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轰轰。

    刹那间乌云大作,遮天蔽日,黑压压的沉坠下来。

    一线天自开辟道场以来,各大南岳顶级流派都是相敬如宾,极少发生矛盾。相对而言这是一处非常安全的道场。然而自王峰今日大肆出手,整个一线天在近乎一日之间,差点分崩离析。

    “嗖。”

    王峰身影如狡猾的豹子扑杀,一拳带着前冲之势,瞬间就将端木等人整齐的阵型撕裂。二十位年轻高手分布四面八方,像是包粽子一般,将王峰困死在其中。

    “你今天死定了。”端木嘴角浮起一抹势在必得的笑,凌空对着王峰做出抹脖子的姿势。

    王峰冷笑,“是吗?”

    嗤嗤嗤。

    王峰懒得废话,依旧凭借霸道无双的肉身之力,硬撼全场。他一击之下,拳印形同太古神山砸落,压得虚空直接崩断数层。

    随即拳印横空直撞,当下就在立于前方的数位年轻高手击飞。

    数人身影倒卷,像是被一场无端催生的狂风卷入漫天大风暴,瞬间就没了影子。

    “如何?”王峰冷笑,看向端木,南宫,慕言。这三人是这一次围攻的主力人马,需先杀之为快。而当下这一拳意在正式宣战。

    端木冷哼一声,不以为意。

    他与南宫,慕言境界相仿,更是与王峰齐平一线,三对一,胜算八二开。

    这是端木深思熟虑后给出的评价,他认为王峰即使在场,面对三大真圣高手的围攻,胜算最多占据两成,不可再多。

    “轰。”

    端木扬手一抖,一柄黑金剑于掌心隐散晶莹的光芒。

    整柄剑由黑金打造,通体漆黑如墨,唯有表面一层似龙似蛟的剑纹昭然若见,以此显示此剑的不凡。黑金乃凡界稀世材料,一直被炼器大匠奉为锻造神兵利器的无上宝材,非常罕见。

    铮铮铮。

    黑金剑啸意如龙,爆发出滚滚杀意,似乎下一刻就要脱体而出,自行出战。

    “此剑杀伐意天下无双,斩你头颅,算是看得起你了。”端木森冷一笑,看待王峰的眼神就像是看一位死人。

    王峰不以为意。

    他食指轻轻点动,一抹刀气如海,于掌心隐隐扩散,大有遮天蔽日之势。

    苍天战刀。

    堪称天下独一无二,举世无双的长生境界战刀。

    这柄刀作为王峰的最强王牌,一直都是用此越级屠杀的至强战兵,曾经在平原荒野一刀半劈碎罗刹门教主。并因为境界限制,他对此刀的掌控并不熟稔,唯有境界越高动用起来才会越加随心所欲。

    当下同境界作战,王峰提苍天战刀入阵,有更深层次的打算。

    端木,南宫,慕言是与自己境界相仿的同辈年轻至强,三打一显然有后手,王峰不想耽搁太多的时间,他要以最快速度的解决三人。

    王峰对阵这三人,完全不需要苍天战刀爆发出长生境界的战力,事实上战刀之威发挥过半,足够矣。

    “随我今日杀个痛快吧。”王峰两指提刀,一声轻啸,宛若大鹏展翅,跃入高空三百丈,这才一刀下压,横向斩下来。

    轰。

    虚空寸断,一条巨大的刀痕震断苍宇,霸道绝伦。

    “呼。”端木手指点动黑金剑,也不是嫉妒心作祟还是真的想跟王峰一战,他示意南宫,慕言等人不要助战,“我要跟他巅峰对决一次,你们看状况,若是我支撑不住,再出手也不迟。”

    “此生能逢如此年轻高手,如果没单对单打过就合力杀了他,实在太可惜,就拿他先陪我的黑金剑练练手吧。”端木举起黑金剑,迎着锋利的剑刃吹起,神色泰然处之。

    南宫和慕言面面相觑,随即各自后撤数步,算是默认端木的请求。

    “哐当。”剑气离体而出化成滔天杀意,端木的漫天狂发也随之倒飞,他双手擒剑,宛若绝世仙人,“杀上九重天,斩了此獠。”

    轰轰轰。

    仅此一刻,恍如偷天换日。

    上层天是以王峰为代表的漫天刀意,下方则是咆哮而上的蓬勃剑气。

    一刀一剑,主宰天地。

    “咔哧。”

    王峰依旧横刀下压,约莫瞬息,刀剑相接,一声巨大的音爆自两大战兵中间位置破散开,迎着虚空宛若一层涟漪,蔓延向四面八方。

    “轰。”

    三十丈外,一座巨峰砰然拦根截断,而后是第二座,第三座,直至第四座时,那一整座巨峰直接被凌空拔起。

    这一幕幕看的各大道场的守护者肉疼,这哪里是两两切磋,简直是在奔着毁灭一线天而来。巨大的音浪和涟漪,摧枯拉朽,将道场都毁灭的七七八八。

    “黑金剑稀世材料打造而成,任你天下无敌也难撼动此剑的锋利。”端木呼啸一声,抬手震剑,推得持刀的王峰大步倒退,直接在虚空中拉出数百丈的残影。

    “是吗?”

