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子阳这一手趁虚而入,的确给王峰带来不小的威胁。

    须知,在肉身之力和战斗兵器上,王峰并不弱于石南天和赵子阳两人中的任何一位。甚至一度占据上风,令两人捉襟见肘。

    但人皇剑瞬间脱手,赵子阳就刹那出击,踩点非常及时,成功的与石南天形成两线分头作战的趋势。石南天拖住人皇剑瞬息,赵子阳就能在这稍纵即逝的空档下,击伤王峰。

    赵子阳毕竟是真神强者,于道法运用方面圆润自然,本就不是王峰可以比拟。一旦失去人皇剑的制衡,王峰在境界上的劣势就会一览无余。

    “我二人联手,你没有任何机会,放弃吧。”赵子阳阴沉沉的冷笑,对自己刚才一击得手非常得意,眉毛也变得轻挑起来。

    王峰嗤笑,“区区真神要靠偷袭才能击伤我,也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得意。”

    王峰挥手,人皇剑飞入掌心,他随意抖动,剑气冲霄,再度爆发出滔滔如瀚海拍击城墙般的骇人战意。

    “嗤嗤嗤。”

    彼一端,七星法剑临时聚拢的成百上万的剑奴,在人皇两剑的威压下,顿时荡灭为灰烬,再无先前的气势。

    石南天召唤回七星法剑,眉宇不见忧色,甚至带着一阵窃喜。

    先前受制于人皇剑巨大的威力,他被王峰打的节节倒退,毫无反手之力,现下终于靠着掌心的七星法剑,顶住人皇剑两道剑诀的攻击。这可以说是一种进步。至少能在下面的战斗中,拖住王峰,耗死人皇剑。

    “嗖。”

    赵子阳眸光烈烈,上下扫视人皇剑,非常觊觎。

    石南天神色一动,微微出声道,“赵子阳,现在大战焦灼,你我要尽心联手,不可随意分神。王峰虽然年幼,但可不是一般人能制服的。”

    战斗到当下地步,石南天不得不承认王峰在修炼一途确实称得上惊世脱俗。

    “我自当明白。”赵子阳沉沉回复一句,也不看石南天。

    其实两人心知肚明,彼此现在的联手只是一时的局势所需,一旦王峰战死人皇剑脱手,便是他们两人甚至两派的激烈厮杀。

    “人皇剑,果真令人心神向往啊。”赵子阳双目微闭,沉沉呼吸,仿佛在感受天地间遗留的属于人皇剑的霸道剑气。

    而他手中的天罗刀,显得有点黯然蒙尘。

    石南天也是心神向往,他看看七星法剑,再看龙身凤柄,造型奇异而凸现霸道的人皇剑,两两比较,自然能分出谁才能堪称天下第一绝世剑。

    “嗡。”

    石南天将赤焰鼎悬浮在头顶,一层层如火焰般的赤红色光泽泼洒下来,将他整个人罩在下面,以形成最强防御。

    王峰凝视赤焰鼎,眸光烈烈。

    他自始至终的目的都是赤焰鼎,就是历尽千辛万险也要抢到手。

    “呼呼呼。”

    大风入境,在尘埃四卷的天地间沉沉浮浮,渐渐的将三人的身影遮掩。这一遮掩,似乎连带他们身上的杀气都黯淡下去。

    许久,一声嘹亮的铿锵剑鸣响起,有光自尘埃中突起。

    “杀。”

    王峰一剑横斩,不选赵子阳,将目标对准了石南天。这一剑大开大合,像是一根朝天大棍自九天上捅了下来,哐当一声撞在赤焰鼎上。

    嗤嗤嗤。

    赤焰鼎上无数火焰被撕裂,摇摇晃晃,似乎下一刻就要熄灭。

    石南天神色微变,他感受到一股狂猛的气息以无比霸道的方式撞击自己与赤焰鼎的联系,想分离开二者的关联。

    “七星法剑,杀。”

    石南天当头祭出七星法剑,一剑横扫出去。

    与此同时,赵子阳动手,他悬浮于王峰的上空,一柄天罗刀裹挟漫天杀气,纵斩向王峰。

    王峰两面受敌,不见任何心忧,反倒大遮大揽飞遁向石南天,故意松懈对赵子阳的提防。

    “是你自己找死,怪不得我。”赵子阳冷笑,于他而言王峰此一举就是在找死。天罗刀虽然不及七星法剑那般刚霸,但好歹也是天下名器,再加上他真神境界的运用。王峰就是一身钢筋铁骨也要被他砍成一堆废铁。

    “哧。”

    天罗刀先斩虚空,再斩王峰,距离前者丈许,突然杀气狂啸,以十倍之力斩向王峰。

    “铿锵。”

    突然间,一抹寒光耀九州,嘣的一声触碰到天罗刀。原本挟持十倍之力砍向王峰的的大刀,猛然改变攻击路线,在原地绕了数个圈,随后射向高空。

    赵子阳神色大变,一股反震之力差点让天罗刀脱手。

    “呲呲呲。”

