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出现的机缘实在太大了。

    伴随剑台而上的稀世药草,藏纳原始大道的悟道花,以及剑意盎然的石剑。三者只得其一,对于在场的修士而言,都是一场莫大的造化。

    也不管他们三年如一日的准备,等待。

    现在机缘已然出现,自当要动手。

    因为石剑被剑气环绕,危险程度未知,这一方面暂时没有人敢动,算是自动被搁置在一边。悟道花九去六,余下的三朵依旧有绝世大危机,何况还有王峰先前如神如魔的表现做表样,他们更不敢动。

    一番排除下来,第一手该抢的自然是灵草。

    环绕起来至少有二十丈的沟渠,出现各种色泽明艳,造型各异的灵草。每一株都散发神秘气味,令在场的人心之所向,恨不得一击之下就得手。

    王峰看中的是化形草,具备生死人肉白骨的神奇效果。

    这株草造诣诡异,像一条即将腾空而起的迷你黑龙,但整体很透明,沿着黑色的外表能够一眼洞穿它内部的根须和茎脉,一条条错综复杂的缠绕。

    嗖。

    突然间,一道土黄色的大爪迅速的抓拢向化形草,要将之带走。

    “嗯?敢抢我的东西?”王峰眸子一立,大力拍击一掌,巨大的反震力当场将这只大爪化为乌有,在虚空中快速的瓦解,分裂。

    “找死。”

    虚空中迎来一声冷哼,又是一击自蒙昧的白云中落下,目标直指王峰的天灵盖。

    “到底谁在找死?”王峰怒啸一声,十拳连击,将那里的白云都击碎,滔天的杀意直接卷起百丈狂风,绞杀百丈距离。

    嗖。

    一处破碎的虚空中,出现一条黑色的身影,于那里沉默的敌视王峰。

    这是一位年轻人,面相苍白到有点病态,加上一身从头罩到脚的黑袍,让他整个人有股邪魅的味道。

    “你终于来了。”不等王峰发生,十丈外的白客嘴角下扬,一抹嗜血的冷笑直指黑衣人。

    王峰心神一动,“南浔?”

    南浔,乃南岳皇朝散修一脉最顶峰的年轻高手之一,与白客齐名,而且两人天生为宿敌。三年前的一场生死大战,直接令两人前后消失。

    如今再遇,敌对之意丝毫不弱当年。

    “呵呵。”南浔冷笑一声,算是对王峰的答复,随即他看向白客,“你这废物还敢在我面前叫嚣?当年一战没让你知难而退?”

    “笑话,还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白客反斥,“当年一战我断你右臂,自己忘记了?”

    随即他嘴角讥诮的看向南浔的袖管,那里空空荡荡,随风悠扬。

    “你想借助化形草生死人肉白骨的奇效,重塑右臂?”白客刺耳的讥笑一声,“可惜我也来了,你休想得逞。”

    先前南浔并未入场,只是当下在现身,他没想到白客也来了,而且来的比他更早。

    “你想死。”南浔眸子阴沉下去,直视白客。

    白客面对南浔的挑衅不怒反笑,“呵呵,这句话我听了数年,可我还好端端的活着。真当我怕你?”

    王峰摸摸下巴,感觉事情越来越有意思。

    他虽然和白客打了一场,但相对于后者与南浔的恩怨,简直是大巫见小巫。这两人就是老鼠遇上猫,一碰头就崩现出杀机。

    “我还以为你今天不敢来了。”白客笑,然后看向王峰,“这人是我的,你无需插手。”

    王峰耸耸肩,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他直接表态,“随你。”

    “嗯?”南浔看向王峰,对对方如此蔑视自己的态度非常不满。

    “我劝你最好别找他麻烦。”白客无声而笑,“不然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南浔嗤之以鼻,明显不相信白客的话,他跨前一步准备攻击王峰。

    白客随之也动,飘然落定于王峰的身前,拦在南浔的面前,“先过了爷爷这一关再挑衅大的,若是连我都打不过,动他就是找死。”

    “呼呼。”南浔胸口粗气起伏不定,空荡荡的右臂在虚空中显得很突兀。

    王峰不以为然,他转身拍拍白客肩膀,“这人就交给你了,等会我兴许会赏你几株灵草,算作奖励。”

    白客被王峰平淡的数下拍击,身子下沉数寸,脚下的虚空更是块块决裂。

    “你……”白客心里有火,“你要示威,为何要跟我过不去?”

