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蚕茧在不断的收缩,似乎要将王峰绞死。 但奇怪的是,在持续一段时间后,收缩明显放缓,直到留给王峰的空间足够一人活动后,才止住收缩的趋势。

    九朵悟道花依旧在虚空中绽放,比之先前更加的惊艳。

    但现在各方年轻高手根本就没有妄动的意思,毕竟王峰在眼睁睁的情况下被绿色藤蔓困住。虽说眼下还没死,可情况明显不乐观,他们需要观望一段时间再考虑危险程度。

    “嗖嗖嗖。”

    于此之际,不断的有身影出现,基本上年纪都很大,应该是一线天各大道场的老辈人物。实力层次不齐,没有特别出类拔萃的强者,但基本上都是道场的守护者。

    这些人阅历丰富,再加上在道场数十年的生活,面对一些大事件早就有了自己的评判标准。当下守护者集体出动,明显代表时下发生的事情非比寻常。

    端木和南宫就是道场年轻一辈的青年才俊,被这些守护者严密的守护在后面。整个悟道大比名义上算是中断。

    “今天的事情发生的有些古怪,大家暂时后撤,不准妄动。”一位老者给出自己的命令,示意各方年轻高手退出十丈外。

    一阵密密麻麻的稀疏声,各大高手离开原地。

    至于居于中间位置的绿色光茧,进入平衡状态,除却外部惊艳的妖光如同火星在绽放外,整体不再收缩。

    “先等等看吧。”有人明显的深吸一口气,示意众人不要动。

    锵锵锵。

    成千上万的妖光自绿色光茧中激射向四面八方,带起的巨大声浪一层盖过一层。除此之外便是明显处于压制情况下的呼吸声。

    “呼呼呼。”层层密集缠绕的绿色光茧中,王峰艰难的吐出一声,然后撑开眼睛四下观望。可惜除却绿色光芒还是绿色,整个空间没有任何的色泽。就是他自身携带的金光和黑光都消逝无踪。

    “咔哧。”

    王峰下意识的扭动脖子,一声铿锵声不绝于耳,那是筋骨在极限压制下发出不堪的破碎声。很痛,像是被千万根银针扎进心房最脆弱的地方。

    嗤嗤嗤。

    又是一副诡异的画面冲入王峰的脑海,他目光微微收敛,有点意外。

    奇怪的画面中,他看见自己站在一片黑色的大海上,几万丈的巨浪拍击虚空,将漫天白云碾压的块块决裂,随即便是漫天的惊雷层出不穷的轰杀下来。

    一时间,雷海与黑海两两交击,爆发出更为惊世骇俗的撞击,似乎一击之下就能令大世界破灭。

    王峰此生从未看到如此恐怖绝伦的画面,整个后背都泛起黏黏的冷汗。

    “铿锵。”

    暗无天日的黑海上,突然出现一抹剑光,一剑劈开巨浪,对准自己的胸腔,要杀自己。这一剑来的虚幻,似乎凭空出现。

    “咄。”一声轻呵,一道修长曼妙的紫色身影,出现在剑尖上。这是一位体形轻柔的女子,面容被一席紫色纱布遮拢,蒙蒙昧昧看不真切。

    而后这一剑,钉穿自己的胸骨,在海面上绽放出骇人可怖的血迹。

    啪嗒。

    一滴自身体迸射出的血液,瞬间染红黑色的海,几个浪潮后,偌大的黑色海面血水澎拜,血腥恐怖。

    “到底代表着什么?”困于绿色蚕茧中的王峰心中升起浓浓的疑惑,这幅冲入自己脑海的画面似乎意味着未来的某一场景。

    “预见未来吗?”王峰轻声自己,而后扪心自问,“那这女子是谁?为何要杀我?”

    王峰屏息凝神,沉默的观望脑海中那副画面的后续发展。

    “铿锵。”

    很真实很清脆的剑声,就像是在耳边发出。

    却见涣散隐隐紫色剑光的剑锋又推进三寸,狠狠的钉死在王峰的肉躯上。

    “为什么?”一剑穿胸过,海面上的自己捂着渗血的胸骨,悲伤欲绝的看向紫衣女子。

    紫衣女子握剑的秀手微微颤抖,清冷的声音随之响起,“跟我走吧,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走入邪魔之道。这一剑我要斩断你的道心。”

    “离开这条路,不要再执迷不悟了。”

    女子情绪很激动,这一剑仿佛刺在自己胸腔最柔软的地方,以至于她说话的时候全身都在颤动。一滴泪,更是顺着她模糊的脸颊,悄然坠落。

    她很伤心,她很绝望。

    “你是谁?”王峰隔着绿色光茧,想要透过脑海中的画面揭开女子的神秘面纱。因为这一刻他的感觉很奇怪,虽说明知这些场景不是真切的。

    但他却无端的感觉这女子与自己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是我未来挚爱的女子?一生的道侣吗?”王峰竟然在蚕茧中潸然泪下,一颗晶莹的泪顺着脸颊落下,冰冷而刺骨。

