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峰仅仅是跨出一步,过万缕光在他身边扩撒,浑身毛孔更是爆发炙热之光,一滴一滴射向四面八方。 似乎要将天地吞噬,击穿。

    然后他挥出一拳。

    这一拳中正平和,无风无浪,却在下一刻直接打穿林啸的额骨。

    “啊……”林啸悲声惨叫,全身都在颤动。

    自开战之初,林啸就在寻找机会给王峰致命一击,而且不能让后者发觉他的目的。所以一开始就避而不战,看着就像一位真正的观战者,远离大战中心。

    终于在一场争斗,他占据上风,将王峰整个后背钉穿五道指印,并全身而退。

    所以,他认为第二次依旧能成功。

    只是这一次后,再也没有第三次了。

    王峰一步封神,以无上姿态晋入真神境界,通天战力更是成倍激增。何况前者本就是惊世骇俗的年轻妖孽,一旦境界跻身顶级,谁能挡?

    即使作为神武门执法堂的堂主,也无济于事。

    “噗噗噗。”漫天的血迹自林啸的头骨炸向四方,宛若天女散花,无比凄艳。

    “上路吧。”

    王峰并指如刀,一手斜斩,切下林啸的脖子。后者无头的尸体顿时失去牵缚力,自城头坠落下去。轰然一声落地,惊得城外几十万人心惊胆跳。

    大战当头,一步封神?

    这到底有多强的武道天赋,才能完成如此惊世一举?称之为妖孽已经难以形容他现在做的事情。

    须知真神一境,堪称凡界的封顶境界,要想突破非常艰难。

    天赋,环境,心态,外物的主力,这些条件缺一不可。若是出现一丝半缕的意外,就能导致全盘崩溃,甚至身死道消。所以在临近真神境界,也就是真圣大巅峰后,诸多强者选择几年沉寂,力求基础稳固到再也没有上升空间,这才着手准备突破。

    而王峰竟然在战斗的环境下突破。等若说条件缺失的非常严重,这般情况还成功突入真神境初期,足见其背后的不可思议。

    “此子已经追平风无痕最快突破真神的记录了。当年风无痕进真神时,比他明显要大几岁。”有一位在外围观战的老者说完这句话后,发现用词不当,更正道,“不对,他已经完全碾压过了风无痕晋入真神境界的记录,而且是大优势碾压。”

    这句话的意外之意太明显,等于变相承认,王峰的武道天赋已然超越风无痕。

    “真是一个璀璨的大世啊,现有风无痕绝世无双,现在又横空出现后起天骄,能见证我辈后生成长,三生有幸啊。”有人感慨一句,很是欣慰。

    但也有人说话很难听,甚至抱有敌意,“即使他于关键一刻进入真神又能如何?逆徒贼子一位罢了,他的结局注定要在武帝城一战,身死道消,化为烟尘。”

    此话一出,诸人沉默,这等天骄人物才刚刚隐现绝世天赋,就黯淡收场,对整个天下来说都是一种损失。

    可现下五大仙道圣门联手,要斩王峰,谁敢逆天行事保下王峰?

    外围早期出现的观战者,不属于任何阵营,在说出这番话后,也彻底表明自己的态度,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仅是有点惋惜罢了。

    ……

    彼一端,在林啸瞬间战死后,距离王峰最近的杨元晓才醒悟过来,下一刻他转身就逃。

    “想走?走的了吗?”王峰冷笑一声,一拳惊世,横穿虚空数十丈,那狂猛卷动的拳意,似乎要将天地锤灭。

    “哐当。”

    一阵刺耳的打铁声在虚空炸裂,而后杨元晓踉踉跄跄几欲栽倒。他顾不得耽搁,背对王峰玩命逃亡。现下今时不同往日,王峰进入真神境,战斗力激增数倍,根本就不是他能抗衡。此时不迅速撤离,简直是在等死。

    嗤嗤嗤。

    杨元晓被王峰一拳击中后,浑身袖袍炸裂,胸口一道黑金色的软甲,护住他全身胸骨。

    “金丝软甲?!”原本担忧杨元晓安慰的赵子阳和石南天长出一口气,心头轻松下来。毕竟是名义上的同门,战死任何一位都将会给各自带来巨大的压力。失去林啸是猝不及防,若是杨元晓再死,后果不堪设想。

    幸好杨元晓有先见之明,在进入武帝城之前穿上了金丝软甲。

    各大仙道圣门各有镇宗神器,譬如罗刹门的天罗地网,剑门的七星法剑。金丝软甲则是杨元晓所在宗门的镇宗神器,防御力能与赤焰鼎一较高下。

    而且这等铠甲轻若鸿毛,非常便于穿戴。它是由金丝打造,本身具备的硬度在所有材料当中就数一数二。

    “这等软甲的防御力,就是遭受真神境界的高手正面一击,也能毫发无损。”石南天长出一口气,与赵子阳都看出彼此眼神中的如释负重。

    只是下一刻,极具变化让他们直接傻眼。

    “纵你有大罗金刚之躯,我也能一拳锤杀。”王峰怒啸一声,漫天狂发倒竖,他腾空跃起过百丈,一拳轰的砸了下来。

    这一拳势如猛虎出山,并且快如惊雷。

    惊天动地。

    刚刚稳定身形的杨元晓避无可避,只能硬抗。

    “嗖。”

