撇开识趣不愿再参战的白客,真龙阁最强五人中的端木和南宫都对王峰显露出杀意。

    不过现下王峰被这根绿色藤蔓钉穿掌心,并且数之不尽的绿色神芒覆盖四方,令他们暂时不敢妄动,以寻找最合适的机会攻击。

    “嗤嗤嗤。”

    绿色中透发些许妖艳的光泽在悟道场旋转,缠绕,极其妖艳。

    王峰不断劈掌拍击绿色藤蔓,将其震的寸寸决裂,可绿色妖光包裹藤蔓本体,报它周全。前一刻被拦腰斩断,下一刻就突然痊愈。痊愈的速度非常快,眨眼间即可完成。

    “嘶嘶。”王峰张嘴吐出一口浊气,他是真的被惊撼到了。以他如今的修为,肉身堪称无解,凡界无论是上等道法还是顶级武器,都难以打穿肉躯。

    时下却被一根看起来飘摇无力的绿色藤蔓全力洞穿,直接射穿掌心,二者像是融为一体。

    此刻悟道场上方的场景实在太震撼了,一根十丈藤蔓扶摇直上,宛若一片飞舞在虚空中的秩序神链,拥有莫名发力。而王峰则是捆缚其中的蛟龙,随着藤蔓飘摇而上下翻腾。

    “给我斩。”

    王峰调转通天神力,再度一击斜斩而下。这一击铿锵阵阵,宛若两柄绝世神器撞击在一起,飞出满天的金属光屑。

    这些光屑威势不减,瞬间将虚空钉穿,千疮百孔,很是狼狈。

    与此同时,悟道场遭受难以想象的余波覆盖,正中位置的阴阳八卦图都被粉碎,化成一堆石屑。

    “嗤嗤嗤。”

    屋漏偏逢连夜雨,王峰一击尚未脱困,赤色天网携带着漫天杀意,气势滔滔而来。先前出现的防御空白悉数填补,随着阵阵铿锵声,天网不断收缩不断缩小覆盖范围。

    自外围看去,就像是四方合璧的巨大铁牢,瞬间整体缩小十倍。原先能容纳上百人进入的范围,现下只能容十人,而且还在持续不断的缩减。

    “尔敢。”

    王峰眸色一冷,浑身爆发无量神光,有黄金色的有黑色的,都是非常霸道的浮光。撑开后直接让虚空都扭曲变形。他借助强大的气势支撑起赤色天网的压迫,要突破出去。

    “现在赤色天网要将他困进去,我等正好出手令他雪上加霜。”端木一直在寻找机会给王峰来一手致命攻击,当下机缘终于出现,端木一掌携带骇人杀光劈了过去。

    南宫后续补进,一击相随而至。

    两大年轻高手动用最强招数,攻击王峰。即使不能将其重伤,能脱他片刻失神也好。

    “找死。”果不其然,王峰面对扑面而来的攻击,只能分神阻截,但这一动,赤色天网失去制衡,刹那就将王峰收拢进去。

    “铿锵。”

    一道厚重刺耳的铿锵,携带者成千上万的火光,将王峰成功的封闭起来。

    赤色天网四方合闭,宛若一座腾空而降的铁牢,爆发出玄妙繁杂的祭祀之音。且不断加持的符文,将这座赤色天网的防御力增强数倍。

    “可恶。”王峰右掌被钉穿,已经陷入危患,现下又被困在一方狭小的空间,更是雪上加霜。

    他尝试性的一击挥出,将赤色天网由四方形体硬击成不规则状态,像是干瘪的气球。但其莫名的封印里始终保持天网不破。

    “被困进去了吗?接下来就看他如何被绞杀咯。”有人在外面不怀好意的发出阴冷的笑,非常开心看到王峰吃瘪。

    毕竟他是现场最强的高手,带给诸人无形的压力,现在即将被天网绞杀至死,这些人怎能不开心,不畅快?

    “悟道台当年还没成形的时候,这里就有莫名的禁制之力,后来被无上高人祭炼出一座道台,这才些微的控制住禁制之力。虽说不能永绝后患,至少能保证每三年的一次冲击,不会伤及更多的人。”

    经由现场人的解释,诸人才明白。

    悟道台竟然是后期修建的。

    这股莫名的禁制之力比悟道台出现的更早,很多人怀疑那是剑台引发出来的地壳引来。

    严格来说,一线天当年还是荒芜顶峰,尚未界定道场之前,唯有一座承载石剑的剑台孤零零的伫立在顶峰。后来被无上高人发现,想要取走剑台上的石剑,可惜没有成功,甚至曾被一股莫名的禁制之力击伤。