    “放手,我意已决,谁也改变不了我的初衷。”海面上的自己沉声一句,以表达自己坚定的立场。

    这一幕看的王峰迷惑的神识,稍稍清醒起来,那应该是自己未来选择的证道之路,但因为出现某些缘故,被这位女子阻拦,试图将他拉回去。

    紫衣女子摇头,颤抖的秀手猛然握紧秀剑,沉默而坚决的向前推进。

    一寸一寸的推进。

    海面上的自己流血越来越多,已然呈现喷涌状,自后背噗噗的飞溅而出。

    “我选择的路,无人可阻,包括你。”海面上的自己突然轻啸一声,全身黑光大作,而后大手一挥漫天血海凌空飞起,刹那淹没向紫衣女子。

    这一掌杀意滔天,仿佛要将方圆数万丈的血海都拍拦。

    “不要。”王峰忽然感觉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于蚕茧中惊呼一声,开已经来不及了。

    “噗。”

    漫天血海中探出一掌漆黑如墨的大掌,砰的一声盖在紫衣女子身上,一道凄厉之际的凤鸣,海面顿时出现数万丈的区域坍塌。

    “哐当。”

    失去主人的秀剑寸寸断裂,失落落的坠进漫天血海中。

    “自今日起我入绝情道,杀天杀地杀亲杀己。”海面上的自己大脚一跺,血海自行划开一条道路,为他开路。

    “嗤。”脑海中的画面还没消散,海面上的自己又是大手一挥,也不知自哪里拘禁来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

    “师尊,我成道了。”海面上的自己森冷一笑,眸子杀意狂野。

    苍苍老者无奈一笑,似乎知道自己即将面临的是什么,仅是寻常一问,“你走的是绝情道。所以你要杀我?”

    蚕茧中的王峰神情一滞,感觉自己的呼吸都要中止了,那是树老的声音……

    “绝情自当如此,师尊,一路好走。”

    苍苍老者被巨掌直接拍成飞灰,消失的更为彻底。

    王峰遥遥相望,看着这道明显气势蓬勃却带着难以言喻的邪性的身体,猛然顿悟。

    “这是我未来选择的证道之路?绝情道?”王峰大吼,满目含泪,“为了证绝情之道,杀了自己最心爱的女子?杀了自己的师尊?”

    “不……”王峰仰天怒吼,一张脸布满泪痕,“这不是我要的路,绝不是。”

    绿色蚕茧开始不稳定,仿佛要自中间裂开,成千上万道绿光化成粉末,于虚空中沉沉浮浮,很快就消失的干干净净,仿佛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王峰怒啸连连,满头秀发都狂乱起来,像个野人,伤心欲绝。

    这一角画面摆明是借助悟道花预见的未来,是自己未来某一天证道之路的显化。

    可这证道之路却令自己难以接受。

    所谓绝情道,必是先有情再斩情,杀掉与自己一切有关联的亲人,朋友,挚爱。彻彻底底的做到绝情,才能证道。

    它比无情道还要残酷百倍,它必须先要让你对七情六欲产生依赖,最后一刀斩尽,何其残忍?

    “绝情道?”王峰呢喃自语,“杀天杀地杀亲杀己,杀光一切与自己有关联的人,那这一生纵使成为巅峰人物,又有何用?这证的是什么荒谬的大道?”

    王峰扪心自问,无法接受未来的自己会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举,更无法接受自己未来成为一个绝情的人。

    他不能接受,他不愿意接受。

    “吼。”

    王峰悲痛欲绝,胸腔像是被什么堵住,他一拳猛地锤击向蚕茧,要破体而出。

    咔哧。

    随之一声开裂,绿色蚕茧闻声破裂,王峰就感觉目光一亮,有阳光挤进来,照在自己泪流满面的脸上。

    王峰顺手一抹,抹去眼角的泪痕,再深吸一口气。

    “这不是我未来的路,你休要误导我。”王峰眸子一冷,漫天狂发倒竖,他抬手一击直接就灭了六朵悟道花,将它们凭空捏成花粉。

    “怎么回事?他在毁灭悟道花。”外围沉默的各大年轻高手非常意外,同时很不甘心。王峰这么做等于是毁他们的机缘。

    “逆贼,你做什么?还不住手。”端木冷哼一声,色厉荏苒的呵斥道。

    “嗖。”

    王峰血红的眸子扫向外围层层环绕的各路年轻高手,仅有一句,“谁敢阻我,送他上路。”

    八个字,字字霸道绝伦。

    “嘶嘶。”悟道场陷入诡异的死寂,王峰一句话令在场的上百号人不敢妄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