    一串刺眼并且不断闪耀的火星自杨元晓身上爆出,后者直接倒飞数十丈。而后阵阵噼啪声不绝于耳。

    “啊。”

    接连而至的是杨元晓一声惨烈的怒吼,漫天血迹刹那将黑金色的软甲染红,令其蒙尘。随即一片一片闪耀夺目光泽的金丝,像蚕丝般剥落。

    “哧。”

    昔年堪称防御力举世无双的金丝软甲,瞬间崩溃,化成块块粉末,随风而逝。

    “嘶嘶。”

    “我的天,一拳将金丝软甲打穿了。”

    “不但打穿了,而且余威更是将整块软甲碎片湮灭成粉末啊。”

    这一幕看的在场的人嗔目结舌,一度嘴巴撑大,无语至极。刚才那一拳真的就像是天神一锤,任你有通天防御力,也是不堪一击。

    “逆天了,这家伙肉身之力太恐怖了。”阵阵倒吸凉气后,是一双双错愕的眼神。

    石南天和赵子阳第一时间脸色大变,想要补救,已经来不及。

    “噗嗤。”杨元晓本就苍老的容颜雪白一片,嘴角黑色粘稠的血成喷涌状,他缓慢的抚摸向胸口,发现肉身忽然毫无阻碍如空洞般突入进去。

    等他视线所及,刹那失去光泽。

    杨元晓发现自己的胸口出现一个洞,不大不小,刚刚好容纳一拳。

    “哧。”

    一道光自前胸进入,于后胸隐现,前后透光,极为明亮。

    值此之际,先前早就震惊不已的各路观战者,再度倒吸凉气。因为王峰先前一拳给杨元晓带来的伤害,比他们想象的还要严重。

    王峰一拳不仅打废了金丝软甲,更是贯穿杨元晓作为真圣大圆满境界的肉身。

    “哒哒哒。”

    王峰缓慢踱步,走向将死未死的杨元晓。数十丈外的赵子阳和石南天等人想救不敢救,并且及时救下来基本上废了。

    “小贼,你敢杀我?”杨元晓一边咳血一边沉声道。

    “活了一大把年纪,还这么单纯,真可笑啊。”王峰嗤笑,五指并拢,形如一柄刀,当场切下杨元晓的头颅。

    “长老。”

    “小贼,你敢杀我门长老,我等与你不共戴天。”九华门的一众教徒在外面大喊大叫,一个个血红着双眼诅咒王峰,却无一人敢站出来正面交锋。

    王峰摇头,“一群蝼蚁也就嘴上功夫厉害,哪个不服,出来打。”

    “哒。”

    漫城死寂,无一人再出声。

    饶是赵子阳,石南天这等先前与王峰过手数场的同境界强者,也沉默不语,眉头更是打皱,尚未出战。

    现下王峰突然进入真神境界,这让本就身手不凡的前者如虎添翼,再想车轮战,基本等于一个个去送死。

    须知,先前他们之所以敢放开胆子选择车轮战,就是算准了王峰境界太低,即使战斗经验不俗也就堪堪与他们持平。

    现在这种平衡的局面,已经被打破。

    再单对单,无异于找死。

    “既然车轮战不行,那就团战,联手吧。”石南天深吸一口气,还不忘叮嘱道,“希望各位不要藏私,务必杀了此獠。不然我们都要死。”

    石南天说完看了一眼赵子阳,罗赞,言下之意很明显。

    毕竟他们三人是诸多围捕者中境界最高的三位真神,冲锋一起,自然要承担王峰绝大数的攻击。

    “一起上也好,免得我一个一个杀的麻烦。”王峰气势不减,面对三大高手联袂压境,不但不见半点惧色,反倒跃跃欲试。

    这等气势,隐隐有一股无敌的韵味。

    “铿锵。”

    人皇剑再起,悬浮于王峰胸前。

    “哐当。”

    苍天战刀于城头蓄势,蠢蠢欲动,这柄刀在酝酿至强一刀,以在最急需的时候完成必杀一击。

    两手准备,一前一后。

    “杀。”王峰做好一切准备,沉沉的吐出一口浊气,而后他步伐前掠,速度快如一道闪电。他像一只饿狼扑食,杀向赵子阳三人。

    “小贼,你太托大了,我三人联手,你谈何取胜?”石南天不忘嘲讽道。

    铛。

    王峰回复他的是一颗闪亮的拳头,无比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