    王峰嘴角噙起一抹淡然的笑,而后食指轻轻点动,战刀推进一寸,端木猛然全身一击,后背的一座阵龙阁瞬间炸裂。

    “如何?”王峰再笑,苍天战刀乃超脱凡界的至强战兵,岂是凡俗的兵器能抗衡?即使战兵不发挥长生境界的战斗力,面对端木的黑金剑,依然绰绰有余。

    端木心神一动,刚欲抽剑组织第二击,忽而神色微变,旋即血白,再则苍白,直至血色全失,苍白到病态。

    “咔……”

    一阵阵细碎而密集的裂隙声,沿着号称锋利无双的黑金剑剑仞,一路绵延。自剑尖漫步剑尾,直至剑柄。

    “怎么会这样?”端木仿佛看到了绝世大恐怖,全身颤抖不止。

    轰。

    不等得到王峰的答复,黑金剑刹那化为万千碎块,迎空飞射向四面八方。源自剑身上的滔天杀意,亦如潮水般褪去。

    一整柄剑面对苍天战刀的绝世杀气,瞬息化为乌有。

    “不,不可能。”端木瞳孔闪现一抹极为痛苦的神色,刚欲撤出战斗圈,却见王峰举刀而下,斜斩过来。

    “不。”端木瞳孔的痛苦神色瞬间化为绝望,他努力嘶吼想要挣脱王峰这当头劈落的一刀,可惜任他费尽全身解数,结局已然注定。

    “送你上路。”

    苍天战刀携带者磅礴杀意,一刀斩进端木的额骨,后者身体顿时如同一滩烂泥软下去,随即漫天血水绽放,像极了暗夜中惊鸿一瞥的流星。

    “铿锵。”

    王峰收刀,拇指扣住刀柄,颇为写意风流的怒啸一声,“谁还要上?”

    直至这句话发出,现场的人如遭电击,而后便是如潮水般的倒吸凉气声。再看他们的表情,比活生生吞下一个死孩子还难堪。

    “逆天了,两刀就灭了端木。”

    “天啊,究竟发生了什么?端木战死了?竟然连尸首都没有了……”

    王峰起始第一刀便碎了号称锋利程度独步天下的黑金剑,补上的第二刀直接灭了真圣端木。全程不过在瞬息间完成,以至于人死剑毁好一刻,现场围观的各路年轻高手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是面对这样的结局,谁也无法接受。

    “这,这不可能。”南宫身子摇摆,右掌五指扣进血肉,以此刺激自己的神经,让自己努力的镇静。

    “端木乃真圣境界,号称年轻一辈的才俊,怎么会被你两刀就连人带剑杀了?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慕言也是心里打鼓,这他妈的战斗力简直堪称神迹。

    饶是他很南宫贵为真圣,也没看清刚才的那一幕。

    铛铛铛。

    王峰嘴角始终挂着云淡风轻的笑意,他食指缓慢而有节奏的弹动刀锋,杀意决绝,“单打独斗也较量过了,现在你们是一一上来送死?还是组团战我?”

    南宫和慕言冷不丁的全身一阵打摆,预感大难临头,面前这位年轻人根本就是修罗杀神。

    “我等联手,这小子有点邪门。”南宫才不会重蹈端木的覆辙,他大手一挥,分布四方的年轻高手迅速聚拢到一起,冷冰冰的看向王峰。

    原先仅有二十人的敌人,迅速累加到了五十人之众,大部分都是看到王峰一刀劈了端木后,知晓此乃头等大敌,唯有联合众人之力才能勉强对付。

    毕竟王峰不死,悟道场出现再多的机缘,也带不走。

    王峰笑而无声,“这才有点挑战力。”

    这句话直接让现场的人跳脚,究竟有多大的自信才会面对几十人的围攻,神色依旧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

    “你太嚣张了。”南宫气得面色煞红,非常不喜,恨不得一巴掌就扇死王峰,顺便再补上两脚。

    “我一直都这样,你不爽,来战我便是。”

    王峰仰天一阵爽朗大笑,随即神魔九步转动,瞬间消失在原地。

    “大家小心,他来了。”南宫等人大敌当前,神色一紧,示意各方参战的高手当心。

    “啊……”

    突然一声惨烈的悲啸,令全场的人嗖的一下四散八方,原本组织好的阵型瞬间被撕裂。等他们醒神过来,却见一道飘渺的身影下是至少三具无头尸体,自高空坠落下去。

    “又灭了三个,我竟然连他在哪都没看清,这怎么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