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峰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尤其是在境界的提升下,神魔九步的运转速度得到很大的提升。当初连真神强者的追击他都能甩的脱,更何况在这片小范围间的灵活运用?

    一方三五十人如临大敌,神色凝重,其中个别年轻人一张脸都是苍白,显然是无奈之下被临时拉上来凑数的。实际上真正能跟王峰对上三两招的,不出五人之数。

    而能正面交战王峰而不败的,只怕现场无一人能做到。

    南宫和慕言组建起来的阵型,对上王峰,真的很难有优势。所幸的是,一线天各大道场的守护者参加进来,填补了不少的实力空虚。

    “杀了他,再分机缘。”南宫低呵一声,号令道。

    王峰冷笑,“就你话最多,先杀你。”

    王峰说到做到,一柄刀凌空出鞘,迎着南宫就扑杀过去。苍天战刀于虚空中划出一道诡异的弧形,绕开各路年轻高手的阻截。而实质上,这柄刀自王峰掌心脱手,根本就无人能拦,敢拦。

    “跺。”

    南宫轻啸一声,采用一宗秘法瞬间逃遁,堪堪原地消失,刚才停止的虚空被一抹刀光斩成十八段。这一幕令在场的人忍不住心里打鼓,且不说王峰的战斗力,光是这柄刀的战意都令人心悸。

    “嘶嘶。”

    南宫避开苍天战刀的一击后,神色恼火,唰的一下投视向王峰,“我就不信你一个人能打我们这么多。”

    “能不能,打过才知晓。”

    王峰神识一动,苍天战刀原地退回,铿锵一声临空扎在自己的脚下,呼啸争鸣不绝,似乎在酝酿下一击的狂霸出手。

    这柄刀威力其实被王峰压制大半,出刀之后仿佛还带着一丝怨气,以至于杀意很强很霸烈。

    “不准动。”王峰笑着摇头,眼神温柔的看向苍天战刀。

    先前斩了端木后,王峰意外的发现苍天战刀貌似有了一丝灵识。

    他竟然能够借助神识感受到苍天战刀的某些特殊的意志。譬如现下,苍天战刀表现出的淡淡怨气,王峰就能感受到。

    所谓灵识,是与兵器磨合到一定程度,可以产生无障碍的交流。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联系,王峰意外的同时很兴奋。因为按照目前趋势发展,一旦苍天战刀的灵识成长到完整无缺,御刀万里之外杀人,只需刀去即可。而王峰要做的仅是传递自己的命令。

    “哐当当。”

    苍天战刀似乎不满王峰的命令,刀身颤动,以表达自己的怨气。

    王峰眼角的笑意更浓,“要我封印你进空间戒指?”

    “嘣。”

    苍天战刀嘣得闪现一抹刀光,再出现时已然在十五丈之外。摇晃不止的刀身缓缓平息,不过始终不肯再回王峰的身边。

    王峰哈哈大笑,这玄妙的一幕让他很喜悦。果然经由树老提炼出来的战刀就是不一样。

    而后王峰眸子一立,一字一句如剑出鞘,“随我出战。”

    “吼。”

    苍天战刀猛然爆发百丈巨型刀芒,贯穿天宇,当真绝世霸道。

    “轰。”

    王峰侧路一拳扫至,惊得慕言等众各自退开,不敢硬抗。可王峰的速度并非什么人都能逃脱,他闪身一纵,又是一拳贯穿速度最慢的三人。

    这三人本来站在同一条线,面临危机后本能的接连转身逃窜,所以保持阵型不变。又因为保持阵型不变,王峰一拳扫过去,当场就串了三人了胸腔。

    “噗噗噗。”

    隐隐血迹飘飘坠坠,洗染的天地倏然变色,很多人来不及倒吸凉气,王峰开始大杀四方。

    双方本就处于你死我活的地步,王峰自然不会客气。如果这些人不招惹自己,兴许会饶过他们一命。

    “南宫。”

    王峰数拳击碎数人后,一转身体,直接落定在南宫的前方。慕言眼见事态有变,飘飘然的站在南宫的身后,两人统一战线,要以二敌一。

    “有意思。”

    王峰伸手一扬,苍天战刀回归,他两指捏刀柄,随意一晃,成千上万道刀意席卷如海,一层层的绕着三人包围,三人很快就被一层光罩围绕起来。

    “情况不对劲,破了这光罩,不然少主他们要遭劫。”守护者一脉的老者第一时间发现事情不对劲,起手一掌轰击在刀意凝聚的光罩上,刚刚碰上,一股莫名的巨大反正力直接将他冲飞几十丈。

    一路倒飞一路根骨碎裂的咔哧声,听得在场的人头皮发麻。

    “噗。”

