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如山,漫天飞卷。王峰一掌孕育的黄金色泽,真的就像是一片金色大山压盖过来,一瞬间就封闭天空。

    咔哧哧。

    彼一端白客无惧,他黑色大掌抡空扫动,携带数之不尽的雷光,覆盖向王峰。

    轰!

    二者对轰一击,宛若一颗大星自域外坠落下来,砸的天地决裂,万古祸乱。

    太恐怖了,滔天的能量光罩在两人的中间炸开,形成数条大风暴,将他们淹没,吞噬。不过一个呼吸间,两人就消失在众目睽睽之下。

    “嗖。”

    最先冲出的是白客,他身影飘渺,眉角倒立,瞳孔深处更是血光闪烁。这是趋近暴怒的边缘,说明这一战他要跟王峰一决胜负,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时下巅峰大战几乎将悟道场淹没,作为这次悟道大比的举办方,终于选择沉默,放任王峰和白客厮杀。毕竟当下悟道花已经盛开,无需担忧其他变数。

    所以在场的人都在等两人这一战的落幕。

    “嗤嗤嗤。”

    百丈虚空上,白客再度拍击一掌,截断苍宇,拥有难以想象的寂灭之力,似乎要将天地都打沉。他动用的摧心掌,曾经让他一战成名的绝顶宝术。

    这等宝术具备牵引之力,能在掌心孕育雷电,形成巨大的雷光风暴,将敌人轰杀。

    当下可以看见,黑色巨掌下是一片闪烁旋转的雷芒,有的食指粗细,有的手腕粗细,更有骇人的雷芒宛若一条蛟龙,于虚空下肆意飞舞。

    一条缠绕一条,随即扭成一股力,要将王峰降服,镇杀。

    “摧心掌被老辈人物点评为最强杀生术,是一门专门伏杀敌手的禁忌道法,先杀人再杀己,很邪性的一门道法。白客居然一交战就开始动用,这是拿王峰当生死大敌攻击啊。”

    白客全身爆发的气势令在场的各路年轻高手心头大惊,全然想不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

    当年白客作为散修初次出道时,威名不显,是一籍籍无名之辈,根本无人关注。后来在一场极为凶险的搏斗中,动用了摧心掌,一夜之间屠杀了二十八位年轻强者,自此一战成名。

    那等掌术太可怕,至今都让人难以忘记。

    不过真正令在场人心悸的是摧心掌的邪性之处。因为当初在白客动用这等掌术后,至今被外界判定为禁忌道法,不能久用。

    这等禁忌道法号称杀人杀己,即使成功屠杀掉实力强劲的大敌,自身也会遭受难以想象的反噬。换言之,这是一门两败俱伤的道法,斩敌一千自损八百。

    白客不惜冒着反噬的危险,动用摧心掌,侧面足以证明王峰给了他极强的压力,唯有背水一战,放能胜出。

    一捋顺这些细节问题,在场的年轻高手无不将视线放在王峰身上。能够让白客动用杀生术,这家伙是不是强的有些变态?

    更关键的是,在此之前南岳从未出现一位叫做王中天的年轻强者。

    这家伙仿佛是一下子窜出来的,来历成谜。

    “砰。”

    王峰出击,他十指微动,一道道黄金色的艳丽光泽凝聚,随即一掌迎空轰击,打穿百丈虚空,要将白客施压的黑色巨掌粉碎。

    现下的他抛弃一切功法,道术,以神魔体和肉躯的完美配合,正面对敌。

    这种打法返璞归真,是最传统的攻击方式。可以看见,王峰一掌挥出后,除却自身携带的黄金色光泽,没有任何的法则气息弥漫。

    这一掌很纯粹,亦很简单。

    砰砰砰。

    当头一击,虚空刹那被斩断,一半漆黑如墨,一半金光如海,形成两条泾渭分明的区域,恍若两条彩绸在苍宇下旋转舞动。

    “嗤嗤嗤。”

    两掌合计后,在各自划定区域的片刻后,再度攻伐到一起,爆发出更为强势的波动。如果仔细看,会发现合击的中心点开始形成一条两种色泽交融的光波。

    “这……”

    “危险,快退。”

