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拳速度太快,恍若一道金色闪电,直接就撕裂白客的数道防御,横空击中他的额骨。

    额骨乃一个人的精神中枢,是一个思想形成的区域,更是人类行动支配的主宰。一旦额骨被打穿,等于神识和思想同步被碾碎。

    届时哪怕修为在再高,也回天乏术,唯有战死。

    足见这一拳对白客而言,是何等的凶险。如果他不能承受下这一击,被王峰击穿额骨,白客就死定了。

    “嘶嘶。”白客的瞳孔极速收敛,额头的冷汗更是接连而至,将头发都染湿。这一拳太惊世骇俗了,白客感觉全身都被压制,根本就无法继续动作。

    噗噗噗。

    与此同时,拥有巨大贯穿力的拳印带出阵阵破空声,直接就挤压的白客的面部呈现扭曲状态,像老蛇被剥落下皮壳。

    啵。

    危急时刻,白客厉啸一声,自他的嘴中射出一顶黑色物件,捧得一声撑开。硬生生的顶住了王峰的拳印。

    这是一顶黑色的伞,全身漆黑如墨,伞面半径至少有数丈,将白客整个人都套在里面。

    “轰轰轰。”

    王峰拳势太猛,一拳就轰的黑色凹陷,出现一道痕迹明显的拳印。不过伞面并没有被击穿,在瞬间凹下后,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复原,效果很显著。

    它成功的保护住了白客的额骨,免去遭受王峰霸天一拳的轰击。

    嗤嗤嗤。

    黑伞周身光泽闪耀,一串一串字体古老的符文在闪动,并发出厚重,且言语晦涩的祭祀声。这声音很特殊,不是现世的语言,仿佛来自远古亦或者更遥远的过去。

    嗖。

    王峰没有顾忌太多,拳头返撤,收回了这一拳。不过霸天一击所在成的余波直接冲溅向四面八方,当下就震断了数座山峰。

    一线天本就是南岳各大顶级流派划分的悟道场,一座山峰代表一派门庭。现下王峰和白客的一场交手,直接就灭了其中的三座,后果太严重。

    这简直就是在拆一线天这座圣地的台子。

    奈何这一战是在一线天各大道场默认下造成的,同理这些明面上的损失,他们只能独自承受。

    “你真强。”白客右手掌握黑色巨伞,阴气沉沉的看向王峰,心里虽然不甘心,但不得不承认王峰强他数个档次。

    自己各大杀生术攻击,竟然连对方常规水准都没有逼出。

    这等差距明显的博弈,让白客深深感受到一种屈辱感。

    “我不如你。”这是白客说出的第二句话,态度很奇怪,似乎在隐射其他的意思,又似乎在示弱,在向王峰释放认输的信号。

    其实这与白客的性格有很大的关系,他虽然为人桀骜,喜好高高在上,可自身还是挺有自知之明。打的过就打,打不过就服输,没什么丢面子或者损失尊严。

    嗤嗤嗤。

    各方沉寂间,赤色天网出现第二波防御空白,数道很明显的破绽隐现在虚空中。

    “先抢悟道花,一起动手。”

    “悟道花我预定了,谁抢我杀谁。”

    又是阵阵喧嚣至极的暴动,各大年轻高手的目标始终是悟道花。王峰和白客的一战虽说令他们兴趣大增,可毕竟是在彼此空闲情况下爆发的。

    现下机缘再现,彼此的注意力自然会转移。

    “嗖……”

    王峰也不耽搁,挥手一掌斜劈而落,这一掌对准就近的防御空白,瞬间撕裂一道可怖的创口,击穿了赤色天网。

    其他的年轻高手或联手或独自撕开防御。

    哗哗哗。

    王峰掌心一阵挥动,隔着赤色天网极为霸烈的压迫力,成功的接近向其中的一朵悟道花。不过绿色藤蔓在摇动数下后,瞬间杀向王峰,要截他机缘。

    “哼。”王峰冷哼一声,大手翻盖,避开这一击。

    “嗖。”

    绿色藤蔓一击落空,在虚空斩出一条大裂缝,不但余势不减,反倒穿透力越发强韧。竟然在下一刻击中一位年轻强者,当场将他的肉躯钉穿。

    “啊。”这位年轻强者已然进入真尊境界,肉身防御有一定的基础,刚欲撑开光罩保护,刹那被瓦解。他仅是惊呼一声,身体内部的血液就被绿色藤蔓源源不断的吸附出来。

    是的。

    绿色藤蔓仿佛有嗜血的喜好,在击穿这位年轻人后,并没有浪费他的血液。而是凭借藤蔓为导管,全部吞噬到自己的茎脉中。

    “啪。”这位年轻强者的身体迅速干瘪下去,像是一块泄气的皮囊,状态非常诡异。

    彼一端,吸附无尽血液的绿色藤蔓开始散发血红色的妖艳光芒。这一幕看的现场的人瞠目结舌,根本就无法想象。

    “这是什么情况?”有人怯生生的低声询问道。

    只是不等回复,绿色藤蔓凌空一扫,直接爆发出惊世的攻击力,将虚空都截断了数块,冒出无数的混沌气。

    这股气息很莫名,很怪异,仿佛有控制空间的力量,居然一瞬间就击穿了数人的胸腔,随即重蹈覆辙般吸食那些人的血液。

    嗤嗤嗤。

    绿色藤蔓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变化,由先前的绿意匆匆变得赤光闪耀。尤其是它舞动藤蔓在虚空摇摇曳曳,恍若一位绝世大妖,令人莫名的紧张。

