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真神配合出战,这等阵容放之天下任何一地,都足以造成毁天灭地的后果。

    须知,跨越这个境界的高手除却历来罕见外,其自身的战斗力已然牵引天地法则,为无上大道所关注。一旦临近真神界巅峰,凡界必然不会再让他继续待下去。

    赵子阳,石南天,罗赞三位真神距离真神巅峰还差一点,照理说应该不会牵引太多的天地变化。但实际上在三人联手出击后,天地出现莫名玄机,一道道绚丽的光幕自九天上横压下来,看着就像是天空断裂,要将下面压成一张纸。

    这绚丽的光带着惊世大恐怖,让人莫名的心情紧张。

    “这是怎么回事?”罗赞表示不解,他掌心的天罗地网缓缓收敛光束,不敢贸然出击。

    赵子阳和石南天面面相觑,随即一转头,看到王峰状态大变,尤其是眉宇拧成一道线,似乎在沉受着巨大的痛苦。

    “是他。”赵子阳嘀咕一声,神色很意外。

    王峰才进入真神境界,不过初期水准,怎么会出现如此诡异的情况?

    难道是?

    赵子阳忽然想到一个不好的结果,以至于他神色变得极为苍白,“一破两境?他要进入真神圆满……”

    此话一经说出口,在场的人都瞬间变色,显得极为不可思议,尤其是赵子阳难看的表情像是吞下一个死孩子般。

    一破两境?

    这是什么样的妖孽才敢如此大逆不道行事?

    “快,拦住他,不能再破了。”赵子阳大吼,“再让他破一境,我等真的拦不住他啊。”

    王峰依仗人皇剑于真圣境界就打得他们三人捉襟见肘,久战不下。现在若是让王峰成功一破两境,谁是他的敌手?

    “天罗地网,收。”罗赞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一挥手大网遮天,成千上万缕闪耀惊艳光泽的细网在虚空凝聚。每一条都有符号闪动,它们在加持天罗地网的攻击力度。

    “七星法剑,破。”

    石南天一手持剑,一手默念法诀,无尽光泽于剑尖喷涌,宛若岩浆自灼热的地底下冲溅而出,迅速的淹没他的身影。

    “天罗刀,杀。”

    赵子阳最后出刀,却是第一个带刀入阵,一刀就劈开漫漫虚空,砍在王峰的头顶闪动。偌大的虚空像是一张破布,被天罗刀拉出一道恐怖阴森的大裂隙,直接将王峰所在的空间吞噬。

    “轰。”

    王峰暂时没有动用人皇剑,而是背负在身后,他抬手就是一拳,以蛮狠的体力开道。这一拳像是打在城墙上,爆发出铿锵不绝的音浪声,随即便是漫天的火星飞溅,将虚空燃烧的千疮百孔。

    这一拳太恐怖了,几乎要毁灭天地。

    “嗤嗤嗤。”赵子阳收刀,隔着数丈距离,再度后撤了一百步,这才停下身形,眉头紧皱。

    “我的刀历来主张以力破力,走的是纯力道的路子,这家伙竟然一拳就震开我的天罗刀。”赵子阳心里倒吸凉气,再看看被王峰一拳震开后被迫倒滑一百步的路线,神色抑郁。

    王峰这等纯肉身的精纯力量,几乎可以横扫天下了。

    “果然是天纵奇才,不好杀啊。”赵子阳感慨,眉宇间的杀气越发浓郁。

    不过王峰在一拳击穿天罗刀的攻击后,也是自行倒退数步,避而不战,状态非常奇怪。这引起赵子阳等人的怀疑。

    “坏了,我控制不住真元运转。”王峰心里自语一声,很心忧。

    正如赵子阳等人先前的判断,王峰一步封神后,真元势头不减。再次形成一波巨浪般的力量海洋,于自己的五脏六腑冲卷。

    这是继续突破的境界。

    一旦这股力量海洋击溃五脏六腑的阻截,那真的就是不得不破了。

    可王峰现在并不想突破,他竭力控制真元运转,试图中止下来。之所以这么做的原因,无外乎无形中变化的天地气息。

    王峰可以明确的肯定,这是冲着他来的。

    “嗤嗤嗤。”王峰心神一动,体中真元逆转,发出一阵铁链摩擦的声音,不过很快再度反转,顺流而下,冲势比之先前更凶猛。

    “果然是这样。”赵子阳那边三人沉默,很快就发现端倪,“我等助他突破,呵呵。”

    “杀。”

    赵子阳,石南天,罗赞三大高手联袂而至,要阻截王峰对体中真元的控制。

    “找死。”王峰冷哼一声,双拳并起,宛若攻城锤,将眼前的大片虚空都锤烂,坍塌的空域形成一片真空地带,被无尽的混沌气吞没。

    三十招后,王峰大手一挥,撕下罗赞的右臂,浴血绽满天。

    “再进一步,杀无赦。”王峰漫天狂发倒竖,他大吼一声,如牤牛怒吼,震得方圆数百丈的任何事物都遭受冲击。尤其是中山皇携带的几十万大军,有绝大部分战马嘶吼阵阵,耳鼻溢血。