    围观的各路年轻高手神色大变,全部倒撤出去,生怕一个不留神,就被牵连到。

    轰。

    光波横向扩散向四面八方,十丈外一座鹤立鸡群的山峰瞬间被拦腰斩断,巨大的战斗余波更是将整座山挤压成粉末。

    破坏力实在太强了,几乎是奔着毁灭天地来的。

    漫天光泽在破碎,在消逝,绚丽到无法用言语描述。

    五十招后,血光大作,王峰和白客散开,彼此互中一掌。

    “嗯?”王峰蹙眉,有点意外。严格来说白客的境界稍弱自己一境,而最后却与自己打成平手,很震撼。这完全归功于摧心掌的威力,几乎填补了两人境界上的差距。

    不过王峰无惧,他动用的是肉身,并未杂糅任何的道则法术,根本就没有全力。准确来说,白客在用最强术对抗自身最薄弱的一环。

    “你的肉身……”白客飞退数丈后,神色微微变,有点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幕。

    摧心掌是禁忌道法,是自己最强底牌,竟然还是无法打穿王峰的防御,更令他难堪的是前者自始至终都没有运用任何道法攻击自己。

    这等明显的差距让他心里很不好受,同时也非常意外。

    铛铛铛。

    王峰深吸一口气,外表肌肤闪烁光泽,一寸寸填补先前遭受攻击的部分,并发出阵阵打铁般的声音,很刺耳,很沉闷。而他整个人的神色没有丝毫的表情浮动,自始至终都很淡定。

    尤其是在现下一刻,立即就回归了巅峰状态。

    “你竟然用肉身全程对抗我的摧心掌。”白客张嘴吐出一口浊气,很不甘心,同时也很疑惑,“你到底是谁?为何肉身这么强?”

    王峰冷笑,不予回复。

    但白客这句话却让在场的人神色大变,连呼吸都不平稳。

    须知真圣境界肉躯等若一副框架,再无上升潜力。但王峰的体格似乎有明显的不同之处,仅是用框架硬接白客的攻击。足以说明很多问题。

    “肉身就能承受摧心掌,他若动用道则法术,白客岂不是早就输了”有人想到这个问题,随即认为王峰的体格太坚固,令人不自然的想到另外一个词,体术。

    “他难道专修体术?走的是单一的修炼境界?”

    “不可能。”这句话疑问才发出就被人打断,“他在真龙阁动用过道则法术,不存在专修体术,而不熟悉任何功法。”

    众人逐声看清,瞧见说话的人是南宫,真龙阁五强之一。

    南宫刚才与王峰同坐一席,这句话自然有很强的信服力,几乎没人提出疑问。但得到印证,诸人并没有想象中的兴奋,反倒头皮发麻。

    光是一副框架就这么强,其人各大道术全部动用,究竟会强到何等逆天的地步?

    “这简直就是一条人形暴龙啊……”有人发出这样的感叹,心道真是人比人气死人,遇到这么惊世骇俗的年轻同辈,连竞争的资格都没有。

    这几乎是全场人一致的想法。

    而毗邻战斗场域中心的白客更是心里苦涩,不知道怎么言语。他拼死拼活动用禁忌道法,打了五十招,居然还没逼出对方的最强底牌。

    这简直……

    “咔哧。”王峰习惯性的扭动脖子,嘴角随即浮现一抹淡然的笑容。

    “送你上路了。”

    王峰瞳孔浮现杀机,虽然稍纵即逝,却令白客一阵心悸,面色变得不自在。他知道自己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对方的强大超出了自己的极限承受力。

    “哗哗哗。”

    一条金色的彩绸自虚空闪动,那是王峰的一巴掌,朝着白客的额骨轰击。

    “轰……”白客不可能坐以待毙,哪怕明知不可敌也要继续战斗,这是修士最基本的尊严。只见他再度动用摧心掌,漫天黑光如同乌云,覆盖大片的苍宇。

    “咔哧。”

    虚空炸裂,漫天黑光中突然浮现一抹刀光,很闪亮,很凌厉。一刀斜斩,迎着王峰的金色大掌,形成必杀一击。

    嗤嗤嗤。

    黑光大作,这柄刀以突破常规的方式极速放大,超越黑色巨掌本该有的体积。

    “掌心刀?”王峰蹙眉,他看出这柄刀看似杀意滔天,其实并未实质的刀,属于临时虚构的刀仞。但当他一掌盖过去,面色微变。

    铿锵铿。

    一阵打铁般的声音在虚空下暴动,居然临空劈断的王峰的食指,将散发耀眼金光的指节拦空切断。所幸的是这并非真实的食指,而是金光显化的。

    但即使如此,也给王峰造成了不小的阻力。

    “你找死。”王峰怒了,他决意不给白客任何的机会反水,只见他脚心一点,当场消失。再出现时,他已经在白客的头顶之上。

    “这速度……”

    “我的天,太快了吧?他竟然在瞬间挣脱了白客的施压,直接反守为攻。”

    正当一群修士震撼的同时,王峰化掌为拳,一路推动,强势无匹的撕裂白客的数道防御,一拳打向后者的额骨。无论是攻击速度还是力度,都堪称无与伦比,其内在的洞穿力更是无法用言语去描述。

    咔哧。

    一道极为清脆的裂隙声,响彻全场,让听者心头麻木,精神无端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