    “快退,快退,这绿色藤蔓有点邪性。”有年轻人第一时间生出恐惧之意,那妖光太诡异了,给人莫名的不安感。

    仅仅是瞬间,就击穿了数人,而且这些人被抽干血液后,就这么被串在藤蔓上,上下沉沉浮浮,谁看到了心里都发凉。

    “嗖。”

    绿色藤蔓将攻击目标调转到王峰身上,因为全场就他最接近悟道花,自然受到冲击。一簇又一簇妖光像是暗夜中的星辰炸裂,又似神火燃烧,带出噗噗的声音攻击向王峰。

    王峰轻哼一声,大掌如云般盖过去。

    他选择硬撼。

    当然在硬撼的刹那,空置的左手迅速找准机会,抓取最近的一朵悟道花。

    “呲呲呲。”

    堪堪接触悟道花,一股透心的凉意袭遍全身,遍布他的四肢百骸,仿佛千年冰雪灌入五脏六腑,连血液都要凝固。

    砰。

    王峰感觉神识突然被什么东西撞击开,一些莫名的画面闯入脑海。

    那是一副惨绝人寰的画面,天地之间处处烽火狼烟,成千上万的豪华大都毁于一旦。并且有绝世强者在厮杀,每一击都能打沉数万里的场域。

    “嗖。”

    这些画面匆忙一闪,王峰看见一张沧桑的脸,虽然很老迈,眼角的鱼尾纹也很明显,但他能从这张脸的轮廓,眼神看出,这竟然是自己。

    “我的未来?”王峰诧异,这简直就是中年版的自己。

    只是不等他心悸,一柄自虚空斩落下来的刀,荡平数万里的场域,直接对准自己就是必杀一击。随即一条又一条身影浮现,全部围杀向自己。

    天下为敌。

    这是王峰莫名想到的一个词语,他似乎从这些画面中分析出,自己在未来成为天下人共同诛杀的魔头。而眼下的这一场战役,完全可以用血腥形容。

    那个中年的自己,指间闪现一道光,当场就崩碎了虚空斩落的刀。

    “这……?”王峰惊骇不已,他实在不明白这些冲入脑海的画面意味着什么,当他持续陷入沉思的刹那。突然一阵锥心的痛击醒自己。

    “嗤嗤嗤。”

    绿色藤蔓以难以想象的洞穿力,贯穿自己的右手掌心,看起来就像是完全长在自己的手上。随即一股吞噬力引他五脏共鸣,所有的血液都沸腾起来,并不由自主的,源源不断向绿色藤蔓蔓延。

    “坏了。”王峰吓了一跳,这是要吞噬自己的血液。他迅速做出反击,调转神魔体拦截。

    轰轰轰。

    王峰的身体出现瀚海般的轰鸣,像是有一片大海在身体里,并且无数的金光从毛孔中而出,将他渲染的宛若一座战神。

    闪烁不止的金光像陀螺一般片片斩断绿色藤蔓与自身的衔接。

    “这气势……”

    “好霸道的威力,这就是他的真实战斗力?”

    一群避免危机的年轻强者神色微变,看着王峰全身爆发的超强威势,心头大惊,情绪也跟着莫名复杂起来。此等惊才艳绝的高手,竟然在这一刻才被逼出真实水平,太匪夷所思了。

    诸人在心悸的同时也感受到一股浓浓的压力。

    比照王峰这等高手坐镇,谁能在他手上抢夺机缘?先前所有被绿色藤蔓击穿的年轻强者都战死了,唯有他一人能与绿色藤蔓正面一战,足见王峰的强大。

    很快的,这里的气氛开始出现微秒的变化。十丈外,一道声音在暗中传音,“这人太强了,如果不趁着他被牵制住出手解决,后面很难对付。”

    “千载难逢的机会万万不可错失,他被绿色藤蔓牵缚,即使战斗力爆发出来,可双拳难敌四手,我等一起联手剪除了他。”

    现场开始有人动坏心思,要趁人之危,解决王峰。

    而且都是秘密发音,联系的基本上处于实力最强的一小簇年轻人,其中就包括端木和南宫。

    一时间,杀气沉沉浮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