    这位老者张嘴吐出猩红的血液,轰的落在一处山林,生死不知。

    “嘶嘶。”全场静若寒蝉,凝视着光罩神色很不好看,在犹豫要不要继续攻击。毕竟南宫和慕言就在里面。

    轰轰轰。

    不等他们做出最后的决策,内部的铿锵声倏然激发,像是一阵密集的打鼓声,漫天的光泽沿着光罩飞卷出来。

    三十招后,有血光冲入高空。

    “噗。”

    慕言身影倒退出来,全身衣袍残破,尤其是脸色苍白到毫无血色。他咬牙切齿的怒啸一声,刚欲再战,神色为之一滞。

    他伸出右手,失魂落魄的凝视,不言不语,紧绷的牙齿更是诡异的咔哧作响。现场的人看出他神色不对劲,一时间不敢上前多问。

    再五招,刀意临时组建而成的光罩刹那粉碎。又一条身影倒飞出来,相比慕言更惨,浑身千疮百孔,呼吸都是出多进少。

    不用说,倒飞而去的人自当是南宫。

    铿锵。

    紧随而至的一柄刀就点在南宫的眉心。

    “你敢杀我?”南宫心悸,瞪大眼睛看着眉心上的那柄刀,身体在微微颤抖,“你若杀了我,今日别想走出南岳。”

    “我南宫可不是下三流的角色,我的家族一旦得知我战死,必然要找你复仇。”南宫神色桀骜,“奉劝你杀我前考虑考虑后果。”

    “呵呵。”王峰拨开光膜,再双手附后,于虚空凝视败军之人南宫,“我杀人,一不问出身,二不问来历。你只要敢招惹我,我就敢屠了你。”

    “杀。”

    王峰嘴角维扬,一字杀,战刀落。

    “噗嗤。”一簇妖艳血光冲入长天,再隐隐散散坠落,宛若一场雨,不过是血雨。南宫自眉心位置开裂,尸身自中一分为二,生机全断。

    “这……”

    “南宫也战死了。”

    “天啊,一线天道场同日连损两大年轻至强,南宫和端木可是耗费巨大代价培养起来的年轻高手,这般战死影响太大了。”

    全场死寂,包括各路守护者在内的各路强者都愣住了,这杀伐果断的作风也太干脆了。说杀就杀,根本就不多给南宫一息呼吸的时间。

    旋即,各路人后知后觉,预感南岳近期要乱。

    端木和南宫是年轻一辈的中坚力量,不但身后的门派极其重视,南岳皇朝也投入不少的资源和心血。目的就是培养一两位南岳本土高手,为南岳皇朝效力。

    而多年的倾注心血,有三人才资出众,迅速脱颖而出。

    南宫,端木,慕言。

    可眼下三去二,余下的一位貌似状态也不好。慕言怔怔的看着右掌,一度失魂落魄,到现在还没反转过来,当南宫被杀后,他的眉头才跳了跳。

    “太弱了。”王峰摇摇头,忽然眸光一扫,刀锋点动,一束芒直接飞空三十丈,铿锵一声打中一物。

    黑衣黑袍黑面罩的南浔,张嘴一口黑血,神色大变。他与白客自开始就在大战,持续三百招还没止步,现下竟然被王峰一刀斩中要害。

    “咔哧。”白客一掌补上,当场击断南浔数根骨骼。

    不过他不喜反怒,凝视向王峰,“谁让你出手的,他是我的对手。”

    “不识好歹。”王峰无奈摇头,“三百招还没解决对手,看的心烦,索性替你解决了。”

    “不然再任你窝囊的打下去,什么时候才能完事?”

    白客张嘴语言,再看南浔,他的一击根本无法给对方造成毁灭性的打击,倒是王峰写意风流的一刀,当场断了南浔的生机。

    “轰。”

    南浔迎着虚空猛然双膝跪下,面北朝南,再无动作。

    “又死了一个。”

    “我的天,南浔也死了,这可如何是好?”

    惊天巨变接连而起,自第三人南浔战死后,整个悟道场都不能平静了,很多年轻人转身即走,哪里还有半点信心再围攻王峰?

    这简直就是一位不折不扣的杀神,招惹他等于找死啊。

    “我的修为,我的修为……”死寂间,慕言终于说话了,不过这神神叨叨的碎碎语让现场残留的部分人一头雾水。

    倒是有一位年约古稀的老者反应迅捷的跑到慕言身侧,一摸根骨,如遭痛击,“你,你废了他?”

    “我从来不对要杀我的人客气,废了就没事了吗?”王峰双手抱刀,跨前一步看似无风无浪,慕言却满面痛苦,随之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全身摆动。

    旋即,一条条刀气将慕言绞杀的尸首全无。

    古稀老者全身颤抖,空落落的双臂再无慕言的踪影,他哆哆嗦嗦的指向王峰,“你杀戮心太重了,你不得好死,我南岳不会放过你的。”

    王峰轻描淡写的撇了他一眼,后者食指猝然带起一道血光,整个右臂齐根而断。

    “别乱指,我脾气不好啊……”王峰耸耸肩,转身走向剑台,全程无人敢在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