    但眼前的王峰竟然罕见的没有任何负伤的痕迹。

    “啵啵啵。”

    王峰抖动金光缠绕的手臂,部分绿粉自手臂上坠落,消散于天空。绿粉是先前绿蔓撞击王峰后吗,自身脱落下来的。

    “人形爆龙吗?这都没事?”

    一群人瞠目结舌,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按照昔日悟道大比的先例,这些藤蔓具有难以想象的洞穿力,据传轻飘飘一击就能打穿任何修士的肉躯。无论是真尊,真圣,根本无法抵抗。

    可现下王峰的出现,直接打碎了他们的认知。一番思索,诸人大致猜出王峰的肉躯已然超于人们认知的极限,有着难以想象的抗击能力。

    “这个家伙怎么会如此之强?”白客与王峰对立,彼此看彼此不爽,现下王峰爆发出如此强的战斗力,白客既是嫉妒又是憎恶。

    “哧……”

    彼端,王峰震飞藤蔓,不做任何停留直接动手抓拢向其中一朵悟道花,要将其占为己有。可下一刻,赤色天网大放神威,竟然将撕裂的洞口全部填补起来。

    王峰感受到一股极为狂暴的压迫力,让他右臂发麻发酥。

    “不可贸然行事,我先退出来。”王峰知晓在与绿色藤蔓对击的环节上浪费太多的时间,现在强行截取悟道花已经来不及。

    他只能选择退出,以等下一波赤色天网不稳定,再行截取。

    嗤嗤嗤……

    王峰掌心绽放无量金光,开始回撤。

    但下一刻外围有人攻击他,试图让他分心后无法及时回撤。一旦不及时,赤色天网难以想象的压迫力会瞬间切断自己的整条手臂。

    这手段就是朝着杀他的目的而来。

    “你做什么?”惊闻张三疯一阵猛啸,随即是铿锵一阵嗡鸣,成千上万的碎光,将虚空都掩盖在其中。

    王峰屏息一口气,猛然以十倍之力开启神魔体,随后一道惊人的炸响。王峰凭空打穿赤色天网,直接反撤百十丈,全身而退。

    “嗖。”

    王峰眸子一扫,锁定白客的位置。

    先前那针对自己的一击虽然来的很快,可王峰是谁?岂会不知到底是谁在暗害自己?

    白客被王峰冷飕飕盯住,身体一阵不自在,不过他神色不变,兀自镇定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自己找死,别怪我杀你。”

    王峰一步踏出,腾空百丈,瞬间就出现在白客五丈距离之内。

    白客吓一跳,被一股肆意宣泄的杀气锁定,令他神色终于开始有了些微的变化。但自他口中说出的话,依旧没有悔改之意,“你当自己是谁?无缘无故杀我?”

    “悟道场是各方年轻豪杰争锋的道场,岂容许你一人胡来?”

    白客否认先前一击是暗害王峰,而且适时的偷换概念,当头就给王峰盖下一顶帽子,直言王峰在扰乱悟道大比,是闹事的。

    “咔哧。”

    王峰扭动脖子,幽邃的眸子深处有萤火闪烁,那是他动真怒的征兆,“我不介意在赤色天网再开之前,杀了你。”

    “你敢。”白客神色大变,预感氛围不对劲。四方沉默观战的年轻强者,无一人出声维护,显然都有更深层次的考虑。

    当下悟道花已现,各方年轻强者都密切盯着,一旦动手必然生死攻伐。若这个时候出现内讧,彼此消耗内部的战斗力,他们自然乐意看见?

    无论王峰和白客谁死,只要二去一,对他们而言便是少了一份竞争力。

    “你们……”白客讥笑一声,全身绽放磅礴的能量风暴,并腾空盖下一道黑色的大掌。黑色大掌仿若腾云驾雾般,掌心竟然有雷电闪纵,拥有一股寂灭之力,要轰碎一切敌手。

    “掌心孕雷电,这是摧心掌,白客这是要放最强杀招啊。”

    “这摆明是冲着杀人为目的。”

    各方年轻强者变色,识趣的倒退出去,以免无故遭受牵连。

    “呼。”另外一边,王峰张嘴吐出一口浊气,他既然要杀白客。无论对方动用什么大招,留给他的选择只有一条,死。

    “我送你上路。”

    王峰厉啸一声,同样出掌,一片金光层层涌动,在他的掌心孕育出部分符文,拥有莫名的神圣韵味。

    “这是什么掌术?好强的杀意……”

    刹那间,这里天地大变,仿佛于瞬间被撤换了容颜,一片片黄金色泽映照九天十地,霸道绝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