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峰发呆,兀自失神。

    自开始在一线天得到这柄剑时,王峰就觉得此剑应该关乎一个人,而树老的三言两语终于让他得以求证。

    人皇。

    人中皇者。

    这绝对是至高无上的大人物,而且按照树老的口气,貌似很钦佩人皇。

    不过王峰毕竟身处凡界,对那些超越极限的大人物,了解太匮乏。这些绝顶人物必然属于高高在上的三千界,那里才是他们留下传说的地方。

    只是他很不解,人皇剑怎么会出现在凡界?

    “人皇这个人很强吗?”王峰尝试性的跟树老交流,骐骥得到更多的信息,以对这位人皇有更为全面的了解。

    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沉默,许久树老才幽幽一叹,“不妨跟你这么说,风无痕强不强?”

    “很强。”王峰点头,这位挚交好友不过三十就问鼎人间第一,潇洒的飞升而去,自当很强。至少在王峰看来,真的很强。

    “嗯。”树老继续道,“比照风无痕的修为,在凡界横扫一片绰绰有余,但进入三千界后,就属于垫底了。要想往后在三千界站稳脚,就需要自身的不断努力咯。”

    “垫底?”王峰诧异,随即一想确实如此,三千界不同于凡界,前者的起始点就是长生境,的确称得上垫底。

    “长生境分成十重天,十重之后才能晋如下一个大境界,奉为至尊。”树老停顿一瞬,继续道,“不要小看这十个小境界,有人终其一生都无法突破一个小境界。”

    “而至尊同样划分十重,十重之上还有更高的境界。”

    “然后了?”王峰焦急的问道,他记得树老曾经跟自己提及过,后者巅峰境界曾经步入至尊境,至于第几重天并未透露。

    不过他现在更在意的是人皇,所以选择性的跃过,直接询问结果。

    “然后老夫就不知道了……”树老尴尬道。

    “额。”王峰一头黑线,这说跟没说似的。

    “不过我隐约记得,后面的境界貌似是……”树老欲言又止,刚下定决心回复,突然一道雷光劈入院落。粗若大龙的九道雷电,直接将原地炸沉。

    王峰神色大变,调转神魔九步,原地消失。

    等他再出现,偌大的院落已经被夷为平地,根本就没有了先前的模样。

    “怎么回事?”王峰深深呼吸一口气,神色变得极为难看,他如果不是反应迅速,只怕当场就被这九道雷电劈死。

    “应该是触碰到了天机。”树老有点无奈道,“你别问了,小心沾染到不好的因果。”

    “关于人皇,背后牵连莫大的恐怖。”树老这才拨开云雾见明月道,“这就是我先前迟迟不愿给你答复的原因。不是不愿,而是不敢。”

    “有些事情只有等你彻底的融入三千界,才能了解冰山一角。”

    王峰先前确实被这九道雷电吓到了,根本没想到会引起这么大的变故。他也不想让树老犯险,点点头,“好吧。”

    不过这场变故还是引起轰动。

    张三疯和白客第一时间赶路,看到被移为平地的院落,怔怔发呆,“这是什么情况?”

    王峰摆摆手,“没什么,都歇息吧。明天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

    第二日,王峰并未着急离开此地,赶赴武帝城。

    按照他的起始计划,要吸引仙道圣门的高手过来,以他们的修为境界,应该悉数进入南岳皇朝等待军部搜集的消息,然后再定出确切的位置。

    毕竟王峰修为如此之高,如果不主动暴露自己所在的位置,饶是仙道圣门的高手也没办法。

    当下王峰准备帮他们一把,自己暴露行踪。

    同样还是在秋意阁,王峰点了一杯茶,慢慢品尝。

    此时正值晌午,是秋意阁一天中生意最好的时候。王峰落座还没多久,整座阁楼就人满为患,几乎没有空闲的位置。

    与昨日的状况大同小异,各大修士议论的焦点依旧放在王峰身上。

    “你说这军部动员了五十万人缉拿王峰,是不是有点大题小做了?而且三天过去了,还没定出王峰的准确位置,这家伙真的有这么难对付?”不多时,有年轻人发问,道出了自己的疑惑。

    “哼。”便在这时,又一道冷哼声发出,“一个藏头露尾的窝囊废,真当我南岳找不出他?”

