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剑。

    三个字仿佛有独断万古的气势。

    王峰微微怔神,这名字也忒霸气了,人中皇者之剑?

    “我滴乖乖,比我的苍天战刀还霸气,这哪位大能取的名字?”王峰低声言语,情绪中有着难以消除的震惊。

    人皇,光着两个字就代表着足够的重量。

    嗤嗤嗤。

    人皇剑微微震动,幅度不大,正好可以抖落裹挟在外表的石屑。随即这柄剑越来越璀璨,越来越明亮,当真称得上绝世神剑。

    “龙身凤柄,这石剑竟然有如此惊为天人的外表……”

    这下子道场各路高手都不平静了,尤其是看到石剑脱落表层石屑,展现的真正剑身,就让一群人艳羡不已。

    龙与凤,皆是站在生物链最顶端的瑞兽,乃凡俗人心目中的吉祥神兽。

    当下这柄剑取自龙身,凤柄,足以证明当初第一代锻剑师在炼造这柄绝世神剑后,所觊觎的期望。可以完全不客气的说,今日出世的这柄剑,只怕能一跃跻身为天下名兵之首。

    “嗤嗤嗤。”

    紫光缠绕,借助一束折射的光线,人皇剑三个字映入苍穹,所有人可得见。

    “我的天,这名字,真霸气!”

    “人中皇者之剑?”

    与先前王峰反应的状况类似,人皇剑三个字给在场的人带来巨大的震动,每个人的目光都不一样了。牢牢的盯着人皇剑,不肯移开视线。

    不过很快的就有人发现一个难以接受的事实。

    “先前人皇剑始终不肯离开王峰,这是选中了他?”

    有人惊咦,颇为不解道,“认主?”

    一群人呆住,先前的场景他们历历在目。然后再联系二者表现出来的状态,似乎真的很符合认主的迹象。

    “不可能,人皇剑是我道场的宝物,岂能轻易被他带走?”悟道场一位老者低吼一声,浑身杀气外散,其态度也非常坚决。

    王峰若想走,必须留下剑。

    人皇剑的前身石剑在一线天扎根至少上百年,此地道场的人早就将这里的一切视为自己的东西。任何人想要带走任何宝物,必须得到道场的承认和同意。

    “这已经一般的问题,而是承载我南岳未来中兴大业的问题。”这位本名为张遂的古稀老者咬牙切齿,对人皇剑势在必得。

    人皇剑显而易见来历非凡,现在经由王峰努力,成功出世。

    但并不代表王峰就能成为人皇剑真正的主人,因为人皇剑是南岳皇朝的,如此贵重的绝世神剑,中山皇才配拥有。

    皇者拥皇剑,乃众望所归。

    张遂眸子越来越阴沉,示意身侧一人,“你速速下山放出消息,绝不能让此人带走人皇剑。”

    随即他看向王峰,沉声道,“放下人皇剑,你走。”

    “嗯?”王峰手腕轻摇,晃动人皇剑,神色泰然道,“人皇剑随我出世,我应该有资格带走吧?”

    “胡言乱语,人皇剑乃我道场的神物,你有何资格带走?”张遂冷言一语,张嘴一笑,道场尚未出动的各路高手悉数到场,将王峰围的水泄不通。

    “神物?”王峰冷笑,“人皇剑在此蒙尘百年,你们这帮窝囊废没资格取剑,那就我来带走。”

    “我看今天谁敢拦?”

    张遂深吸一口气,沉声道,“你这是要与我整个南岳皇朝为敌!”

    围观众人默然,人皇剑太稀世,光是看表面造型就令人心动不已。此等绝世神剑无需证明它的威力,光是看一眼就知道其本身的分量。

    王峰一个来历不明的凡俗修士带走佩戴皇之一字的神剑,却是会触怒一整个南岳皇朝。

    张遂自知一句话无法令王峰改变态度,又补上一句,“即使你今天能带走人皇剑,我南岳皇朝也会讨还回来的。”

    “呵呵。”王峰冷笑,“真当我怕?”

    “你这是在挑衅一整个南岳皇朝,劝你量力而行。”张遂爆呵道。这柄剑的出现甚至会影响南岳的皇朝国运,万万不可流失在外。

    张遂就是以死相扛,也要截下王峰。

    “今天我王峰倒要瞧瞧,谁敢动。”王峰跨前一步,全身紫金气缠绕,风姿无双。一度令人以为他就是站立无端绝巅的风流人物,一眼能定苍生生死。

    “王,王峰?”

    原本双方对峙的紧张气氛,在王峰自报姓名后,陷入一阵恐慌,无数人不由自主的倒退数十丈,远远的脱离对峙的核心圈子。

    “他竟然是王峰……”

    “天啊,神武门叛贼竟然来到了南岳,我南岳皇朝许下灵丹妙药无数取王峰首级,他竟然只身一人进入我南岳属地,这胆子,太肥了吧。”

    “当我南岳好欺负吗?”