    王峰不回,看向南浔。

    南浔低头凝视白客脚下湮灭数丈的虚空,下意识的后退数大步。如果这个时候还看不出来王峰的意思,那他就是真傻。

    这数掌落在白客身上,却是对自己的郑重警告。

    ……

    王峰大笑离去,腾空抓拢向化形草。

    嗖。

    他的身子宛如灵蛇一般,落定后转手一扫,现场唯一的一株化形草便进入他的空间戒指。随即他一一扫视,这一次出现的灵草实在太多。而且作用不同,但都对修士有莫大的好处。

    有几株更是炼制绝世大药的引子。

    “嗤嗤嗤。”王峰一挥手,直接囊括走上十株灵药,让附近的一批人肉疼。

    灵药虽然出土的很多,可架不住现场人数更多,四下瓜分每人分不了多少,现下王峰动辄就带走数十株,让在场的人怒了。

    “他妈的,你太不厚道了。”一位满头狂野红发的男子怒啸道。

    王峰嗤笑,“灵药现世,有能力者得之,你不服来抢我的便是。我陪你。”

    红发男子随之一愣,看了看王峰,然后回想王峰刚才的霸道举动,“草,算你狠,我认栽。”

    此人倒是大大咧咧,面对数倍强于自己的至强者,很识趣的去抢更弱小的修士。毕竟王峰啃不动,一旦打起来,说不定连命都保不住。

    轰轰轰。

    王峰在顺手截取走第一波的灵药后,看向第二道,那里更接近石剑,被一层紫气包裹在其中,并没有在外面。

    他适时的止手,现在被紫气覆盖的区域危险程度不明,王峰肯定不会贸然行事。

    不过很快的有人按耐不住,直接动手了。

    “嗤嗤嗤。”

    一位年轻强者抬手祭出一个瓦罐,倒扣着扔向石剑区域,并砰的一声发出黑色的光,瞬间撑大,直接将石剑罩了进去。

    “咦,有效果。”这位年轻人惊喜,随即十指掐诀,加持对瓦罐的牵缚力。随着黑光越来越璀璨,竟然隐隐有压制紫气的意思。

    不过下一刻瓦罐突然开出一道裂隙,当场决裂。

    砰。

    那里顿时炸出一道道黑光,被紫气顶向了虚空,直接就化为了粉末。不过这声炸裂带起一阵波动,将那里的几株灵草炸了出来。

    “好东西。”王峰心神一动,知道越是接近石剑的灵草,价值越高。因为剑道精华的汲养,会令这些药草本能的携带有剑意真解。

    “你敢。”因为炸出来的灵草有限,王峰一手还没抓中,腾空盖出一掌要截胡。

    王峰怒了,“敢抢我的东西。”

    “有何不敢?”截胡的人一席白衣,施施然的出声,“莫说是这一株,你先前抢的灵草,包括你身上的秘宝都是我的。”

    “嗯?”王峰看向此人,正是端木,“忍不住要出手了?”

    端木身后是南宫,还有存在感一直很低的慕言,随即一二十人密集的出现,站在了端木和南宫的背后。

    “咔哧。”

    王峰十指捏动,嘴角浮现一抹淡然的笑意,“在真龙阁的时候,你二位就对我有敌意了吧?”

    端木也不否认,直接回复,“你太强了,只能联手先杀了你,然后分机缘。不然你一个人要带走大部分的机缘,我等损失太大。”

    南宫也跟着冷笑,“对不住了,大势所趋你必须死。”

    他伸手指了指身后近二十位年轻高手,以及数位年纪很大的守护者,态度很明显,他们要群攻王峰一人。

    大战到了现在的地步,已经触发核心利益,最快速度解决最麻烦的强者才是明智之举,所谓的单挑意义不大。

    “有段时间没大杀四方了。”面对南宫不加掩饰的挑衅,王峰表现的反倒越加淡然,眸子里更是战意昂然,热血沸腾。

    “嗯,你不怕?”端木下意识的后退一步,他一退身后的人退的更远。这真的不怪他,王峰表现的太魔性了,让端木心里不自在,有一股难以言喻的心悸感。

    “一群乌合之众有什么好怕的?”王峰讥笑道,“你们又不是名动八方的年轻至强……”

    这句话对于几十人的队伍无意义赤果果的侮辱,引起更多人反斥,“装什么绝世高手,我等几十人围攻你一人,不信你不死。”

    “不错,一起上杀了这嚣张狂妄的小子。”

    王峰摇头,脖子扭的咔哧想,“废话什么,打吧。”

    铿锵。

    王峰身体一震,一股沛然的磅礴的气势冲卷而出,他全身逸散惊艳光泽,宛若战神。

    “轰。”

    王峰抬手就是霸道一拳,轰隆隆的杀向了端木等二十人。这一拳气势如虎,一拳就撕裂虚空,直击数十丈,似乎要将整个天地都打沉,打灭。

    一线天有史以来最残酷的群战,血腥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