    王峰眼神扫过去,发现是一位相貌俊朗的年轻男子,不过眉宇间的骄纵仪态,令人不敢接近。

    “刘少主。”

    “是城主府城主的儿子,刘源少主啊。”

    随着这位年轻男子冷哼,数百双眼睛投向他,眼神很急切也很忌惮。急切是因为他是城主的儿子,应该能得到第一手的消息,毕竟是官方的人。

    忌惮则是刘源这个人。

    作为这座都城一顶一的年轻高手,为人城府极深,而且行事残暴,一旦与此人结怨,基本上就是不得好死。

    “敢问刘少主,可有那贼徒的消息?”有人撞着胆子询问刘源,希望能了解更多的细节。

    刘源啪的一声打开手中的折扇,斜斜的撇了这人一眼,淡淡道,“我父亲昨日已经带领三千城卫军出城,应该是抓到了一点蛛丝马迹,正在排查。”

    “按照我的猜测,王峰应该来到了我大西北一带。”

    此话一出,立即引起轰动。

    “这家伙竟然来到了这一带,看来最近此地不太平了。就是不知在哪座城池。”有人声音明显不自在,心里还是本能的忌惮王峰。

    虽说整个南岳皇朝对王峰是人人喊打,可真的得知出现在附近,心里又有点惶恐。

    毕竟这等超凡入圣的高手,一旦放开手脚大战,能够祸及一整座城池。不然南岳皇朝何必动用五十万军部的甲士?

    刘源似乎对这人的口气很不满,冷哼一声继续道,“有什么好怕的,我倒是希望他出现在这一带。”

    “到时候要是栽在我手里,我定要让他明白,得罪我南岳皇朝的下场。”

    “本少主一只手足以摆平他。”

    此话说的气势豪迈,围观众人不住点头,似乎并不怀疑刘源的真实实力。

    王峰在靠近窗户的一角喝茶,等刘源说完这句话,他出声了,“听闻那王峰位居真圣境界,刘少主既然说能一只手就能摆平他,想必你的境界也不俗?”

    “嗯?”刘源听到王峰这句明显带着质疑成分的话,很不喜的皱皱眉头,“你在质疑我的实力?”

    “我只是顺嘴问一句。”王峰举茶示意。

    “外界疯言疯语罢了,他若真的这么强,何至于被十大仙道圣门追的上天无路下地无门,一头扎进我南岳皇朝?想来被逼的走投无路,才走进了我朝。”刘源冷笑道。

    “可那王峰曾经亲口承认杀过真神,而且死在他手中的圣子,不计其数啊。”有人小声的嘀咕一句。

    “放肆。”刘源身后的一位扈从呵斥道,“少主说的话你也敢质疑?”

    “只要那王峰敢来,少主定能一只手摆平了他,屠神?也就你们这些没见识的蝼蚁相信。”

    刘源嘴角噙起一抹笑,很满意身后的扈从即使的为自己镇压不和谐的声音。

    “可我还是不相信你一只手就能摆平王峰啊。”王峰自言自语的起身,缓慢的踱步走向刘源。

    刘源神色下沉,“你到底是谁?为何一而再再而三的质疑我?”

    王峰摸摸下巴,“不凑巧,我也叫王峰……”

    “什么?你叫王峰?”

    “王,王,王峰?!”

    整座秋意阁瞬间就死寂下去,刘源更是神色微微一怔,而后蹭的站起身,大声质问道,“你是哪个王峰。”

    “就是被你扬言一只手就能摆平的王峰咯。”王峰露出一嘴白牙,随即掌心旋转金色光芒,杀意盈野。

    刘源神色变得极为难看,“你竟然真的出现了,我拿下你。”

    “你?”王峰冷笑,“我一巴掌就能呼死你,装什么高手?真当那些圣子是白死的?”

    “轰。”

    王峰大掌一挥,凌空而落,一巴掌盖向刘源。刘源暴怒,张嘴吐出一柄刀,横空而起,想要挡住王峰的这一击。

    “不自量力。”然而王峰这一掌势大力沉,宛若一座神山坠落下来,直接一巴掌将刘源拍成一堆烂泥。

    “噗……”

    漫天血迹炸裂,铺满整座楼阁,许久附近的人才反应过来,额头更是冷汗连连。

    “刘少主一巴掌就被他拍死了……”

    一群人发傻,嘴巴撑大的都能吞下一个死孩子。

    “还有谁不服,上来打。”王峰拍拍手,扫视众人。

    目光所及,人人倒退,全程无一人敢吱声。开玩笑,贵为一城之主的少公子都战死了,谁有胆子继续叫嚣?这不明摆着找死吗?

    “告诉你们南岳,我王峰在武帝城等着他们。”王峰无趣的瘪瘪嘴,转身即走。他目的就是暴露自己位置,现在完成,自当离开。

    一道声音飘渺而且,瞬间消失。

    “这个杀神真的出现在大西北一带。”

    “快,快,快放出消息,就说王峰到武帝城了,速度派人缉拿。”

    现场的人预感大事不妙,迅速传递消息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