    往后的事情就更加明朗,这位无上高人自知此生无法取走石剑,又怕后人误入此地被杀。这才兴建起一座悟道台,以诡异的阵法位置牵制禁制之力。

    不过阵法并不长期稳定,每三年都会爆发一场禁制之力外泄。久而久之就发展成为现在的悟道大比,为后人津津乐道。

    至于石剑来历,兴建阵法的起源,已然消逝于烟云中,后来人很少知道这段秘闻。

    “后来人猜测这股禁制之力与下方扎根的石剑有关系,严格来说是剑气,非常可怖,拥有寂灭之力。”有年轻强者虽然远隔核心区域,依然心有余悸。

    这年轻强者来自一线天的道场,是本土修士,自然知道这些在道场并不算秘闻的猜测。

    “不管是剑气还是其他,逢三年一次的机缘我一定要得到。”有人紧握拳头,道出这样一句气势蓬勃的话。很多人被其情绪感染,默默点头。

    至于王峰,已经成为狱中困龙,即使有通天的本事,也难以逃脱赤色天网的责罚。更何况他的掌心还有绿色藤蔓牵缚,根本就是回天乏术。

    “嘶嘶。”

    实质上王峰现在的状态确实不好,但他无惧。

    一阵暗暗的蓄力,他将神魔体的潜力开启到极限,层层蓬勃如云浪般的气息冲他的万千毛孔冲溅而出。这些狂暴的气息越来越惊艳,越来越浓郁,从先前的气体状态变成半固体,浓郁的快要化不开。

    并且这些气息之间法则旋转,浮光,将他映衬的就像是绝世大仙。

    “轰。”

    王峰奋起一拳,似乎带着打穿苍天的决心,直接碾压的赤色天网变形。这霸道的一拳依旧没有起到想象中的威力,天网依然没有出现一丝的裂隙。

    但却脱离的原先的位置。

    王峰的力道实在太强悍了,直接自内部出拳,轰击的赤色天网飞天而起。

    “嗤嗤嗤。”

    赤色天网在碰撞,在变形,尤其是在王峰扫出数大拳之后,天网外形出现成百上千的拳印。一道道的浮现在天网上,堪称绝世恐怖。

    这一幕让在场的各路年轻高手心惊胆战,怔怔无语。

    “这,是不是太霸道了?”

    “我的天,他把赤色天网都打得变形了,这是人形暴龙吗?”

    如此霸绝寰宇的极限之力,真正的坐到了震撼全场。四方的年轻高手无一人不在暗中心悸,难以想象这一幕。

    须知他们初期接触过赤色天网,知道极其凶险。修为稍弱的修士一旦接触,能瞬间被绞杀成碎尸。而此刻的王峰,不但没有出现被绞杀的迹象,反而逆天行事,要一鼓作气打穿赤色天网。

    虽说赤色天网尚未被打碎,可成百上千道拳印足以说明,它的承受力也到了极限。

    因为先前赤色天网在变形后,能于瞬间修复到最初状态,但现在的它修复速度明显减缓。最后更是出现,王峰一拳落定,天网迟迟不见复原。

    “这是承受不住,即将破灭节奏吗?”有人怔怔无语,胸口发堵,此生遇到如此惊才艳绝的同辈,算是争锋路上的一座难以企及的巨山啊。

    端木和南宫也不知道说什么好,甚至心里开始恐慌,因为王峰被困是他们动手伏击而成。若是王峰成功脱困,第一个要找上的是他们。

    一念至此,一股浓浓的担忧感浮上心头。

    但他们偏偏又不能提前离开,毕竟等待三年的机缘才初现端倪,谁愿意眼睁睁的放弃?

    “嗤嗤嗤。”

    庆幸的是那里的状况又发生一些变化,绿色藤蔓突然极速旋转,绕着王峰一圈一圈的转动。原本的十丈长度瞬间延伸百丈,千丈。

    不过一息间,绿色的藤蔓以千丈长度将王峰包裹在其中,身影都消失不见。

    王峰就像是一枚巨大的蚕茧,被包裹其中。这一瞬的速度实在太快了,超出王峰的反应极限,等他感悟到危机已经来不及。

    啵啵啵。

    繁杂的声音不绝于耳,绿色蚕茧形成一枚巨大的圆球,支撑起赤色天网。然后令两者形成一种诡异的平衡,所有的声音消逝无踪。

    一瞬间,天地回归清寂。

    王峰则淹没于绿色蚕茧中,消失的更为彻底。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外围各路年轻高手也是发愣,傻傻的看着这一幕,根本猜不出意味着什么?

    “他死了吗?”这是当下全场人员最关心的问题。

    “没死。”端木苦涩摇摇头,他神识很强,能感悟到一般人捕捉不到的气息,“我感受到他的生命气息,没有任何的折损。”

    “那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这句话问出后,始终无人给出理想的答复。

    最后,密密麻麻的一众高手仅能安静等待,看事态的后续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