    成千上万的流光在天空飞卷,渐而一柄外形普通但气势如龙虎的战刀,冷冷的指向自己,与自身视线齐平。

    “一柄刀?”赵子阳失神,刚欲回撤,这柄刀嗖得砍向自己。

    “找死。”赵子阳眸色一沉,再冷哼一声,举刀对劈,砍出阵阵火光,在虚空中燃烧,噗嗤作响,不绝于耳。

    “苍天战刀。”

    “那是王峰的苍天战刀,据传当初就是这柄刀屠了罗刹门教主。”

    外围阵阵惊呼声出现,让战场瞬息变化,原本必死无疑的王峰在苍天战刀护卫下,成功避开赵子阳堪称绝天灭地的一刀。

    苍天战刀相对于凡界,知道的人并不多。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乃王峰对外御敌的一张王牌。

    “嘶嘶。”赵子阳沉沉吸下一口气,神色阴鸷,很是愤怒。这柄刀的突然出现,打破他的全盘计划。而且苍天战刀与之对峙,很明显要盯死自己。

    “铿锵。”

    彼一端,人皇剑和七星法剑对轰一击,前者以移山倒海之力震得持剑人石南天后退数百丈。随即两剑一阵呼啸,都是脱离双方的控制。

    “就是现在。”王峰心语一声,撑开神魔体,一道霸道的拳印轰的击杀向石南天。

    石南天大怒,可王峰速度太快,他只能硬撑,一拳落毕,赤焰鼎突然抖动,差点从自己的头顶飞出去。

    “回来。”石南天怒喝一声,稳固赤焰鼎。

    王峰反击,报以一拳再度扫杀过去,“给我滚出来。”

    “轰轰轰。”

    十拳连贯而出,震得石南天步伐微乱。而后赤焰鼎在一道近乎撕裂的声音下,脱离石南天的控制,漂移向五丈外。

    他的速度太快了,赤焰鼎已然脱离石南天的控制,虚空中的拳印残影还在一道一道重叠。

    “这家伙如果这一战不死,往后天下大陆谁是他的对手?不过二十几就隐现天下无敌的气韵了。”

    “王峰造诣不弱于风无痕一丝半缕,甚至要超越后者啊。”

    外围不乏各路关注者,一边观望战局一边点评,这番对王峰的评价让当下四周的人沉默无语。沉默不是不屑一顾,而是真的认为王峰天赋太逆天,这等评价很是合理。

    饶是掌握百万军团的中山皇也幽幽一叹,“我儿死在他手里,是生不逢时,与这样的人为敌注定惨淡收场。”

    “收。”王峰知晓机不可失,几乎在赤焰鼎漂移的同时,转动神魔九步,瞬间消失,再出现便是大手一挥罩住赤焰鼎。

    “铿锵。”

    赤焰鼎剧烈挣扎一下,随即声波越来越小,完全被王峰两臂撑开的万钧之力控制死。

    “他要赤焰鼎?!”石南天恍然大悟,虽然不知王峰谋取赤焰鼎为的是什么,但宝鼎已失,他必须在这个空档给王峰致命一击。

    “霸天掌。”

    一掌称霸,横空镇压下来。

    原本雪白如洗的朗朗乾坤刹那阴沉下去,仿佛被一块黑色大幕布遮住,不见任何光亮,整个天空都陷入黑暗。

    “嗖。”

    与此同时,一道如鬼魅般的身影突然出现,五指如钩,抓拢向王峰和赤焰鼎。

    “你敢。”王峰怒啸,他双臂护住赤焰鼎,转手就是一拳。但那道鬼魅的身影明显早就伺机而动,五指击中后背,拉出五个恐怖阴森的血洞。

    王峰仰天一啸,怒气滔天,“林啸!”

    没错,趁虚而入的鬼魅身影正是林啸,他一击得手,嘴角噙着冷笑,迅速离开核心战斗圈,完全没有恋战的意思,“我不屑动手杀你,你好自为之吧,哈哈。”

    “噗噗噗……”

    王峰张嘴,连续咳出数口黑血,神色微微苍白。林啸这一手让他气机紊乱,五脏内的真元气息乱窜,有崩盘的迹象。

    “终于要死了吗?”赵子阳和石南天联袂出息,步步紧逼向王峰。

    王峰食指点动,人皇剑,苍天战刀相伴左右,依旧可死战,“现在说死,为时过早。”

    “是吗?”赵子阳冷笑,然后无比残忍道,“死到临头还嘴犟,当真可笑。”

    石南天跟着阴笑,假慈悲道,“可惜了一颗好苗子,真是下不了手啊。”

    王峰摸摸擦去嘴角的血迹,他倒退十五步,然后在诸人不解的情况下,右臂连挥数次,一棵蒙昧的树苗载着一团光,注入进赤焰鼎。

    “封。”王峰一掌轻盖,用真元之力封闭赤焰鼎,动作一气呵成,娴熟自然。

    “接下来才是生死大战啊。”

    王峰张嘴吐出一口浊气,神色坚毅,明白真正的生死战才堪堪拉开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