    王峰一字在南岳太熟悉了,当初南岳皇子岳不凡战死神武门,便是栽在他的手中。此事一度让中山皇龙颜大怒,发誓要倾尽皇朝之力为岳不凡报仇。

    王峰可谓是一整个南岳皇朝的宿敌。

    万万没想到,王峰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来到了南岳,而且堂而皇之的参加了悟道大比,这胆子真不是一般的大。

    饶是见惯大风大浪的张遂也愣在原地,酝酿许久,仅有一句,“原来是你。”

    良久,张遂的情绪才稳定下来,“你杀我我朝皇子,此乃一顶一的大罪,你别想走。”

    远处,张三疯和隋阳面面相觑,皆从对方的瞳孔中看到浓浓的震惊之情。先前他们仅是猜测,王峰肯定乃某位年少成名的至强者,可没想到他就是大名鼎鼎的王峰。

    王峰何人?

    那可是敢屠神的年轻枭雄。

    十大仙道圣门一众独领风骚的圣子,至少有过半葬送在他手中。如此声名显赫的人物,一度压得十大仙道圣门喘不口气。

    如果不是神武门内变,以王峰的造诣,迟早会成为神武门神子,前往三千界,在那更为浩瀚的战场博取不世霸业。

    “呼呼。”张遂等一众守护者胸腔起伏不定,在知晓眼前的人便是王峰后,强烈的震惊让他们很难短时间平静。

    随即他们面色难堪,竟然对面是王峰,他们想拦截片刻,只怕一成胜算都没有。

    可这一次不得不拦。

    “放下人皇剑,然后自缚双手去我皇朝以死谢罪。”其中一位中年守护者强忍心中的骇意,如此说道。

    王峰目光一扫,故意问道,“你说什么?我没听见,可否再说一遍?”

    这位中年守护者愣神,张嘴结舌的最终没有勇气重复自己先前的那句话。

    “一群窝囊废也敢拦我?”王峰仰天大笑,迎着诸人大大咧咧的跨出一步。

    他这一步跨出,对面一众围堵的高手立即如惊弓之鸟,集体倒退。此刻的王峰大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风采。

    “无用之辈。”王峰摇头,抖动人皇剑,杀意咆哮。

    “既然此剑与我有缘,今日一战,就当以尔等烈血祭剑。”王峰抬手一抖,剑气长啸,嗖的一声横空劈杀过去。

    “小心。”

    “御敌,给我拦下他。”

    “今天我等就是死也要拦住王峰,不能让他走。”

    一声又一声惊恐的呼叫接连而起,只是不等他们做出御敌的姿态,这柄剑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扑入众人编织的阵型。

    人皇剑带着一抹绚丽的紫光,在诸人周围卷动,宛若巨大的切割机,肆意绞杀。

    漫天血迹噗噗的飞射向虚空,绽放于四面八方。

    “你……”张遂瞳孔猛然炸裂,射出阴森森的光,并极速倒退。因为人皇剑在绞杀大部人马后,盯上了他。

    “哧。”

    人皇剑极速奔驰,于虚空中带起一道剑虹,于张遂眉心齐平出,强势杀入。

    “轰。”

    张遂大手一挥,一道玄妙的掌纹拍击向人皇剑,试图打乱它进攻的轨迹。然而人皇剑仅是抖动三下,方寸丝毫不乱。

    仅是一道流光,张遂眉心便多了一道剑痕,自前脑洞穿后脑,有阳光前后串联。这位在道场守护十数年的不俗老者,仅仅一剑就被灭杀。

    噗通。

    张遂双膝软绵绵的轰然跪伏,生机被断,终归战死。

    “一剑就灭了张遂,我们还打不打?”有人怯生生的询问,想来是真的害怕了。须知全场只有人皇剑参战,王峰始终站在十丈外纹丝不动。

    如此明显的实力差距,再打下去等于是眼睁睁的给对方送人头。

    “回来。”王峰食指微动,人皇剑呼啸而过,折回王峰手中。他将人皇剑横在手中,漫步虚空,其态度很明确,他要走。

    “嘶嘶。”

    全场陷入诡异的死寂,诸多高手愣在原地不敢动手,主心骨张遂先前力战,所以死的最快。如果眼下还有不识好歹的人上蹿下跳,死的只怕会更快。

    “这家伙堪称杀神,我等根本就拦不住啊。”

    “……”

    王峰不理这些人的神态表情,一路大笑而去,末了还不忘放出几句话,“我王峰此番入主南岳,无意兴起大战。不过……”

    “若是南岳一定要为皇子岳不凡报仇,我王峰奉陪到底,绝不二话。”

    这等若是在向南岳强势宣战,根本就不忌惮这尊凡俗最大的人间皇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