    “竟然被活活震死了。”

    “这……”

    一群人骇然,王峰这声吼当真就是仙人一啸,可荡平九天十地。

    轰轰轰。

    刹那间,天空上那张承载着绚丽色泽的光幕,沉沉的坠落下来,距离武帝城头仅有数丈。而后这块光幕收缩覆盖范围,笼罩于王峰的头顶。

    “呼呼。”王峰单手抚胸,神色悲愤,这光幕虽然形体怪异,但他可以猜出这是属于自己的劫罚,换言之就是天劫。

    其实按照凡界的修炼标准,只有突破长生境才会引动劫罚,而王峰现在就牵引过来,看似不合理,其实非常合理。

    因为这次他是连续跨境,前一步是自主突破,下一步则是被迫。

    “轰。”

    果不其然,光幕在彻底笼罩王峰后,其中突然卷起一道狂风,形成巨大的风暴眼,冲击向王峰。这来的太突然了,王峰猝不及防,被风暴眼击中整个胸腔,以至于竭力控制的真元运转全盘崩溃。

    “嗤嗤嗤。”

    王峰全身流光闪烁,真元开始自行对抗风暴眼,根本就不给他压制的机会。

    轰轰轰。

    大片的狂风像是藏着刀子一般,刮在王峰的全身,有一股冰冷的刺痛感。王峰感觉自己被丢进了千年冰窖,身体的协调性在下降,仿佛要被禁锢死。

    “风火雷电,这是第一道天劫。”赵子阳眸色阴鸷,心悸的同时又有一股特殊的复杂情绪。如果不是王峰出现意外,这场天劫对于他来说都是难得的一次顿悟。

    可惜事与愿违,王峰本能性的抗拒天劫,让自身陷入绝境,漫天的风暴眼摆明是要将他灭杀。

    “咔咔咔。”

    沉默间,风暴眼聚拢的越来越密集,狂啸的大风将王峰彻底吞噬,唯有一道身影在沉沉浮浮,看不清任何的表情。

    与此同时,赵子阳,石南天三人相视一眼,迅速出手,要干扰王峰。

    “铿锵。”

    天罗刀一路横劈,斩裂一处风暴,朝着王峰的背部袭击而去。

    “你敢。”王峰怒啸的身影传来,他一拳打出,隔着风暴眼扫向天罗刀。可下一刻他神色微变,这等风暴对他有极为强烈的敌意。

    王峰一拳像是打在海绵上,即使在风暴眼上打出五道痕迹明显的拳印,依然无法穿透大风暴,拦截外面的天罗刀。

    千钧一发之际,王峰艰难的偏移身体,这一刀擦着右臂而过,带出一道血迹。

    “我看你如何脱困。”赵子阳呵呵冷笑,收刀寻找下一个突破口,试图给王峰一击致命。

    “破。”

    轰轰轰。

    王峰被困,但不可能坐以待毙,他试图借助肉身之力劈开风暴眼的控制。

    漫天的打铁声在四面八方想起,层层环绕卷动的狂风被前后打出一道又一道的拳印,它们不断变形不断扭曲,可最终还是顽强抵制住王峰的攻击。

    “杀。”

    罗赞也不懈怠,他默念口诀,令天罗地网极速膨胀,竟然在风暴眼的外围再度完成一道禁锢。而且这些错综复杂的光纹,逐步密集,似乎都要凝聚在一起,形成一张布。

    “呼呼呼。”王峰提神运气,开始蓄积下一波攻击。

    可匆忙一瞥,让他无意看到怒气倍生的一幕。赵子阳竟然举着七星法剑朝赤焰鼎走去,而且不断挥剑,试图将鼎口封闭的光罩击碎。

    树老进入塑形的关键期,外界任何一点打扰,都会造成这些时日的努力化为灰烬。王峰怎能坐视不管?

    “石南天,你敢。”王峰怒吼,全身杀气倍生,如果树老出现任何意外,他不介意拿整个剑门陪葬。

    石南天桀桀冷笑,“我有何不敢?虽说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但阻碍你的计划总是没错。”

    “我看你想死了。”

    “吼。”

    王峰仰天一阵怒啸,漫天的金光自全身咆哮而出,宛若一层巨大的浪潮,竟然硬生生的将武帝城墙击穿数丈。

    石南天吓了一跳,刚欲挥剑砍向赤焰鼎,全身突然渗出冷汗。

    一股无形的杀气死死的盯住他。

    这股气息太恐怖了,以至于他本能性的中止动作,失魂落魄的怔在原地。

    “你想死,那我就让你死。”

    王峰冲冠一怒,背负身后的人皇剑陡然飞卷而出,一剑斜斩,击向石南天。